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羊救贖論〔BL〕1-2

2008.01/08 *Tue*
「又來找泠嗎?」

Vanity Fair,一間PUB,一個浮華世界。

用巨資打造出來的極致華麗的色天堂,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下,幽晦曖昧地映照出男男女女放縱狂飆的模樣,就連男女同志尋歡作樂的畫面在此亦屬等,空氣裡也彌漫著如妖花異香般的墮落頹靡。

調侃似的聲音叫住了傅禮豐的步伐,略轉身,只見正抹酒杯的酒保正笑瞇瞇的瞧著自己,彷彿在等看什麼好戲般,真教人喜歡不來。不過,他會這樣問,大概知道那傢伙在哪,省去尋人的時候,不喜歡也只得走過去問一問。

「他人呢?」

「他啊,大概還在洗手間裡吧?」酒保想了想,搖搖頭,「他和他的男人剛才鬧得可大了。這也難怪的,一進來就見到自己的男人姘上其他女人,被逮個正著連半點愧疚羞恥都沒有,和他談分手還不忘和女的調情,不氣才有鬼!之後,他就來這灌了幾瓶啤酒,便衝到洗手間去了。」

他揚揚下顎,示意傅禮豐望向不遠處的一對男女,「瞧,就是他們了。鴛鴦交頸,多甜蜜多親熱啊,簡直比正版的一對更正牌──個半小時前。」不齒的撇撇唇,又搖搖頭,「唉,真不懂泠為何一年到晚被人甩,明明條件不是差,難不成真的命犯孤星,注定要孤寡一生?」

因為有點距離之故,那對男女的容貌看得不大清楚,但擁作一團打情罵俏的狎暱姿態,傅禮豐卻看得明白,一股厭惡感在心底油然而生,熱戀中的情人互動都變得猙獰醜惡。

做錯事傷害人的可以若無其事地打得火熱,反而被傷害的受害人就得躲在洗手間裡黯然神傷?這還成道理嗎?

他面冷硬,陰冷的道:「就算他真的命犯孤星,也不是那些混帳棄他如敝屣的藉口。」




光潔明亮的洗手間沒有人,六格廁格僅有一格門是緊閉的。

傅禮豐遲疑了一下,上前敲敲門,「白泠?在裡面的話就應我一聲。」

無人應聲,門依舊緊鎖,他只是再敲一次門,「白泠?」

正等得傅禮豐不耐煩地要第三次敲門時,「喀嚓」一聲,深鎖的門終被打開,探出一張嚇人的大花臉。

見鬼的!

說他男女觀念守舊追不上潮流也好,他就是不懂堂堂一個大男人,怎會學女人般塗抹臉皮,就連女人都未必討喜的濃妝豔抹,這傢伙也敢。現在可好了,淚水將整個濃妝糊掉,一張臉又又紫又白,活像死得淒慘的怨鬼,哪能見人?

大花臉渾然不覺此刻多狼狽可笑,僅是盯著傅禮豐。目光迷濛,唇邊也漸綻出同樣迷濛的笑意,「你真的來了?」

傅禮豐臉色微沉,瞪著那極不順他眼的糊妝,「嗯,我答應過就會來。」

「是啊,你起碼也會關心我一下……」笑著笑著,淚又盈滿眼眶,讓他本已哭得淒慘的臉更難看,突然,他一把揪住傅禮豐的衣領,竭斯底理的吼道:「為什麼!為什麼從小討厭我嫌我麻煩的都肯關心我,偏偏我的男人全都是狼心狗肺,做飯家務噓寒問暖全做了,自由空間都給了,約會吃飯就連上床要怎做也依他了,就只差戶口、屋子、車子未填他們的名字,但到頭來只是被耍被甩被傷害,這是他媽的天理!」

啪啦啪啦的吼了一串,似乎用盡了他所有力氣,頭軟垂下來,又復悲泣,不是放聲大哭,而是低幽殘破的嗚咽,反而更讓人覺得他痛到極致,傅禮豐不禁咒罵那對該死的男女,一手掏出手帕替他拭淚。

「四個月,我和他交往四個月,其中一個月他就和那女人搭上了……」驀地,他幽然開口,「我很笨,對吧?被耍了這麼多次都學不精,整整一個月,我都瞧不出倪端,繼續被人當傻瓜般耍……笨死了。」唇自嘲的輕揚,笑中帶淚,將他醜陋的大花臉扭曲得更詭異可笑。

的確很笨,但頂多也是笨而已,難不成對方背叛自己,也只能怪自己沒留住對方的本事嗎?假使傅禮豐當初還有些不甘不願,此刻他亦只全心全意惱恨那對男女,為白泠忿忿不平──SHIT!這個糊妝越抹越嚇人,醜死了。

「活著就是要被人耍,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呃,你做什麼?」正當他喃喃自語,舊彈重調之際,就被傅禮豐扯到盥洗台前,腳下還因反應不及而踉蹌了一下。

「給我洗乾淨你的臉。」傅禮豐沉聲下令。

「什麼?」哭得淒苦的大花臉露出錯愕之色,眨著還盈著淚的眸子。

「我叫你洗乾淨你張臉,瞧你現在是怎麼一副鬼模樣,還不趕快洗掉,難不成你想繼續丟臉下去?」傅禮豐已看不下去,尤其現在洗手間有其他人出出入入,他這張臉總引來側目,那些人眼裡不是嘲弄取笑就是敬謝不敏,被玩弄感情已夠慘,他沒必要再自己踐踏得自己更慘吧?

「我現在這麼傷心你還和我講這些?」大花臉氣惱的瞪著他,沙啞的聲拔尖幾度,怨怪他不體恤自己。

「就是因為你已這樣慘我才更要你洗乾淨你的臉。」傅禮豐指著鏡中狼狽不堪的大花臉,「你瞧,你是想給那對該死的男女、那看過你笑話的人、其他不認識你的人看笑話嗎?再踐踏你一次嗎?你甘心嗎?」

大花臉抿著唇,傅禮豐的語氣緩和了點,「洗乾淨你的臉,然後挺起胸膛,昂首闊步的走出Vanity Fair,到時你想怎樣哭鬧我都捨命陪君子,這行了吧?」正所謂輸人不輸陣,輸了男人起碼要保住面子,不讓自己再受侮辱。

「行行行。」大花臉淒怨的神情稍微緩和,語調也較為輕快活潑,從背包掏出一堆傅禮豐不認識的瓶瓶罐罐,配合嫻熟的卸妝手法,漸漸地,鏡中再不見那張嚇人的大花臉,只有一張素淨無瑕的面容。

以男子而言,這張臉是過於陰柔,但客觀而論,絕對無愧漂亮兩字。

他的五官輪廓宛如大畫家以纖麗溫柔的筆觸,輕細地畫出絕不遜於女子的秀麗,高顴骨、纖細挺直的鼻樑又賦予了其立體感,襯著較尋常男子精緻的臉型、如女子般雪白緊緻的肌膚,縱然稱不上傾國傾城的絕色,也堪稱賞心目的清麗。

所以,傅禮豐也搞不懂他有什麼需要化妝,素著臉,反而更突顯他膚質的漂亮,看起來更清新自然,再加上一頭挑染成暗紅的微翹披肩長髮,白泠的漂亮並非搶眼的亮麗明豔,卻勝在平易近人,令人舒服且越看越有味道。

可惜,現在他那雙明媚大眼佈滿血絲,眼眶紅紅,鼻頭紅紅,左頰印著個淡紅掌印──

傅禮豐臉色當下一沉,扳過他的臉來,「被誰打的?」

他才剛好一點的臉色也跟著沉下,輕撫著仍隱隱作痛的臉頰,撇撇唇,「還有誰?就是那個混帳──好吧,先動手打人的那個是我,但他背著我在外拈花惹草,被我逮過正著還敢繼續和那騷狐狸打情罵俏,佛都有火吧?到最後,唉,還不是打不到,還被打回來?──喂,你要拉我去哪?」

傅禮豐仍拉著白泠的手臂,頭也不回道:「去找酒保要冰敷面。」







-待續-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