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7

2007.12/28 *Fri*
7.


童妃請他們留下來吃晚飯。

童妃家裡有請廚子,水準好比五星級酒店的西餐,從前菜、湯、副菜、主菜、配菜、甜品、酒也是一絲不苟,是精緻奢華的味覺盛宴;飯廳裡有一盞極豪華的水晶吊燈,瑰麗的水晶珠串一層層地輕垂,流瀉出溫柔綺美浪漫的橘黃燈光,讓這頓晚飯更添情調,讓人們的感官享受得以推至頂峰。

這頓晚飯,衛瀾極少參與聊天,主要是看著蘇青和童妃談笑,看著他們用餐儀態同樣有種與生俱來的優美從容,一條透明的鴻溝,無聲無色地亙於他與他們之間,將他們分隔成兩個不同的世界,莫名的苦澀在衛瀾心底醞釀著,越來越鮮明濃烈,讓他食不知味。

蘇青和童妃,果然是很登對。

衛瀾想。

尤其他們正在話當年,說著大學生活裡的多姿多采生活,並且扯到感情生活上,雖然他們兩人也很體貼地關照他這位局外人的感受,但,實際上根本沒多餘空間給沒共同參與過的人介入,一種扔下刀叉揮袖離去的衝動開始蠢蠢欲動。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大二的恥辱。」Tiramisu吃完了,熱奶茶便隨即上桌,童妃試了一口味道後,眼珠溜向蘇青說。

蘇青正為他的咖啡加入奶精,失笑了,「莫非這就是妳百般刁難的原因?」

「嗯哼,其實你給我的恥辱還很多呢。」童妃輕哼,又笑了,笑彎的眉眼透著狐狸般的不懷好意,「是該讓你嚐嚐求而不得的滋味,好讓你了解到底被你百般拒絕的女人的心情是怎樣。」

「求而不得……」輕垂睫,看著杯中深色的咖啡,蘇青笑得高深莫測,「這個世界,我求而不得的東西太多了。」

不知是不是意有所指,輕輕的一句,卻讓衛瀾的心像被擰了一下。




晚飯後,再聊一會,便拜別了童妃,蘇青駕車回在淺水灣的家。一路上,氣氛沉默,只有電台DJ磁性好聽的聲音,衛瀾滿腹心事,看著窗外黯然的景,偶然瞟向身旁正蘇青專心開車的側臉。

他當然知道蘇青條件好,一直也知道。

中學時被家庭與金錢雙重壓迫折騰的蘇青是黯慘的,不好相處,於是容易被誤會,在學校過得極差;但,生活壓力漸輕,蘇青也越漸亮眼,到了上大學,充份展現出俊秀的外表、優秀的頭腦的魅力,就算衛瀾沒跟著他一起讀書,用腳趾頭也可以想像到他多受女生歡迎,何況是現在的蘇青呢?

現在的蘇青事業有成,儘管有個惡名,也未做到資深大律師,卻在行內有明星級的身價,律師費動上百萬,才三十三歲,便能夠買下淺水灣上億的豪宅,不管別人如何罵他是憑骯髒卑鄙的手段才有今天,蘇青依然案子接個沒完,錢賺個不停。

名牌衣飾,名車坐駕,出入高級場所,與顯貴交往密切,俊秀的容貌隨著蘇青的成功更趨成熟耀眼,那不是暴發戶的惡俗金光,而是高尚優雅的丰度,渾身是深厚的成熟男性魅力,就像一瓶頂級法國紅酒,未開封,那深紅的漂亮色澤便已令人感受到醇醲的酒感。

這樣的男人,有可能不受女人青睞嗎?

恐怕是如過江之鯽吧?

只是──

衛瀾抿著唇,豐田房車已駛抵目的地。

蘇青將車泊好,便帶著衛瀾上樓。

淺水灣同樣是傳統的豪宅地段,不過蘇青的家就不如童妃那麼古典壯麗,單是古董名畫就多得令人心驚,而是現代感十足的簡潔清雅,光可鑑人的櫸木地板,色澤漂亮的原木傢俱,在曖昧柔和的燈光下,沉實的木色矜貴又不失溫暖感覺,蘇青還特地開闢了一角成為小酒吧,櫃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酒,吸引著衛瀾的視線。

「還滿意吧?」蘇青問。

「上億豪宅,並會不好?」衛瀾朝小酒吧那兒揚揚下巴,「那兒做得最好。」

「真是的,你和大熊馬仔眼裡只有酒。」蘇青受不了的嗤了聲。「酒的話遲點再喝吧,昨天也喝夠了。客房在走廊轉角左手邊第一間,我的在第二間,啊,要洗澡的話,浴室在右手邊,我去給你拿乾淨的衣物。」

「嗯。」衛瀾應了聲。「喂,蘇青。」

「唔?」正準備去拿衣服的蘇青停了下來,投以詢問的眼光。

「你……」猶豫了一下,衛瀾最後還是問了,「你這些年來真的沒和哪個女人交往過?」

霎時,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蘇青的眼光微暗下來,就連唇邊的笑意也變得漠然;氣氛有些靜,靜得有些冷,冷得有些僵,衛瀾不由得後悔自己問了這種蠢問題,但,如果不問,他又心癢難耐,只好杵在原地等待蘇青的反應。

「……沒有,一個也沒有,連上床也沒有。」暗暗吐了一口氣,蘇青最終還是答了他,然後轉身,漸漸消隱於昏暗的走廊中。

衛灁當然不會白目到如同當年般追問下去;深呼吸了一下,胸口依然為蘇青的答案悶得快要爆炸,他又感到一股重甸甸的愧疚感,這份愧疚感,還拖著罪惡感的陰影,壓得他喘不過氣,壓得他快要窒息,又像一隻手般絞著他的心臟,又像一根根綿細的針刺著,不是痛,而是一種令人難受鬱抑的澀;他又抿唇,抿得很緊,他到底是怎樣誤了蘇青呢?

呆在原地,沒有答案,衛瀾像被打敗般頹喪,耷拉著雙肩,只好滿心難受地往浴室裡去,打開水龍頭,讓熱水沖去這一切一切。



蘇青替他準備了全新的衣服,很合身,衛瀾又瞧見蘇青替他準備了牙刷什麼;蘇青這份貼心,又讓心情剛平復一點的衛瀾感到難受,怔怔的,久久才吁出一口氣。

衛瀾打算找蘇青談關於明天與狄老大會晤的事,於是硬著頭皮往蘇青房裡去,卻瞧不見人影,反倒是主人房附設的浴室的玻璃門微敞,看來他應該是在洗澡了。

頓了頓,想了想,從前他們兄弟也沒什麼好遮遮掩掩,衛瀾便拉開了門,蘇青倚著浴缸、手臂擱在浴缸緣、明顯放鬆的半身映入眼底;大概是微細的拉門聲驚擾了蘇青,不用衛瀾先開口,他便先睜開眼,望向門口的方向,「有事嗎?」

蘇青微笑,彷彿他不曾問過剛才那條蠢問題,然而,衛瀾就像呆了般站著不動,一雙眼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眼色明顯地深沉下來,甚至有越漸深沉的傾向,不由得讓蘇青楞了楞,莫名地緊張起來,連帶嚥口水都有點困難。

「你怎麼了?」

蘇青輕聲的問,但衛瀾依然只是那樣盯著他。

蘇青洗澡時,當然不會戴眼鏡,也不會穿一身筆挺的西裝,整個人的感覺,完完全全地不同了──

沒有眼鏡的阻隔,細長的眉眼真的是有種自己也說不清的嫵媚;修長白晢的脖子,精瘦白晢的胸膛,線條優美,卻是男性的剛陽,半點不像女性的柔軟豐美,可就是有種讓自己口舌開始乾燥起來的性感;尤其在那些折射著燈光的水珠襯托下,看著那些水珠順著那線條滑落,衛瀾用力地嚥了一下口水,他感到身體深處開始鼓燥、開始燥熱。

混帳,他竟對蘇青有反應!

衛瀾心裡罵著自己,卻又控制不了自己被蘇青吸引,控制不了漸漸抬頭的生理反應,控制不了自己跨出去的腳步,控制不了自己漸漸靠近蘇青;蘇青更緊張,肌肉繃緊,甚至開始慌起來,他再遲鈍,也還未至於到這個地步,仍未讀出衛瀾眼中的訊息,卻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更用力地盯著衛瀾,幾乎是用瞪了。

衛瀾就這樣靠著浴缸邊,居高臨下的俯瞰自己,蘇青的心提至最高點;衛瀾緩緩地伸出手,輕撫著他的頰,蘇青顫抖起來,他不知道他有沒有表現得很明顯,洩了底,但,他確切地感到自己的心,瘋狂地、猛烈的、急速地顫慄著,完全不受控制地挑戰自己所能承受的上限;不禁又苦笑了,衛瀾就只是這樣,他便如此,哪兒還是那個讓人咬切痛恨卻又無可奈何的蘇青呢?

蘇青的喉嚨很乾,勉強地,擠出如常的聲音,「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衛瀾的眼色更深黯,嗓音也變得黯啞,「當然知道。」

然後,他跨入浴缸中。


-待續-





後記:
總覺得今章分得很散Orz
尚有半章,明天才補上H的部份,看情況而定會不會獨成第八章。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