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蝴蝶誌異StoryI.V 連環命案以外2

2010.06/20 *Sun*
2.


「那女生的資料找得越詳細越好,最好她用過的物品也找回來,她的照片也可以。」那人補充。

我看起來像專業的私家偵探嗎?連她的真實身份能不能找到也是未知之數,還要物品咧,到底誰才是委託人呢!

「那妳現在要正式委託我嗎?」他糾正,現在只是意見諮詢,今回還是當作飲料的附贈服務,簡言之是免費,潛台詞是撿便宜的不該再諸多挑剔,那我反過來謝謝他做虧本生意才對呢。

我和室友分道揚鑣,回學校之前,我有一個地方想去。
亡魂會在過世的地方流連。

我來到泰晤士河畔,女王蜂被發現的地方。縱使女王蜂的案件轟動社會,大家熱切討論,但壯闊明媚的波光,僅倒映兩岸日常的繁榮,不見半點少女殞滅的哀傷,畢竟無論對旁觀者的人生,或是英國千百年的歷史,這不過是龐大資訊庫裡其中一篇小條目。

但為什麼連女王蜂也不在?

我左看右看,不見女王蜂的影蹤。告別式時不見她,就連被發現的地方也不見,難道她在第一兇案現場或乾脆纏上兇手?原本我還想只要找到女王蜂的鬼魂,便可以直接問出兇手,怎樣也比警方偵緝二十年也破不了案來得有希望,之後再匿名通報警方,也算為她盡了一分力,但看來事情沒我想像中順利──

啊,對了,現在是大白天,搞不好她躲到別的地方,那不就要改天晚上來一趟?真討厭,我最討厭黃昏後在街上流連。

「瓦……瓦妮莎.穆小姐?」

誰呢?

突然被陌生人叫喚,我疑惑地回頭一看──大白熊!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兒?還有東西要查嗎?」

「妳覺得我在這兒該查什麼?」

他的眼神分明是看見疑犯作賊心虛般,三分銳利三分懷疑三分揣測,有沒有比這更倒楣的?我的確被他嚇了一跳,開口便扯到查案這樣敏感的話題──畢竟這是女王蜂被發現的地點──看起來很可疑,但我來這兒可說是幫助你們警方耶!

「我怎麼知道呢。」

「今天好像是艾尼亞小姐的告別式,」大白熊語鋒一轉,再深究那話題也沒意義,聊別的事情更能抓到小辮子,「真是不幸,請節哀順便,但我還是要循例問問──告別式上有發現什麼古怪的事情嗎?」

「沒有。」除了女王蜂沒有出現,不過這絕非警方希望的資訊。

「是嗎?」

不然你希望發現什麼呢──我是很想學他的話回敬過去,只是現在我光煩惱那據說跟著跟著就會跟我同化的迷糊女生已夠頭痛,根本不想再招惹無謂的麻煩,還是老實一點,一再保證我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

大白熊看來好像有些失望,更遺憾的是,在我看來,最大嫌疑的幾位疑兇既沒有怨靈纏身,也沒有什麼煞氣瘴氣之類──假如殺人後真的會具現化那一身血腥。現在女王蜂又不在,想問她兇手是誰也問不到,我實在愛莫能助。

這算是我回去路途上小小的插曲,回到宿舍房間裡,還未來得及告訴室友,我順道幫她也買了咖啡和甜甜圈,她已叫住我。

「找到了!我就說我曾看過!」

她一臉雀躍,電腦屏幕裡的新聞報導篇幅不長,滑鼠浮標指著尾段的一行文字──

這所學校的女學生簡直就像被詛咒了,從二十年前開始,就不斷有女生失蹤或被殺。

「再看看這篇。」

另一個pdf檔佔據了屏幕。

還有二十年前的女生失蹤案,警方毫無頭緒。

二十年前。

除那三宗轟動的命案外,更早之前,曾有女生失蹤

那個傳統由何時開始的?

那人的話在我腦中一閃而過,室友的聲音緊接在耳邊響起,「那時我還和妳說過搞不好連環命案是四宗而不是三宗,但妳不瞅不睬,超冷淡呢。」

對對對,今次妳是對的,沒有妳平時這麼熱衷八卦,怎可能一下子便找到眉目呢?我沒好氣,她還特地做了剪報呢,真誇張。

「不過沒什麼人提到,大概這案件本身──就是沒什麼可疑,像離家出走之類吧?兩者的模式完全不同,只是有些人窮極無聊才挖出來串聯一番。」我聳聳肩,要不然憑傳媒嗜腥的程度,怎可能放過這絕佳的炒作題材?

由十五年變二十年,由三宗案件變四宗,不單有命案,還有誘拐失蹤,誰也不能預料歹徒的犯案手法,曼特洛的女生只能陷入疑神疑鬼的恐慌,冷酷神秘的兇手的形象更迷離更傳奇更神通廣大,簡直就是現代的開膛手傑克,在永遠不缺茶餘飯後嗑牙話聊的人類社會,傳媒已能預期報導出來後大家的反應,掩著半邊嘴笑。

可惜,以傳媒的反應來看,只有寥寥幾家小報提及,已能想像這失蹤案有多枯燥無味,只苦惱剛巧需要這無味案件資訊的人,到底從哪裡能找到知情者?要聯絡這兩篇新聞的記者嗎?他們總是知道些什麼才能寫出來吧?

但室友對我的苦惱不以為然,「根本不用找記者唷。」

「不然妳能找誰來問?」對對對,反正室友是哆啦A夢,隨便就能變出法子,今回又是什麼呢?

「既然是這裡的學生出事,當然找學校裡的人來問啦。」室友笑得像隻不知打什麼鬼主意的貓咪,「二十年不算太久遠太困難的追溯期。」

也對,我真想敲敲自己的頭殼,何必捨近求遠找那不知何人的編輯記者呢?學校裡肯定有任職二十年以上的教師,讓我想想,比如──史萊得教授?那位老伯伯聽說在曼特洛待了很久,但他主要指導研究生,僅僅是開學禮和講座時才會見到的人物;那伊東教授呢?她也有負責二三年級的現代音樂和合唱,不行不行、突然造訪問這種無關學術只能頂著八卦名義的話題,實在太失禮了!

室友搖搖食指,「這種事相比老師,有時學生知道更多呢。」

她好像很不解為什麼我總想到複雜迂迴的途徑,明明眼前就有條大直路,方便快捷,我有點氣悶,「難不成我們去找舊生?拿舊生冊──等等、卡特爾先生他們二十年前還在學校就讀嗎?」

室友點點頭,一臉我終於想到的模樣,嘖,室友什麼時候學那傢伙故弄玄虛不乾不脆的作風呢?我的心情更悶,更為自己真的眼前有條大直路,也傻傻地看過頭,自己腦袋真的有這麼不靈光嗎?

卡特爾先生、費里斯小姐,甚至是麥萊,同樣是曼特洛的畢業生。

照推算……二十年前他們應該剛好是這裡的新生。

縱使案件本身平淡無趣,對學生來說,學校裡發生失蹤事件,已是了不起的奇聞新趣,怎可能不聊怎可能不傳?無分學生年級的界限,無論卡特爾先生他們本人好奇與否,總會有幾分印象吧?

相比起那些毫無交雜的資深教授,身為自己的指導老師,又是課外活動的負責老師的卡特爾先生,更來得容易套情報──天無絕人之路,我的運氣還沒背到底!

室友讀心術可媲美那傢伙,甜甜的笑道:「相比妳心目中的卡特爾先生,我想到更好的人選。」


-TBC



後記:
既然已寫了二千多字,那瓦妮莎她們的訪問調查下一節才寫吧(喂)
很想寫另一篇文,但盯著WORD檔寫來寫去都不滿意,還是回來寫這篇好了(好歹我也有寫過大綱,雖然半路已開始跑偏了Orz)
室友在這當偵探方面倒是比瓦妮莎有用多了(笑)


話說鮮網的雙層資料夾構思滿棒(方便分類系列文),只要點擊時不自動跳頁就完美了。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