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BL〕4-22

2007.10/28 *Sun*
4.22


「進來。」

得到允許,雲遠清如常來到副總辦公室裡,放下經過整理的文件資料報表,並進行匯報,以及交代秦政接下來的行程。然而,就在進來的那一剎,他敏感地察覺到氣氛不妥,不穩定的因子在空氣中隱隱躁動,而源頭,自然是那背向他、站在偌大落地玻璃窗前的男人。

窗外的景致並不吸引,至少在雲遠清的角度而言,比肩而立的高樓大廈重重圍困這個城巿,底下是公蟻般忙碌覓食的人流車群密密匝匝地排滿大街小巷,密雜擠迫得令人難以呼吸,尤其今天的天還是灰濛濛的,沉重得像快要壓垮人間,一切都是使人頹靡的陰暗,更感到一陣窒息。

而秦政就像外面的景色,感覺上,陰沉沉的。

今天早上還好端端,精神奕奕準備迎戰新的挑戰,卻只是幾個小時沒候,就變成荒野一匹狼,躲著暗角,睜著孤獨的眼,背影透露著彷彿被世界拋棄,或自己摒棄了世界般的陰鬱,看著便教人莫名哀傷起來;這是一種輕易能觸動人心底柔軟一角的藍色憂鬱,輔以秦政英挺帥氣的外表,不知多少不知情的男女看得心動。

只是,熟知秦政的人,就知道這個時候最好別去打擾他,那身迷人的憂鬱氣息根本是醞釀駭人風暴的極端不穩定氣團。

一般情況之下,雲遠清也不想騷擾秦政耍自閉,可是,有些事卻不得不問,這傢伙實在有太多事也沒預先告訴他,剛才洗手間那幕便警醒他不能什麼都等事情發生時才知道,即使情況再壞,知道也不能改變現實,有個心理準備,總比被殺個措手不及好。

「秦政。」

輕輕一喚,頓了頓,秦政總算施捨了他一眼。

那個眼神冷漠而深沉,陰晴不定,雲遠清暗自在心裡輕嘆,還是問了,「董事長知道你是同性戀嗎?」

秦政只是沉默的看著他,深冷的眼神起了奇異的變化,很緩很慢的,自眸心深處漫流某種情緒,逐漸清晰明朗,那是一種愉又興奮的詭譎光采,明滅著,就連唇線也慢慢地上揚,襯著那張鍍上陰鬱陰影的臉龐,雲遠清只覺令人不安的詭異,秦政的反應看起來不像惱怒,反而更像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調劑心情,不禁暗暗苦笑,今天果然倒楣。

「那老頭終於找上你了。」秦政笑意擴大,而且更深,洋洋得意的;這下子,雲遠清完全可以確定他不單是沒告訴自己,還要是存心隱瞞,好等東窗事發後可以享受他被愚弄的可笑表情,「我還在想,也四個月了,他還可以忍到何時。」

很好,這傢伙果真惡劣,以看人窘態為樂,完全彰顯人類喜歡將快樂建築於他人痛苦之上的醜陋面,雲遠清深呼吸一下,也罷了,秦政是金主,金主最大,他的工作就是要讓金主覺得錢花得物有所值。

秦政走上前,單手捧著雲遠清的臉,惡劣的笑容帶著興致勃勃,「那老頭沒做什麼吧?」

「託福,大概那是公司洗手間,他只是口頭警告我。」假如換作其他人煙罕至的偏僻地方,後果還真的不敢想像;雲遠清觀察著秦政,總覺得他這惡劣笑意背後還藏著什麼──看起來笑得很得意很囂狂,卻又帶著抑鬱寡歡的影子,總不會是天色太灰沉的投映吧?

「嗯哼,不單那老頭,全家上下也知道我只愛男人──當年我在飛去美國留學前在晚飯後當著全家宣告的。」

雲遠清輕笑了,「你還真的什麼也敢做,不怕董事長一怒之下會有什麼行動嗎?」這個秦政真是唯我獨尊到無可復加的地步,好像世界真是繞著他來轉,十來歲,羽翼未豐,就如此獨斷獨行,連父親大人也不放在眼內,真是──服了他。

秦政冷笑,「他不會做什麼,三個兒女中,除了淮玉,誰聽他的?況且,我不算最忤逆,至少我還乖乖回來台灣,到公司幫忙,發揚家族事業。」

有恃無恐。雲遠清瞧著這明顯不屑厭惡親父的秦政,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也對,像秦政這種天生頂著顯貴光環的人,確實是有囂張行的本錢,換作大多數的平凡人,大多數也會屈服於俗世加諸的種種枷鎖之下,過著與大多數人一樣的人生。

只是,現在這個秦政真的很不妥,平日的霸氣與光輝如今完全黯然失色,看起來不像是心情不快那麼簡單,更像是受了什麼打擊般,讓他變得頹靡,讓他變得虛弱,搖搖欲墜,勉力支撐著如常的假象。

秦政,那個霸王般的秦政,也會有被擊倒的時候嗎?

雲遠清覺得更好笑了。

「對了。」冷笑斂去,取而代之,秦政笑得意味深長,一雙瞳又閃爍著某種令雲遠清深感不祥的詭譎異彩,「你好像還沒見過風雅吧?」

頓時,雲遠清更覺不祥,謹慎地留意秦政,只覺他眼中的異彩閃爍得太過狂亂,簡直就像極力地、拼命地要將某個呼之欲出的東西,壓回至他人無法窺探的最深處,粉飾太平,卻又力不從心,那個東西已經突破了他設下的重重阻隔,森嚴的防線瀕臨崩潰、意志瀕臨瘋狂的危險邊緣,隱隱讓雲遠清看到些許頭緒。

悲痛。

很深很濃很烈的悲痛,比千軍萬馬還要洶湧險惡,固若金湯的城牆也會被踐踏崩坍,任秦政再囂妄狂傲,也擋不住這悲痛的攻勢,就連禁忌一樣的名字此刻也脫口而出。

風雅。

這個名字在做愛時聽過無數次,悲愴至極的嘶喊,兇悍蠻,幾乎連他這個局外人也被捲入那痛苦無望的感情漩渦中,陪這男人被那苦得斷腸的苦水給淹死;也唯有是這個時候,他才會覺得這平日高高在上無往不利的男人,其實也和自己一樣,是個再俗不可耐的凡人,有軟弱無力、無能為力的時候。

然而,也只有那個時候。

在秦政理智的時候,從不曾聽他提過這令他悲痛酸苦的名字。

──看來,這名字的主人,今次再一次重創他,而且,幾乎是一擊必殺的重創。雲遠清瞧著這個秦政,霎時,他今天一切不對勁全都可以解釋了,不由得覺得他有些可憐。

再可惡的人,也有他可憐的時候。

只是──

「今晚陪我回去吃飯。」

同情心絕對不是用在這種地方。雲遠清此時無法再可憐秦政,眼見這男人這抑壓卻又透著瘋狂的神情,簡直就是自己不好過,就得要全天下陪他步向滅亡般,他只覺得自己更需要可憐。

「你也應該好奇自己替代的是誰吧?」

雲遠清苦笑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一輩子也不知他是誰。」







-待續-




後記:
更新很久沒更新的《迷失者》。
原因:這比接下來那章《我在樂園等你》容易寫(毆!!!!)
果然,《我》和《迷》的筆風不同,寫久了《我》,《迷》的風格也好像有點走調Orz|||||
突然想起,還有功課未做(呈分的東西Orz)最重要,原來星期一要考試了,文學四本書的份量只溫得那麼一課囧
所以,這大概是二月份的最後一次更新,接下來……考完Mork後,看能不能實踐早起溫書,那麼夜晚就能比較理直氣壯地用電腦,雖然,速度也不可能是之前的一日一更新(遠目)

老話一句:票票票、留言留言,總之大家給點回應吧><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