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2-22

2007.10/12 *Fri*
2.22


「不問我什麼?」

晚上十一點,洗完澡出來客廳,外賣送來的食物已放滿一檯,雲遠清才剛拿起熱騰騰的什錦粥,羮匙還沒放進口中,秦政冷淡的問話驀然在耳邊響起。

冷峻的神情再度回到眼前剛陽英俊的臉龐上,環抱雙臂,偉岸的身形如山巖般巍峨聳立於裝滿台北繁華夜景的落地玻璃窗前,自然散發出一股迫人的強勢,不因一件浴袍而損減半分,這個男人此時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剛才做愛時的悲痛與瘋狂簡直就是一場幻夢。

面對男人尖銳的隼目,他從容地扯開一抹淡笑,「有什麼需要問嗎?」

他當然知道秦政想問什麼,但,無論大家在床上再纏綿親密,當情欲燒盡,只餘下一堆冰冷死寂的灰燼時,大家僅是沾滿彼此氣息的陌路人,尤其他們只是客人與娼妓的交易關係,除了金錢以外,他們沒其他好談,又何必問那麼多事呢?

一買一賣,各得其所,就是那麼簡單。

再多的,大家都付不起。

「一點好奇也沒有?還是你覺得你已猜到了一切?」

三兩步,秦政便來到雲遠清身邊坐下,一手勾起他的下顎。他眉雖高揚,似對他的反應興味盎然,但眼神卻鋒利如刃般直劈入雲遠清眼底,絕不容許他在他眼皮底下有任何不實的行為。

「我不會妄想自己有讀心術,純粹是這不值得我惹任何不必要的麻煩。」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雲遠清絕不會冒險親身試驗這諺語的真確性,特別對方一看便知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知道得越多,只會為自己添更多的潛在麻煩。不是他高估自己的身價,更不是有什麼被害妄想症,而是這行混久了,被人找過麻煩也見過人怎被找麻煩的經驗之談。

惹怒秦政,絕不是被客人的妻兒或情婦罵一頓摑幾巴掌就可了事。

聰明!

秦政不禁在心裡讚道,他喜歡聰明人──真正聰明的人,不需他多說什麼,便知道他的心思,卻又識時務懂分寸,絕不會做自己身份不該做的事,亦不會做出根本不應在這時機做的事,徒惹自己煩躁又厭惡。

美麗的臉孔,美麗的身體,高度配合的床技,以及這份聰明,這個雲遠清絕對是「情婦」的最佳人選。

這已不是一時的獨佔欲,已是志在必定的堅決。

秦政收回手,拿起檯上的楊州炒飯,開始享用遲來的晚飯,似不經意的問道:「為何幹這行?」

「當然是為了錢。」喝了口粥,雲遠清像聽了什麼荒謬絕倫的笑話般睨著秦政,答得極為爽快乾脆,彷彿這是多理所當然的一件事。會做這行還會有什麼原因?絕大多數不就是為了個「錢」字,而他正好是其中一員。

「還真誠實。」秦政撇了撇唇,這人不是真的賣慣了,就是天生厚顏無恥,為錢出賣靈肉竟可以答得這麼理直氣壯。

「這個世界上誰不需要錢呢?」雲遠清只是淡淡一笑。真有那種人,他們不是死人就是仙人,很可惜他兩者皆不是,還得要在這紅塵中打滾,要活下去就必須要錢。

有錢就可以活下去,沒錢就等著死,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就是如此簡單卻殘酷,人的清高尊嚴廉恥在最現實不過的飢寒交迫下亦只是脆弱得不堪一擊,連活下去都成問題,哪還有力氣撐著一張吃不飽穿不暖的面子?坦承自己需要錢這個事實又有什麼可恥呢?

至少,他願意面對現實,而不是逃避現實。

秦政又挑眉,如此清雅的人,嘴巴竟吐出如此現實的話,尤其語調平淡自然,彷彿這麼年輕就看透世情,這個年紀該有的鋒芒早已被現實磨得平滑圓渾,沒有寶石的張狂,而是像顆珍珠散發著內斂含蓄的光華。

「要錢還有其他工種可以選擇吧?」

「這是我能力範圍內,能賺到最多錢的一份工。」

找最多錢?「聽起來你也很需要錢。一個月你可以賺多少?」

對於秦政一個接一個如查戶口的問題,長睫巧飾了瞳眸一閃而過的警戒,雲遠清還是據實相報,「平均每個月賺一百萬左右,最多可以賺百五萬左右。」

「難怪你選擇做這行,一個大學生剛出來打工,正常來說也找不到這個薪酬。──有想過被包養嗎?」

果然。雲遠清不禁在心裡嘆一聲,額際開始隱隱作痛。

一個客人會問他那麼多問題,十居其九是有企圖的,秦政的話已夠直接,而且他的眼神就像看到自己感興趣的獵物般,再笨的人也不可能看不出他的意思,偏偏這種意思是最令他頭痛的。

他不動聲色,淺笑依然,「沒有,這事太麻煩了。」

「怕日久生情?」

「是怕這段關係會曝光。」雲遠清喝了口粥後,低垂的黛眉一揚,平靜如湖的霧瞳直直地望進秦政眼底,「相處的時間越長,這段關係曝光的機會率就越高,尤其我的客人通常都是有財有勢有頭有面,他們或許可以輕鬆地迴避麻煩,但我一定會被麻煩纏上,被人打罵的滋味可不好受。」纖肩一聳,「況且被包養又不一定會比現在賺得更多,怎想都只是麻煩。」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這就是人性,尤其那人越多人競爭,就越覺得有意思,越想弄到手,所以那些求之不得的客人總喜歡爭逐,用各式各樣的昂貴禮物來討他歡心,讓自己成為他心裡最特別的那個人,好滿足自己的獨佔欲和虛榮感。

在這個爭逐遊戲中,既沒人得到他,他又成為遊戲中實際的得益者,客人們送他的錢與禮物,再加上他抽佣分紅得來的每月收入,大概也不會比被包養的待遇差,他又何必一頭栽進比做這行更具風險的「情婦」行列之中?

「想要錢卻又要嫌麻煩,你真矛盾,雲遠清。」秦政伸手摩挲雲遠清細膩的臉頰,臉帶饒富興味的笑意,但笑意卻傳不到深得不見底的瞳中,教人猜不出他真實的情緒。

「沒有矛盾,作出最低風險的選擇,不是可以得到最大好處嗎?」雲遠清有一瞬間輕垂睫,「而且,我也不喜歡連自己的私人時間也變成工作時間,這是一件很累的事,不對嗎?」

秦政停下手上的動作,沒有說話,只以莫測高深的瞳緊鎖著他,緩緩流動的空氣頓時凝滯,但雲遠清的神情卻沒變過半分,大方地任由他看夠為止。

一時之間,沉默是他們唯一的語言,他們的無聲角力將氣氛拉得越來越緊,就像一條快將到達極限的弦,一個不小心就會應聲崩裂,就在這個岌岌可危之際,秦政打破了這悶人的僵局。

「你拒絕我?」

低沉緩慢的嗓音平靜得聽不出任何火藥味,喜怒難測的笑意依然穩掛於他臉上,雲遠清凝眸察色,終究還是看不出什麼,做好這個曾在他表演鬧場的男人會發怒的心理準備,清脆俐落的答道:

「是的。」

秦政倒沒有發怒,反而笑意更深,以指背輕撫雲遠清唇畔的淺淡笑意,「但我不接受你的拒絕。」

鐵臂一伸,將面前的纖雅麗人拉入自己懷中,撲鼻而來是和自己一樣的洗髮精沐浴乳混合而成的味道,他現在所穿的是他的浴袍,裸露於浴袍外的雪膚佈滿了他的烙痕,一股將他佔為己有的滿足感頓填滿了秦政的男性虛榮。

從他這個角度,隱約可見藏於浴袍內的嬌嫩乳蕊,以及那被性愛洗刷得更柔媚性感的纖軀,一個既美麗又聰明,而且像極了「他」的完美「情婦」人選就在懷中,他怎可能放過他呢?

「你會是我的,雲遠清。」

這不是宣戰,而是絕對肯定的宣告。







-待續-




後記:
2-21的下半部,合起來就是完整的一節。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