::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BL〕8-1

2008.01/09 *Wed*
再次證明與天空磁場不合,現在只用Fc2&Pixnet兩個BLOG,還有我要先吼一句:楚軒大好!《無限恐怖》裡的楚軒明明是賢妻女王啊啊啊啊啊(愛的大姆指)


已經花開

8.1


他不是風雅。

即使秦政對風雅的單戀已成過去式,他也不可能是秦政會考慮認真的對象。

「那我該和誰說?」

秦政輕柔的蠱惑的聲音猶在耳邊,雲遠清抬起頭,正好望進鏡裡,剛洗完臉,水珠沿秀麗濃密的眉,滑至偏狹長的眼眶,再順著筆直高挺的鼻樑,劃過淺櫻色的薄唇,在尖削的下顎墜下,這張光潔白晢的臉,從小不乏漂亮啊精緻啊俊美啊等等的讚美,也不乏男人的迷戀,只是,鏡中清麗的男人扯開一抺苦笑。

「雲遠清,我們重新開始吧。」

罵人諷刺人這男人倒流利,關心人體貼人讚美人卻是彆彆扭扭,就是做了也不會老老實實說出來,彷彿多說半句也會顏面有損,何況要他將愛啊喜歡啊掛在嘴邊?這番話已經夠直接了,直接得讓雲遠清無法招架,無從逃避,只能瞪大眼,聽著心臟那震撼的跳動,將那個邀請看得明明白白。

說不心動,絕對是假的。

在那雙溫柔、深邃、莊嚴的瞳裡,他恍惚看到一抹歡欣的瑰麗的極光浮動,近在咫尺,似乎一伸手,便能將它牢牢握在手裡。

只是,他同樣聽到一聲微細的喀噹,心裡最偏僻最隱蔽最陰暗的一角裡,其中一道門鎖被鬆開了,溜出一個影子,與秦政重疊起來;燦爛的陽光扭曲成一片混濁的昏黃,不同的臉,卻有著同樣一雙深海般溫柔的眼睛,用著同樣的語調說著同樣鄭重的話;已經看不真切,聽不清楚,然而,卻依然讓他驚得把手猛地縮回來。

那時候,他選擇沉默,埋首吃蛋糕,秦政也沒再多說什麼。

他以為那只是一時脫軌。

他以為。


雲遠清暗嘆一聲,強打精神,把臉抹乾淨後,回到辦公室裡,將下午出外開會要用的資料文件全放進公事包後,便乘升降梯到停車場,越漸接近那輛自己熟悉的流麗飛揚的色Porsche時,一股開溜的意欲便將他的腳步拖得越來越慢,終究他還是打開車門,鑽進去。

早在車裡的秦政睇著他,「去吃韓燒吧?」

「嗯,不是已經訂好位了嗎?」他剛接觸到秦政的視線,便立即側過身放好東西扣安全帶,胸口莫名升起的緊窒感讓他既沮喪又懊惱。

「你想吃別的還是可以嘛。」秦政倒是輕鬆的笑了,「對了,後天你是不是回去和你媽吃晚飯?」

引發動,車子駛得四平八穩;雖然他們之間隔著些距離,但雲遠清還是覺得他們靠得太近;雖然車裡相當舒適,但他還是覺得這個空間太過狹隘太過侷促,連空氣份子都悶熱得浮躁起來;所以,他現在很討厭坐秦政的車,更討厭這個竟被輕易擾亂無法冷靜以對的自己,他強烈地意識到秦政的存在,秦政一個無聲的眼神,轉動方向盤這樣微細的動作,都能牽動他全身每一個細胞,讓他戰戰兢兢,無時無刻草木皆兵的武裝著,竭力地佯裝自然如常。

「是啊,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待會兒你先進去,我要去買些東西。」

眼珠不覺一溜,雲遠清暗暗觀察著秦政的神情,只見男人神色不變,微笑依然,似乎心情相當愉,眉頭不由得一凝;直到秦政將話題繞回到工作上,他才稍稍的放鬆下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聽到秦政在罵人,像極一隻暴躁的獅子在齜牙咧嘴,想起前天開會時這男人也是這副模樣,他便覺得好笑了。

「喂喂,你還笑,我是真的很氣呢!」

「抱歉──但你開會時也這樣罵人不是太好吧?」雲遠清搖搖頭,苦笑的嘆一句雖然你說多少次都是這個行,「好歹劉經理年紀都比你大一截,而且又是劉董的兒子,總要留點面子吧?」

「所以我炒不了他。」秦政冷笑,「不止用公司的錢來玩樂,還差點把幾百億的投資項目搞砸──給機會給機會,扶不起的阿斗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如果不是靠父蔭,他憑什麼只是降職了事?降也是降做副經理,想起便嘔了,罵也不行嗎?」

「話雖如此……」回想起秦政這些年來的種種言行,雲遠清除了苦笑還是只能苦笑,「但也無必要將人事關係搞得那麼僵吧?那些大老爺和主管階層有一半不滿你,平日句句帶刺,有機會就和你作對,下面的則怕你怕得要命,背後不斷嘀咕著你很冷血,這樣好嗎?」

秦政瞟來一眼,笑得意味深長,「那是不是我的脾氣改好些,你就會高興些嗎?」

猝然,話題又兜回到他最不想接觸的地方,雲遠清不由一楞,然後扯了扯唇角,「這和我高不高興沒關係吧?改那脾氣最大的得益者是你本人。」

「我也希望我身邊的人會快樂──我所重視的人。」

秦政的眼神很熾烈,透露著某種熱情,比窗外燃燒著的驕陽還要眩目還要灼人,彷彿心底每一吋都被透達被燙熱,教雲遠清忍不住撇過頭;他抬起手臂,手肘抵著窗緣,手支著下顎,似是轉換姿勢般,粉飾落荒而逃的狼狽。

「最近你總是油腔滑調呢。」

秦政只是笑著的揚了揚眉,食指輕快的敲著方向盤,甚至還哼起歌來,反觀他卻如坐針氈;秦政哼歌並不難聽,甚至可稱得上耳,此時此刻在金燦燦的陽光襯托下,如此放鬆柔和的秦政亦是相當平易近人的賞心目,但他沒有欣賞的好心情,他好討厭這男人的怡然自得。

還好他終於撐過這糟糕又難挨的車程,就如之前所說,秦政先去其他地方,他便去到那早已訂好檯的韓國料理店裡;侍應送上茶和菜單,在這優雅的環境下,在四面八方輕輕交織成片的人語聲中,他漸漸平服了心情;手頭上的菜單百無聊的翻完再翻,茶亦喝了差不多一半時,秦政提著一大袋東西來到面前,並將那袋東西交給他。

「喏,給你的。」

燕窩專門店?雲遠清狐疑的接過來,一打開,頓即呆掉,一大盒官燕盞,一大盒花膠,還有半打即食燕窩,即使他在這些方面沒什麼鑑定眼光,只看包裝牌子和那些花膠的厚度,也能知道這些補品價值不菲,他迅即抬起頭,眼裡透著質疑,「你無緣無故送這些給我做什麼?」

「給你媽的,算是我一點心意。當然,你想自己吃我也不會介意。」

他沒理會秦政後面那句促狹,抓緊整番話的重點,完全匪夷所思的答案讓他更一頭霧水,「給我媽的?平白無事你為什麼會送東西給我媽?」

「因為我發現我從沒好好和你媽搞關係。」

真是越來越玄的話,雲遠清懷疑自己是不是哪條神經接駁錯了地方,思考與理解能力都大幅下降,「你為什麼要和我媽搞好關係?而且,你不是很討厭我媽嗎?」秉豐裡頭那麼多人需要打好關係這傢伙都不屑為之,何時輪到他母親呢?尤其他母親正好是秦政最厭惡最瞧不起的那類人,不惡言相向針鋒相對已經阿彌陀佛了,還談關係?

「討你歡心嘛。」秦政翻了翻菜單,「我再討厭那女人,她依然是你媽,無論她再怎樣糟糕,你還是不可能放下她不管,我說她些什麼你也不會高興,那不如試著和她好好相處,你會開心些吧?」

這樣善解人意的話是他想破腦袋都沒法想像能夠出自秦政的嘴巴,雲遠清覺得神思有些恍惚;秦政問他要點菜了沒,他楞楞的點頭;在那短短幾句問答的點菜過程中,他的思路逐步恢復正常運作,感受到剛才那番話的嚴重性與沉重,不由得氣弱起來。

「我以為你比較想我和我媽脫離母子關係。」

「我很想,但你不會那樣做,聽了你也不會高興。」

雲遠清虛弱的牽了牽唇,他覺得現在連心臟也跳得很疲軟。

一切都在脫軌。

看似一切如常,日子還是那麼過,但某些細節卻變得陌生,他知道秦政對他的態度變了,很微妙,多了些溫柔,多了些體貼,多了些尊重;就像從前秦政也會問他意見,但如果悖於自己所想的,秦政大多數還是會照自己的意思去做,現在卻會願意多些採納他的意見;秦政是巴不得他和母親老死不相往來,一聽到他和她吃飯,總會板著臉冷言冷語,似乎是想用無形壓力打消他這個念頭,怎可能像現在非但沒擺臉色,還託他送母親禮物說出那樣子的話呢?

真是見鬼的瘋了。

不知哪個齒輪鬆脫了出來,自那天起,他們之間確實起了變化,這個變化朝著他所不能想像的方向越演越激烈越演越荒唐。

「其實你沒必要這麼做。」

「我說過,我想讓我所重視的人快樂,雲遠清。」

我想讓我所重視的人快樂,雲遠清。

這些日子以來,這男人重複了幾多遍呢?

一遍又一遍,華美的誘惑的溫柔,壓在他心上,喀啦喀啦,重得幾乎要將他壓垮,粉身碎骨。







-待續-



後記:
終於更新了(感動)

此乃為岳母政策XDDDDDDDD
好麻煩的一對,想了N久才想到這個下文Orz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