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4

2007.12/06 *Thu*
4.


只是,衛瀾從沒想過自己今天會和這傢伙這麼有緣,離開學校,還能撞個正著,而且,還要在這個場合這種情況下;恐怕就連對方也沒想過世事這麼巧,原本掛在臉上的微笑也僵了僵,卻又隨即恢復親切有禮的笑弧。

「這位先生,請問你想要吃什麼呢?」

眼前這個身穿麥當奴制服的蘇青,衛瀾感覺一點也不實在;尤其向來倨傲得誰都瞧不起的優等生,竟會對他這種爛學生如此溫和微笑,更像是一場夢;然而,蘇青那清亮的眼神,無聲地一再提醒他正在排隊買餐的事實,於是急急回過神隨便點了個巨無霸餐。

蘇青俐落地將巨無霸、薯條、可樂放到餐盤上,俐落地收錢,俐落地找錢,一直到他笑著和自己說謝謝,至到自己返回大熊馬仔早佔好的位置上,依然覺得踩在雲朵般虛飄的夢中。

「衛瀾,你幹什麼呢?」大熊發覺他心不在焉,如神遊太虛,不由得好奇問道。

「好像剛才買餐時已經這樣了,那傢伙有問題嗎?」馬仔外表平庸,但觀察力卻十分敏銳精細,一下子便瞧出問題所在。

「不是。」衛瀾打開巨無霸的盒子,「同學而已。」

「同學?」

「嗯。」

衛瀾開始吃巨無霸,大熊馬仔見狀,也無意深究,各自各開始吃自己點的餐;大部份時間都是大熊馬仔在談天說地,衛瀾只是偶然搭腔,大家也習慣了衛瀾的沉默寡言,所以也不覺有何不妥;然而,就只有衛瀾知道,自己整副心思也繞在蘇青身上,兩眼也不住瞟往蘇青那兒。

他是班上請假遲到早退的常客,又對班上的人不怎樣擔心,其實對蘇青認識有限,只是道聽塗說蘇青的囂張,自己覺得他倨傲且貴氣,便認定了他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再加上好頭腦好成績,自自然然與身邊普遍低收入家庭出身且糜爛愚笨的壞份子格格不入了。

所以,蘇青在這兒出現,穿著那件麥當奴制服,笑容可掬地招待每一個客人,動作又俐落,彷彿已經在這兒工作一段長時間,衛瀾只覺得無比震憾,大概就和在洗手間見到他那剛強的眼神的感覺差不多,為什麼蘇青會在這兒呢?

自己淺薄的印象裡,加上大家口中的蘇青,都是不苟言笑的;衛瀾也覺得,蘇青就算會笑,也一定是冷笑嘲笑,哪可能是現在這樣溫和舒服的笑容呢?

儘管這也不是什麼真心的笑容,大概就是所謂的職業笑容,但也比他平日那高高在上彷彿誰都是蠢材的優等生嘴臉──衛瀾是很想說好多了,卻又感到某種莫名的違和感,可能是差落太強大了,他難以適應這個去除稜角與光環的蘇青,一個原來不比自己高級到哪的蘇青──真好笑,他竟覺得失落呢。

「衛瀾,你一直都瞧著那傢伙,那傢伙有什麼好看呢?」

大熊順著衛瀾的眼光望過去,一看就皺眉,馬仔反應一模一樣,「就是嘛,吃多久,你就看了他多久,原本以為你在看什麼美眉,怎知是個男的,嘖,旁邊那個清清純純的女學生不是更養眼?」

衛瀾只是淡淡地睨了他們一眼,「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

「他為何在這兒出現。」這種優等生,理應將人生大部份時間,供獻在溫書做功課維持好成績之上,哪來多餘時間來這種薪水沒多少,但工作卻多得忙個不停的地方打工呢?

這傢伙說話就是這個調子,大熊馬仔搖搖頭,彷彿什麼都悶在心裡不輕易說出口,而往往說出口的都只是所想的絕少部份;瞧見他在吃剩餘的薯條,眼睛又瞟往那無趣的男生身上,也懶得再多問,省得浪費唇舌。

衛瀾是個一旦專心起來,便會進入忘我境界的人,現在他研究蘇青,幾乎沒從不間斷地觀察蘇青那勤快的身影,時間推移,大熊馬仔覺得這樣乾坐下去太悶了,實在無法忍受,要到外找樂子,他亦只是虛應一聲,揮揮手,自個兒繼續呆在坐位上觀察蘇青,可樂也喝光了,便再去買,去蘇青那個檯面買。

重覆又重覆,直到第三杯可樂喝完,蘇青終於更衣下班,衛灁便立即跟上去,大家四目交投又撞個正著,蘇青皺了皺眉,沒說什麼,側個身離去,衛瀾一言不發地跟在他身後。

晚上十點,天色全,街道清冷,所有事物也曳著長長的陰影,昏黃的街燈更顯孤寂落索,大概是感覺身後有人緊追不捨,蘇青不由得加快步伐以求擺脫,但衛瀾拒絕接收這明顯的訊息,也加快腳步,兼之他腿比蘇青長一些,很快便追上蘇青,不過,也明白不能跟得太緊,便又緩下腳步,保持莫約兩三步的距離。

「你到底想怎樣?」

終於,蘇青忍無可忍,轉身往身後的人問個明白。

斯文秀氣的臉上再沒有剛才的笑容,回復平日的冷淡,不耐煩的蹙起英氣的細長劍眉,清亮的眼拼出尖銳的質問,渾身皆是之前在洗手間所見的凜然強勢,那個和自己差不多層次的蘇青猶如幻覺,蘇青始終還是那樣高人一等的倨傲尊貴。

難以相處,也難以看得順眼,但衛瀾卻又覺得,或許蘇青就是這個樣子才是蘇青,和自己同一個層次的形象根本就不適合蘇青,就像一顆光華璨璀的鑽石被硬生生奪了那份光芒,只得做一顆玻璃製的假貨般令人怎看都覺不對。

「你在那兒打工很久了?」

蘇青細長的鳳眼微瞇,眼神更尖銳,也更冰冷,「你就是為了來問我這些?」

衛瀾來個八風吹不動,穩如泰山般的沉默眼神以對。

雖然衛瀾砍死過不少人,逞兇鬥狠絕不遜於任何人,只是平日卻沒少狠戾肅殺之氣,而是像荒野裡一匹孤獨的狼,沉默的,對身邊的事漠不關心,淡淡的走過,僅餘下隨風即逝的飄泊氣息,理應他不會太令人害怕,然而,他的沉默就硬是有種無形的壓迫力,他沉默地看著你,遠比千言萬語的恫嚇更能迫使人屈服。

就這樣在大街上大瞪小眼,蘇青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蠢,竟將寶貴的時間這樣浪費,遂又邁開腳步,「對,這樣又如何?」

「為什麼?」

輕輕淡淡的一句問話,蘇青差點氣得岔了氣,「會去打工,當然是因為我缺錢,這還得要問嗎?」

「缺錢?」

頓時,身後的腳步停了下來,蘇青狐疑的轉個身,只見衛瀾以極度質疑的眼神盯著自己不放,簡直好比聽見什麼天方夜譚般難以置信,蘇青沒好氣了,「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缺錢?」

蘇青語氣更壞,「不像嗎?」

衛瀾很老實的搖頭給他看,這一下,實在氣壞了蘇青,話也不覺尖刻起來,「如果我不是缺錢,犯得著每天準時到麥當奴做得像頭牛,就為了那丁點錢嗎?」

衛瀾只是打量著蘇青,他身穿校服,換言之他放學就直接去打工,校服有些縐,大概是今天被揍時弄縐的,不過很乾淨,卻有點舊,書包也不過是隨處可買的便宜貨,眉不由得一擰,今天才赫然發現原來一直看起來金光閃閃的蘇青,在家境方面,其實不比自己好多少。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蘇青快氣炸了,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實,還用得著窮追猛打地要迫他要親口說出那難堪的事實嗎?他惱怒的瞪著他,冷銳的眼神像凌的刀,卻沉入那雙沉默的瞳不起半點波瀾,蘇青只發覺這不斷問為什麼的傢伙只有對答案的堅持執著,倒沒有其他意思,反而心靜了下來,眼神也緩和了一些,抿著唇,不發一語。

「為什麼?」

聽見衛瀾又問那討厭的為什麼,蘇青深吸了一口氣,冷冷的道:「因為阿姨家裡沒錢,我又只不過是寄人籬下的累贅,她有什麼當然也先給她兩個兒子,有餘有剩才給我;她已放話說明只會供我讀完中四中五的學費,其他雜費要我自己想辦法,所以我就到麥當奴打工了,好了,說完了,你滿意了吧?」冷冷的瞪了衛瀾一眼後,便繼續他歸家之途。

「那你的功課呢?」

聽見衛瀾還跟著自己,還繼續發問,蘇青覺得自己離發瘋不遠,頭也不回,負氣的道:「現在不就趕回家裡做了嗎?你到底問完沒了?」

「你幾點才睡?」

媽的,還問!蘇青忍不住在心裡罵起髒話。「一兩點,晚則三點,好了沒?──嘖,我幹啥和你說那麼多呢?」抓抓頭髮,自己覺得今晚真是蠢斃了,被這傢伙纏一纏,便什麼私事都和他說了,他忍不住在心裡懊惱起來。

「你夠睡了嗎?」

蘇青受不了的回頭,凜冽的寒芒如冷箭般直射向衛瀾,卻見他只是眉頭打結的望著自己,沒有嘲弄,也不是擔憂,眼神依然是平淡又沉默的,被他激發的滿心憤怒中多添了不解,只好在心裡啐一句怪人,不想再和他耗下去,打定主意不再理他,加快腳步趕回家。

猛地,右腕被扯住,迫得蘇青只能停下腳步,再一次回頭,感覺精神真的在崩潰邊緣了,「喂,你好了沒?你到底還想怎樣呢?」

衛瀾只是深深的、靜靜的看著他,淡淡的拋下一句──

「辭掉那份工。」

「辭掉了我哪兒有錢用?」

「我給你。」

「嗄?」

「我給你。」

蘇青確定剛才那不是自己的幻聽來,更覺得此情此景荒唐得彷彿世界都瘋了,像瞧見怪物般瞪著衛瀾,良久才能自喉間擠出聲音來,「你是瘋的還是傻的?」


-待續-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