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在樂園等你〔BL〕 1

2007.11/22 *Thu*
1.


衛瀾,曾被譽為是九十年代最有「前途」的道新秀。

他是很典型的一個混混。

生於屋邨,沒有兄弟姐妹,家裡就只有一個做貨車司機的父親,和為了幫補生計而兼職多份散工的母親,除了最基本的物質生活外,他們根本沒有多餘時間去理會自己的兒子,又讀不成書,兼之身處龍蛇混雜的環境,彷彿再理所當然不過,任誰都不會驚訝,衛瀾走上了社會這條不歸路。

那年,他十三歲。
賣翻版、販毒、偷竊、行騙等,混混該做的,他幾乎都做過,他之所以能在眾多混混之中突圍而出,全因為他──夠狠。

是的,衛瀾的狠,就在他十四歲某個晚上成名。

那晚,他跟著社團出外談判。

那時候,他還是一個普通得毫不起眼的小混混,作用不過是壯大己方聲勢的其中一個人型布景。談判開始和平進行,卻不知為何雙方越談越僵,甚至火大得決定來個兵戎雙見,預先帶來的長刀紛紛拔出,一場慘烈的惡戰便在一聲哀嚎下展開,直至警笛尖銳地劃破長空,慌忙狼狽而逃的雙方僅餘下令人慘不忍睹的殘兵敗將,而衛瀾便是幸運的其中一名生還者。

他不是因為善於躲避才能避過這一劫,而是全憑手中那把刀比誰都要狠,才能在一片混亂中殺出一條活命的血路。

他被劈了三刀,他手中的刀卻肯定砍死了十三個人,那年他才十四歲。浴血之姿,狠如狼的眼神,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萬鈞氣勢,猶如所向披靡無畏無懼的阿修羅,完完全全蓋過了才剛抵一米七的瘦弱少年的這個事實,即使慣了刀口上舔血的老大,就那麼一眼,都不禁心驚,於是便留意起這個小子來。

衛瀾夠狠,不單狠於火併上,還能夠用來成大事。

比誰都還敢試,比誰都還敢併,比誰都還果斷,不拖泥帶水,不婆婆媽媽,用盡全力實踐自己決定了的事,他的宗旨是,與其將時間精力用於反覆猶豫或後悔,不如用來剷除一切擋著前路的東西,這種狠勁,為他贏得老大的賞識與器重,幾乎,誰都肯定,他便成為城中最大的社會勢力的接班人。

如果,十年前,他沒有失手被捕。

十年時間,桃花依舊,人面卻已然全非,道有新的領頭人,有新的被看好的後起之秀,當年再紅,衛瀾現在都已經過氣了。倚著車,抽著菸的方正想,卻又搖搖頭,無奈的笑了笑,但,想知道呢,衛瀾這個名字說出去,認識的人依然不少,那輩的人不少也期待著這位阿修羅放出來。要不然,自己都不會呆在這兒了。

一輛在陽光下燦爛生輝的豐田房車漸漸駛入視線範圍,並在面前漸漸緩下車速,方正知道自己等的人已經來了,將菸丟進車裡的煙灰箱中,走過去,連窗都不用敲,對方便很識相地降下車窗。

「方sir,還真辛苦你在這兒等衛先生呢。」

映入眼中的,是一張書卷氣的俊秀臉容,一副復古風的色膠框眼鏡,不單強調了他那份斯文,亦不失專業人士特有的精明幹練,實無愧於當迷倒女性的帥哥典範,但於方正而言,這個人,其實不比衛瀾好多少,名副其實的斯文敗類,於是,他皮笑肉不笑。

「不辛苦,為了一睹當年叱吒道的衛先生的風采,等那麼一會兒,算是什麼呢?倒是在這兒見到蘇大狀有點驚訝,竟然由你來接衛先生出獄呢。」

「因為衛先生早已請了我當他的律師。」

「蘇大狀還真是個好律師,什麼人的案子都肯接。」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貧富貴賤,不管忠奸白,不管曾經犯下多少罪,每個人都有權得到最公平公正的審訊和裁判,不是嗎?」男人揚揚眉,「當然,你要是心裡不快,『人渣律師』就直說吧,我還不至於就這麼一兩句就發律師信給你。」

「不好了,說法律,你們這些律師比我們精,說口才,真是白是非都可以給你們硬拗過來,我哪敢在你們面前亂說話?」好了,彎也拐夠了,方正撇過男人,往車裡看,就見到雖沒親眼見過,但早就透過相片認牢的衛瀾,「衛先生,你在吧?自由的感覺還不吧?可以大家談兩句嗎?」

衛瀾只是沉默,旁邊的男人擋駕,「方sir,衛先生才剛放出來而已,這麼快就要回到警局嗎?」

「不不不,這只是私人名義。」

男人歉意的笑了笑,「體諒一下我的當事人才剛放出來,他需要休息,有什麼,還是等需要的時候再說,好不?」

「我怕到時他什麼都不用說,反正一定是你說過不停。」

「既然對方真金白銀請我回來,我當然要全力捍衛當事人的最大權益。」

「所以說,我這輩子最討厭律師。」

像說不下去,方正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男人見狀,笑道:「那真抱歉,我讓你那麼討厭。」車窗同時緩緩上升,引一發,繼續朝西貢碼頭進發。

「那人……?」

一直沉默的衛瀾淡淡啟口,簡潔得不能再簡潔的話,男人卻立即意會過來,「方正,反組的新頭頭;據說在外國待過一陣子,很有幹勁,也蠻能幹,害得各老大都蠻頭痛,上級似乎很器重他的樣子,總之,就真的不太好應付。」

「我是要做好人。」

「但他們總會盯著你一陣子,誰教你當年真是太有名呢。」看了看倒後鏡,男人道:「瞧,他跟在後面,就怕你剛出來就有什麼大計劃,便在最近起尚算平靜的江湖掀起軒然大波。」

不消多久,西貢碼頭便在眼前,將車泊好,他們便上了某一艘豪華白色遊艇之中,獨留方正只能眼瞪瞪看著遊艇徐徐駛出去,濺開水過無痕的無數白花,忍不住點一根菸悶抽起來。

「衛瀾──」

早在遊艇裡等著的大熊和馬仔,見到衛瀾時便激動地站起來,臉上真切不過的喜暖了衛瀾,淡漠的臉都不覺多了絲笑意,用力的拍了拍他們的肩頭,然後是用力的一握,就連指關都白了,兩人不住點頭,就連眼眶都微微泛紅了,再多的話,此時此刻,盡在這無言無聲的緊握中,大家心領神會,不必言語。

「好了好了,再這樣下,兩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都要哭了,多難看呢。」

大家這才記得還有一個人,長得粗壯高大的大熊立即反駁,「哼,聽不聽到?最沒資格說我們的人竟說得那麼大聲。誰都知道全天下最想衛瀾出來的正正是閣下蘇青你。」

「不就是?」外表平庸得幾乎混在街上便認不出的馬仔接腔,「如果我們哭,那蘇青私底下也不知哭了多少回呢。」

「那至少我沒在人前眼紅紅,一副想哭的模樣。」蘇青不痛不癢,一記純熟的四兩撥千斤,什麼都撥回去;走到已擺滿豐富食物的長檯前,拿開酒器打開冰鎮多時的法國紅酒,倒進四隻高腳酒杯中,然後分給大家,「來,Bordeaux的AOC紅酒,零零年的,貴得我自己都不捨喝。」

「果然是有錢的專業人士,連酒都那麼講究。」

「蘇青是我們之中頭腦最好,最會唸書嘛,你我都慕不來的了。」

「聽起來每句話都有刺呢,難不成這些年你們過得很壞嗎?」蘇青輕嚐紅酒,笑看似打量杯中物的色澤的衛瀾,「況且,現在衛瀾出來了,我們可以正式進行我們籌備多年的大計了,屆時大家都有富貴的好日子過。」

「這倒是。」大熊說,「籌備那麼多年,也是等今日,我們四兄弟終於又可以一起打拼了,真是令人懷念呢。」

「對啊,而且,」馬仔瞟向蘇青,「現在蘇青不用再鬼鬼祟祟的躲在暗角做策劃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我們一齊行動。」又望著杯中那在燈光下深淺不一的漂亮紅色,「唉,蘇青就不說了,我們這些從小就怎讀書都讀不好,還沒中學畢業就去混的,真是作夢也沒想過,竟然也會有安安穩穩做正行生意的一天呢。」

「就因為知道這條路走不長,所以才要走回來。」衛瀾淡淡的說,不高不低,不輕不重的語調,卻就是隱含著一種攫住人心的魄力,輕易地讓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從前是,即使在監獄十年,依然沒變。

「當年比我們誰都要狠的人,竟會說這種話呢。」大熊搖搖頭,「看來真是被關上三五七年,正常人都會性情大變。」

衛瀾淡笑的看著蘇青,「還不是他寄來一堆有的沒的書給我看,時間太多,人太,沒別的可以做,就只有書可以看,再討厭書,也迫著要拿來當消遺,想不變也難。」

「書可是人類的寶庫呢。看多些書,累積智識,擴闊視野,加深度,不好嗎?」蘇青舉起杯,「好了,別再談這些,今天不是要慶祝衛瀾出來嗎?」

大家相視一笑,乾杯,「今天要併盡了!」


-待續-





後記:
好,又更新了!
要趁靈感還在時快點出清!
(雖然後面有些混,被催促吃飯←毆!!)

背景,最終決定選在香港……
可以說是第一次。
其實我不愛將故事背景設在自己土生土長的香港,原因:距離太近,總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沒可能在香港發生(毆飛!!!!!)

COMMENT

很久不見妳啦~沒想到你在這兒呢~
這篇我看完啦^^
有你一貫的風格~
雨雨最近也在寫愛麗絲學園的同人...
話說...只有我沒有前進嗎@@?
2007/12/05(水) 12:30:43 | URL | 盼 #XH3wIHyc [Edit
對,好久不見Orz
其實我在這很久了
一貫的風格即好不好?(閃亮眼)
但其實這已算舊文,這幾個月我只寫了一篇文(大汗)
2007/12/06(木) 01:06:59 | URL | 洛晴 #- [Edit
看到自己的名字突然變大的感覺真怪@@...

好呀^^當然好~
文字華麗引人入勝...
可...我是一個字都沒打→被巴死
2007/12/09(日) 01:08:56 | URL | 盼 #XH3wIHyc [Edit
突然變大?

謝謝><
呃,不是打了新文嗎?(某世界很難生育什麼)
2007/12/09(日) 23:16:58 | URL | 洛晴 #- [Edi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