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胭脂(二)

2009.09/17 *Thu*
胭脂

第二章、無願



「芷?她不配擁有這個名字!從今天起,她就叫作無願──一個不配被人疼愛、一個不配被人祝福、一個不配擁有希望與願望的人,這個名字就最適合她不過了!我不會讓她有一天好日子過的,不會!我保證,她的未來一如她的名字──不被人疼愛、不被人祝福、沒有希望與願望。」

那女子冰冷的話語言猶在耳,咬牙切齒的似帶有極深極深的恨,像是一個最狠毒的咀咒,咀咒著小女孩。小女孩對眼前狀況是懵懵懂懂的,只知道眼前的女子極之討厭自己,那女子的眼神很冷,就像外頭那披滿整個院子、閃動著銀光的雪,冷得讓小女孩害怕,不敢迎視女子的眼,也不敢去聽女子的話,直覺就想捂著耳朵,拒絕收聽。


女孩沒有這樣做到,而她如同女子所說的話,從「芷」變成了「無願」,沒人再喊她一聲芷,大家只是無願無願的喊著她。不止是名字上的轉變,就連生活也有著重大的轉變。

記得那天,銀琤姐對她說:「無願,以後妳就是由夫人親自調教了,而且夫人還指名要妳當她的貼身婢女。」

之後,銀琤姐便領著她到那個夫人的「芳縈閣」。冬,梅花盛放的季節,整個芳縈閣也開滿了一朵一朵梅花,或紅、或白、或粉色的,梅瓣偶而緩緩地飄飛,融入一片雪景,彷彿一個梅花編織而成的美麗世界,美得令人目瞪口呆,也美得令人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深怕一個不慎,便會玷污了這份美。

走過那條由七彩鵝卵石鋪成的小徑,就來到芳縈閣的主廳,雕欄玉砌,彩樑畫棟,一如子魅門其他建築般優雅莊嚴、氣派堂皇不凡。一進廳,便見到那女子坐在中央的主人位置上,她鬢髮如雲,插滿諸如金步搖等琳瑯滿目的髮飾,一襲深紅色的貴婦裝束,淡掃蛾眉,將她冷豔的面容描繪得更精緻更嫵媚,雍容尊貴,一如女孩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然而,她那份針對她的厭惡也絲毫不改,眼神還是冰冷得教女孩不敢直視。

如果女孩是這女子的惡夢,那麼,女子很快也成為女孩的惡夢,一個讓她從心底裡害怕到顫抖的惡夢,糾纏糾纏糾纏,就像蠶吐出來的絲,密密地將她纏住,不管如何掙扎也是徒勞無功,只會越纏越緊,直至窒息。

胭脂的訓練本來就不容易,即便對象不過是一名稚幼孩童,從聲、色、貌、歌、舞、樂、儀態舉止等等,也有著極為嚴格的要求,以達至身段柔軟銷魂,眼神帶如絲媚態,舉手投足優美而誘人,一切皆是誘惑的化身。要學怎樣以色事人已是一大串條件,這就更提成為一個殺手探子所具備的條件,要達到,所要走的路有多艱苦。

一邊要學如何以色事人,一邊要練著武功,學不好,就要挨打受罰,再達不到,就不是單純的挨打受罰那麼簡單,小無願見過幾個就因為達不到要求的胭脂,哭得淒的被人帶走,結果第二天她就不再見到他們,她知道,她再也不會見到他們。然而,這些胭脂哭得再淒,卻沒人同情他們,拉住他們;這些胭脂不見了,卻好像沒人察覺一樣,大家照常過他們的生活,不為多一個人或少一個人而改變他們的生活。

一直以來,小無願不想做這些胭脂,因此很努力地要達到胭脂教頭的要求,挨幾鞭、少吃幾頓飯就總有的了,日子雖苦,但總算還過得去。

可是,這女子比那些胭脂教頭更嚴格,不管無願做什麼,她也有辦法挑出缺點,然後毫無留情地將鞭子揮向她身上。那些胭脂教頭是會用鞭子抽打做得不夠好的胭脂,但最多那個地方只會紅腫起來,而這個女子的抽打,是頓時呈現一條血痕,染紅了衣料。

「嗚……」低低的呼痛聲,像貓兒的低鳴,微弱得可憐。

就像現在,那鞭子劃破空氣抽打在身上的聲音是無願惡夢裡的聲音,雪白的衣料頓時暈開了妖豔得很的血色,她擰著細細彎彎的眉,撫著被打的小腿,只感到又熱又辣又酥麻,還有一點點溫溫的濕意。

「行雲流水劍訣之所以叫作行雲流水劍訣,就在於身法轉移與每招每式的變化連接也要自然,輕柔如雲似水,彷彿在雲上水上翩翩起舞一樣。妳瞧瞧妳自己舞這套劍訣是怎樣?腳步太笨重,轉接生硬,一點行雲流水的味道也沒有。」

抬起頭,就見到座上的女子冷眼看著自己,那雙瞳眸得可怕,那是惡夢的顏色,這女子也是她惡夢的根源。儘管小腿痛得發麻了,而且心底那股懼意教無願更難站起來,但她明白,眼前這個女子是不會同情她,不站起來繼續跳到她滿意為止,只會招來更多的鞭子。

吃力地站起來,無願再次拿著劍,舞起行雲流水劍訣。平滑的劍面在陽光下閃閃生亮,流動著水般的寒光,與衣裙劃起的輕巧白弧相映成趣,輕柔如舞,極美麗的死亡之舞,每步每劍,皆是引領別人至死亡。

「腰太硬。」

腰部吃了狠狠的一鞭,整個人狠狠地倒在地上,無願按著腰部,只覺得像被火燙一樣,滾燙的,正燒著。

一套劍訣,平常不消多久便練好,可在這女子嚴格得該叫作惡意刁難下,一套劍訣好像變得沒完沒了,要舞呀舞呀舞至無止境,舞至筋疲力竭,才能停下來。同時,身上的血痕也隨之而加,舊的未消退,新的便替上,新舊傷痕交錯,佈滿了雪嫩稚幼的身軀,彷彿醜陋邪惡的毒蛇盤纏著身子。

胭脂一天的練習完畢後,她的惡夢仍然持續,她是這女子指名的貼身婢女,要負責照料女子的起居飲食。天一亮,她便要起床,去打水給她梳洗,要替她更衣,要替她梳髮上妝,假如她梳得不合其心意,她又會被打,又或用髮釵刺她,梳著這頭如絲綢般細膩柔軟的髮絲,她總是戰戰競競,似是什麼可怕的妖怪在她手上。

一般下人要做的事她也要做,例如去洗衣服洗碗碟,在嚴冬裡,水冰得很,冰得她的十指也發紅,冰得她的十指也沒有感覺,不管呵多少口暖氣,一點改善也沒有,長時間地彎著腰肢洗洗擦擦,腰肢也彎得又酸又軟又痛。

要做一個被使喚的婢女,每天也換來一身酸痛勞累還好,真正最艱難的,是每天夜裡那個在眾人面前也是冷傲尊貴的女子,突然變成一個瘋婦般,對她又罵又打。

「不……求求您、不要……不要……無願知錯了……無願不敢了!」毫無意義的話語,不停的叫喊著、哀求著,但其實自己做錯了什麼,會惹得她夜夜也發狂似地打她罵她,她也不是太清楚。

女子會摑她,臉頰紅腫得高高的;會對她拳打腳踢,全身骨頭好像全移了位置;會扯她的頭髮,扯得她頭皮也發麻,然後狠狠地撞向牆或地面;會祭出訓練時的那條鞭子,使勁地抽打在她身上;會用髮釵或刺繡用的針,瘋狂地往她的手臂刺……

額上傷口流血,緩緩的順著額流下來,溫熱的,紅豔得化不開,她所見到的東西也被染成一片紅,紅紅的,什麼也變得不真切,眼前這個女子,看起來更瘋狂也更猙獰,眼裡閃動著野獸般的異彩,更加強她心底那份顫慄。

「孽種!孽種!孽種!孽種!」這是她最愛罵她的一句話,不斷地重覆又重覆,一遍又一遍。「孽種!孽種!我為什麼會生出妳這種孽種的?」

從女子罵她的內容,她也能大致猜到她是她不想生下來的孩子,卻偏偏生了出來,她不想見到她,卻偏偏遇上了她,讓她憶起了她最不想的記憶,所以她便拿她來洩憤。

「妳這個孽種!是那個男人的種,還要是一個不男不女的妖人!我為什麼會生出妳這種孽種來的?是我做得太多壞事的報應?還是前輩子我積了什麼孽?我到底為什麼會生出妳這個不男不女的妖人的?」

無願想哭。她可以反問她為什麼討厭她還要生下她?為什麼要將她生得這樣不倫不類的身軀?她也不想要這麼一副的身軀,這麼一副讓她受盡排擠冷眼的身軀!

自她懂事以來,她就被大家排斥。

她不明白為什麼大家不喜歡她,只要瞧見她就會當瞧不見她,她再走近一些,他們就會避開,並且以看怪物般的目光看她,大人是這樣,和她年紀相若的胭脂也是這樣,有時候她只是想找人玩,想加入大家,他們不單會躲開她,甚至拿起地上的碎石丟她,丟得她很痛。

他們對她說,以嘲弄譏笑不屑的語氣對她說──

不男不女的妖怪。

她終於知道了她為什麼那麼惹大家討厭,正正因為這副說男不是男、說女不是女的奇怪身軀,讓大家將她當成妖怪般看待。沒人喜歡妖怪,更怕妖怪會為自己帶來不祥霉運,所以大家不愛和她一起,就連說話也不想。

有些人,不避她,就會惡意戲弄她,問她關於這副身子的問題,用強烈得讓她感到不舒服的眼光打量著她全身,有時候不止是用眼看和用口說,他們還會動手脫她的衣服一探究竟,被人撞見了,那人不是當什麼也看不見的掉頭走,便是當作看戲,或一起起哄,會喊停他們的,就好像只有銀琤姐。

別人躲她,她也躲其他人,躲開他們那排斥厭惡的目光,躲開他們譏笑她的冷言冷語,躲開他們的惡意戲弄。一直以來,她也是孤伶伶一個人的。偶然得到的空時間,也只有自己和自己玩,遠遠看著別人玩得怎樣高興、怎樣開懷暢笑,他們不單會一起玩,還會互相勉勵,渡過在胭脂樓艱苦的生活,而自己,只有自己,再無別人。

全因為她擁有這樣不倫不類的身子!

有時候,她真的很想哭,淚水也掉了下來,掉得很兇很狠。銀琤姐曾對她說過,在子魅門、在胭脂樓裡,眼淚裡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也不會對自己有何幫助,那只是軟弱無能的象徵,只會讓人欺負自己得更兇、讓別人更看不起自己,所以,如其花時間花氣力去哭,還不如想別的辦法去面對眼前的問題。她明白銀琤姐的話很有道理,但她卻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老是窩在自己的被窩裡哭著。

淚水又掉下來,很不爭氣地掉下來。這時候,她終於挨過了那女人每夜發作一次的打罵,拖著疲憊、沈重又疼痛的身子,回到她在芳縈閣裡那間偏僻狹小的房裡。坑是燒著火,卻很微,被很薄,陰暗而帶點潮濕,在白雪飄飛的夜裡,這間房更冷,那條薄被壓根兒一點也不保暖。

很冷……

她盡量將自己蜷縮,夜正,雪正飄,天亮了,她今天吃過的苦又要再吃一遍,她所懼怕至深的惡夢又要再上演一次,這個惡夢好像沒有盡頭,要到何時她才能在這個惡夢中醒過來呢?



-待續-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