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2-1

2007.10/10 *Wed*
迷失者

2.1


「你來了?真準時呢。」

晚上七點,Paradise Lost才剛開始營業,清便見到自己今晚的客人。

三天前,在他表演中鬧事的那個男人。

濃眉隼目鷹鼻唇,石雕般深刻的英俊五官,稜角分明的方正臉型,目測應該有一米九的高大身型,即使身穿斯文高雅的鐵灰色直紋西裝,卻仍掩不住肢體線條所飽含如獵豹般的精悍雄偉剛勁,純剛陽的男人味渾然天成。

尤其他眼神凌而銳利,神情冷峻,就連走路,都透露著一股君臨天下的強勢與霸氣,毫無疑問他絕對是一個成功者,而且還要是像古代雄霸天下的帝王般成功的男人。

俊偉、剛毅、成功,這男人集齊了所有男人最慕最渴求的東西,無論是在異性或這圈子裡,他都只會是一顆耀眼的星子,理所當然地得到男男女女的愛慕。

「浪費自己買來的時間並不符合經濟效益,特別要買你一晚並不容易。」所以,他竟要等上三天才能買下他完整的一夜。

三天。秦政對此耿耿於懷。

這不單是不能立即擁有想要的人的不快。

──太多男人覬覦他的美色。太多男人享用他的身體。

如此像「他」的他,在不同的男人身下嬌吟承歡,眼中的平靜化為迷濛,清俊秀麗的臉孔沾染了情欲的嬌媚,美麗的纖軀佈滿了男人勝利的印記,最私密的部位更被男人徹底征服佔領──

不能容忍。不可原諒。

不知何時萌生的怒火一直苦悶燃燒,侵蝕他每根神經,就像個眼見妻子紅杏出牆的丈夫般脾氣暴躁。

他,只可以是他,除非他主動放棄他。

「那你現在想怎樣善用你買回來的時間呢?」對於那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突顯彼此身份差異的話,沒什麼刺耳不刺耳,不過是一個事實,清僅是淺笑著如此問道。

「到外面,我記得你們有提供外出服務吧?」

「是有的。那你先等一下,我去換件衣服。」

望著身穿白色襯衣、色西褲,並打著一條色領帶,一身打扮簡單且帶點隨性,卻又有說不出的優雅的清,秦政僅是揚揚眉。這還需要去換衣服?也未免和女人般磨蹭吧?

清似看透他的心思,笑道:「這些衣服是這兒供應的。」

「我在外面等你。」

秦政沒多說什麼,轉身到外面拿車,倚著車身站著,大概五六分鐘後,便見清出來。

一件白色針織V領上衣,一條深色牛仔褲,一個外型帥氣的皮腰包,足下一雙典雅麂皮休鞋,唯一的飾物是頸間一條十字架鏈子,再加上一件帶點搖滾味設計的性格牛仔外套,這身裝扮毫不華麗,更不俗氣,正如剛才的打扮般:簡單、隨性、優雅、灑脫,輕易就展現出修長纖雅的體態,完全配合清雅淡然的氣韻,半點風塵味也沒有。

賞心目。

而且,聰明,完全明白要如何突顯自己的特質,而一點也不惹人反感。

這是秦政的評價。

他打開車門,清很自然地坐在他身邊。

「叫什麼名字?」

引發動,色的奧迪跑車揚長而去,台北巿的夜景在窗邊不斷後退,沒有開啟收音機,車廂極是寧靜,迴蕩著秦政低沉醇厚的嗓音。

「雲遠清。」

秦政瞟向身邊的清雅麗人,銳利的隼目夾雜一絲質疑,「真名?」

「當然。」他好笑地回望這多疑的男人,他沒有用藝名的習慣,自然不會無聊到臨時捏造一個,尤其面對這種明擺不好騙,也明擺厭惡任何欺騙行為的客人。

「還真適合你。」就因為太適合,簡直就像度身訂造般,秦政不由得懷疑這名字的真確性。

雲遠清,很漂亮的名字,也是個沒什麼質感的名字,輕輕的,淡淡的,尤其一個「遠」字更令這名字淡得近乎透明,彷彿誰都不能捉摸,與世人保持著可望而不可即的疏離──嗯哼,還真是人如其名,難不成他的父母能預料到兒子長大後就是這樣,為他改了個如此貼切的名字?

「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秦先生。」不少人聽到他的名字,都會有這麼的反應,他只能說是剛巧而已。

「秦政。」秦政糾正,他不愛從他口中聽到這麼疏遠的稱呼,「當然,我不反對你在床上叫我『秦』或『政』。」

雲遠清從善如流,「嗯,床上我會儘量配合,秦政。」

秦政幾不可聞的輕哼了聲,「這是你服務客人的專業?」

他針對自己身份的厭惡不難發現,言語甚至帶著不知有意或無意的攻擊,雲遠清只是笑著回答:「客人在我身上花了錢,提供合理的服務也很應該吧?」

「還真有專業操守。」

又是一句嘲弄,這類既要花錢在自己身上,又要嫌惡自己不乾不淨的客人,在這行打混多年著實遇得不少,雲遠清早就練得一身銅皮鐵骨,這點點嘲弄根本不痛也不癢,淺笑依然優雅地停駐在他唇畔。

「不服侍得客人舒舒服服,我也混不下去吧?」他道:「不過,我崇尚安全性愛,要用套,輕微的SM可以,但激烈的SM請盡可能不要。」

「這是你的原則?」望進那雙清如湖,眼神卻又輕淡如霧的美麗眸子,秦政挑了挑濃眉,挑釁意味十足。

「算是,用套大家都有保障,SM尤其激烈的不是誰都受得了,而且Paradise Lost在安全方面管得挺嚴。」這當然不是為服務生著想,而是在捍衛自身利益,求財又不是求麻煩,無論是客人染病或弄出人命,都夠經營者頭疼。

不過,這對他這種出來做的倒沒什麼不好,反而多少讓他們有些保障。求財,可不是求麻煩,更不是要求那種永遠醫不好,更甚要命的性病。死未必是最可怕,活著受病魔折磨才是最痛苦,而且這種活受罪的日子還是用大把大把金錢買回來,簡直就是最自虐的行為。

「你是用老闆來壓我嗎?」

雲遠清輕搖頭,「看你像是新客戶,純粹提醒,沒什麼意思。如果你真需要這樣的服務,我也會儘量配合,不過,用套這點希望你不會反對,彼此有個保障怎樣也好些。」客人他得罪不起,真是遇上這種惡趣味的客人,也只能自認倒楣了,但用套他卻是相當堅持,出來賣不是連命都要賠上,再沒勁的性愛也該建立在安全這基礎之上。

而且,他也不愛客人的精液直接留在體內,不止清理麻煩,那種感覺更是做了那麼多年也習慣不來。

還是有底線──雲遠清優雅的淺笑,掠過一絲自嘲。

那絲自嘲來得快,去也快,秦政也沒注意到,望著他輕鬆平淡,笑意一直淺淡優雅,恍若話家常般從容不迫,哼,果然是賣慣了,沒有什麼羞恥不羞恥,只是純純粹粹的在做一場交易,心裡更不舒服,厭惡悄然在心底萌生。

他神色更冷一點,冷道:「放心,我不是什麼虐待狂,更不會連用套這麼基本的禮儀也不懂。有帶套嗎?」

「嗯。」

秦政問:「現在有什麼地方想去?」

「隨你喜歡,反正這晚我都是你的。」雲遠清隨口應道。像秦政這樣強勢的客人,根據經驗來看,最喜歡就是緊握主導權,主宰一切,根本不用他費神想什麼情趣不情趣──

吱──

車子突然剎停,身子隨之向前一傾,雲遠清還未來得及消化是不是遇上交通意外,一雙厚唇便攫奪了他正欲言語的唇,一隻大掌壓著他的後腦杓,毫無預兆地在這狹窄的空間引發情欲的火種。

秦政的唇,遠比他冷峻的外表火熱多了,卻又如同他所表現般強勢,而且極具侵略性,瞬即攻佔了他的唇,然後帶著火熱的氣息,以及純剛陽的味道侵入他的口腔裡,以靈活的長舌侵佔柔軟內壁的每一寸,就算是牙齦亦不容放過,並且勾動他的舌,共舞出火辣狂野的吻。

真高超的吻技,單單是一個吻,便將氣溫燃燒,空氣似突然稀薄了許多,肺部因氧氣不足而灼燙,他都不禁有點頭昏腦脹,不由得放軟身子,雙手抱住秦政的脖子,盡情地享受這被狠兇侵略的熾熱深吻,享受這種連半點喘息空間也沒有幾乎窒息的瘋狂。

「呀……」他還要把手伸進衣服裡,愛撫著他光裸的背!

雲遠清絕不懷疑,他們會就這樣做下去。在車裡做,當然不及在床上做般舒服,但如此狹窄的空間,卻讓一場性愛添加難以言喻也難以想像的刺激快感,尤其秦政的技術似乎很不錯,只是──

「真危險……」獲得自由的雙唇,在喘過幾口氣後,以微微沙啞的嗓音說出與這個場合完全不搭配的話。

埋首於芳軟頸窩中的秦政,抬起眸,深邃的瞳因情欲更深沉,就連聲音也更低啞。

「外面看不到車裡面的。」車窗的玻璃全經過特殊加工,只有車裡看到車外,車外是瞧不見車裡半分,即使兩個男人公然做愛也沒被窺見的問題。

「我是指你突然剎車。」到現在也還未遇到車禍,真夠幸運呢。

秦政臉色一沉,「你還真懂怎樣破壞氣氛。」

這一切,都是由這傢伙挑起的。

那淡淡的一句「反正這晚我都是你的」,並襯著如此輕淡的清麗笑顏,混合而成一種不可思議的化學反應,彷彿就是在煽動男人盡情享用他,如巨浪般洶湧澎湃的強大佔有欲霎時在他心底捲起,淹沒了他所有理智,只想立即佔有他。

不論任何地點,不論任何情況,立刻佔有他!

然而,到頭來,被吻得天旋地轉的人竟比他更清醒冷靜,這是他的吻技還不夠?還是他實在被吻得太多,根本見怪不怪?

無論是何者,對於他的男性自尊都是一種侮辱,尤其他竟然如此受他影響,但這人卻似無動於衷!

欲火與怒火同時在心底燃燒,混合成熊熊烈火,猛烈地灼燒著他所餘無幾的理智。

於是,一踩油門,秦政以最快的速度趕去自己家裡去。







-待續-




後記:
最近因做《西廂記》的讀書報告阻了幾天時間,再加上自己的拖,所以,現在才更新Orz
下回應該會有H,大概吧?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