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2

2007.11/23 *Fri*
2.


「別再喝了。」

凌晨兩點,沒有月亮,光害更使星光成了想像,一片單調的夜色,就連海水都被渲染成一片墨,只有微微起伏的浪帶來些許粼粼波光,倚著欄的蘇青那孤單的身影益發寂寥;船身輕晃,微帶酒意的腦袋更昏沉,聽見身後傳來的淡然男聲,不禁笑起來,朝從船艙緩緩走近的衛瀾揚揚手中的啤酒。

「放心。講打講殺,我當然及不上你、大熊和馬仔,但論酒量,我絕不會輸給你們任何一個。」呷了一口,微沾濕意,抹上某種在夜更顯性感的水亮的唇彎得更深,「而且,就這點酒,哪兒醉得了人呢?」

「大熊和馬仔已經爛醉了。」

噗哧一聲,蘇青實在忍不住笑出來,甚至笑得彎下腰,好一會,才又挺直身子,「衛瀾,你是笨蛋嗎?真是的,我想,只要熟悉你和我,眼睛又沒瞎掉,大概也看得出我對你是怎樣吧?他們還好意思不醉嗎?」即使不醉也會醉,算是兄弟對他的一點體貼關懷。

衛瀾定定地瞅著蘇青。

又清又明亮的一雙眼睛,如今,就像唇般微微笑彎,向來清冷平靜的眼波也似染上抹淡淡的笑意,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貧瘠夜裡,就像華麗璀璨的星光熠熠生輝,成為人們視線的唯一駐足點,只是,衛瀾卻又莫名其妙地有些許抗拒,有些許害怕,不由得苦笑起來,一直以來,也是這樣,尤其像現在這種蘇青格外坦然老實的時候。

他怕蘇青,部份是因為他的眼睛,總讓人覺得有種看穿自己底蘊的透,尤其戴著眼鏡時,就更顯得冷銳無情,卻又狡猾地借助鏡片,擾亂了對方對他的任何試探。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從不敢發掘蘇青眼中蘊含的資訊。

他又不是無知無覺。

身邊的人都可以感受到蘇青對自己如何,身為當事人的自己,除非真是感情那條神經線完全壞死,不然也不可能裝作一無所知,欺騙自己這不過是肝膽相照的兄弟情義──真是,該死的。

他只想和他做兄弟。

單單純純的,即使為對方兩肋插刀也無怨無悔的兄弟。

蘇青瞧見他沉默,明白他大概是怎麼想,低垂眼簾,無聲嘆息一聲,這不過是眨眼間的事,快得以為那張笑臉的黯然只是錯覺,「我已經替你找了房子,你說要環境清靜,又要交通方便,所以我在沙田找了間村屋,樓齡或許老了點,但屋裡的裝修挺新的,風水又好,應該蠻好住。」

衛瀾當然知道蘇青轉移話題的用心,就因為知道,所以心裡才會有種良心不安的難受,忍著這份難受消逝後,才道:「想不到你這種知名學府畢業、講求理性科學的專業精英也會相信風水。」

「別少看中國五千年的古老智慧,風水這門學問,有些固然已在傳流後代時被扭曲了,但有些原來也蠻有道理,有參考價值的。」

「知識的確很重要。」

「或許要你坐十年牢也不是不好,起碼你肯耐下性子去看書,順道修心養性,不像從前般提到看書就像叫你去死般。」輕搖頭,蘇青又像想起什麼,「嘖,剛才太興高采烈了,差點忘記告訴你,那位童小姐總算擺平了一大半,另一半就等著你和她談談的結果──資金方面怎樣呢?」

「狄老大那邊應該沒什麼問題,就等著他後天出來。」

「嘖嘖嘖,一個十年前紅極一時的道新秀,一個二十年前江湖的龍頭老大,一先一後刑滿出來,還得要走在一起,可以想像未來幾個月方Sir會有多頭痛緊張了。」朝衛瀾舉起啤酒,蘇青那燦爛的眸子裡的笑意更濃,「來,再乾杯,慶祝我們終於可以實踐我們的大計,也祝我們等待的明媚景象就在我們的面前。」

衛瀾只是靜靜地看著蘇青,眼神很深,彷彿思緒千繞百轉,卻又讓人無從著手讀解,只能同樣地靜靜地等待他的下一步行動,卻又在毫無預兆下,蘇青鼻上的眼鏡被他伸手摘下,眸間閃過一絲訝異之色。

「你怎麼了?」

「一直都覺得,你戴眼鏡的模樣很欠揍。」衛瀾依然深深地望著蘇青,「求學時就是個高高在上的高材生,出來社會後便是個高不可攀的專業精英,兩者共通點同樣是驕傲囂張得瞧不起任何人,生來就是刺激我們這種資質駑鈍的凡夫俗子。」

蘇青低笑起來,喉結上下滑動,「反正我就是天生一副討人厭的模樣,無論走到哪兒做什麼事都定必讓人看不順眼,戴不戴眼鏡,也沒多大差別,在印象方面。」

「倒不是。」

蘇青挑釁似的挑挑眉,「難不成沒戴眼鏡看起來討人喜歡點?」

「就是感覺有點不同。」

衛瀾只是拋下淡淡的這句話,眼鏡倒無意還給蘇青;蘇青也無意再深究下去,也沒有催促他將眼鏡還過來,反正只是二百度近視,不需要工作的話,普通視物,其實不戴眼鏡也可以,呷了口啤酒,原來啤酒那已是最後一口,搖了搖空空如也的罐,便轉身到船艙裡去拿新的啤酒。

一如最開頭想說的話,但話到嘴邊,卻又將之吞回肚裡,衛瀾靠著欄,望著眼前這片只有些許波光粼粼的色大海。

如果說蘇青是一隻狐狸,那平日的蘇青就是精明狡黠難以對付的狐狸;但沒了眼鏡的蘇青,依然是隻狐狸,卻是一隻──讓他想起「嫵媚」兩字的狐狸──真是,瘋了,蘇青怎可能和這兩個字連在一起呢?他是屬於斯文書卷氣的類型,卻一看便知是硬錚錚的一個男人,與嬌媚妖嬈美麗等這類陰柔的詞語完全風馬牛不相干呢!

──蘇青。

他抓抓頭髮,心裡莫名煩躁起來。大家只知一個心狠手辣的衛瀾。或許,也知道有大熊、馬仔兩個衛瀾最信任的左右手。

卻就是沒人知道還有一個蘇青。

蘇青。

這個名字在心裡默唸一遍,又一遍;心裡像壓著一塊鉛,每唸一遍,鉛塊的重量就越重;到最後,衛瀾唯有吁出無聲長嘆。


-待續-





後記:
難得勤勞~!
不過,我好像總挑不對的時間來更新Orz||||

好像明顯比上一章短,但內容就是這些,再寫其實也是硬拖。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