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海貓鳴泣之時 EP4(19~26End)

2010.01/01 *Fri*

那我是不是能期待有第二部?(。◕∀◕。)

海貓出題篇終於結束了rose
既然今話OP也可以不要,ED可以再搞多點新花樣,例如讓戰人緣壽兩兄妹一齊說這句←私心
(雖然可能純粹製作組不夠時間,所以連OP那一點時間也不放過XD)

今話主要分四部份:
緣壽復活櫻太郎/緣壽喚回戰人的靈魂/推理大戰/裡茶會

個人覺得緣壽那部份可以做得更煽情,而作為結局這話不夠結局的氣魄。
就是EP4雖然完了,但下星期會繼續連載EP5的樣子。
當然,可能主因是遊戲本身還沒完,其EP4就是這個樣子,動畫有這種感覺也無可厚非。
所以會有第二季吧?不然做一個如此充滿後續預兆的結尾好嗎?
第19話 End Game


EP4開始,緣壽的過去、玩家的藍字登場,與島上人數迷思破解。

雖然由一個被劇透到麻木的人來說沒什麼說服力,但我不覺得動畫版劇情很難懂。
第四回合展開→緣壽成長史→第四回合展開
緣壽成長史:被繪羽收養→長大被孤立(回憶真理亞過去)→繪羽過世,討論EP3命案,被阿姨追捕

儘管細節做得未必很好,但至少這個流程還算明確吧?

觀眾的理解力與腦補能耐並不是真的那麼差。(認真)
海貓雖然做得很趕滿流水帳,充其量只是感染力不足,而不是劇情費解。
就算腦補不能,只要不妨礙整體上的理解,問題其實不嚴重,搞不好下一話就會說。
就像薜定諤的貓未出之前,肯定有一堆人為層出不窮的魔法傻眼。

這是我最想和原著派的人說。

好吧,以上是老是見跑過原著的怎樣罵動畫,讓主要是看動畫的人像被當成傻瓜般看待情何以堪而已(擺手)

動畫我覺得最大問題是,太區泥原著是怎樣演。
原著是ABCD這樣發展,動畫就跟著這個流程,只是礙於時間有限,只能濃縮再濃縮。
我會覺得動畫要不砍得更狠,只集中做某些情節;又或更乾脆砍掉重練,以新的方式敍述整個故事。
反正第一季都被人這樣罵了,第二季做得更狠更盡也沒關係吧?



掉下去掉下去掉下去~♪(戰人惱羞成怒)

第一話時好像都有表現戰人很怕坐船,據說他是很怕坐交通工具,也曾很丟臉的掉下去掉下去的慘叫,所以真理亞就跟著這樣鬧,原來還一副恍如隔世模樣的戰人惱羞成怒,打算好好教訓真理亞,期間碰上了緣壽。

其實妳是很想和哥哥玩這種捉我啦捉我啦哥哥快來捉我的遊戲吧?(巴)

由於12年後的緣壽並不屬於這個時空,所以戰人和真理亞也認不出她。儘管緣壽和偽梨花說能夠見到精神奕奕的家人已經很好,但其實是看到了才更想贏魔女吧?本來哥哥是她的!(玩夠了你)


回到上位世界,相當在意自己上回騙了戰人後戰人怎樣的貝阿朵。

不過,妳EP2時已盡情蹂躪人家的身體,不久前的EP3連人家的感情也徹底玩弄,妳現在才來問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太過份也未免太遲了吧?(題外話,就目前結果來看,如果說EP2是對戰人很殘酷的一局,EP3一樣是對他很殘酷的一局吧?有分別嗎?)

羅諾威答沒錯戰人少爺真的很沮喪,抱著膝蓋縮在一角什麼的。

只是──


終於成功在七姐妹手上搶走早餐的戰人。

上圖只是結果,過程是相當激烈的(笑)我個人覺得是幼稚園程度的搶食物,但要說是成人的打情罵俏也可以,總之就是半點羅諾威描述的沮喪也、沒、有☆

(反正就算有動畫也不會做出來,時間有限,只有八話時間衝十小時的劇情耶!)


發現自己被管家騙了的貝阿朵XD

相比起妒忌,我覺得貝阿朵更想和戰人搶早餐的是自己

聽到貝阿朵大喊自己被騙,戰人立即反駁妳不是上一回狠狠地騙了他,當貝阿朵還想說什麼時,戰人插入那句別再來第二次,我的八點檔之魂(?)好像被燃起了,只是,明明他接著的話我已明白大家是敵對關係不可能再被騙什麼也很八點檔,但我卻冷卻下來,是因為我期待更煽情的話嗎?或者是更煽情的語調?(我自己也搞不懂)

總之,誠如之前所說,再怎樣單細胞的人,被人這樣玩弄過後,也不可能和妳相好的,所以就算妳搶了他的早餐也不可能像七姐妹般玩你追我逐(夠了你)


緣壽正式介入第四回合。

我覺得戰人也不是全然認不出自家妹妹的。

當緣壽對戰人說自己很努力不以為然,叫他開玩笑僅限髮型,戰人的反應像要不是覺得緣壽說得太狠,就是這一句背後是有熟人才知道的典故;然後緣壽報上的假名是某童話某對兄妹妹妹的名字,還不斷暗示家裡還有人等他,戰人的反應也像緣壽是不是認識自己,又或大家是不是應該認識的。

只不過,就像貝阿朵的危言聳聽,搞不好緣壽是自己派來的細作,又要設計他,被騙的經驗多了,加上女大十八變,能夠一下子認出妹妹來個感人的兄妹相認,反倒才是不正常吧。


一下子切到緣壽的過去。

雙親和兄長在六軒島上被謀殺,變成孤兒的緣壽被父親那邊唯一生還的親戚繪羽收養了,只是每當繪羽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右代宫家家業,將來不是傳給自己優秀的兒子,而是弟弟那個笨女兒時,就痛恨無比,想當爾緣壽也不會在一個有愛的環境下成長。

話說我看預告時,還想說緣壽這個兄控怎麼不稱職,但我錯了,妳還是有綁哥哥送的髮飾★(詳情可以參考EP4漫畫版)

不過,真正讓我為了這段放兩張圖的是繪羽。繪羽妳這是怎麼回事?胸部未免太豐滿了吧


在學校裡藉真理亞的筆記本逃避現實的緣壽(喂)

在學校裡緣壽也是被排斥被孤立的存在。我說呢,緣壽真的只對哥哥才強勢起來,明明是超級有錢的右代宮家小姐,只要想在學校裡行無忌應該是no problem,同學就算要說壞話也不會讓她聽到,但實際上卻總給同學找碴?

緣壽最大嗜好就是讀真理亞留下的筆記本。這次回憶真理亞某次生日與樓座慶祝,還收到樓座親手做的櫻太郎(圖中那隻獅子)。不過母女倆並不是表面上那麼好,樓座曾聲稱自己要公幹無法回家,實質和男人幽會,在電話裡聽到真理亞似和誰對話,原來是活起來的櫻太郎。

話說,我覺得如果那男人從後抱著樓座,會比一直拍床和那男人抽菸更有這方面的暗示?(而且真理亞是怎樣知道媽媽是去幽會的?魔法的力量?以後給她悉破?)

回憶告一段落時,真理亞突然出現,說這是緣壽有當魔女的潛質的證明,因為她使殘留在筆記本裡的殘碎膨漲成現在見到的真理亞。但在緣壽追問下去時,聽到同學在後面竊竊私語,便抱著筆記本跑掉。


時間跳到繪羽去世後,緣壽找小此木討論EP3的兇案。

緣壽認定命案是繪羽所犯,但小此木卻提出相反的觀點,認為繪羽之所以成為唯一的生還者,是因為金藏突然改變主意想由繪羽承繼家業,讓繪羽待在島上秘密的九羽鳥庵,避過一劫,而且繪羽決不會為了將一切偽裝成事故殺人,連自己心愛的丈夫與獨子也犧牲掉(這個聽起來很有道理)

不過緣壽不為所動,小此木便說明明大家擁有相同情報,卻得出不同答案,是因為緣壽對繪羽沒有愛,沒有就看不到其他可能。沒愛就看不見,似乎是這部解謎的核心?到這兒為止,更直接的說法是緣壽對繪羽有偏見,先入為主認定她是兇手,無論找到一千一百樣證據可以證明繪羽是無辜,緣壽還是會拗作繪羽是兇手的證據;如果放下偏見,或許緣壽就更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東西,接近真相一點。

再進一步,或許是理解吧?有時候我們知道那人在做什麼,但能不能理解他為何這樣做,會產出截然不同的看法,也可以說正因為理解,才會知道為什麼他會做出眾人眼裡反常的行為(當然認同與否也很關鍵,這也是愛的一部份?)又或正因為愛所以願意為某人掩飾,讓整件事變得更複雜?某程度上,愛本身就是一種偏見,EP1和2裡,戰人就是不想喜歡的親人傭人任何一個是犯人,結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那就要扯到是哪種愛才適用?

扯太遠了。總之,以上發言,我都是根據現在做到的劇情來推論的,實情為何就等作者為大家揭盅吧。

此時,小此木收到電話,說緣壽的阿姨要來捉她,叫她快點跑。



突入EP3時三兩下KO幾隻山羊,現在卻一下子被人制服了,但不緊保鑣來救駕!


這位就是緣壽的阿姨,霧江的妹妹。但還是姐姐比較漂亮(喂)


劇情回歸到12年前六軒島慘案現場實況,霧江才是次男家的終極BOSS吧(蓋章)

話說海貓動畫劇情超濃縮也是有超濃縮的好處,就是不想看的劇情也變濃縮了;可以的話,我比較希望12年後的劇情合併一口氣做完,才切回棋局,畢竟我棋局那邊的人我比較有愛,這真是有愛和沒愛的差異☆(喂)

六軒島慘劇發生前照例又是大人們的分贓會議,霧江再度表現了她的機智,我深信次男家甚至是公司的終極BOSS是霧江才對!先是一改口風同意臼藏的權益,再一步一步讓臼藏夫婦掉入自己的陷阱裡,她說如果金藏的亡故有可疑,譬如失蹤時,表情到我想叫留弗夫你真的別得罪老婆。

而她這一著,也打破了一直以來的人數迷思。可以加,難道不能減嗎?只要被宣稱的十八人裡頭早已有人領便當,那就有一個空位出來,那戰人的犯人X論還是可行的。


魔女妳笑得很沒品,只可惜笑不到最後XD

戰人立即提出17+X這個假設要求復述,然而魔女拒絕復述,緣壽也點出了魔女紅字的對人類方不利之處:魔女並沒有復述的義務。只要魔女不愛,就能拒絕復述到底,戰人也就得不了可用的情報,這全然是不公平的遊戲,可是戰人一直默認這樣的規則,她才說他很鬆懈。

這也就是當局者迷先入為主的誤區吧?畢竟,從一開始沒人想到推理也要講規則,非人力可為的東西也不是人類會考慮到的手段,加上魔女給紅字很爽快,自然沒想過魔女不復述又或如果她不復述會怎樣,更甚自己可以制訂些什麼。

所以無限reset也有無限reset的好處,只要遊戲一天不結束,一天也可以汲取上局的經驗在下局翻盤,而有緣壽在自然可以加快這個進程。不用等下一個EP,魔女被緣壽嗆聲得太害,便提出了人類可用的藍字。簡單來說就是人類以藍字作出的假設,魔女就有復述的義務,魔女不能反駁的話,那藍字就會成為真實。

戰人在苦惱事情變複雜,緣壽便提醒不是從點出發而是從面出發,戰人從而領悟出散彈槍戰略,其實就是亂槍打死鳥,扔出一百個假設,總會有一個蒙對了事實就是了。


其實妳心裡樂翻了吧?

戰人謝謝緣壽幫他找到戰鬥方法,一直表現冷漠的緣壽也就笑了出來,所以說,如果可以不顧一切,緣壽最想做的還是撲到哥哥懷裡哭訴撒嬌這些年過得有多苦吧?(當然,也可能是揪著哥哥的領帶耍傲嬌?)


噹噹!戰人的藍字:金藏早已逝世,島上人數是17人+X!


只是下位世界的金藏還能單手舉起臼藏扔到地上,並且打算會會幾個沒用的兒女。

有人說ED可謂金藏的嘲笑,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第20話 Zugzwang


這才是真正的左擁右抱吧XD

今話六軒島殺人進度是零。
其實看預告時已可想像是做緣壽那邊的劇情為主。
前半是緣壽與真理亞的過去兼魔女修行,後半則是緣壽在現實世界對瓶中信的調查。

看了21話的預告後,六軒島那邊下回應該也沒戲。
只是緣壽那邊的劇情應該做得七七八八了吧?六軒島那邊發便當再快也得時間做吧?

突然發現,今次縮圖縮錯了要再來過Orz



思辯時間:不幸?幸福?

一開始是緣壽在上位世界,看不過眼下位世界樓座一副很愛女兒的嘴臉,先行離席。然後遇上真理亞,展開一場幸福與不幸的爭辯。以真理亞一段過去為例,緣壽認為即使日記上沒寫明,但樓座忘了約好和自己看電影,讓自己空歡喜一場,怎樣也不可能快樂,然而真理亞看到的是自己能和櫻太郎快樂地開睡衣派對,並無不幸。


話說這張紙飄出來時,我以為是戲票,看到正面以為是衣服乾洗收據(汗)
但其實這是樓座和男人幽會時住溫泉旅館的收據,所以真理亞才知道這件事並記錄在日記裡?

真理亞覺得緣壽很可憐,明明處處都是幸福的碎片,她卻只看到不幸,而能夠做到撿獲幸福碎片是魔法的力量。我覺得,無論是真理亞這刻說的魔法,還是小此木提出有愛才看見那看起來很玄的論調,還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吧?上回實在想太多了(攤手)所謂愛不愛,應該是作者想提醒觀眾用不同角度去思考吧,這樣想比較適合啦(雖然,再扯到人類無法得到所有角度,所以無論怎樣拼湊也無法得到完整的真相XD)

在真理亞的提醒下,緣壽想起自己曾向真理亞學習魔法。





在貝阿朵與先代的承認下,櫻太郎有了自我的存在,變成人形狀態,而真理亞也成為見習的原初魔女,能力簡單來說就是無中生有。

在真理亞的教導下,緣壽由召喚七姐妹練習魔法,不過魔力不足之故,只能讓馬蒙留在身邊。話說,升級轉職果然變得不一樣,說話也特別有份量,一句話就讓見到櫻太郎起哄的七姐妹安靜下來,尤其近鏡拍真理亞那支權扙閃到不行,再加音效,好像變得很有威嚴似(明明下位世界裡只是個煽動不安惹人嫌的小鬼)

不過,正如EP3時熊澤原來是先代無限魔女,我又同一個疑問,真理亞為什麼會被殺?既是魔女(雖然是實習)又和貝阿朵友好,是她自願被殺?對方太強所以沒辦法?還是在她思想裡只要到達黃金鄉就沒問題?


今話有做髮飾的故事☆

話說那個熄燈點名的學校制度,第一眼見到兩排女生站在門口,我還以為是等緣壽回來找碴,而老師湊近女生左瞧右瞧時,我的感覺是老鴇在驗貨

期間馬蒙指出緣壽的髮飾是便宜貨,不適合緣壽,緣壽告訴馬蒙,這是小時候哥哥在遊樂場幫她贏回來的禮物,而學習魔法是為了復活家人。馬蒙恍然大悟,難怪髮飾寄託了那麼強大的魔力(也就是說緣壽有多愛她哥哥的力量?XD)



不過,緣壽中途放棄了學習魔法。

從閃過的影像來看,我會覺得是因為緣壽認為七姐妹太無能,依然被同學欺負也算了,連哥哥留給她最珍貴的髮飾也保不住,給丟到地上,一怒之下,就不要七姐妹,也不再信任真理亞的魔法了(反正妳兄控的形象已水洗也不清了)


回到現在,瓶中信調查。

緣壽從某學者得知,當年慘案流出的兩封瓶中信,署名同樣是右代宮真理亞,內容也是記述慘案的經過,但兩封信的經過卻是截然不同,而且經過警方鑑定,信的字跡也不是真理亞本人,反倒是和緣壽給他看筆記本上貝阿朵的魔女誓約書的筆跡一樣。

問題又來了,警方有沒有鑑定過右代宮家所有人的字跡呢?如果有的話,那寫瓶中信的起碼就不是姓右代宮的人了吧?畢竟要找他們的筆跡做鑑定應該是可行的,如果有吻合的話應該早已公諸於眾,而不是十多年來依然成謎,那寫的人是傭人或外來者X?(又或被繪羽壓下真相?)

人類貝阿朵早在樓座少女時期時去世了,如果簽署誓約書的貝阿朵是人類(因為和瓶中信筆跡一樣),那她是傭人或外來者?傭人的可能性應該比較大?X的話要多年混入六軒島和真理亞混熟並不容易吧(當然,也可能是真理亞平時認識的人)還是說貝阿朵依然是魔女,但她為什麼要寫瓶中信呢?

老實說,我並不希望貝阿朵實際上是六軒島上的某人,雖然她很沒品,但一連這麼多話後,要接受她原來是某人的分身,比那沒品的笑聲更難接受吧。

當然,如果警方只鑑定過真理亞的筆跡,又或連傭人的筆跡也鑑定過就算了(那是就只剩X這個可能?)


精明的妹妹還是有被魔女騙的時候♪

回到當年的六軒島上位世界,正當緣壽的馬蒙聚舊時,偽鷹野便來攪局,告訴緣壽即使贏了貝阿朵,戰人也只會回去當時等哥哥回去的緣壽身邊,而不是12年後的緣壽那兒,還不如讓貝阿朵和戰人不斷平局,自己就可以一直留在哥哥身邊,不是更好嗎?

其實我想問海貓是那種世界設定,多重平行世界?還是單一流向的世界?只要緣壽改變了六軒島慘案的結果,前者是不幸福的緣壽和等到哥哥回來的緣壽並存,後者就是連同自己所經歷過的一切也會一併改變,現在的自己並不存在,只有等到哥哥回來的緣壽……不過,其實再想下去,無論是那一種,也和偽鷹野所說的沒分別,因為自己那十二年的孤苦也不會有回報,只能讓另一個緣壽得到幸福。

雖然都是自己,卻又不是自己,感覺還是替他人作嫁衣,心裡不好受是一定,緣壽會怎樣選擇呢?



第21話 Prophyaxis


緣壽與真理亞的過去Part3。

今話主要是緣壽放棄魔法與重拾魔法,以及真理亞崩壞演化史。
不過,緣壽v.s須磨寺霞竟然要等下集才做到,12年前六軒島的劇情不要緊嗎?☉☉
(別好了兩話又壞了之後的發展……)

話說這兩話感覺傾向哲學式的思辯?
另外金藏的形象在預告裡完全崩毀,貝阿朵才不會喜歡這種幼兒play怪老頭!
(人家喜歡的是你孫子那種年青力壯的小夥子XDD)




緣壽之所以放棄魔法與真理亞鬧翻,真正原因是緣壽的同學欺人太甚,終於讓緣壽忍無可忍,一怒之下要七姐妹幫她殺掉這些同學,然而因為在場反魔力太強(人類太多),再加上緣壽根本沒有殺人的覺悟,七姐妹愛莫能助,因而讓緣壽對魔法只是騙人的玩意,全部都是她腦內的妄想,加以否定。

那時候,她也想起自己早在十幾年前,也曾嘲笑真理亞為什麼當玩偶櫻太郎是活物,激怒了真理亞,被逐出魔女同盟。

我覺得儘管緣壽嘶聲力竭,表現到這個角色的悲愴與憤怒,只是同學的欺凌還不夠害,撐不起緣壽邁向崩潰的轉折,情況等同EP2戰人半途向魔女屈服以及EP3時甩貝阿朵一記耳光。另外,緣壽,妳EP3時突入拯救兄長遠離魔女毒手一手揪著兄長領帶要他振作的強勢在哪裡!妳EP4時閃避阿姨追兵的行動力(雖然有被制服要天草救)在哪裡!我實在不懂為什麼緣壽會被欺負這個地步,明明她是超級有錢右代宮家的小姐,而且她本人需要魄力時是很有魄力,難不成沒哥哥激發妳的戰鬥力就是零?


真理亞就是由此走上崩壞之路(合掌)

相對地,真理亞這邊的處理就比較有力,畢竟樓座可是完全捨棄形象的發飆,再加插母女俩曾經溫馨的片段(主要是表現女兒有多愛母親),只是礙於前三個EP的鋪陳,所以我也未至於很討厭樓座又或很同情真理亞。雖然女兒老是嗚嗚亂叫,行為表現較同齡兒童幼稚,做母親會焦躁也不是難以理解,但女兒之所以這樣,卻是源於母親疏忽照顧,在缺乏愛與關懷的環境下,真理亞不自我安慰自找其樂,那她還可以怎樣呢?

就這樣看來,真理亞是出乎意料外的成熟和體貼?只可惜她身邊的人或事,都要一再將她認為的幸福戳破,尤其母親將她親手縫製女兒珍愛有加的櫻太郎親手毀掉,魔法也無法復活櫻太郎,等同是將真理亞最後的信念一併毀掉,因此原來希望讓母親幸福快樂的真理亞,踏上她崩壞之路,要貝阿朵教她讓母親痛苦的魔法。從預告看來,真理亞下一話是從表情到內心都壞掉得很。

年紀和行兇做案的可能並不完全掛勾,尤其以頭兩個EP來看,真理亞不是被利用就是她根本有份參與吧?而且她也是活到最後的幾個。所以差的是她幾時和兇手搭上?(這樣說真的很恐怖= =”)還是看她下一話壞得有多害才再說吧。


悼念曾經的母女情。

在這兒稍微幫真理亞平反,她嗚嗚的萌音其實是她的幸福魔法,有一次她唱歌忘了歌詞,以嗚嗚單音代替,逗笑了樓座並讚美她唱得好聽,所以真理亞便把嗚嗚聲掛在口邊。可惜,母女俩都在不健全的家庭和環境下長大,所以明明不是不喜歡珍惜對方,卻大家綁在一起走上毀滅的道路。



緣壽出發往六軒島,在船上天草那番自我滿足論,讓緣壽思索魔法是否存在,並且得出只要自己相信魔法就存在的結論,並為曾經傷害過真理亞而感到歉意,於是重新召喚出七姐妹與櫻太郎。這兩話都很強調這類思想吧?自己如何認知這個世界,世界就是什麼樣子。而海貓也是從這兒開始,確立了魔女可以存在但六軒島是人為兇案的方向吧?畢竟到最後魔女方的存在要全盤抺殺肯定很多人抓狂(喂)

另外,海貓有些論調讓我想起京極堂,其實那個觀測者的理論,我應該更早在《姑獲鳥的夏天》看到,只是內容我已忘個精光(巴)

最後,須磨寺霞也出發到六軒島準備殺掉緣壽。以預告來看,應該下話不用太多時間就能了結緣壽那邊的劇情了,還不趕快開始六軒島第四次無人生還,後面又會被罵的了(攤手)



第22話 Problem Child

兩個星期前其實已看了這一話,但一來沒什麼梗,二來(重點)給我拖著拖著就拖到索性看完23話再寫算了。而緣與阿姨的對決似乎要再等了。

本話重點:
1. 金藏壞掉了。
2. 真理亞壞掉了(其實樓座也壞掉了)。


新人物:兔子兵三號&超暴露魔女

想不到分秒必爭的海貓也要來前回提要這一套(之前在看家教才說前回提要連OP可以花上五分鐘),重做一遍金藏怪力長子扔到地上,決定要參加親族會議的劇情,不過第四回六軒島慘案的劇情給鬼隱了兩話,事隔兩星期,提醒一下觀眾也無可厚非。

金藏到達會議現場後,宣佈無人能繼承右代宮家,但在南條醫生的勸喻下,金藏改變主意,願意考核孫輩找出合適的繼承人,但之前卻先要完成第一晚的六人活祭,召喚出羅諾威、先代無限魔女(17歲)、魔弓姐妹花,以及上圖兩隻,自由屠殺六人,次男、長女夫婦、樓座、夏妃和源次OUT,熊澤婆婆與鄉田逃脫,其餘人等被關到地牢裡。

看這段最大的感想是,這家人的親情何其薄弱(雖然海貓的命案本身就是這些人自傷殘殺的結果,以人類犯人說來看)

另外,海貓果然是女角比男角強悍的作品,右代宮四兄弟姐妹都是兩位女性比較害,今話只有樓座試圖撃敗金藏,雖然失敗告終,但精神可嘉。


壞掉的母女倆。

劇情突然跳到上話樓座毀掉櫻太郎,真理亞向貝阿朵討教讓母親痛苦的魔法那段,真理亞變身做魔女,在貝阿朵無限魔法幫忙復活樓座下,反覆虐殺樓座,但樓座依然堅持說自己有多討厭真理亞,從來沒有喜歡過真理亞,當初不該生她下來讓自己無法找到真愛。

這段讓我對下一回鬼腳喬治的部份充滿希望。大概是這段我覺得夠獵奇,又扭斷脖子扭彎手臂又砍頭,再加上兩位聲優繼續豁出去撕破彼此臉皮謾罵,整個感覺很緊湊。只要製作組願意花做這一段的精力做鬼腳喬治那段沒道理做不好的!

話說,樓座會這樣說讓我有點意外的,一直以來,她的表現或許不是一個好母親,但至少很緊張女兒,生死關頭時的表現總不會是假吧?告訴我說那是魔女主張下的幻覺我不接受!所以,這只是大家怒火沖昏腦袋的意氣之話吧。


純粹這幾話戰人的戲份很少所以替他截一張圖。

上面那段獵奇只是真理亞的夢?真理亞醒來,劇情切到小孩四人組身上,熊澤鄉田逃到他們的房裡,告之親族會議上的事情,並接到藏臼打來的內線電話,藏臼要他們留守房裡別亂跑(好像之後又接到一通電話說考試的事)。

金藏壞掉與真理亞壞掉之間還有一小段上位世界的劇情,提到今回領便當的方法是理想的方法,因為大家還剩半張臉辨識身份。

話說是不是戰人和貝阿朵的對手戲少了的緣故,感覺上截圖量和梗量也少了(但觀乎下一話我還是寫了很多?)



第23話 Breakthrough


好久不見的破碎間隔圖。

登登登登!鬼腳喬治終於登場!同場加映還有神拳潔西卡!
所以就說右代宮家的人根本不是普通人類,第三代沒一個正常(蓋印)
(真理亞是魔女,緣壽都是魔女,戰人目前是魔防無敵,以後……(笑)

話說,整個右代宮家還沒有表現的人,只剩鄉田、秀吉和藏臼。
(夏妃當過保護者就當是,繪羽直接變魔女,金藏秀了一手召喚術)
一路數下去,這個家出品了很多魔女或魔術師,還敢說只是有錢人家那樣簡單!



在看鬼腳喬治與神拳潔西卡前,先看緣壽在12年後的世界的調查。

緣壽拜訪南條醫生與熊澤婆婆的兒子,得知他們在當年慘案發生沒多久,收到一封在十月三日寄出的退郵信件,儘管寄出者寫著自己的名字,但本人肯定自己並沒有寫信給在島上遇害的親人,而地址更是明顯地無中生有隨意捏造,因此緣壽推斷發信人打從開始就是打算用退郵方式,將信件送到遇害人家屬手中。

信裡是一張磁卡、鑰匙,以及寫有07151129的紙張,南條醫生的兒子曾到銀行一趟,發現憑此打開的保險箱來頭不簡單之餘,裡面收藏的是一箱鉅款;緣壽想起自己也曾收到類似的信件,只是當年被收養時弄失了,而信件的筆跡與真理亞筆記本的魔女契約一樣,那即是寫瓶中信的人寄出?

推理1:兇手對遺族的補償。
推理2:傭人們謀奪金藏的財產成功,分贓回老家。

單是比較這兩個可能的話,那1應該比2合理,如果傭人真的謀財成功,才不會分錢給緣壽,除非是留弗夫或霧江和他們聯手,那他們在親族會議與藏臼槓上就是在演戲(但為什麼選擇寄給女兒而非兒子?因為聯手的人是霧江?)

如果是補償遺族,那個人至少是殺掉傭人和次男一家的兇手,但未必知道是全滅結局,因為如果知道是全滅的話,緣壽就會成為右代宮家的唯一繼承人,根本不需要金錢補償;而那個兇手未必是繪羽,如果EP3裡她見到07151129這組數字的反應不是做戲的話。

不過,這種推論也沒什麼意義,因為很久前就已奠下兇手多人論(喂)

至於我不會想那是傭人被某人收賣的金,原因和推理2一樣,如果連串行動只是針對傭人,根本沒必要讓緣壽收到同樣的信。

最後,緣壽找到開船到六軒島的船長,並發現了某個東西,而大吃一驚,更直說這就是魔法,看了其他人的感想,才知道那袋東西應該是櫻太郎。


魔王鬼腳喬治!

金藏的繼承人測試終於開始,首先由藏臼傳話給朱志香,將傭人關在倉庫裡,話說讓治才叫戰人便多話,因為可能給人監視,轉頭又拋鑰匙給傭人防身算什麼呢?不過金藏那邊的施法直播現場時,他們已踏上回程XD然後再由霧江傳話給戰人,各人到相應的應試地點,次序是朱志香、讓治、戰人,最後為真理亞。

朱志香房裡等她的是羅諾威,而在涼亭等讓治的是噶普。金藏的試題很簡單:

以三項選擇,為得其二,必須犧牲其中一項:
1. 自己的性命
2. 愛人的性命
3. 其他所有人的性命
三個也不選的話,將失去以上一切。


讓治的答案是三,從他與紗音訂下婚約之時,就做好與全世界為敵的覺悟,即使要殺死自己的家人也可以,不過首先是要殺掉眼前的噶普!(我現在是右代宮家的當家,右代宮家親族的性命都是我的財產,損害財產的代價可不小by讓治)

總之,讓治的答案與對紗音的愛的表白,一致贏得在看現場直播的長輩讚賞,藏臼慚愧自己對妻子遇害女兒應試無能為力,霧江感到妒嫉(妳想留弗夫這樣對妳示愛吧XD)南條醫生說這就是年輕啊(笑)

話說噶普說這和金藏的答案一樣,讓治你果然是金藏的孫子,大家都為愛什麼也敢做XD"

而動畫組近三話好像突然打通任督二脈,表現不俗,今話締造了海貓最動感的一話,雖然我期待讓治使出的連環腿擊由噶普代勞,開打以來讓治也處於挨打狀態,但他可是由紗音身上得到力量,由噶普口中簡單被殺的父親身上得到忍耐力,再從噶普口中同樣簡單被殺的母親身上得到格鬥技,所以!一出腳就制服了噶普!

讓治還侃侃而談何為忍耐,就是冷靜研究對手,讓對方不能再找麻煩,並且磕頭認錯,不打倒噶普也是為了要她為自己帶路,所以說,一點也不能小看被鬼隱二十多話的人,累積二十多話一口氣爆發出的魄力可很驚人,強大的信念甚至還化成了魔法防御(不是紗音偷偷幫你加持?)


另一邊廂同樣一口氣爆發的神拳潔西卡,直拳得分!

至於潔……不,朱志香的答案是選項一,沒有嘉音的世界她也不想活下去,而要犧牲別人的性命並非嘉音所期望,在地牢裡眾人替她乾著急,嘉音更請求先代取他性命保住朱志香,羅諾威要取其性命之際,朱志香說以上只是少女的答案,身為當家的答案是給羅諾威的一記直拳!

對,同樣給鬼隱很久的潔、不、朱志香,差點忘了EP2開始時她表現過會揍人XD"(修理學園祭(?)時不斷議論嘉音是正太和她的品味(?)的同學)

如果讓治的信念化成了防御魔法,那朱志香的努力不懈就化成了攻擊魔法,氣定神的羅諾威也不禁加強防御。

今話感覺時間不經不覺就到要播ED的時間,所以做得滿成功?


預告:
輪到戰人考試,而且出現了某紅字,終於終於做到這兒了!
下回終於可以說某些劇透了很久的劇情(撒花撒花~)
戰人之所以變得可疑大概是因為下回某些疑團,真相讓我有些怕,我始終希望他是●●●的●●(下回之前請自行填字)




第24話 Adjourn


本話重點:戰人之謎&獵奇

難得這話的爆點和劇情我早已捏過,依然覺得滿好看。
對沒真正跑過原作的我來說,即使知道劇情有被刪,這一話動畫算做得滿流暢滿緊湊。

前半是鬼腳喬治神拳潔西卡的下半場,以及真理亞與戰人以外的人OUT。
下半就是爆點所在,一下子,理論上擔任偵探一角最沒嫌疑的戰人變得可疑。
而且,六軒島命案之謎到底變複雜了還是更有頭緒呢?

雖然戰人爆點的劇情未齊全,但上回的填字遊戲答案是:
我始終希望戰人是留弗夫的兒子!



獵奇才是海貓動畫的精髓?

鬼腳喬治很強,神拳潔西卡很強,但強不過魔女方變幻莫測的魔法(茶)正當兩人使盡全力發動最後一擊時,噶普與羅諾威同時對兩人使出瞬間轉移(?)變成朱志香承受了讓治那一腳,讓治挨了朱志香那一拳,落得兩人誤殺了彼此的下場。可惜這慘劇發生最清晰的片段就是兩位人體如何被破壞,要不就是鏡頭拉很遠,雖然拍到全身整個姿勢,但人太小,放大圖也未免看得清,所以動畫最愛始終是獵奇畫面?(還是壓力太大要虐殺角色發洩?)

之後羅諾威又將轉移到花園的朱志香移回房裡,並讓她活多三分鐘整理人生。朱志香用最後這三分鐘打電話給戰人,要他小心,敵人是會魔法的惡魔。

我的問題是,魔女的證言竄改了殺人過程多少?純粹添加了魔法元素?還是連骨架也改了?

如果連骨架也改掉,那能夠相信的只有屍體發現的地點,以及身上的表面傷痕。但如果只是添加了魔法元素,那即是撇除了魔幻色彩,剩下的就是大致的作案過程,讓治和朱志香同時被引到不同地點受到犯人伏擊,糾纏之下,被犯人引到同一處,造成兩人誤殺彼此的結果,犯人將朱志香的屍體運回房裡,豈料她還剩一口氣,打電話給戰人通風報信。雖然人體被破壞至此很難存活,但這可能只是魔女為了加強魔法說的說服力而誇大其詞。

又或從頭到尾就是讓治和朱志香自傷殘殺(也有人這樣說過?)但在魔女的證言下,變成他們對上的是魔物,到兩人倒下時,有其他人將朱志香運回房裡。另外,也有可能是朱志香自己醒來回房打電話。(也有可能從頭到尾也是他們在演戲騙過兇手。)

但朱志香打電話後又變回腦袋被轟掉一半的模樣,那就是之前她真的已經掛掉?那她怎可能打電話?

可能1:打電話的另有其人。
可能2:有人在朱志香房裡埋伏,給她致命一擊。

可能1也可以解釋到朱志香如果徹底掛透還能打電話的矛盾。

而說了一大堆,其實只能相信第二晚的儀式至少要兩個犯人才做到。如果被囚困的五人可以說是互相監視,以及剩下兩個小孩組不可能犯案,那空出來的人只有犯人X、讓治朱志香本人,以及在倉庫裡的兩位傭人(他們有鑰匙)能犯案?


霧江姐妳說快點啦啦啦啦!

另一邊廂,被囚困的五人趁山羊與先代不在逃跑,但始終被發現,先代命令三隻兔子兵狙殺之,最後只有霧江在被殺前跑到屋裡打內線電話給戰人。話說情況那麼危急,霧江還要說幾句開場白才截入正題,我邊看邊替她著急,怕她未說完就被KO。所以我覺得今話海貓很緊張?

還好她順利交代遺言才領便當,能夠聽到她為曾經因戰人是明日夢的兒子而冷淡待之道歉,我很欣慰(但不知她能不能來得及聽戰人說她就像母親一樣呢?)

而私心覺得這一段做得滿有氣氛,霧江的語調既害怕又焦急,卻又要強行鎮靜盡可能交代最多內容,尤其要戰人聽她說那兒開始,加上配樂渲染,除了做到遺言的感覺外,也適合作為島上只剩真理亞和戰人兩人(金藏不算)的結尾,甚至是海貓開畫以來少數我認為氣氛有做到的一段(?)再連上朱志香之前那通電話做為幾乎全滅結局的前奏也不錯。

所以,與其要做不擅長(?)的打鬥,還不如認認真真把時間花在文戲上?(至少這段讓我覺得,動畫組有心做,絕對能把文戲做得好看)

除了道歉外,她的話內容與朱志香差不多,也是要戰人相信魔女是存在的。正常來說,如果被殺前或將斷氣前還能聯絡外界,應該會直接說出兇手的名字,或留下指證兇手的線索,而不是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連續兩通電話都是要戰人相信魔法相信魔女,是純粹魔女方的說詞?霧江和朱志香徹底相信一切都是魔女所為?還是另有所指要戰人誰也不要相信?但如果這樣可以用更直接的言語?被魔女篡改了?

至於這邊的狙殺,犯人至少要一人。兇手人選和上面提到的差不多,而五人裡混有犯人伺機殺人的可能相當大。


戰人對貝阿朵的的告白(誤)

終於輪到戰人與真理亞赴試,貝阿朵要求和金藏對調監考對象。戰人先繞到倉庫,卻見到熊澤與鄉田額頭中彈,且被吊起來(但高度不足將人完全吊起,腳能踫地)憤怒不已的戰人只想狠狠教訓金藏和貝阿朵一頓,但貝阿朵堅持要戰人先做了測試,題目與讓治朱志香的一樣,只是戰人從沒表現過喜歡誰而空了選項二的名字,戰人立即道那就填上貝阿朵的名字,選擇是第二項XD

由於愛人那項從缺,貝阿朵宣佈這個測試無法成立,而出了另一道試題,要他想起六年前犯下的罪並懺悔。戰人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六年前為了氣再婚的老爸而拋棄了右代宮這姓氏,但貝阿朵指出對其家人沒興趣,其罪與六軒島相關,而上位貝阿朵更強調這是引起今天這場慘劇的原因之一。恭喜,島上所有人不是掉了就是壞掉了,連理論上無能歸無能但好歹是擔任偵探一角應該最沒嫌疑的戰人也成了幕之一=w=

可是戰人怎樣也想不起自己做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徹底讓貝阿朵失望,沒興趣再玩這個遊戲,心情不好順道把金藏也燒掉。

難得戰貝戰終於有戲了,還要來告白(誤)但我也沒心情玩這個梗,整副心思都在兩大爆點上。這就是第一個爆點,戰人六年前犯了什麼罪,目前並無太多資訊可以推論出什麼,頂多憑他的反應來看,他當年做過的事應該不是嚴重罪行,或其行為直接導致嚴重事故(比如樓座EP2時提到與人類貝阿朵的過去)。

至此,下位戰人可以見到貝阿朵,那就說明了戰人視點也沒多可靠(其實追溯本源,他EP2時已見到貝阿朵,早在那時已不可信?)而到現在還沒出現任何紅字,能證實看起來領了便當的人真的領了便當,那就是說無論他們死狀多慘烈也可能是假的?所以,所有看起來已OUT的人不等於洗脫嫌疑,那根本沒收窄過犯人的範圍啊Orz

不過,死狀如果能相信的話,那倒可以先撇除所有頭顱沒了一半的人,然後是戰人和真理亞,從時間來看戰人不可能行兇,而真理亞是考慮到她的體型力氣不足以做到這個回合的謀殺,加上截至應試前她也和戰人在一起(但我不排除真理亞以其形式參與)

而在撇除一切魔法元素涉案的可能,這也能解釋下位世界貝阿朵的出現了?

可能1:犯人X假裝。
可能2:右代宮家某女性偽裝。
可能3:右代宮家某男性偽裝,而他的外貌條件與女性相似。

撇除可能1,如果右代宮家的女性成員全早在之前領便當了,哪就沒人可以假扮貝阿朵了?戰人和貝阿朵的距離差幾層樓,加上天色昏暗,滂沱大雨,認不到原來貝阿朵是自己認識的人偽裝也可以成立;而能夠偽裝作女性的男性,大概只有嘉音一個最接近……


戰人,你到底是誰的兒子啊!

上位世界的戰人也想不到自己犯過什麼彌天大罪,貝阿朵決定要擱置棋局,引來偽梨花、偽鷹野和緣壽強烈不滿,遂貝阿朵質疑戰人的對戰資格,提出對戰者必需是金藏的孫子右代宮戰人,並要求戰人以紅字複述『右代宮戰人的母親是右代宮明日夢』『我是右代宮明日夢所生的』。可是,戰人無論如何嚐試也無法復述自己是右代宮明日夢所生,故此被貝阿朵否決其對戰資格,戰人因不明自己是誰而消失,貝阿朵逃到黃金鄉(?)與真理亞互相依靠。

這就是第二個爆點。

如果我沒劇透的話,大概也會像戰人般SHOCK到看不到這紅字之間的漏洞哈哈(汗)但可能會直接跳到他是不是霧江的兒子吧?畢竟霧江EP3說過她和明日夢曾同時懷有留弗夫的孩子,只是她的卻流產了,兩人孩子被掉包的可能還是有的,再加上這個EP霧江的遺言其中包括曾對戰人冷淡而道歉,可能就是她發現戰人其實是自己的親兒子才開始對他好,或才開始感到歉意。

對戰資格是金藏的孫兒右代宮戰人,其實戰人母親是誰根本不重要,就算真的有兩個右代宮戰人也不要緊(明日夢所生的戰人&EP1至4的戰人),重點是眼前這個戰人是不是留弗夫的孩子,或有沒有金藏的血統,只是SHOCK到不行的戰人陷入錯亂並沒想到,這個反應也算情理之中。

真的要將死戰人速戰速決,貝阿朵一開始亮出戰人不是留弗夫親兒子或金藏的親孫子的紅字就好了,甚至只宣告戰人不是留弗夫親兒子就夠了,如果父親並非親生父親,一般也不會再想到父親的父親有沒有可能是自己的爺爺(但原來自己是金藏私生子的兒子這種設定也不是不可能)

但貝阿朵選擇了關係最弱的母親下手,是不是留弗夫與金藏的紅字從一開始就無法成立?以貝阿朵當時的情況來看,根本不會再有多餘心思耍戰人來玩,所以可以排除如果真的被SHOCK到不行的戰人急中生智,追問自己是不是留弗夫的親兒子,才拋出原來他也不是這個把戲。

然而,如果貝阿朵從一開始就知道留弗夫與金藏的紅字無法成立,卻還以質疑戰人是否右代宮金藏之孫作為退場的藉口,也未免太冒險了,搞不好戰人真的會追問留弗夫是不是自己生父耶,她認定了戰人根本不可能有這樣機靈?(其實戰人如果很機靈,作者才頭痛,要不是要更早收局,就是要提升難度)好啦,是我怎樣也不想他不是留弗夫的兒子(和霧江的孩子好,私生子也好),畢竟金藏的私生子的兒子也算了,我不想出現更囧的身世(遠目)

怎樣也好,因為他不是明日夢的兒子,而產生了假冒的情況,從他的反應來看,他應該從小就以留弗夫與明日夢所生的兒子這個身份活著,至少就算他是收養也不會在他有記憶的年紀時被收養,要不然他不會信心滿滿地複述那句『我是明日夢所生』的紅字,所以我也排除六年前的罪是他在六軒島上殺掉真戰人取而代之的可能,而且,真的殺了人,或害死了某人,他什麼也想不到的模樣應該不會那樣自然(?)

那明日夢所生的戰人在哪兒?如果真的是霧江與明日夢的孩子掉包了,那可能早已不在人世,又或基於某些原因還活著,所以真要說,反倒是真戰人回來報復還來得實際,雖然反過來說可以是戰人察覺到真戰人存在而有所行動,但同樣地,一早知道有真戰人存在,他就不會信心滿滿復述貝阿朵要求的紅字,反應也不會是他所表現的那樣。

當然,如果這一切只是作戲,那你和貝阿朵去領奧斯卡金像獎好了;如果有選擇性失憶或催眠這類情況存在,那我不玩了,作者愛說什麼就什麼啦=︿=



雖然說了很多,但其實也推理不出什麼來,只是進一步確定所有人都有問題和複數犯人論(複數犯人個別行兇?彼此聯手並窩裡反?兩者加乘?)薜定鍔之貓真好用,只要一天未揭盅,怎樣說也可以(喂)最後附上戰人所說一直用眼神叫他懺悔的貝阿朵近鏡(笑)


預告:
下一話終於到緣壽v.s須磨寺霞,單是看預告已感受到須磨寺霞和夏娃有多討厭,但……做整整一話?
我沒興趣看緣壽被虐待整整一話耶(喂)




第25話 Forced Move


顏藝果然是海貓繼獵奇後的精髓(?)

26話的預告太好看了!(巴)

今回劇情全都是1998年那邊。
我的焦點全放在緣壽坐船時與船長的對話以及預告之上。
看預告時覺得夏娃和須磨寺霞會很討厭,大概是預告全都是濃縮後的精華,開稀變回二十分鐘又沒這種感覺。

所以26話也是這樣?預告裡已做完了最精彩的部?我不要!。・゚(゚>ロ<゚)゚・。



楚楚可憐的緣壽。

1998年裡的緣壽與天草出發到六軒島。緣壽在船長口中得知六軒島還有另一個碼頭,專門運送女用補給品到九鳥羽庵,只有金藏、上了年紀的傭人,以及南條醫生才知道。但三十年前(1968年)時船長突然被吩咐不用再運送物資,可以推斷那時人類貝阿朵而不在人世。

到達六軒島,緣壽想獨自奠祭家人,此時在島上埋伏多時的須磨寺霞連同其手下出現,並將多年以來因霧江出走嫁留弗夫,使其被迫繼承須磨寺家而承受的痛苦,全數發洩在緣壽身上。

緣壽在須磨寺霞身上看到和自己相似的經歷,從而領悟到活在重男輕女的右代宮家的女人的痛苦,姐姐發洩在妹妹身上,妹妹發洩到女兒身上,但真理亞卻用愛包容母親,以溫柔的白魔法化解痛苦,不但了不起,也讓緣壽驚覺自己不是應該像真理亞般嘗試包容同樣喪失家人且飽受傳媒攻擊的繪羽?因此,她看到了夏娃。

話說這部份我在意的只有船長的話(喂),如果1968年時人類貝阿朵不在人世,和六軒島慘劇的1998年剛好相距18年,正好就和朱志香與戰人的年紀吻合……而我最不想成真的假說似乎更有成真的可能Orz

第二個感想是這一話好省力,好多圖都好像似曾相識,在OP和過去劇情都擷取出來再加特效吧?


強勢的緣壽終於回歸><

在夏娃煽動下,須磨寺霞不斷詆毀真理亞的魔法,並撕毀其筆記本,緣壽忍無可忍,召喚七姐妹殺掉朝自己開槍的須磨寺霞一行人,夏娃化成繪羽持槍打算殺掉緣壽,然而在奇跡魔法下,槍枝爆炸,殺人不成反害己,緣壽補上最後一槍使其解脫。

所以說,有時候盡量完全呈現原著也未必是好事,只能說今話裡楚楚可憐的緣壽畫得滿漂亮。

至少今回我覺得如果壓縮到只有一半時間,出來的效果搞不好更強烈(已經習慣海貓的趕戲?),即使在聲優加持下,我也不太覺得用緣壽獨白的形式,帶出右代宮家女人那段,能有太大感觸,而對須磨寺霞與夏娃的厭惡也比預告來得輕,說到底她們會讓人覺得討厭很大程度上也是源於顏藝?

可能一切都要追溯到海貓一直趕戲太兇,兇到嚴重影響人物塑造,以及觀眾培養對他們的情感,所以海貓還是適合貫徹趕戲的風格,高速灌輸觀眾龐大內容取勝?

我不知道剩下的劇情原作裡篇幅有多少(我只知道幾個流程),所以不好講只用一話能不能好好交代,但如果下回根本沒足夠時間趕完,今話花那麼多時間在這部份就等著狠狠被婊吧,尤其預告給人的期望很高耶。EP4繼鬼腳喬治和戰人身世爆點外,我想看的部份全都在最後一話

今話除了我關心的部份外,也帶出了須磨寺家這個潛在犯罪可能,而霧江掉的可能也更高了?同時,須磨寺霞等人領便當這部份也值得推敲,我們很清楚當然不可能有煉獄七姐妹幫助緣壽XD似乎很多人也認為天草狙殺說比較大機會,而繪羽最後那疑似COOL的對白也讓人聯想到天草?(他的口頭禪?)

雖然一直有聽說天草殺了緣壽,我也一直以為畫面應該是緣壽領便當(至少看起來像領便當),但動畫裡卻完全推翻了我的想像,角色位置剛好相反,很明顯緣壽還活得好好耶☉☉這是要呼應EP6裡緣壽應該沒領便當嗎?(EP6消息裡有一張圖是緣壽和天草站一起,所以一直以來呼聲很高的假設全都要被推翻了?)

至於天草這個角色的出現也引發很多推測?不過這些都是EP5範疇的事?

Anyway,我們還是先看結局會做得怎樣吧。(明明沒什麼感想的一話,為什麼好像也寫了很多=”=)



第26話 Sacrifice


緣壽妳等這一刻很久吧?

這個就是我在EP3尾段見到戰人想起妹妹時,會說緣壽妳可以瞑目的原因了。緣壽妳放心吧!妳的愛與付出絕對不是單向的(?)妳哥心裡都有妳啊!就算沒妳提醒他他還是記得家裡還有妹妹等他回去(雖然後面他很不爭氣地被壞女人騙了XD)

而這段也揭曉如果緣壽遇上哥哥會怎樣反應,果然比起強勢的揪著哥哥領帶耍傲嬌,她還是想直接撲進哥哥懷抱撒嬌一訴多年之苦,妳終於得嘗所願暢所欲言了!(雖然代價很大,而且受情況限制只能從後抱著哥哥,但這個姿勢滿像《鐵達尼》的You Jump I Jump不是嗎?)


結局篇截圖放送,按圖放大,雖然photobucket擅自把圖縮小了= =

劇情是由緣壽闖入黃金鄉作開端,由於她復活了櫻太郎,真理亞便離開了黃金鄉,黃金鄉隨之瓦解,貝阿朵只能回到棋局裡,而偽梨花則把戰人帶回來,繼續遊戲。

貝阿朵以戰人上回復述不到紅字,其對戰資格不成立作擋箭牌,緣壽立即以大部份玩家/觀眾也看到漏洞,雖然戰人不是明日夢親生,但不代表他不是金藏的孫子,用藍字反擊過去,貝阿朵確實無法以紅字反駁。

但戰人即使在緣壽重點不是血緣而是羈絆以及妹妹還等著你回家的雙重激勵下,還未能完全在身世打擊裡回過神來,緣壽只好亮出最後王牌,以妹妹的哭喊施以最後一擊。然而緣壽亦為此付出重大的代價,她要待在棋局裡,是要遵守不能告之戰人真實身份這條規則,反之則會全身血肉被鉗掉成肉碎。

其實這麼悲情的一段,我也不想再玩緣壽兄控的梗,但我看動畫這段真的沒什麼悲傷感相比後面戰人與魔女的對手戲,我更重視這部份吧?畢竟只要這段做得不夠有力,後面怎樣也會打折扣,沒有緣壽的犧牲,就不會有戰人再度振作,說什麼也要打倒魔女的強烈願望。

這段不夠悲慟的原因,我覺得未必單純是這段劇情刪太大,以緣壽那部份的演出已經足夠有餘?問題可能是我早已被捏,以及對緣壽這角色沒太大共鳴感,後者我不知道是因為大家TONE不對,還是是動畫做得不夠辛酸,又可能是EP3緣壽初登場和EP4裡的表現反差太大,所以我總覺得她被欺負得那麼害不怎樣合理?

還有一個原因,應該是BGM不夠煽情?記得那首BGM作為戰人漸漸回神過來倒是恰當,但用在緣壽的真情剖白與拜別哥哥之上卻太輕快了吧。

另外,看到緣壽一開始對戰人的激勵時,再對照別人補上的紅字來看,其實並不能證實他們是親兄妹?因為緣壽是以羈絆比血緣重要來鼓勵戰人,而戰人成功復述的紅字是緣壽是我的妹妹,這和他無法復述的我是明日夢所生並非對稱……那就是說緣壽是我的妹妹之所以成立,可以是基於大家確實擁有兄妹的情義,而非實際的血緣關係……(所以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緣壽眼裡最帥氣的哥哥。

緣壽最後的願望,就是要看到哥哥帥氣地向魔女宣告遊戲再開,而戰人亦不負所望,再度向魔女發戰帖,不同之前EP1或EP2,今回他是發狠120%開動turbo誓要斬斷和魔女的瓜葛!


暫時回憶一下這個很久不見的SM模式(?)

其實在紅藍大戰之前,原著裡還有下位戰人進行調查,結果大概就是發現眾人的屍體在之前見到的地方,而在六生活祭的場所裡也找到真理亞的屍體,推測應該是被毒殺,唯一找不到屍體的是嘉音,但有魔女的紅字保證他已領便當。

既然是大對決,我會期待做到EP1時戰人和魔女宣戰那個氣勢出來,但感覺沒有那時那麼強?(記憶自動美化了那部份?)又或者因為魔女讓賽得太過份,所以單是戰人強勢也沒用(果然銅板要兩個才敲得響?)不過,我真的覺得戰人有帥到,好難得有一回你這麼帥,而且沒有後勁不繼≧∀≦尤其魔女搬出金藏在EP4有出現在兒女面前,戰人快要被一口咬掉時及時反駁,還有他對魔女宣告勝利不是讓出來而是搶回來GJ(ゝ∀・◎)

這一段也證明了戰人過去最大的問題,相比推理能力,還不如說是太感情用事和太容易被魔女唬住,所以不是作繭自縛,就是跌入言語陷阱,再來就是給魔女騙,不被魔女唬住他還滿有急才XD雖然他這兒的推理大部份到原作裡茶會都會被偽鷹野的紅字推翻,有些不用偽鷹野推翻也知道沒可能成立,比如EP2裡的六人是被小型炸彈殺害XD"不過個好歹他終於想出EP3裡誰殺了南條的紅字漏洞(儘管比起不少玩家/觀眾慢了一個ED),而他對金藏EP4還好端端出現在兒女面前的解釋,名字是能由他人承繼,也算滿合理。反正他這兒擺明是頭腦發熱,為了回家陪妹妹,自己想不通的地方,再荒謬的推理也能掰(攤手)

而且,更重要(更感動)的是他終於掌握了這個遊戲正確的玩法(大概吧)玩這個遊戲我覺得首要條件也未必是推理能力要有多強,而是不能被魔女唬住,要不斷推論,在魔女身上套出紅字,畢竟在線索主要都在魔女的紅字上時,不收集多些紅字,任憑頭腦再好也無用武之地吧?(當然,頭腦好是有助有效地取得紅字)再荒謬也好,說了再算,可能魔女因而太鬆懈而多給紅字也不定;尤其有了藍字規則之後,魔女不想輸,無論戰人的推理多爛都要反駁,如果她不反駁,那藍字便成立,雖然未必貼近真相,但現在他求的是脫離這個遊戲,能夠達到目標的就是好辦法管它爛不爛。

相對於戰人鬥志破標(人果然是要受刺激才會奮發),貝阿朵則是無心戀戰,除了金藏不是別人偽裝,誰也不會認錯金藏的紅字外,亦只再度搬出人數問題,以紅字宣告島上不存在第十八個人類來反擊戰人的犯人X。嘖,證明我當初劇透還不夠完全(←事實上這傢伙EP4前也沒想過要推理),不過,正如別人的推理,目前為止也沒誰能保證金藏這一招不能玩第二次,況且事到如今其實少一個犯人X也沒太大關係?(感覺上是EP1最後那些命案比較難解釋?)

EP4開始推理,大概是因為EP4出現的某些線索比較好推理,而且不推理的話,不少劇情對我來說也會很無聊?(喂)不過之前實在沒怎樣注意到這部份,或許找天重看海貓動畫一遍,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吧。


魔女最後的請求/出題。

戰人的藍字反成刀槍,貫穿貝阿朵的身體,最後一擊更化成巨大的椿把她頂到半空,貝阿朵請求戰人殺了她,而戰人想了一下,便答應聽她的願望。之後魔女的靈魂(?)便脫離肉身,來到戰人面前,出了最後的謎題──





我是誰?

魔女說全島只剩戰人一個,而她現在便會去殺掉他,而看別人的補完,魔女還有言明她並非戰人,島外的一切無法干涉島上,那她是誰?

我也想問妳是誰啊大姐(趴)我想這條問題應該是和戰人身世及其六年前的罪一樣謎的謎,用這問題做收尾誰會覺得有結局的感覺!分明就像某三色台埋第二部的後路明顯到不行(喂)

就目前來看,只能封殺了貝阿朵絕非戰人的裡人格又或妄想這類後路,應該也不會是島上其餘十六人(?)這類的存在?亦不會是誰假扮(個人並不希望貝阿朵是島上某人說),當然,如果和本體分離後當不同人看待,就像繪羽和夏娃當兩個人,那就當我什麼也沒說。

而這部份給我最大感覺,就是貝阿朵像是戰人六年前不知做了什麼而形成,不過這樣就不合符貝阿朵修年千年這設定?所以該是貝阿朵因戰人六年前不知做了什麼而不得不在六年後開設這個遊戲無論那個都好,戰人你還真罪孽深重(茶)

下位戰人如果真的翹辮子,我也會排除天災吧,至少不會是地震火山爆發山泥傾瀉,畢竟地震山泥傾瀉會有山崩地裂房屋倒塌,火山爆發會有火山灰熔岩等等,警方來島上調查就能一目了然,也不會不提到這個發現吧?(這讓我想起EP1時,好像四個小孩組是被當作失蹤處理,但由於找到真理亞的下顎碎塊,所以大家也覺得他們凶多吉少?只要他們四人中有人是的,打算殺害自己以外的人,而引發互相殘殺,那就可以四人皆亡?)


裡茶會時間。

ED之後還有最後的裡茶會,由於動畫沒時間,偽鷹野的紅字反駁也全部刪掉,而出題篇也以兩位魔女亦以絕對和奇蹟之名作出的保證作結:貝阿朵絕對不會獲勝,奇蹟絕對不會發生(戰貝戰這對未來堪虞←妳只關心這種事?)

這種結局就是擺明製作組想做第二部,而不做第二部觀眾會囧掉的典型(至少在我心目中是這樣)

最後對海貓動畫版作一個小總結,雖然原作派不斷罵動畫批評動畫有多不濟,只看動畫絕對看不懂,甚至勸人不要看動畫去跑遊戲,我覺得絕對有先入為主的偏見成份。我也不認為動畫版相當好看(部份原因我被捏太大了),人物感情描寫的確不夠,人物刻畫最飽滿的首推真理亞,這還得歸功於EP4裡她的過去夠多夠重要,怎樣刪也得要呈現出來,反觀主角戰人如果大部份觀眾只留有癡漢和無能兩個印象也太慘了(他的無能要做到觀眾身同感受可以體諒才算成功?)不過整體做得算流,讓人看不懂這個指控也太嚴重了點(小節上不清楚倒會有,但不致大方向弄糊塗),即使我被捏了,還是覺得有些地方滿不錯看。

有原作派說如果他們默不作聲,別人就以為海貓只有動畫這個程度(也的確不指出缺點製作組也看不出問題),但相對地看動畫看得很歡樂的人不就像笨蛋嗎?而且動畫也不見得一無是處,至少一起批評動畫的原作派裡,就有是因為看了動畫而去找遊戲玩的倒戈者,這就證明起碼動畫在宣傳推廣上是成功的。畢竟不是誰都玩遊戲的,也不是玩遊戲的也會玩這類型遊戲,而且也不是誰有興趣後也會去碰遊戲,所以動畫也造福了不想去碰遊戲卻想知道海貓接下來如何的人(←重點)。

假如原作派真的那麼不滿官方動畫,那就去看同人好了,要同人將八個EP動畫化出來,而動畫如果(拜託一定要)有下一季,那就乾脆砍得更狠,只抓緊某些地方盡情發揮,愛獵奇就做獵奇,愛談情說愛就做談情說愛,又或乾脆砍掉重練,反正沒人(原作派)期待官方動畫能做到讓大家明白和推理。

當然,以上發言很大程度是我看別人批評動畫一文不值下的抱不平,事實上還是有些原作派滿溫和和客觀對待動畫,並且很有愛地按動畫進度補完動畫刪掉的劇情。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