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BL,《已經花開》裡篇]1

2009.01/17 *Sat*
已經花開》的補完計劃,關於他們兩隻那給模糊轉去的六年


1.


賀志芳第一次見到他時,是在表弟秦政的家裡。

賀家本來是大地主,地產起家,生意越做越大,到了今天,已是腳一跺,就會影響東南亞經濟的大鱷,作為長子嫡孫的賀志芳卻對家族生意沒什麼興趣,在MIT畢業後,便進了當地一間知名的保全公司,當個網絡保安工程師,鮮少回台灣,然而,爺爺近年身體不好,再加上感情不錯的表妹淮玉快要結婚,怎樣也要回來一趟。

賀志芳一向不喜歡家裡,即使回來,也不想回家,想了想,想起表弟半年前回流接管家裡的生意,在外面買了房子自住;同齡的表弟和自己像哥兒們,打小就混在一起,大大小小的惡作劇,大大小小的秘密,鎖在共同的時空錦囊,尤其他們初中高中同校同班那個時期,連親妹妹也在抱怨誰才是表親;於是傍晚抵達松山機場,便提著一大箱行李,招計程車直接往表弟家進發。

表弟開門時,僅是挑了挑眉,大概早在窺孔見到自己時,已詫異完畢。「你這傢伙還是老樣子,只憑感覺做人。」

賀志芳有樣學樣,挑高眉頭,「你以為你比我好很多?」

「你知道我是屋主來嗎?」

「你不至於對表哥那麼無情吧?」

賀志芳擠眉弄眼,一副無家可歸的可憐大狗模樣,表弟笑了出來,讓路請表哥進來,「你肯定沒告訴舅父舅母吧?」

「饒了我吧,我和他們的關係,不比你和姨丈好多少。」

賀志芳環顧四周,表弟的家一如其人,沒有絲毫累贅的擺設,尤其色大理石地板與白色牆壁這個色彩配搭,雖說是永恆的經典,但用於家居之上,對比強烈得讓人感到冷酷。

「曾外祖父身體不太好。」

「我會探他的了。」

最後,與客廳相連的開放式廚房裡,一道忙碌的背影引起賀志芳的關注,那人身穿圍裙,依身型衣著來看應該是個男子,表弟不會隨便帶人回家,廚房更不是一般客人會越俎代庖的地方,那這人是誰呢?

表弟對廚房裡的人喊,「喂,雲遠清,我表哥來了。」

那人探頭出來,剎那間,賀志芳以為看到湖裡的精靈。

「賀志芳,別弄錯,是草字頭的芳。」

燈光照射下,那人白得幾近透明,剔透而夢幻,恍若最潔淨的水氣幻化而成。

一切都是恍恍惚惚,表弟的聲音也是虛幻。

「你好。」

他笑了笑,嗓音遙遠而寧靜,賀志芳嗅到原始森林的蓊鬱意。

「他是我的秘書兼,『情婦』。」

情婦?

很突兀的一個字詞,賀志芳一時間想不起什麼意思,腦袋努力運轉,咔一聲,猛地望向表弟,只見表弟臉上是曖昧的微笑,因為成功嚇人而得意?還是有其他暗示呢?賀志芳沒有頭緒,無論是什麼,表弟的態度太理所當然,反倒像自己踩進了異空間,怪誕又慌亂。

表弟施施問道:「吃飯了嗎?」

「呃、啊,飛機上吃了。」

賀志芳用眼梢瞟向那人,那人一臉泰然,自己到底在亂什麼?擔心什麼?

表弟又道:「飛機餐就那麼一丁點東西,很快就消化掉了,雲遠清,你再煮點東西。」才剛發號施令,便轉頭和自己說話,「放心,他做菜很好吃,不會比英姐差多少。」

「嘛、不會太麻煩了嗎?」

「麻煩什麼呢,做菜是他其中一項工作。」

表弟一副大爺的口吻,潛台詞是什麼,昭然若揭,賀志芳覺得這太冒犯,又看看那人,他倒是不痛不癢,態度自然大方,只說大概再二十分鐘可以吃了,還需要幫忙什麼嗎?

表弟很果決,「不用了,我現在帶表哥到房裡安頓行李,毛巾牙刷這些有新的吧?」

「有,就在浴室那個櫃裡,我待會兒拿給你。」

很好,這簡直就像一對夫妻,又或一對情人間的日常對話,賀志芳思考自己是否該入鄉隨俗,當表弟拍拍自己的肩膊,示意自己跟上去時,才驚覺現在不是陪他們一起瘋的時候。

房門關上後,賀志芳立即質問:「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什麼一回事?」

瞧表弟一副不明就裡的模樣,賀志芳便覺煩躁,「外面那個人!」

「啊,不就說了嗎?他是我的秘書兼『情婦』。」

賀志芳瞪眼,「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表弟笑意飛揚,「相當清楚。」

「姨丈知道嗎?」

「你以為瞞得到他嗎?」

賀志芳覺得眼前這傢伙是瘋子。

同性戀、包養同性、公然同居,還要安插到公司裡,任何一條,都夠身敗名裂,一來便來四條?撇開家裡反應不談,就只是完全無畏傳媒那比狗還要靈敏一百倍的鼻子,以及被他們大筆一揮後的連鎖反應,唯有瘋子才會做出這樣瘋狂的事。不過,當某人可以在乘飛機赴美留學前一晚,當著全家人面前宣佈自己是同性戀,還有什麼做不出?

這麼一想,賀志芳倒冷靜下來。

所以說,還好意思說別人只憑感覺做人,誰才是真正的佼佼者呢?才剛進屋五分鐘不夠,便立竿見影了。

「為什麼?無緣無故……包養『情婦』?」想到那人精靈般的美貌與氣質,這個詞是一種褻瀆,賀志芳說得有些彆扭。

表弟好笑了,「包養『情婦』還會有什麼理由?我喜歡男人,與其要玩one night stand那麼高風險,又或談那些時間不長的感情,還不如找個長期伴侶好了,雲遠清夠漂亮,也夠聰明,很理想的人選,不是嗎?」

雲遠清。

賀志芳默唸一遍,那人叫雲遠清。

確實,這種關係來來去去,不過是那些理由,還會有什麼?無非在彼此身上見到自己所需的東西,剛巧大家合得來,便走在一起,只是他們交易的不是情愛而已,這理應神聖的領域,終究逃不了供求曲線,伸延一套流水作業系統,只是賀志芳沒想到連表弟也加入這個行列,更沒想到那樣的人亦身在其中。

「沒想到你怕麻煩到這個地步,包養的風險也不少呢。」賀志芳揉揉眉心,姨丈真辛苦,難怪頭髮早就白了。這位大少爺從來就只有給人哄給人服侍的份,何曾試過哄人呢?除了身體向來嬌弱的同父異母的妹妹,除了……

「風雅?」

賀志芳的動作頓住了,表弟的神情冷下來,像隻獵豹般警戒。

不需要更多言語,賀志芳明白,自己剛剛摸到真相。

那不該再翻出來的事實。


-待續-




後記:
這就是志明表哥的梗。
但志明這名字太菜巿場,所以便變成志芳,剛好TVB在播《珠光寶氣》,裡面有一家姓賀的很害,就叫賀志芳吧(拍板)
開場沒多久,便拜倒在今回出場只是晃晃的雲遠清的褲下┐ ̄▽ ̄┌

整篇文充斥滿滿的賀志芳和表弟。
因為今回裡,「他」是雲遠清的專用詞,但似乎使用那人的頻率比較高(噓)
覺得自己的文風又變了,好像變得簡潔了@@
某程度上,好事來的,至少讀者不用老是看五行或以上的段落,方便食用。
但我覺得自己的描寫能力退步了很多Orz

其實我想寫些輕鬆愉快的東西,但偏偏我開的坑全都是鬱悶型。
我想再開坑,看完別人的文就想開坑(滾地)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