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2-3

2007.10/14 *Sun*
2.3


秦政,中午,他家──

詭異得令人無法想像,更令他無法接受的組合,偏就在他眼前出現,一開始的錯愕,早被完全不知死心為何物的連串鈴聲煩得化成一團悶氣,雲遠清瞇細眼,小小的防盜孔中的高大男人卻氣定神,大有和他耗到天荒地老都在所不惜的架勢。

無!

他暗罵一聲,為免他仵在外頭太久會惹來不久要的麻煩,也怕這個男人會有比之更麻煩的進一步行動,吸了一口氣,吁出無奈的長嘆,終究還是開門給他。

然而,這個男人卻半點客人的禮貌也沒有,堂而皇之的踩進他的私人領域中,並以品頭論足的目光打量他家,一副勉強還可以的嘴臉,傲慢狂妄得教雲遠清感到連自己也覺得意外的惱怒,他相信,平日應付客人的笑臉肯定掛不住,外露出再真實不過的不之色。

「你好像很不歡迎我呢。」

毫無預兆地,下顎被粗魯抓起,被迫對上秦政那像玩味一頭貓咪亂叫亂抓的蠢模樣的眼神,雲遠清不由得更惱。這傢伙的家教著實差得沒話說,連應該小時候就學的對他人的尊重也不懂!

「沒人會喜歡私隱被侵犯吧?尤其侵犯自己私隱的傢伙還要大搖大擺侵入自己家中。」台北再小,他能偶然出現於此的機會率也渺茫得可以直接歸為不可能,最大可能還是他找人調查他──他該死的找人調查他!

個人資料被掌握,簡直就是將他雲遠清這個人完完全全剖析於眼前,完完全全的赤裸,即使穿再多衣服也遮掩不了半分,這種被人完全看透的感覺比被人強暴更難受!

而這個可惡的強暴犯竟還有臉在苦主前耀武揚威,好彰顯自己的能力,他很難想像自己還要對這種人有什麼好面色,尤其現在根本不是他的工作時間,這兒更不是他的工作場所,而是他最私隱的家,這傢伙來搗亂什麼!

「那豪哥就可以了?」

一聲「豪哥」,讓雲遠清身體一僵,一絲訝異在霧瞳轉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更深更沉的怒意,燃亮了兩泓幽湖燦燦生輝,淡薔薇色澤的薄唇輕抿成一線,生氣的模樣比印象中的清雅恬淡更明豔動人,令人忍不住──更進一步挑戰他的極限,就像逗弄一頭張牙舞爪的小貓咪般,惡劣的念頭讓秦政不覺加深笑意。

「雲遠清,二十三歲,獨子,父不詳,年幼時經常被酗酒嗜賭又揮霍的母親虐打,直至十三歲那年,因為她再創巨債,但她早就被地下錢莊的豪哥迫去當娼妓還債,根本就再沒什麼可以抵償時,就連自己的兒子也出賣,唸完初中後全職在豪哥麾下的同志場所中接客,做了五年,才將這筆債務還清,輾轉到了Paradise Lost繼續混這行。」

雲遠清的唇抿得更緊,粉色的唇都發白了。

「要幫母親分擔債務很辛苦吧?犧牲了前途,好不容易才捱完一筆債項,接著又來一筆,或許令堂對於出賣兒子心感愧疚,或多或少收斂了些,但銀行月結單上的金額和賭債,對尋常人家而言都是個龐大的數目,而且還是被豪哥這種一惹就甩不掉的人纏上,三不五時要免費應酬他,這種日子很不好過吧?」

秦政睨向他的肩膊,這麼纖細的一雙肩,卻要擔起全家大部份的支出,不是每月十萬八萬,而是每月八九十萬,其中八成幾乎是全貢獻給那債務永遠填不完的母親,他今年也只不過是二十三歲。

「有個人幫你分擔不好嗎?」低緩的嗓音添上一絲輕柔,似是心疼他的身世,而他的確有點兒同情他。比雲遠清更慘的人是不計其數,但像他這麼清雅的人,竟要為家庭生計淪落至此,猶如一朵理應被呵護嬌寵的美麗水仙被風雨無情摧殘,教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閣下的幫助是有條件的,這和我出來做相比只是換湯不換藥。」

冷著一張清麗俊秀的臉,徹底被秦政毫不尊重他人的行為惹惱的雲遠清,懶得再去管什麼待客之待,冷冷的撥開他無禮的手,而秦政也很配合地放開手。

「而且閣下來這兒,該不會是為了做善事吧?」

不必再被迫罰站的雲遠清回去享用剛被不速之客打斷的午飯,跟在他後頭的秦政看了看,圓形的餐桌上,放著一碟箭荀炒肉絲,一碟蝦仁炒蛋,一碗白飯和一碗蓮藕湯,簡單的家常小菜,但對於一頓午飯而言已很豐富,飯菜香味的香味,蠱惑著還沒午飯下肚的腸胃。

「想你。」

雲遠清差點被準備嚥下的飯嗆著,他何何能呢?「你的理由還真夠爛。」

「你對自己那麼沒自信?」秦政又挑起他的下顎,像他的臉是什麼珍奇古玩般鑑賞著,「眉清目秀,五官精緻,活脫脫的美人胚子,而且──」目光往下移,曖昧的望著微敞的衣領,「你還有一副雪白美麗的身子,一流的床技,足夠讓有這方面嗜好的人想念著和你纏綿的夜晚。」

「那就請閣下在我的工作時間來Paradise Lost找我,那時我絕對歡迎閣下的大駕光臨。」沒好氣的應道,雲遠清再撥開他的手,然而,這男人在他身上的放肆目光更加猖狂,還要不問自取直接用手拿了個蝦仁吃──野人!這傢伙是完全沒開化的原始野人!

「我不喜歡。」那兒只會提醒他,他要和多少男人一起享用他,想起就教人不。秦政舔了舔指,「蠻不錯,在哪兒買的?」

「我自己做的。」雲遠清應得好不勉強。

秦政挑了挑眉。「懂得做糖醋蒸魚、麻婆豆腐、醬爆雞球嗎?」

「你想怎樣?」聞言,雲遠清立即瞪著他,眸中閃爍著不加掩飾的敵意與戒備,在秦政眼中,簡直就是一隻弓起背豎起毛的喜瑪拉雅貓,沒有半點威嚇性,僅有逗人壞心玩弄的可愛。

「我說過,你會是我的。」不怕髒,這回他試箭荀炒肉絲,唔,這個雲遠清作為「情婦」又多加一項優點:一手不怕餓著人吃壞人的好廚藝──如果他不是只會這兩道菜的話。

深吸了一口氣,深呼一口氣,雲遠清勉強保持理性和這野人溝通,「你這是正式行動?」

「沒錯。」

完全不覺任何不好意思,更別比之更高深的愧疚,秦政咧嘴一笑,露出健康漂亮的兩排白牙,瞧得雲遠清湧起生平頭一遭強烈打人的欲望。


-待續-



後記:
第二章正式回結,原以為2.1只寫了二千多字,2.21和2.22各寫了千多字,但實際字數(WORD計算)是少估了一千字,再加上這一章都有二千字,汗,好像超了字數。
不過,這篇是最近難得寫得順的一篇,不必改就邁向第三章,但望以後一直那麼順利(我的羊啊><)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