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3-2

2007.10/24 *Wed*
3.3


3.2


晚上九時五十分,秦政已駕著房車,來到Paradise Lost附近。

老地方。

他不愛待在Paradise Lost裡,那兒只會提醒他,他志在必得的那人不知被多少他以外的男人抱過,就不過想想,都會讓他所有好心情消失殆盡,尤其想到他到現在都未順服於他,依然待在這種地方出賣自己,只會讓他更惱火。

他一點都不愛將寶貴的時間花在生無謂的氣上,這不符合經濟效益。實際些,他只想快點將人弄到手,杜絕任何男人再和他分享的機會。

秦政並非一個遲鈍的人,他當然清楚雲遠清有多厭惡他最近的行為,但,更清楚自己掌握怎麼樣的優勢,一種教他無法反抗只能認命啞忍的絕對優勢,那區區的厭惡他根本不須放在眼內。

對,恃勢凌人,強人所難,令人極為討厭的行為。

一想起那張清俊臉龐上厭惡又無奈,最後近乎自暴自棄的認命表情,秦政不由得笑了。他是沒什麼耐性,更討厭與人分享自己的東西,但,他承認太容易到手的東西沒什麼挑戰價值,更別遑論珍惜。這樣排斥他的雲遠清,就像一隻野貓,磨掉那傷人的利爪、不肯服從的硬脾氣,都是一件有趣的事。

雖然,這給對方知道了,大概只會更討厭他──無妨,反正他不需要他的喜歡,他只需要他的服從與善解人意。

只要能達到他的要求,他絕對是一個慷慨的金主,絕不會虧待自己的「情婦」半分。這樣的交易,對於一直都需要大筆金錢的雲遠清來說,又有多吃虧呢?

叩叩叩──

車窗被敲,正在閉目養神的秦政睜開眼,斜看車窗,劍眉不覺一皺,一張令人驚豔的臉孔,很美,很豔,卻絕非他所等待的人。低頭望了望腕錶,十點,正是大家約好的時間,平日他很守時,為何現在倒是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來敲他的車?

叩叩叩叩叩──

敲窗的聲音持續不斷,秦政的眉頭皺得更緊,這傢伙是做什麼,兜攬生意嗎?嘖,他不是沒應他嗎?還要繼續自討沒趣又惹人煩厭嗎?

然而。

未等不耐煩的車主有任何趕人行動前,緊鎖的車門驀地開啟,車外的人已施施然坐來。

即使見過大風大浪,絕非大驚小怪之輩的秦政,亦不禁為之楞了楞,「你是怎打開車門的?」

「一般來說,沒什麼門和鎖是我打不開的。」聳聳肩,血色玫瑰般豔冠群芳的臉孔在暗色燈光下,目中無人的輕狂飄蕩於妖麗的眉目間。

「你到底是誰?」沉著聲音,秦政惱火之餘,卻也不敢對這個隨隨便便就能打開鎖著的車門的不速之客掉以輕心,理智迅速勒住正欲發作的脾氣,冷靜地打量對方。

無可否認,眼前這人擁有堪稱絕色的驚人美貌,而且還是那種能在瞬間成為大眾焦點、奪去大眾呼吸的明豔。只是剛才耳卻低沉的聲音,喉間的微凸,還有胸前的平板,即使人長得再豔,都無法掩飾男兒身這個事實。

少年,一個豔得過份的少年。

男性的身份無礙他的美麗,再加上一頭束成馬尾的長髮,一身野性帥氣的色皮裝,以及一堆有的沒的龐克風銀飾點綴,少年就像一團火,躍動麗的火紅,誘惑飛蛾們奉上自己寶貴的生命。

燃燒他人生命,獲取自己的美麗──秦政只覺得眼前尤物危險且詭異,雖然沒看出什麼實質威脅,但本能已警告他趕緊遠離這人是聰明而安全的做法。

。」

「日本人?而且這個好像是女性名字來。」曾學過日文,還考過日本檢定考二級的秦政皺了皺眉。日本人從姓氏到名字都很難搞,同一組音可以有翻譯作好幾組不同的漢字,所以他也不敢斷言這名字該譯作什麼,但也能肯定這不似男性用名。

「反正他們就是當我女人般養。」少年聳聳肩。「瑚,珊瑚的瑚,漢字是這麼寫──當然,叫我請叫回日文──Paradise Lost裡做事,今天清清沒空應酬你,我是來客串一下而已。」

什麼叫沒空應酬他?秦政瞇起眼,「他去了哪?」

少年再給他聳聳肩,一手托著頰,手肘抵在車窗下,「天曉得,回家吧?反正就是一副死人塌樓的模樣。」

「你連問也不問就由得他走了去?」秦政真的被這傢伙愛理不愛的態度給氣壞了。雲遠清絕非那麼沒交帶的人,會臨時爽約肯定出了什麼要立即處理的問題,既然他都肯替他來一趟,在情在理正常都應該問問他出了什麼事吧?

「唉唉,真的有心要人幫,就不會連我主動頂替他來都想拒絕啦。」貓眼一溜,瞧見秦政難以苟同,正欲反駁,少年無趣的嘴角不覺微微揚起,像在看戲,又似饒富深意,亦像嘲弄,「如果他是想讓你知道的話,我現在也不會坐在這兒。」秦政臉色微變,眸色一沉,眼神更形尖銳,但,顯然,這對他不過不痛不癢,「他連有交情的人都還沒求,何時輪到你這個認識沒多久只有純粹交易關係的客人呢?」

此刻,秦政的臉色極為難看,深沉得彷彿沉睡的火山正臨爆發的邊緣。

「你再怎樣瞪我,清清還是這種人,不愛欠人,求人?等他真是被迫到絕路才看看吧。」少年唇邊的笑意更深,「嗯哼,一副保護者的姿態嘛。假如真是談真感情,你這種人,再適合清清不過,但如果只是玩票性質,差不多是一場災難,對清清來說。」

秦政瞇起眼,「你到底想說什麼?」

少年回他一記豔絕的魅笑,「就是請你不要太過份。」

喉間倏地一緊,秦政頓覺呼吸困難,然而,眼前這明顯比自己纖細得多的少年,力氣卻超乎想像的強大,即使自己持續練拳和健身,都掙扎不了頸間那隻纖柔的手,不禁又驚又怒,卻又無可奈何地,只能狠瞪著這不按牌理出牌的少年。

「救世主我擔當不起,亦不自詡是誰的保護者,更沒興趣砸得人家拿來當防衛的外殼稀巴爛,但我討厭自己喜歡的人被欺負,而我的情緒大部份時間都呈不穩定狀態,自己都說不準下一秒會幹出什麼來。」還是那種輕挑的語調,喉間傳來的力度卻更強,這是再明白不過的恐嚇。

向來不受人威脅,並慣於高高在上的秦政,只感到灼人的憤怒,同時,更加警眼前少年。

危險,盛怒沒完全沖昏腦袋,從這嬌媚酥骨的貓兒眼,此時所閃耀的詭譎異彩,他清楚感受到這傢伙從骨子裡透出的瘋狂──

瘋子。

不受任何常理規範,亦不為情所動,就連自身安全也不在顧慮範圍之內,就像最原始的獸只忠於本能與欲念的人,根本是全天下最可怕的恐怖份子,也是全天下最難纏的一類人,即使本事再大,最聰明的做法,還是少惹為妙。

「吶吶,別一副那麼可怕的模樣。」

手一鬆,豔笑依然,煙視媚行,恍若一切都只是秦政的幻覺,眼前少年不過是個淫蕩得不知道為何物的賣春婦,「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們就找個地方做,不需要的話就請回,想要退款的我也可以給你,不過,請你別去和經理多話,少給清清添多餘的麻煩,趕快給我滾。」







-待續-




後記:
就是原來的3.3,只是刪了最後兩句(爆)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