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6

2007.12/26 *Wed*
6.


那年,他們才十六歲。

還不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兩隻小鬼。


眼皮跳動,睜開眼,白亮的陽光瞬即淹沒了那墨的夜色,以及在昏燈街燈下的兩道身影;衛瀾以手臂擋著陽光,不禁嗤笑起來,真是受不了,兩隻小鬼竟然如此大口氣,說著這樣的狂話,然而,又真的給他們在好幾年成功了。

搖搖頭,扶著額,低吟了聲,昨天真是太瘋了,被關了十年,就過了十年苦行僧般清規戒律的生活,酒這東西的味道也差點忘記了,拿起床頭的那副眼鏡,衛瀾苦笑著走出船艙,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是萬里無雲的乾淨澄的藍,太陽不慍不火地閃耀著,映得整片大海也盪著一片細碎明媚柔美的燦爛。

「喏,要不要這東西?」

身後傳來蘇青的聲音,衛瀾莫名心跳了一下。

「解酒液,需要嗎?」

蘇青晃了晃手中那一小瓶東西,沒有戴眼鏡,清俊白晢的臉掛著微笑,微笑被陽光照耀得有種透明的明亮,剎那間,衛瀾有些失神;少年時蘇青那孤傲的臉忽地浮現於眼前,與眼前微笑著的蘇青迷幻地重疊在一起,看起來什麼都不真實。

「喂,你怎麼了?」

蘇青的聲音像輕笑著,拉回衛瀾恍惚的神思,就見蘇青的笑臉在眼前放得更大,不禁伸手抹抹臉,再伸手接過蘇青的解酒液,「只是想起,從前你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而且也未戴眼鏡。」

「那時候大家又不熟,況且我也沒有笑的力氣和心情,家裡學校搞得我焦頭爛額呢。」望著眼前這片大海,粲粲的波光浮載著少年時陰鬱晦暗的破碎片段,蘇青聳聳肩,「亦沒有錢去配眼鏡,看東西模糊點也只好將就點。」

衛瀾意味深長的看了蘇青一眼,「真搞不懂你是變得容易相處了,還是更加難搞。」應該是兩者同時並長吧?

擺脫了阿姨一家,金錢的壓力減輕,蘇青漸漸變得笑臉迎人,不再像當初般冷冰冰硬繃繃,渾身稜角像隻刺蝟般扎痛人,然而,城府也跟著變得更深,待人處事的手腕也更高明更狡猾,變成名副其實的笑裡刀藏,一隻要時刻提防的狐狸。

蘇青揚揚眉,「反正不會害你就行了。」

「倒是。」衛瀾也跟著笑了,如果連蘇青也信不過,天底下也沒誰是值得信了。「啊,對了,眼鏡。」恍然想起蘇青的眼鏡還在自己那兒,於是立即將眼鏡還給他。

戴回眼鏡,蘇青道:「去叫醒大熊馬仔,我們去飲茶,你也很久沒吃過這些東西吧?」

沒多久,船駛回岸,他們四人便到最近的茶樓飲茶;叉燒包、蝦餃、燒賣、鳳爪、小籠包什麼,小點中點大點特點各種點心擺滿一桌,輔以一杯普洱茶,衛瀾真的很久沒試過早上吃得那麼豐足滋味了;四個大男人很快掃清那一桌東西,飲飽食醉後,便輪到談正事。

「我和馬仔回青幫裡一趟。」大熊自告奮勇,「幫裡一定會關心衛瀾回來後的動向,我們先去探探風。」

馬仔睨向蘇青,「對了,那位童小姐呢?」

蘇青抺抺唇,動作優雅,「衛瀾想的話今天可以去和她約個時間,不過,其實也沒太多選擇,最好在狄老大出來前籌集好成員,也讓她可以趕上參加我們第一次完整的會議。」

「那位童小姐真難搞,用了年半小時才擺平,啊,不,是要見完衛瀾才考慮考慮,真是令人受不了,要不是之前那個天殺的敢中飽私囊,用得著去求那女人?」齜牙咧嘴一臉厭惡,大熊說著說著又瞟向蘇青,那一眼饒富深意的,「果然是同類人,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刁難的。」

蘇青也沒動氣,「又扯到我頭上,你們真愛搞針對搞分化。Frances個性是不討好,但值得的,至少我相信她不會虧空公款。好了,我出去打個電話給她──衛瀾應該沒問題吧?」

衛瀾點點頭,蘇青便出去了,馬仔哼笑了聲,「逃避問題呢──衛瀾,你知道蘇青和那姓童的女人的瓜葛吧?」

衛瀾頓了頓,點了點頭,心裡莫名地不舒服起來。

那位童小姐曾追求過蘇青──

蘇青親口告訴他的。




蘇青約好見面時間在下午三點,趁還有些時間,蘇青便帶衛瀾去看看他找來的房子。蘇青辦事,衛瀾一向放心,不過始終是自己住的地方,也是應該關心一下。

正如蘇青所言,這棟兩層高的村屋看起來也有三四十年歷史,但裡面的裝修卻雅緻舒適,也沒有漏水水渠淤塞等麻煩,每層七百呎的空間對一個單身漢也夠敞了;坐北向南的方位讓屋裡自然光充足,空氣流通,不會太悶熱;遠離繁囂密雜,但步行約莫二十分鐘便能到火車站,如果有自己的車就更方便了;是一個理想的居所,只欠基本的傢俱電器便能住下來。

「這是這屋的鎖匙,可以的就我就去複製一副給自己、大熊、馬仔以備不時之需──對了,這是我家的鎖匙,在淺水灣,反正你這兒也未買傢俱電器,不如先去我那邊住幾天,當然,你想的話,我想大熊馬仔也很歡迎你去,又或你比較想住酒店?」

被看屋這事一攪和,衛瀾也暫忘了那位童小姐,收好兩副鎖匙,對蘇青說:「難不成我去礙著大熊馬仔和自己妻兒一家融融嗎?去你那邊吧,希望你家有些家的味道。還有,鎖匙這種事你自己看著辦就好了,不必問我。」

「希望你覺得還好吧,大熊馬仔總說我家是樣板屋。」蘇青好笑的搖搖頭。「鎖匙這種事怎能馬虎?自己的鎖匙要知道誰有才行。而且,每個人也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間,不容侵犯。」

然後,他們便去吃飯。

見時間差不多,蘇青便駕車往童小姐的豪宅去。

那棟白色獨立別墅位處深水淺這傳統的豪宅地段,坐擁一片湛藍綺麗的海景,單是看地段與景色,巿價大概已不下一億;尊貴典雅的仿歐洲宮廷風格,再加上羅馬式雕花庭柱,未到屋內,已先感受到童小姐的顯赫。

童小姐,童妃,名字古怪,來頭卻大得讓人無法取笑出聲。

她雙親早逝,竟留下龐大的遺產給她,自己即使不用工作,也能衣食無憂地過著富裕優渥奢華的生活;不過,她本人也十分害,出身於拔萃女書院,更以第一名的姿態畢業於港大工商管理系,未畢業前就已被某外國大公司青睞,二十九歲便升至總經理一職,升遷速度之快,實在令人嘩然。

然而,她又在一年後辭職,理由是:「我一直都希望在三十五歲前退休,享受逍遙休的生活。」對於一般上班族來說,這簡直是狂妄得欠揍,但童妃卻有足夠的本錢囂張。

如今,她養著一頭高傲的暹邏貓,打理著自己龐大的私人財產,打發優自在的退休生活。

童妃只想見衛瀾談,佣人便請蘇青到偏廳稍等,另一位則帶衛瀾到客廳裡去;路程不長,每接近目的地一步,衛瀾的心情便越是複雜;他不是怕那位大家口中難纏的童小姐有多難纏,而是他又想起她和蘇青不尋常的關係。

「小姐,衛先生來了。」

富麗堂皇的客廳延續了別墅外觀的白與歐洲宮廷風格,香檳色的柔軟沙發上,坐著一名抱著暹邏貓的衣女子。

秀麗的髮盤成優雅的髻,身穿Chanel的最新款式的色連身長裙,露出一雙雪白的優美小腿;嚴格來說,她並不算絕色,端秀的容貌卻煥發著一種屬於精明幹練自信的時代女性的亮麗丰采,吸引男性的目光;紅唇帶笑,眉眼卻透著一股精銳,意味著這個迷人的女人並不簡單,不容輕視。

這便是童妃,衛瀾早在照片上見過她,但親眼一見,才真切地體會到大熊說她和蘇青是同類人的意思。

和蘇青同樣聰明、機敏、能幹、難纏,同樣是站在金字塔的尖頂,散發著華麗耀眼的光輝獨領風騷;清俊爾雅的蘇青,端秀高貴的童妃,簡直就是一雙合襯不過的金童玉女,站在一起,誰的光輝也不會被誰掩蓋,且相輔相成地匯成更強更亮的光輝。

衛瀾心裡不覺更翳悶。

「衛先生,幸會。」童妃伸出纖白優雅的右手與衛瀾一握,「紅茶,奶茶,還是要別的什麼呢?」

「紅茶。」

童妃倒了杯紅茶給衛瀾,也替自己添一杯紅茶,加入奶和糖,便成了一杯香滑的奶茶;之後,她沒再說話,就只是看著衛瀾,那是不含敵意惡意,卻又尖利得令人無所遁形的觀察眼神,瞧得衛瀾漸漸覺得有種赤裸裸的感覺,不算難堪,卻絕對不自在,為免這情況惡化,他決定要打破這個詭異的氣氛。

「童小姐,妳考慮如何?」

「啊,」童妃緩緩的挑高右眉,「你們是做正當生意?」

「是的。」衛瀾道:「我想蘇青也和妳解釋得很清楚。」

「是啊。其實只要他繼續求我,早晚我也會答應,只要你們真的是做正當生意的話。」童妃輕搔著暹邏貓的下巴,但暹邏貓卻不領情,跳到去別的地方,「我只是想瞧瞧能讓蘇青這樣的男人,死心蹋地的賣命的人到底是怎樣。」搖搖頭,「就連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律師資格,也可以拿來這樣糟蹋,弄得自己的名聲那麼壞。」

衛瀾沒應話,他是知道蘇青為了幫他打好人脈關係,才會去接那麼多貪商污吏社會大哥的案子,蘇青如此奮不顧身,教他心裡沉重,感到一股重甸甸的愧疚。

童妃看了他一眼,「或許該說,蘇青從一開始攻讀法律,也是為了幫你吧?供書教學的再生父母。」

供書教學、再生父母──簡直是諷刺,他給蘇青的,就只有一些錢,而且蘇青也已經還了給他,還的比他給的還要多,衛瀾只得在心裡苦笑,表面上依然是沉默寡言的淡漠,維持彼此談判的均勢。

「唉,我就是搞不懂你們男人之間的友情。」童妃長嘆一聲,頭疼似的揉了揉額角,「為了幫你,那傢伙十年就只是不斷地工作應酬,我也沒見過他和什麼女人親近過──我也算得上他交情最好的那些朋友來了──我曾懷疑過他是Gay來的,但,男人也沒半個,真是不知這傢伙是不是天生就是和尚來,對情情愛愛免疫,大二那年我也主動獻身,都到床上了,他卻很不給面子的給我跑掉去。」

衛瀾心裡一緊,頓了頓,「妳之後有……」

「色誘過他?」童妃爽快的接下去,也答得很乾脆,「有啊,只是每次都給他打太極帶過了,這個男人,真是的。」撇了撇唇,她舉起茶杯,有點惡毒的咧唇笑了笑,「做兄弟的,偶然也得去關心一下他的感情生活,省得他到死都是個處男,親愛的合夥人。」

「合夥人?」

「對,合夥人。」童妃燦笑,「我要入夥,成為其中一個大股東,這樣我做事會上心些,蘇青不會沒和你提過吧?同意的話,就把帳目什麼交給我吧,你們是要我來管金融投資吧?」

衛瀾露出到這兒後第一個微笑,也舉杯,「祝我們合作愉快。」


-待續-




後記:
呃,餘下的部份獨立成篇。
原來五已經三千字(所以說,沒WORD很不方便,算不了字數)四也有三千二字,這章三千七,真是不知不覺原來寫了那麼多@@(原以為此文每篇大約都是二千多字,最多三千←毆!!)

童妃,很喜歡這名字。
不能讓這篇全都是男的,剛陽味太重了,遲點再出現一位女角,雖然……其實我想寫的是蘇青衛瀾之間的感情,他們要如何漂白什麼我是會省得就省(毆!!)
不過,童妃也算是給衛瀾帶來點危機意識,搞不好下章可以寫H
←寫不好卻又想寫的某隻(再毆!!)
對了,其實這篇文背景是香港,非香港的看倌看著其實有沒有疑惑的?

呃,對了,要和大家拜個年^^
祝大家新年快樂!
在新的一年大家心想事成、生活愉快、身體健康!

COMMENT

似乎写在这篇日志后面不大妥当,但是也找不到其它地方留言了。

询问,关于那个“在线人数”的计数器的样式,我不大喜欢它默认的,但是自己不知道哪里可以改,所以看到想问一下你~~~期待答案中……
2007/12/27(木) 22:59:40 | URL | 譲一 #998oSwTU [Edit
默認??
其實,我並不太清楚的Orz
←對這兒的功能一知半解|||||||||||
2007/12/29(土) 03:00:53 | URL | 洛晴 #- [Edi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