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BL〕4-21

2007.10/27 *Sat*
4.21


電話、傳真、電郵、文件等從沒間斷。

敲響光可鑑人的大理石地板的足音急促緊湊。

距離午膳時間尚有一個小時,衣履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依然鬥志高昂,金戈鐵馬,或上前線衝鋒陷陣,或留守後方支援,合力征戰這個瞬息萬變的商場。

只是,雲遠清已支持不下了,整個早上都和電腦大瞪小眼,和時間比速度,和一堆沒完沒了的公文比耐性,還得要分神應付各方來電,並催促各部門要來上司指定的資料文件,忙碌得混亂,頭昏腦脹,再看不下片言隻語,不得不先閉起酸澀的眼,倒靠椅背,揉著隱隱作痛的額角,為那些能力撐到底的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

「半年之內,成為我的秘書。」

秦政輕描淡寫的一句言猶在耳,雲遠清只得苦笑起來。

記得當時看到手上那張薄薄的名片,印著「秉豐集團副總經理」的燙金字樣,簡直就像被火燒般燙手,想甩又甩不掉,頭皮便開始發麻,他對商業金融的常識再薄弱,還是知道秉豐是台灣最賺錢的跨國上巿大集團之一,根本不是他這種既無經驗,也無輝煌學歷或專業資格撐門面的人所能高攀。

「我期待你的表現。」

又是一句輕描淡寫得令人痛恨的話,雲遠清覺得自己很可能錯手毒死秦政,如果他正在做飯,手頭上又有毒藥的話。就這樣拋下如此不負責任的話,尤其他又不是什麼好老師,扔下一堆教材給他自行摸索就當功圓滿,也好像已經仁至義盡,一點也沒體諒過他是個連商業金融的概念也沒有的門外漢。

只是,他又能怎樣呢?

四千五百萬。

一個令他深絕痛恨,卻無能為力的數字。

或許,這對秦政來說是隨手揮霍都不覺心疼的數目,但卻絕對足夠將他打壓至十八層地獄,動彈不得,連舌根都被硬生生勾去,只能做隻沉默的鸚鵡,喜歡又好,不喜歡也好,也得要認命地,無聲和應秦政的每個指令。

資料性的東西不難記牢,他現在已搞清秉豐是什麼一回事:前身是一間小小的酒店,卻在秦家人的努力奮鬥下,漸漸壯成長,分店一間接一間的遍佈了全台,就連其他東南亞地區都能找到其影踪;有了資金,便能投資酒店業外的行業,諸如地產、基建、零售連銷等等,近十幾年更進軍前途明媚的高科技工業巿場;就四十多年時間,秦家人打造了資產遍佈全球,以億美元為單位的秉豐集團這個傳奇。

大家都是人,大家都為生活努力打拚,就是有人能如此賺錢,大富大貴,三代無憂,雲遠清知道秉豐越多就越感慨,而且,頭很痛。

貴為秉豐第三代接班人的秦政,絕對是一個野心勃勃的男人,平日已不好相處,工作時更六親不認,彷彿有無窮無盡的精力開疆拓土,並嚴苛地要求大家都得要隨時候命,隨他上陣殺敵,尤其大企劃來時,雲遠清終於感受到上班族日夜趕工,別說吃飯休息,就連死都是奢侈得不行的念頭的心酸。

這些人真是瘋了,令人受不住。

不行了,雲遠清決定到洗手間洗把臉,透透氣,醒醒神,再繼續呆在這間辦公室肯定會跟著瘋掉的。

「董事長?」

關掉水龍頭,抬頭望向鏡子,瞧見身邊多了個熟悉的人影;實際上他並不常見這人,卻早在正式到秉豐上班前,熟讀一堆厚厚的資料時,已牢牢記著這個秉豐最偉大的領導者,秦家最高權力者,即使連秦政也必須要忍讓一下的人,秦震。

很有氣勢的名字,很有氣勢的一個人,即使快到六十歲,頭髮也半白,卻依然矍鑠精悍,眼神炯亮凜然,縐紋沒有剝蝕他剛毅的線條,尤其嘴唇抿成難以親近的直線,腰挺得比年輕人還要直;這個老人就像鋼鐵般,又冷又硬,也像隻獅子王,千錘百鍊而成的雄渾剛健,不怒自威。

他的五官輪廓,乃至神態氣魄,都能輕易地與秦政地聯繫在一起,果真是兩父子。當然,歷練深淺之別是難以一時跨越的鴻溝,相較之下,秦政這頭年青力壯的猛獅還是稚嫩了點。

秦震厭惡自己,雲遠清知道。

打從四個月前第一次見面,秦震便皺著眉,冷冷地打量自己,這不是單純質疑兒子突然請個來路不明的秘書助理的動機,以及其工作能力與可信性,還有更深沉的東西,只是很快就被工作打斷了那次見面,大家都要忙了,他也沒時間去深思研究到底那是什麼。

其後,他們見面不多,但他還是能清楚感受到秦震越發鮮明強烈的厭惡,尤其當他被「擢升」為秦政的秘書後,即如現在,簡直就像看到什麼有害的細菌般。

雲遠清是不想自討沒趣,然而,秦震嫌惡的目光像刀般鋒利,由他的臉開始,極緩極慢的往下移,彷彿要割開他的層層外殼,還原最根本原始的面貌,研究到底要以何種方法才能有效徹底將之殲滅,教人不禁有種赤身露體任人宰割的難堪,卻又因為身份懸殊,對方無禮,自己卻不能無禮,於是落得了動彈不得的窘況。

「董事長?」

試探性的叫一聲,同時,秦震的目光也回到他臉上。

「嗯哼,長得確實很俊。」老人總算開口了,冷冷的揚起唇,那是嘲諷不屑的笑弧,精冷的眼裡除了嫌惡外,還瀰漫開一片濃烈的敵意,字面上算是讚美的話聽來也格外刺耳。

但,雲遠清只是更不解這份厭惡何來,總不會是他天生看他不順眼吧?

老人複雜而強烈的視線又往下移,這回,他覺得自己是一件被嚴苛審度的待沽貨物,一種感應到某些不祥的不安感漸漸自心底蔓延,「體格似乎也不錯,是男人喜歡的類型吧?」

心臓像被撞擊了一下,霎時,隱隱約約所感知到的不祥清晰起來,雲遠清只是沉默地直視秦震,以不變應萬變;而秦震對於他沉著冷靜的態度,只是笑得更深,「好膽識,還是因為有政兒替你撐腰呢?」

看來事態比他想像中更嚴重,雲遠清暗自在心裡苦笑,表面上依然是不動聲色的沉默。

大概是他既不驚又不慌,也沒有恃寵而驕的神氣,更讓秦震憤怒,重重的哼了聲,清矍的臉上是純然一片深沉冷然,「老實說,我怎看也看不懂男人有哪兒吸引,既不像女人的柔軟豐腴,又不像女人的嬌媚甜美,更別說像女人般生孩子──兩個男人,搞在一起,想想都噁心,浪費金錢都算了,還要將人帶到來公司!」

秦震眼神一利,疾言色,銳不可擋,「我不管政兒私底下多荒唐,多寵你,但,我絕不允許一隻男狐狸毀了我的兒子,禍了秉豐──要毀掉你,絕不是一件難事,好自為之吧!」

又被警告呢,雲遠清自嘲的想,或許他該慶幸秦震沒進一步行動。這個情況,他並不陌生,更嚴重的也試過,而他也不是不明白對方的心情,畢竟,在他們的角度來看,他就是誘拐了他們家人往不歸路,嚴重威脅他們家庭和諧美滿的毒蟲,理應除之而後快,以保後顧無憂。

只是,秦政嗎?

那種男人有可能成為沉迷色欲的昏君嗎?

「我沒這個本事。」







-待續-




後記:
昨天心情勁爛。
秦爸爸登場,他和雲遠清那段,其實想寫很久><
惡老爺與溫馴小媳婦(炸)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