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蝴蝶誌異StoryI..I 蜘蛛網裡的蝴蝶3

2008.12/27 *Sat*
3.


曼特洛是歐美一間相當有名的音樂學府。

當初之所以選擇這所學校,除了自己本身住在肯辛頓區(Kensington)外,就是因為這間學校的環境。如同傳統英國人般講究,曼特洛經歷了大大小小的修葺擴建,一路走到今天這個摩登年代,無論是新的舊的建築依然堅持著它的原始風貌,主張維多利亞時代的唯美主義。

色的頂,褐色的牆,白色的柱,金色與灰色作點綴,強烈的色彩對比出富麗堂皇的基調,再配以隨處可見的極盡誇張之能事的繁複線條、質感飽滿的浮雕與精緻的細部造型,雖然這種將都鐸式羅曼式文藝復興式等風格,炒成一碟大雜燴的折衷古典,一個不好就是既沒主見又矯揉造作的醜婦,但卻閃爍著英國最輝煌最絢麗的十九世紀風光。

配合應四時之變的植物,以及泰晤士河的明麗,在我第一次來參觀時,就決定了在這所彷彿薈萃了最濃郁的英國精華的學校,修讀同樣千錘百鍊委婉延綿的古典音樂。

不過,漂亮歸漂亮,有情調歸有情調,校舍太大太多也有實際的問題,記得開學初期,我拿著學校的平面圖也繞得頭暈轉向,就算稍微熟悉校舍分佈了,就像我們現在從大門到西翼的儲物櫃拿回樂器再去東翼,中間隔了一個大大的中庭,以正常步速,花上十五分鐘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咦?費里斯小姐?」

我一直覺得我這個室友在入世未深天真無邪的外表下,有著貓科動物敏銳而猛烈的狩獵本能,總是耳尖眼利的在紛紜雜沓的人事關係中,捕獲她認為有趣的資訊;我也不過是覺得眼前那人影有些眼熟,她已經認出那便是擔任今次校慶管絃樂團演出的指揮,茱莉亞.費里斯小姐。

「啊?是譚小姐和穆小姐嗎?」

膚色白晢輪廓深邃大概是西方人典型特徵,奶金色頭髮蔚藍色眼睛亦屬大宗,但這些大眾化的規格在費里斯小姐身上,卻調合出令人一見難忘的清豔動人,尤其是那經音樂和良好教育陶出來的優雅高貴,再加上豐富的舞台經驗洗練,整個人就像一株玉白冰清的蘭,散發著就算是女性也會為之欣賞的沉靜大方的知性美,又不失天后的風采。

其實她是一個小提琴家,只是近幾年風頭實在太害,可說是古典樂壇裡最炙手可熱最受追捧的明星,不斷與各個世界頂尖的樂團合作,直到兩年前在辛辛那提交響樂團安定下來,擔任第二小提琴手,可算是曼特洛這幾屆畢業生裡,最傑出的一個,兼之理事長女兒這個特殊身份,所以很快就敲定了由她作為我們的指揮。

她親切的笑道:「每次見到妳們,就覺得妳們很可愛,小小的,像一對中國娃娃般。」

這就叫大將之風!大大小小國際賽事的獎杯獎狀擺滿一屋,一年裡幾乎三百天也排滿了個人或樂團公演,態度卻依然謙和,和只拿過一場國際賽季軍便眼高於頂的某人相比,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向來偏冷的聲音也稍微融化,「可愛的是蜜雪兒(Michelle)而已。」

我是相當有自知之明,即使哥哥總是小寒小寒很可愛的亂叫著,但那只是傻哥哥對妹妹的盲目疼愛罷了,又冷又孤僻甚至讓人覺得神經質的性子怎樣也和可愛搭不上關係,至於外貌方面,大概也只有一米五五的身高勉強符合可愛的範疇之內,但那也只是在西方人的世界裡,在東方女性中只屬於平均值,和真正可愛甜美的女生站在一起,只會顯得對方更俏麗更活潑。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想像費里斯小姐長得那樣高挑,然後臉長得成熟一點──像瓦妮莎那樣不錯,長得很有中國古典氣質,看上去又不是太老成──這樣才不會總是被當作小丫頭般看待。」她氣鼓鼓的,然後看了我一眼,好像很遺憾的樣子,「雖然不是丹鳳眼。」

難不成她很想成為瓜子臉丹鳳眼這種典型東方美女嗎?只是稍稍想想她變成這個樣子,我便立即打住了,不得不感嘆一聲,人還是不要違背天性,一隻圓滾滾的喜瑪拉雅貓要變成一隻修長優雅的暹羅貓是相當有難度的。

不過,這種話留在心裡好了,我只道:「外表只是加分,真要的話,我只想要縱古今中外的才華。」

就像費里斯小姐一樣。

靚麗的外表只是讓她更完美。

真正讓她在古典樂壇裡生存並且發熱發亮的,是她與生俱來出類拔萃的音感與洞悉能力,這樣經過後天的努力,才能讓樂譜上的音符再次奇妙的跳躍起來,牽動著所有人的呼吸。

這是所有以小提琴家為目標的人的理想。

雖然,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在排練時,費里斯小姐指揮時強而有力的動作,激情又浪漫,將整個氣氛整個音色推至最震撼的顛峰,果然,我最嚮往的,還是站在整個樂團之前,統率所有樂器的聲音,調合至最和諧最完美,將台下所有觀眾捲入最抽象也最純粹的精神漩渦之中。

那一刻,在費里斯小姐身上見到的光輝,耀眼到極致,彷彿看到一瞬永恆的流星般感動。

費里斯小姐笑道:「我看穆小姐在這方面已經不用煩惱了,應該有很多教授也叫妳準備比賽吧?」

「是,但──」一下子又回到冷硬的現實面,對於比賽這事,我沒有這樣樂觀。

「但?妳在曼特洛讀得不愉快嗎?」

費里斯小姐關切的看著我,姑且不論這是她發自肺腑的真誠,抑或僅出於理事長女兒對校務的緊張,能夠被天后級的前輩如此注視,還是受寵若驚,但我總不能直說這所學校某老師某學生確實讓人很不愉快、無法得到平等的待遇吧?

所以我搖搖頭,要親口說出不是啊很愉快這類話又不甘心,只好支支吾吾的,費里斯小姐倒很有耐性且友善,只是偏頭等待著,讓我更不好意思,一旁的蜜雪兒插話,「任何地方都會遇上一些不愉快的人事,對吧?瓦妮莎。」

我連忙點頭,這丫頭有時候真的是天使。

費里斯小姐啊了一聲,「其實我也聽過菲臘說妳和艾尼亞小姐的事。」

「什麼?」

我猛的抬頭,只見費里斯小姐一臉了然於胸的曖昧笑容,對呢,她是卡特爾先生的未婚妻耶──但,什麼時候我和那女人的事變成了教授講師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呢?

這簡直是比流感還要恐怖還要霸道的病毒,只消一個小小的缺口,頓時,有關係的毫無關係的,胡鬧起哄的學生置身事外的師長,無一倖免,罹患了強迫症,不甘後人插上一嘴,並按照自己的喜好添油加醋,將一件簡單無比的事情,炒成一碟再也瞧不出顏色分辨不出味道的腐爛料理,偏偏大家像蒼蠅般喜愛不已,搶著不放,詭異又噁心。

一想到自己是他們的盤中飧,我不但氣惱,甚至感到胃酸在翻騰。

費里斯小姐渾然不覺的說下去,「他們為了這個首席小提琴手的人選,可是苦惱了很久,兩個一起選當然是最好,但席位就那麼一個,最後考慮到艾尼亞小姐比較有經驗,才把機會給她,」她俏皮的朝我眨了眨眼,「不過,比賽就不同了,哪間學校不想自己的學生爭多幾個獎回來?所以呢,妳才不用擔心,到時候妳不想出賽,教授們也會嘮叨得妳不得不點頭。」

我只能儘量讓自己的笑容不至於太勉強,怎麼連費里斯小姐也這麼說?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輾轉於不同人嘴裡咀嚼又咀嚼反芻又反芻的話,味道已成了一個奢侈的議題,而是從最根本的成份結構徹底崩壞,變成一團又濕又黏又膩的糊狀物,浮著一層慘白發的油光,這種東西誰想要呢!

還好,東翼大樓已近在咫尺,這個不愉快的話題也可以結束了。

東翼擁有四十年歷史,在曼特洛眾多校舍裡,論資排輩,最老的中央鐘樓見證學校開幕到現在,最年輕則是五年前才落成的瑪麗安夫人綜合大樓,算是半新不舊的叔嬸輩;老太爺地位崇高,一呼百應,無敢不從,後生小輩野心勃勃擴展勢力,還好東翼的底子夠硬,面積是曼特洛最大的校舍,時至今天,即使某些功能釋出,依然是常用校舍之一,那裡的大禮堂更是無可取代,是開幕閉幕頒獎禮等重大場合的指定會場,今年的百二校慶音樂會自然不會例外。

隨著校慶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們練習的地點也從普通的音樂室,轉移到大禮堂;我們的時間剛剛好,大禮堂裡已有不少人,卡特爾正在指揮學生排位,反觀麥萊卻只抱著雙臂冷眼旁觀,大概是察覺到大門打開,睇來了一眼,我和蜜雪兒這種小螺絲,當然不會放在眼內,即使是費里斯小姐,亦只是點頭了事,態度冷淡疏遠,我自問不是一個八掛的人,也忍不住想起那個求愛不遂的傳聞。

麥萊、費里斯小姐、卡特爾先生。

這是一個人類最愛的複雜曖昧的三角關係。

即使當事人並沒說什麼,他們的事早就被連根挖起,繪形繪聲,好像是親眼所見一樣。

他們同是這所學校的學生,還是同學,是那屆主修小提琴的學生裡,表現最頂尖的幾個,大家鬥得你死我活;費里斯小姐是理事長的女兒,麥萊是最大校董的兒子,無論是同學長,都喜歡將他們相提並論,且視為天生一對,彷彿白色婚禮已在不遠處;然而,費里斯小姐卻選擇了雖然沒有顯赫背景,但才華洋溢的卡特爾先生,走在一起便是十多年,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

有人說,就因為情場失意,麥萊毅然放棄了小提琴、放棄了音樂,轉攻管理。

有人說,就因為被卡特爾先生搶了女人,麥萊運用在音樂界的影響力,讓他難以立足,只好來到學校任教,寫寫論文、專欄,抒發胸臆。

學校裡面就更不用說,這是麥萊的地盤,要和他對著幹易如翻掌,就像管絃樂團總監這個位置,不只是我們學生認為他比較適合,校方亦屬意他來擔任,但這個搞行政的麥萊卻硬插一隻腳來,一把搶過去,只剩副手給卡特爾先生。

男人妒忌的嘴臉真醜陋。

費里斯小姐走到卡特爾先生身邊,卡特爾立即放下手上工作,相視而笑,眉目間全是柔情蜜意,自動散粉紅色的愛心氣泡,那光景,才是真正的男才女貌,天生一對,看得人舒服,不由得致上祝福。

這是那些無關痛癢的小人慕不來的。

「啊?原來是瓦妮莎?還不快點來準備,好歹妳也是第二小提琴手。」

女王蜂似乎對目前的進度大為不滿,一臉煩躁,甚至對其他人發施號令,才對卡特爾先生點頭示意;大家忙得像隻工蜂,我這隻剛回到蜂巢的小蜜蜂,也逃不過她犀利的眼光,立即被點名去忙,好歹妳也是第二小提琴手?真虧卡特爾先生好脾氣好涵養,還能回以微笑。

大家各就各位,禮堂頓時肅靜,在費里斯小姐的指示下,女王蜂提起弓,帶領大家試音,沒多久,便開始流洩出深沉的宣敍調,這是校慶音樂會上的第一首表演歌曲,舒伯特的B小調第八交響曲。

這首交響曲又名「未完成交響曲」,是舒伯特1822年的作品,卻在四十多後才公開發表;舒伯特只留下第一二個樂章的總譜,第三樂章只有九小節改編成管弦樂曲,而第四樂章更是連草稿也沒有,形式上雖然是未完成,但實際上已是一個完美的整體。

第一樂章是中庸的快板,B小調,由低音弦樂導入,憂鬱陰暗,織出巨大的濃密的命運影子,無處可逃,無從抵抗,木管幽婉的徐徐響起,遙相呼應,整個空間每顆粒子也浸淫於無邊無際的傷感之中,沉重的流動,絞動人的思緒。

進入第二樂章稍快的行板,透明純淨的音色,在自然流暢的樂譜上跳動,氣氛開始輕鬆活潑起來,第一小提琴唱出淳樸優美的主題,在大提琴和應下,溫暖如柔和的陽光,可愛的田園風光蜿蜒於眼前,寧靜而夢幻。

女王蜂的琴音正如她本人,強悍的,張狂的,如野馬奔騰,不懂停歇,不懂屈從,任性至極,卻也自由至極,往往在弓弦間爆發揮霍不盡的生命力,熱烈得讓人無法喘息,即使現在演奏柔和的旋律,仍然可以清晰聽見結實有力的生命脈動,彷彿是陽光、草木、花卉、泥土都在呼吸在心跳。

相對地,自己的是纖細的。同樣可以將人迫到無法動彈的一角,但我是以纖維般纖細的音色,一絲一絲,鑽進人們的神經,鑽進他們腦髓的最深處,鑽出他們最幽秘隱蔽的情感,摸不著捉不住,只能任憑擺弄。

由她來演奏這代表生命的光明面的旋律,倒是合適。

也只有這一點,是我唯一認同她的。

吱嘎──

我驚恐的踉蹌後退,小提琴弓赫然離眼球只有一線之隔。

「不對不對不對!妳在拉什麼?完全破壞了整個樂章的平衡!」

「艾尼亞小姐、艾尼亞小姐!」

好像還有什麼人在叫,但我只聽到女王蜂的聲音;我還未來得及責怪女王蜂為什麼做如此危險的事,她倒是起來指著我的鼻頭來罵,齜牙咧嘴的模樣,像隻失控的母夜叉,好啊,這樣我就會怕了嗎?

「我破壞了整個樂章的平衡?我破壞了那兒?」

「剛才那個音,剛才那個音妳拉錯得離譜!妳第一天拉小提琴的嗎?像殺雞般就別在台上丟臉──丟大家的臉!」

女王蜂的弓咄咄逼人,胡亂揮舞,像隻不長眼也毫無自知之明的蒼蠅,幾乎要停留我的鼻尖上,我厭惡的一把撥開,霍地站起來,即使身高上不及對方有利,但氣勢也絕不能退讓半分,「我拉錯了?是妳的耳朵有問題吧?」

她詫異,凝滯了的怒容下一瞬變得更猙獰,「妳拉高了一度,是整整一度!」

「那妳就要弄瞎我的眼睛?妳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那妳瞎了沒有?廢物要健全的五官肢體來做什麼呢。妳還是在那個傳說消失,別來礙著大家好了。」

「艾尼亞小姐!」

誰在尖叫,但已被怒火燃燒的腦袋,只能清晰接收一個訊息──潔絲敏‧艾尼亞。

「啊?那個傳說不是只適用在才華洋溢的女生身上嗎?反正我總是拉錯,妳卻是那麼害,似乎妳比較合適耶。」

「夠了沒有?潔絲敏‧艾尼亞、瓦妮莎‧穆!」

低沉的男聲像一盆冷水迎面潑來,硬生生冷卻了我發熱的理智,女王蜂大概也是這樣,同時意識到剛才活像潑婦罵街,口不擇言,醜態百出,我的臉頰一陣燥熱,來至四面八方的眼光如芒在背,臉上更熱,只好緊抿著唇,強硬地改以眼神與她繼續對戰。

「是不是還要扯對方的頭髮,像兩頭野貓般打起來?」

這是麥萊的聲音,冷諷熱諷尖酸刻薄的語調,多了平日沒有的強大怒意。

他的臉色深沉,或者該說,他、費里斯小姐和卡特爾先生臉色同樣那麼難看。

對呢,剛才我們正犯了這所學校的忌諱。


-TBC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