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蝴蝶誌異StoryI.II 噩夢2

2009.04/19 *Sun*

話雖如此。

真正稱得上嫌疑犯的校內男性,就只有溫妮的瘋狂追求者,以及祖蓮娜的男朋友。

兩個不同時期的受害者,都是自己時代裡女神般的存在,身邊自然不乏男性追捧。溫妮比較倒楣,明明是認真學業交友單純的文靜好學生,卻無緣無故惹上一個狗仔隊般變態的追求者,貼身跟蹤是最基本,連垃圾也不能倖免被翻找,遠遠超過常人所能忍受的低限。據說,當年溫妮派聯手杯葛乃至欺凌該變態,程度之激烈,迫得校方不得不勒令其暫時休學平息風波。

相對地,祖蓮娜是比較幸運的,身邊的男士都很正常,而本人亦樂於周旋在異性之間,即使已經名花有主。女朋友與別的男人言笑晏晏,肢體接觸親暱,不難想像做男朋友的心裡不是滋味。尤其後來傳聞女方另結新歡,雙方關係告急,不是大吵大鬧,便是索性不瞅不睬,剩下的交流就是一句起兩句止的冷嘲熱諷。祖蓮娜遇害前兩天,更因一支蕃茄醬,觸發一場世紀大戰,沒雙方友人在旁拉著,恐怕已扭打作一團,女方尖叫要分手,男方則撂下殺掉這賤人的狠話。

可惜,案發當晚,兩位最佳嫌疑犯都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

那位變態在休學時已到了蘇格蘭,校慶期間還得發慌,跨越歐亞大陸的另一端遊歷日本;而祖蓮娜的男友整晚和友人泡在一間叫「夜不落」的酒吧裡,喝到天昏地暗,哭得一塌糊塗,沒人抬回宿舍大概被賣了也不知道。白紙字不容抵的出入境記錄,酒吧裡店員客人異口同聲的口供,教警方只能含恨放人。

矛頭直指那位神秘的新歡。綜合祖蓮娜的閨中密友,以及男友的證供,得出極富魅力、才華洋溢、懷才不遇、鬱鬱寡歡、比女方年紀稍大,這五個元素組成的模糊男性輪廓。警方翻遍祖蓮娜的人際關係,符合條件,又具備相當嫌疑的──

傳言是學校裡的老師。

我的眼珠在麥萊和卡特爾先生之間來回移動。

一如往常,麥萊貫徹這個總監之銜純粹虛設,理應由他主持的預演後檢討,卻坐在遙遠而不起眼的一角,閉目養神似的,思緒不知已飄到何方,任由卡特爾先生越俎代庖,僅僅一雙越蹙越緊或是稍微放鬆的眉頭,顯示他還有些許心思放在正事上,偶然插播一貫尖酸刻薄的言語當作交差;相對地,卡特爾先生盡責得多,有讚美,也有溫和的建議,與費里斯小姐一同帶動良好的互動,學生不畏發問,輕鬆的笑聲不時迭起,這是上麥萊課永遠不會遇到的情況。

當年,祖蓮娜遇害的那一晚,她正參與一個師生聚會,有兩位男教師與她先後早退,一個聲稱自己頭痛在家裡休息沒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據,一個只有女朋友的口供作證,報紙上並沒有公開名字,但學校裡的陋巷暗角裡,睜著紅眼睛的鼠輩,已迫不及待,一隻接一隻,吱吱喳喳地交頭接耳,流傳那兩個神秘的男子姓名。比狗鼻子還要靈敏比吸血蛭還要難纏的傳媒,竟然能按捺得住,放棄這絕佳炒作題材,不每天大字標題言詞聳動大肆渲染?因為有勢力人士壓下來。勢力人士?嗯哼,聽說是父親不想兒子惹上一身腥連家族名聲也給拖累,另一邊廂則是愛郎心切硬要自己的父親幫忙想辦法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不影響學校──咦?咦什麼呢,嗯哼,其實到底是誰從一開始便很容易猜到吧?

麥萊與卡特爾先生。

卡特爾先生拍拍手,檢討會就此結束,工整的排陣頓時變得鬆散。卡特爾先生身邊圍著幾個女生,有進取的,有害羞的,一旁的費里斯小姐只是微笑。大家的話題不再侷限於公演,諸如愉快的週六晚該做什麼不如到附近新開的餐館吃飯這一點新意也沒有等等。女王蜂特立獨行,像隻霸道的花蝴蝶,所經之處,自然騰出一條通道,直抵麥萊面前。麥萊本來僅僅睇了她一眼,但不知她說了些什麼,冷漠之色便融化,稍露歡顏,甚至放下身段與她聊起來。

的確不難猜。而且以連環殺人案來說,能和學校扯上十年、甚至更深遠的關係的人,是絕佳的犯案人選。全英格蘭能掩住傳媒嘴巴的,即使貴為皇親國戚高官巨賈有時也未必奏效,但傳媒大亨本身下的命令卻是絕對。不巧的是那正正是麥萊的父親。

卡特爾先生會被懷疑,除了因為符合那位神秘新歡的特徵,自然就是他深受女生歡迎;而麥萊,大概就是因為他總對優秀的學生另眼相看,無論男女。

只是,他全身上下哪兒像是懷才不遇鬱鬱寡歡呢?

即使他竟然沒踏上演奏家之途,只擔任相關教職,甚至轉攻管理,最愛的女人給人搶去(三角關係傳聞是真的話),但,你確定能在一個全身HUGO BOSS等名牌FERRARI等名車代步出入高級場合連手上那杯咖啡不是STARBUCKS就是PACIFIC COFFEE也不過是勉強入口的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要什麼得什麼的傢伙身上找到一丁點懷才不遇鬱鬱寡歡?

我甚至能想像到(天曉得幾個月以前報紙上的所有名字只是一堆虛無的名詞),有人如此當他面說,麥萊會先將眉頭挑得老高,繼而定睛研究眼前人,思索活在二十一世紀的人類還能提問地球不是方形這種問題,是否稱得上勇氣可嘉,但不到三秒便認為徹底鄙視才是最明智快捷的方法,踏著光可鑑人的皮鞋離開之前,施捨似丟下一句:兔子不吃窩邊草(The fox preys farthest from home)。

像麥萊這種男人,勾勾指頭自然有女人趨之若鶩,就算想要青春少艾也不難,何必冒著身敗名裂的高風險,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亂來呢?更別遑論殺人。

好吧,變態是不能用常理去衡量,也不會在臉上刻上變態的字樣,然而,到今天雜誌報紙上依然沒有那兩個男子明確的姓名,就代表警方找不到任何足以將他們鎖關進牢裡的有力證據,不然任麥萊的父親掌控多少傳媒也不能顛倒司法結果。

「為了表示剛才打擾大家練習的歉意,今晚我請大家吃飯。」

一直和麥萊相談甚歡的女王蜂倏地站起來,微微揚高下頜,如同一國女王親自下達懿旨,不管這一時興起只是一種任性妄為,根本無助體恤民間疾苦之餘,還是對小老百姓另一種折騰,炸得人心惶惶,百姓也得視為皇恩浩蕩五體跪拜──這女人,有沒有搞清楚自己只是一個學生!一個學生憑什麼用此等口氣請大家吃飯──連同更高等級的老師與嘉賓在內!

「吶、艾倫,你也會來吧?」

女王蜂緩和語氣,換上嬌媚的笑臉,恍若與情夫交換秘密暗號的娼婦──還艾倫咧。

麥萊卻笑著頷首。你知道嗎?你知道嗎?你會被列為嫌疑犯就是因為這樣完全不避嫌放下老師的身份和只要有才華不管好壞的女生看起來很曖昧!

「還有,瓦妮莎。」

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已把琴譜和小提琴收拾好,準備來個眼不見為淨,這女人為什麼要點我的名字為什麼!

我一回首,視線肯定沒有修飾最真切的敵意、憎厭與此時此刻的不耐,穿越所有無關重要的人,與女王蜂那挑釁的眼珠正面交鋒。她在笑,我也笑了。

「當然。」

沒有我受不起的。


-TBC





後記:
這樣也有二千五字,我該佩服自己還是唾棄自己Orz
結果整節都是兇案補完。我已砍過字重寫,但還是這樣,對話少之又少Orz
Present的進展還是留待下節吧,話說這一章的分節也給打亂了==

總之、我想更新。我想更新我想更新我想更新我想更新我想更新(趴滾)
我受夠了課業上的東西了!

還有,兔子不吃窩邊草那句諺語的英文,似乎是這樣說,但為何在英文網頁裡找不到?(思)
還有,最重要一點,請不要對本故事的推理部份有任何期望(認真)
雖然,很愛看推理作品,但我從來只用情感與直覺來猜兇手Orz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