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蝴蝶誌異StoryI.III 視界4

2009.09/14 *Mon*
4.


儘管如此。

「我要開始檢討今年一年級生的課業編排,以及校慶演出的練習安排,為什麼到了今天──兩個月後的今天,」麥萊在桌上十指交疊,以冷淡的責備口吻,特別強調今天一詞,「你們依然有這樣的情逸致,為首席小提琴手這老話題吵個面紅耳熱?你們不覺無趣的嗎?」

「一個銅板是敲不響的。」

我忍不住反駁。你們?那個「你們」分明只含括某人。始作俑者又不是我,和我說這些有什麼用?

曲式學的課結束便是一場苦難的開端,仇敵的報應未到,依然意氣風發,還能惺惺作態施捨憐憫的目光;反觀自己別說要擺脫眾人眼中那不夠運卻又苦纏不休可憐又可笑的丑角,現在就得獨自挨罵,更重要的是在挨理應是仇敵要挨的罵,誰能憑藉那飄渺的預兆跨越這一切!

低調?謙忍?見鬼的!統統給我滾到太空去!我要戰鬥,我要據理力爭,世界上唯有自力救濟才是最實在的憑依。

「那妳就不要讓其中一個銅板有發出聲響的機會。」

說得倒輕鬆。

我沒有制止臉上的冷笑。

自己人當然偏袒自己人。

如果連同類都不互相認同互相庇護,那麥萊現在擁有的所有,包括卡特爾先生比他更來得合適的管樂團總監之位,這間以他的資歷來說太快得到,掛有校務總監燙金銜頭的獨立辦公室,算是什麼?

「只有我一個愛好和平是沒用的,先挑釁的可不是我,麥萊先生。」

麥萊挑高眉頭,似乎相當好奇眼前這小卒竟敢如此多嘴,出言不遜;我毫不退縮,用力回瞪過去,傳遞旺盛而不撓的戰意──即使對方不痛不癢,連石沉大海那丁點水花也沒有。這場無趣的獨角戲沒維持多久,麥萊嗤了一聲。

「真會將時間浪費在無謂的地方上。」

鐫刻似的臉龐上,再度浮現慣性的嘲弄冷笑。

「穆小姐,妳知道嗎?有些事情,是再努力也辦不到的。」

咦?

麥萊稍微瞇眼,聲音放輕,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我能在他身上套用「溫和」一詞,不、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意味深長?

那無機質似的灰色眼睛,似乎在這一刻,多了一絲隱晦的軟弱情感。

悲傷嗎?(真是見鬼!這可是麥萊耶。)

嗟嘆嗎?

還是──緬懷?

他在我身上所看見的,是什麼來呢?

「藝術並不是靠努力靠毅力靠經驗就能成就的事情,即使技巧練得再滾瓜爛熟,沒天分就是沒天分,窮極一生,付出再多,都會力不從心,只能是三流──聽起來很可悲很不公平吧?但,這就是事實。」

蒸氣鍍上眼角膜。

光線驟然黯淡,陷入模糊的灰色世界。

只有一雙憂鬱的眼珠,隨時迸裂成晶瑩的祖母碎片。

──那個夢!

我瞟向門邊的迷糊女生,是妳嗎?

她依舊無知無覺,彷彿連自己都忘記自己的存在。

「當然,只靠天份而不知進取,就像考試只靠小聰明,從不肯認真用功,終有一天成績單上的數字會非常慘不忍睹,而機會從不等待不懂珍惜的人,縱使以後痛改前非努力重考,也未必能碰上當初的機遇──這一點放諸藝術上倒是一樣。」

水氣一下消散。

光可鑑人的辦公室畫面重回眼底。

麥萊臉上眼裡只有嘲弄。

「穆小姐,妳要以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為榜樣,還是隨便能拉小提琴就心滿意足?」

這是拐個彎讚美我有天份勉勵我努力向上?還是英國紳士式挖苦我不分輕重幼稚無知?

「也不見得藝術家不問世事便能成功。」

「至少有流芳百世的可能。」

那眼神分明覺得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任務!

可惡。

不過,身為校務總監的上位者日理萬機,當然不會對小人物的心聲有興趣,願意花時間對話,已是莫大恩典;豈料眼前小女生不知好歹不甚受教,既浪費寶貴時間又自討沒趣,終於下達逐客令。

我跳下椅子,趁喜怒無常的上位者還沒改變主意前,關上木門。

莫名其妙!

好吧,怎樣也比麥萊不分青紅白亂罵一通的預期好多了。

但這充其量沒讓心情變得更糟糕,我現在誰也不想見,誰也不想理,尤其班上的人。

我看了看錶,十二點半(這樣就沒了十五分鐘,嘖),兩點半才有課,加緊腳步離開行政大樓,朝飯堂進發。飯堂裡人不少,露天座位也受到部份人鍾愛,雜亂的人聲笑聲乃至肌膚感覺到的目光,全都是惡意的攻擊,一秒不停地笑話我和那賤人強弱懸殊的爭鬥,我惱怒為什麼排隊買餐付錢要這樣久。

好不容易付了錢,我抱著三明治與果汁,匆匆走到西翼把儲物櫃裡的西洋音樂史講義筆記(又是麥萊,我記得要測驗)和《雙城記》拿出來,直奔頂樓的空中花園,沒有人,才終於鬆一口氣。

雖說是空中花園,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四方角落,中央種了一小叢觀賞用的色植物,有兩張長櫈,桌子沒一張,如非到交報告的黃金時期,四處找不到可以開會討論拼報告的地方,也鮮少會考慮到這裡。

我坐下,眺望那袤廣的藍天,雲朵像一隻隻肥美的綿羊慢吞吞地玩樂,看久了,突然覺得自己生氣很無謂。

味蕾也變得容。

講義筆記先擺在一旁,正當我翻開看到一半的《雙城記》,抬眼便瞧見那女生;她蹲著,視線平直,不知透達何方;在麥萊辦公室裡的奇異景象驀地閃過腦海,這是妳的記憶吧?

顯然我們之間沒有心靈感應,女生一動也不動。

「喂,那個男生──眼睛、應該長得不錯,抱怨小提琴拉得不夠好的那個,是妳喜歡的人吧?」也只有這個解釋才合理吧?我沒有這樣的記憶,而我作那個夢那晚正好碰到她。

我走近女生,女生理也不理我,應該說她將無知無覺發揮到最高境界。

那她就更不可能解答我,為什麼會再次見到這樣的景象。

因為麥萊剛好說同一番話?(學藝術的人都愛抱怨這些?)

因為……麥萊剛好又是眼睛?

那雙憂鬱幽深的眼睛,哪裡和麥萊冷酷無情的眼神相似?

我想起麥萊眼裡曇花一現般的情感,其實那是女生記憶的幻影才對吧?

「妳非常非常喜歡那男生吧?」

那男生肯定是女生最執著的回憶,要不沒可能隨便一個有相同眸色的男人說著類似的話,就能讓女生有這樣強烈的反應,連我也能看得見那恐怕是她記憶裡所剩無幾的破碎片段;我看著女生那空洞的眼睛想。

「喂,妳至少答我妳叫什麼名字好不?」總不會連這麼基本的資訊也忘掉吧?

好吧,我太高估自己的能耐。女生的絕對領域並非一個小女生能憑三言兩語敲破。

「穆小姐?妳在做什麼?」

困惑的男聲比恐怖片裡突如其來的鬼影怪響更嚇人,我的心突地一跳,一轉身,原來是昆士頓先生。

「沒、沒什麼!我剛才好像見到些什麼,所以跑過來看看,看來是我一時眼花看錯、哈哈……」真是敷衍陳腐唬爛到不行的經典藉口,我也差點咬到舌頭,反正一般都不會深究那麼多。

果然昆士頓先生僅僅狐疑地看了我一眼。

他拿著飯堂買來的豬肉卷和特飲,看樣子,他來這兒的目的與自己是大同小異。我只嘆一聲,為什麼這個年頭連無人問津的地方都得和人爭,行政大樓那兒不也有類似的休憩地方嗎?

我和昆士頓先生也不是天性外向熱衷聊天的人,彼此之間只有看誰先投降打開話匣子或離開的沉默。

最後,是昆士頓先生先投降。

「剛才──沒事吧?」

有些遲疑,有些小心翼翼的語調。

我想了想,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沒什麼。」

才剛忘了那些討厭事情又要重彈一遍,又要再陳腔濫調安慰我一遍或揶揄我不自量力,我真想掐斷那些好事之徒的喉嚨。

「妳很討厭艾倫──麥萊嗎?」同樣是那遲疑不確定的語調。

我楞了一楞,這句倒新鮮。

然而,鏡片逆光之下,昆士頓先生並沒有洩露太多蛛絲馬跡,供我抽絲剥繭,解構這句話的含義。

「還是像卡特爾那樣親切的帥哥比較受女生歡迎吧?」

昆士頓先生視線投向藍天遙遠的終端,和天空同色週的藍眼,壓著一片烏雲。

單純孤僻阿宅的妒嫉?

「努力做好自己就夠了。」

昆士頓先生轉頭朝我微笑,有點生硬,是不習慣和異性有說有笑?還是意識到在無關重要的女學生面前,曝露了太多不必要的陰暗情緒?

「還有,小心一點。」

這一回,遲疑的音調倏地降了幾度,變得明確,卻是深沉的音色。

連帶那不起眼的沉默蒼白面容,都添上一種微妙的魄力。

跳調跳得那麼快,我搞不清你到底想怎樣耶老師。

「雖然妳今次落選了,但在大家眼裡,妳還是才華洋溢的未來之星。」

什麼叫今次落選了?

想不到木訥的阿宅說話也帶刺,我驀地想起,他──在宿舍迎新當晚,贊助鉅細靡遺的曼特洛天才少女謀殺案剪報。


-TBC





後記:
我是見到徵文就忍不住參一腳的笨蛋Orz
相比其他勤快的參賽者,我到現在才更新(遠目)
如果硬要說靈異外的50%是什麼,其實是愛情才對,只是那要到第二集才有的東西(有的話)

所以,我要重申一遍,別因為掛著XXX謀殺案,而對推理有所期待。




*帕格尼尼:尼可羅.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意大利小提琴家、作曲家,也會結他,屬於歐洲晚期古典樂派,早期的浪漫樂派。傳說他將靈魂賣給惡魔,換來魔鬼般高超的技巧,是歷史上著名的小提琴大師;獲贈一把名為耶穌的瓜奈里小提琴,自己取名為「加農砲」。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