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重看計劃開始?GSD 9~16

2007.09/25 *Tue*
不知該憤怒還是沮喪,總之就是欲哭無淚,多災多難的一篇日誌啊,連續兩次錯手弄到辛辛苦苦打出來的東西全沒了Q_Q


找碴&疑問
1.沒記錯的話,核的原材料很易找,所以核很便宜?所以核彈也很便宜?真不懂地連為什麼每次攻打PLANT都要用核攻擊,好像核彈很不值錢……儘管成功的話,這是省時省力又低折損率的方法,但人家三番兩次被核彈炸,難不成就沒研究出相應對策嗎?想想當年血腥情人節後PLANT做了些什麼!

2.PLANT第二次被核炸?那雅金那次是什麼?

3.戰爭不是避得就避嗎?Cagalli反駁不了Yuna會樹敵會被孤立會被攻擊也算了,但連漠視其他受苦的國家這理由也反駁不了就……(消音)這個時候和地連締盟就意味著參戰,而國家對戰爭不是該能避則避,不迫在眉睫也不參戰嗎?想當年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時,不是先後被日危及國家安全,美國會放棄翹著二郎腿隔岸觀火坐收漁利而加入戰爭?當然,也有國家會主動參戰,但不是因為有利可圖(如一次大戰的日本),便是為了轉而國內不滿(如一次大戰的俄國),再不也是耀國威(如克里米亞戰爭的法國,沒記錯)……Yuna那那麼人道的理由……吃得太撐沒事做嗎?

4.一部手機也要充個多小時電,一部GUNDAM只要幾秒就充完電?

5.一部GUNDAM打下六艘艦很害?那當年Aegis四部GUNDAM打下第八艦隊算什麼?好啦,第八艦隊沒MS軍隊。

6.儘管卡卡的處境很慘,襯著AC的回憶看,就更顯淒慘,只是,這個婚真是非結不可嗎?第一次看時我也被編劇牽著鼻子走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但今次重看突然發現,其實她真要拒絕這門婚事,也不是完全沒辦法吧?當然不可能直接用「我愛的是阿斯蘭」這種必然招來悠悠眾口站不住腳的理由,可改說『現在國家正值危難之際,並非談兒女私情的時候,我決心全身奉獻,貫徹國家理念,捍衛國土,以弔祭父親以及前次大戰死難者之靈』之類呢?大概人民會感動得起來鼓掌,而卡卡也能趁機推銷她的理念,煽動人民支持自己,抗衡政府裡的反對派,要知道民眾的力量是足以顛覆一個政權……只可惜卡卡沒這個智慧,好吧,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她也不過十八歲而已。

7.Kira父親呢?為何只見他母親呢?

8.其實第一次看就想問:FAITH的徽章為何佩戴在駕駛服時大那麼多呢?分兩個不同尺寸的嗎?


吐槽&雜言
1.Kira果然是老人與海,只會對海發呆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而更糟糕的是,我好像越來越看Kira不順眼(驚)我明白基於每個人的個性與經歷的不同,即使面對同一情況,也會有不同反應,我也明白Kira在上次大戰也是受苦受難,但我就是忍不住覺得他的表現像某世外高人,越看越覺這個世界不知所謂,覺得世界不能沒了自己,終於要出手了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話說ED1時他和L女神就一副要拯救世界的模樣。

2.真害!HARO的預警功能!所以造它出來的阿斯蘭也很害(毆!)

3.K大神的真人肉搏技真不行,也是L女神刺殺案中,才覺Murrue真是個正規軍,身手不錯!

4.更正上次說Kira幫阿斯蘭已是Seed的事,GSD裡他也有幫好兄弟的,幫他將女人搶回來XD

5.難怪日後阿斯蘭會背叛,啊、不,頂多是拆夥,因為議長的話根本就等於『雖然你身穿ZAFT軍服,但不要緊,這只是方便你行事,其實你不是ZAFT軍,你只要忠於自己、按自己理念去做就可以了』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而其後對是否回歸ZAFT這問題,阿斯蘭也一直回答某程度上算是,那罵他不是軍人做什麼?他根本就不是以軍人的身份回去ZAFT。

6.AC果然很有夫妻相,無論做什麼也被罵錯 ̄▽ ̄Shin小孩罵卡卡家害死他全家,好吧,今次卡卡妥協和地連締盟以免歷史重演,卻又被Shin罵任意妄為,這個年頭的好人真難做。

7.當Kira質問卡卡是否ORB安全,燒毀其他國家就沒問題時,我很想答:是的。這答案或許很冷血很不人道很不公義,但人乃至國家也是先顧好自己才有能力去顧其他吧?連自己也自顧不暇,還去管人事,好讓自己更焦頭爛額嗎?尤其一個國家不是屬於個人,而是屬於人民,難不成你要犧牲國民而去救他人嗎?

8.看著阿斯蘭和Talia艦長說「我也認為這場戰事無可避免」、摑Shin兩記耳光時,我很想說:蘭哥,請你務必保持這種氣勢,別老對著Kira就莫名其妙矮了截!

9.三主角似乎不是臨時起議,而是一開始便決定好,瞧瞧OP1,ASK三人一起的畫面,佔最大篇幅的是Kira(話說阿同學那個側身好……好萌好受 ̄▽ ̄/毆!),Seed系列第一男主角情侶裸飄特權Kira也有份,和今作第一男主角Shin打對台還是Kira,明明出鏡率和阿斯蘭差不多,卻比第二男主角的阿斯蘭更搶鏡,這樣Kira在GSD裡有可能不重要嗎?


正話
話說第一次看就覺得,連友情牌也打了出來,阿斯蘭有可能還不乖乖就範嗎?而今次重看,覺得他會答應議長,除了因為對自己無能為力的自厭、因為對戰爭的陰影、因為想為世界做些什麼的想望,也因為PLANT是一個瞭解自己體諒自己需要自己的地方吧?

從Yuna的話就可知道,AC之間的種族問題真嚴重,啊、不,是ORB或許能讓Coordinator題外話:日式英語……好像讀不到”or”這音,害得我以為是什麼與Natural這個讀得更恐怖,完全不知是什麼共融的國家,但在保守黨把持的政治架構裡還是相當排外吧?在這種環境下,阿斯蘭會快樂嗎?即使有能力,又能做些什麼?

不談外人,就只談KC。與阿斯蘭感情好,清楚彼此脾性習慣,大概也沒什麼好質疑的地方,但瞭解這點我先保留一下,固然他們是完全將阿斯蘭當成自己人看待,可往往這就容易令人忘記彼此之間的差異,或者他們根本下意識就想忘記這會造成敵對的差異,而這樣一忘,很容易便踩中對方的地雷、無意間傷害了人,卡卡便做了一次;儘管Kira也不是不關心阿斯蘭,儘管問阿斯蘭有沒有事他一定答沒事,但其實那句「有沒有事?」對他來說是相當重要,不想別人擔心,卻不等於他真的不需要別人的關心、不需要別人的分擔,不然他也不用特地跑出來找Kira了!當然,溝通是相向的,但以他的個性……做到這程度,就已代表事態很嚴重吧?多年交情,也只有嗯嗯唔唔這樣的反應?

所以,議長的級數真是比KC高多了 ̄▽ ̄他未必全然瞭解阿斯蘭,卻很了解他當下那刻的需要,所以問他U7事件是不是又讓你留下痛苦回憶;或許KC能對阿斯蘭說你是你,你父親是你父親,卻未必能說出其實Zala議長當初也不是這種人、Zala議長的話只是被恐怖份子用來合理化自己不見得人的行為,這些話真實與否不重要,反正當事人也作古了,誰知道呢!最重要的是,這是對長久以來被父親的陰影纏得喘不過氣的阿斯蘭最想聽的話,也是他的一點救贖;KC清楚他的能力,也許多少知道他想做什麼,但這代表他們會支持嗎?畢竟這麼一回去ZAFT,可能又會再臨一次敵對。

或許正是如此,AYD那次見面突然覺得好可愛好溫馨vvYzak一見阿斯蘭就要打架的模樣、阿斯蘭被生氣得一頭霧水揮開Yzak抓著領子的手、Yzak孩子氣的一句「哼,沒錯」,還有Dearka那又來了般聳聳肩,真的很有回到以前的感覺>////<更令人感動的是緊接著的掃墓,Yzak對他說『不如回來吧,雖然發生了很多事,但我會幫你擺平』,多像一個男人承諾自己所愛的女人萬大事他來扛,呃呃、說笑啦,果然是出生入死的戰友!無論平時再不對頭,自己的背還是可以毫無保留交給對方。以相處長度來說,Kira一定比較長,但我還是對戰火下孕育的惺惺相惜更有感覺,尤其整個小隊就只剩下他們三個,戰後還能再見,更顯珍貴更顯特殊其實Kira和阿斯蘭也曾一起出生入死,可萌不起就是萌不起,是他們的感情給我太溫室的感覺?或許是我沒看過和《然後》同一個級數的AK/KA同人。也不是說小伊比KC多瞭解阿斯蘭,只是他們理解阿斯蘭這個人的切入點不同,即使同一個特質,解讀出來的東西也會有偏差,反過來說,YD也未必明白阿斯蘭為何選擇留在ORB,但怎樣也比從未在PLANT住過、和PLANT也沒什麼羈絆的KC更明白PLANT於阿斯蘭心中的地位,阿同學那句『因為我不常回來,所以想趁機會去看看Nicol他們』,聽得我多黯然,也只有YD才明白那種感觸,也只有他們才同樣對『雖然我能做的不止這些(參軍),但戰友也死去、明明自己也該死卻沒死的這種情況下,還能做其他嗎?』的感覺,始終有些事要共同經歷過才能身感同身受。

怎樣也好,八話裡,我最喜歡的,就是AYD重聚掃墓那段。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