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12

2008.01/04 *Fri*
12.


這是他們第一次將愛掛在嘴邊,即使是如此隱晦。

彼此心知肚明,卻又極力迴避,甚至佯裝無知,任由曖昧在暗處滋長,只因大家不願連兄弟也做不成,所以,蘇青沒再說話,衛瀾自然不會再多說什麼,就只是這樣靜靜地從後抱著蘇青。

這個角度,無可避免地,必然瞧見蘇青背上那條刀疤。長長的一條從左肩曳至右腰側,即使早已結成微凸的淺色疤痕,仍然可以想像當時有多危險有多悚目驚心,衛瀾不由得心頭一緊。當年他們幾個到大排檔吃個晚飯,卻恰巧遇上仇家追斬,混亂之際,銀光如電,眼前一瞬空白,蘇青挺身替他挨下這一刀。

誰都沒想過蘇青會這樣做。

即使住在一起,即使他成了他們的幕後軍師,蘇青依然和他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單是他們的狗窩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便可見一斑,誰也不曾期待蘇青會和他們這種敗類廝混多久,大概他大學畢業後,便會還原成兩條縱然偶遇也會形同陌路的平行線──這樣的蘇青怎可能替他們主動挨刀呢!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他還記得蘇青當時那件白襯衣染成一片猩紅,但臉色唇色卻比白襯衣更白,用掉一包棉花,才勉強止了血;他同樣記得自己的心慌得手抖個不停,這種傷,對他大熊馬仔並不罕見,也沒什麼好怕,但看著血怎樣還是繼續沁出來時,他真怕蘇青會死掉,像個瘋子般拼命按著傷口,撐著撐著的唸得聲音帶著哽咽。

那一刀,令大熊馬仔真正將蘇青當成自己人,但衛瀾至今卻仍未忘記當年那片猩紅,每想起一遍,卻是多一分痛苦,堆疊成一座岌岌可危的高塔,不由得將蘇青抱得更緊,埋首於他的頸窩間。

不應該是這樣的。

回想當初相識,為什麼他們會走到這種地步呢?

衛瀾忽地感到一陣茫然,後又湧來更深的痛苦,那他為什麼還要抱蘇青,錯了一次又一次,助長錯誤越滾越大呢?




這幾天,警方應該很頭痛,先是一個衛瀾,後一個狄老大今天刑滿出來,監獄外早就聚集了一群不比衛瀾出來那天少的記者,以及一輛加長的色賓士房車久候,車身得亮麗,得尊貴,得霸氣,超然得像條巨龍盤踞,誰也不敢冒犯而自動保持禮貌而安全的距離,簡直就是貴族出巡的架子。

當然了,這個狄老大來頭可比衛瀾還要大,二十年前,道上大的小的誰不恭恭敬敬地叫他一聲狄老大,即使心有不甘,誰不賣面乖乖服從他的話,好比小說中的武林盟主,號令各路英雄好漢,糾紛的最佳仲裁,就連警察也要讓他三分,委實行無忌,好不威風。

若有人以為狄老大被關了二十年,就等於一隻拔掉利牙利爪的老獅子,勢力體系早已崩頹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狄老大可有個能幹的女兒,十五歲,家裡爭權爭得狄老大的心血快易手時,她便出來主持大局,當時誰也沒將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娃放在眼裡,也沒想過其實她的心機重得很,冷靜沉著,用了十五年時間,逐步擊破野心勃勃的大老們,保住父親的勢力之餘,且依然屹立於社會的頂尖,風光至今,誰敢看輕半分?

如果說衛瀾未入獄時是他的世界,那現在就是狄小姐的天下;現在大家可以不將狄老大當作一回事,卻絕不能開罪這位狄小姐。

所以,狄老大在狄小姐和兩位手下陪同下上車,沒誰敢拿出死纏不休的功夫騷擾他們父女重逢。



下午三時,淺水灣的狄家大宅裡,衛瀾蘇青大熊馬仔童妃陸續到來。不同於童妃家的歐洲宮廷風、蘇青家的現代簡約,狄家是傳統不過的中國風,酸枝椅,八角檀木桌,紫砂茶壺白煙嬝嬝,連女佣也是梳長辮白色中國服上衣的馬姐。

狄老大在女兒陪同下,從寢室下樓到客廳;年過六十的狄老大一頭白髮,但依然魁梧精神,步伐沉穩有力,不見絲毫老態,一見衛瀾,笑聲豪邁,張開雙臂,聲若洪鐘,「衛瀾,好小子,早我兩天出來,風流快活吧?」

衛瀾站起來,回應狄老大來過熊抱,「哪有?這兩天我只找一個女人,就是和你提過的那位童小姐。」被狄老大拍得背脊生疼,不禁微微苦笑,「不用那麼用力吧?」

狄老大哈哈一笑,再多拍兩下,「用力?會比你當初打斷我的鼻樑用力嗎?」

衛瀾輕嗤一聲,「你當初差點將我打死。」

所謂不打不相識,狄老大與衛瀾正是好例子。

狄老大在外是江湖大老,在牢中哪可能安份?不用多久,便用一雙拳頭一身狠勁,征服了所在的牢獄,成為裡頭的老大;衛瀾剛入獄時,不是不知要忍讓點,畢竟裡頭不同外面,而自己只是隻新進菜鳥,可面對三番兩次的挑釁,怎麼說他在外也狠慣風光慣,這種烏氣,怎能再忍下去呢?

結果,便開打了。

戰況可真激烈,衛瀾以一敵五,一矮身,左鈎拳,掃堂腿,身手敏捷如豹,力度重得令人叫媽,而最令狄老大意想不到的是──他竟能突破重圍,上前揍自己一拳。真是他媽的痛斃了,鼻血即爆,狄老大至今仍記得,多少年沒被這樣揍過呢?真是老大當得太久了。擤過鼻血,冷笑一聲,他便掄拳衝上去痛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正與五人纏鬥的衛瀾一個不留神,下顎便結結實實吃了這一拳,低罵一聲,這老傢伙關了十年還這樣有力,見鬼的。

這場混亂沒持續多久,獄警便聞風而至,拉開他們;各人身上皆有掛彩,衛瀾傷得最重,但眼神仍戾氣十足,像極極惡的阿修羅;傷口雖在痛,狄老大卻感到異常的痛快,而且,他竟喜歡這小子的眼神,他媽的臭味相投!

狄老大和衛瀾這一老一幼的梟雄,就是憑這一架惺惺相惜,成為忘年之交,甚至萌起合作的念頭──這些蘇青等人都知道,唯獨昨天新加入的童妃是第一次聽,明眸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狄老大瞧了,伸出手,笑道:「妳就是童小姐吧?抱歉抱歉,我們粗人就是這樣的了。」

伸手一握,童妃笑靨明麗,「喔,沒關係,有錢賺,又輪不到我頭上,我才不會管你們是怎樣聯絡感情。」

「說到賺錢,妳還是問我這寶貝女兒吧!關了二十年,什麼也管不著了,這些年也是阿敏在看著社團裡大大小小的事,做得有聲有色,還打算搞漂白──普通男人也不及她一半。」

語帶驕傲,狄老大眼一瞟,大家齊齊將注意放在那一直默不作聲的狄小姐身上。狄小姐無疑是個美麗的女人,容貌纖麗如畫,膚色雪白,一頭流麗的髮帶著微鬈的輕柔地滾至腰際;身穿珍珠灰絲質上衣、色雪紡過膝長裙,再加上一條珍珠項鍊和金色粗皮帶,柔媚中不失幹練硬朗,尤其那淡漠的眉眼淡漠的唇角都透露著剛毅凜然的氣魄,即可知這美女絕對是不讓鬚眉的巾幗英雄。

當然了,若只是一個花瓶,又怎能撐得起龐大的社團,又怎可能想幹一般老大也未必敢未必覺得需要的漂白呢?美麗又能幹的女人,男人又愛又怕,女人見了,心裡也會忍不住生出一份欣賞。

她站起來,不輕不重的淡然開口,「大家好,我是狄敏,大家是合作夥伴,叫我阿敏好了──我想,只有童小姐是今天第一次見面吧?」

又被點名的童妃笑道:「Frances Tong,童妃,很高興我在這兒還能見到一個女人。」

聞言,狄敏也笑了,「我也很高興能在這兒見到女人。」

兩個女人一握手,交流只有她們才懂的訊息,坐好後,也不浪費時間,童妃快人快語,直入正題,「聽你們說你們想從飲食業和物流兩方面入手,誰可以給我看看盤數呢?」

狄敏問:「妳要看多久?」

「盤數好,一星期也可以,爛的話,給我兩星期吧。」

緊接著是衛瀾,他望向大熊馬仔,「青幫那邊怎樣?」

說到青幫,不熟社會的童妃不覺多緊張,但蘇青神情卻變得微微深沉,而狄敏眼神一利,似乎相當關心,大熊馬仔互看一眼,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最後由馬仔道:「老大那邊倒沒問題,但那個死鬼頭嘛,我們就不敢說了。」

衛瀾只是環抱雙臂,蘇青微蹙眉,狄敏眼裡一沉,彷彿這樣的答案全在意料之中,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壞,卻就像條梗在喉間的魚骨般令人不舒暢的麻煩,童妃一挑眉,「誰是死鬼頭?」

「還記得年半前那宗姦殺案嗎?」見童妃似有印象的啊一聲,蘇青續道:「就是那個被判罪名不成立的男人,大家也叫他阿鬼,算是青幫裡第二個衛瀾,卻比當年的衛瀾還要囂狂,幹也不幹得乾淨俐落些,真是嫌律師費太便宜。」搖了搖頭,這幾年,自己也不知從警局帶他走幾次。癲癲狂狂的,就像顆不定時炸彈,隨時爆,不知會爆出多嚴重的破壞。

尤其是──

大家望向衛瀾,就連童妃也若有所悟,衛瀾一掀眉,只是淡淡的應了句,「我會回青幫一趟。」


-待續-




後記:
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枝,這就是我重看《我在樂園等你》的最大感想,我的羊我的擱淺啊啊啊啊啊啊(泣奔)
不過,我想直接跳去寫結局,中間我太多不想寫又沒概念的東西Orz|||||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