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BL]10-1

2008.12/24 *Wed*
「為什麼是妳開門的?」

秦政瞪著眼前的貌美婦人。

「為什麼不是我?這兒可是我的家。」

貌美婦人冷淡得像一座故我的海中冰山,教漂洋的船隻不是繞道而行,便是觸礁沉沒,隨手將鐵閘拉開後,連頭也不回就走回屋裡,坐在沙發上繼續看她的雜誌。

彷彿自然有人會幫她把門帶上,要不要順便當她是皇太后般侍候呢?秦政看了便氣了,忍不住反唇相譏,「原來妳也知道這兒是妳的家嗎?」

只是,現在並不是糾纏在這種陳腔濫調得早已爛掉的話題上的時候,既然「主人家」也懶得多管,他亦樂得自作主張,然而,這房子不算太大,所有房門亦開著,幾步下來,便可以確定現在這兒除了他之外,就只有這女人一個。

這個認知,讓秦政相當不。

「雲遠清呢?」

「不知道。」

「不知道?」那女人依然翻著她的雜誌,絲毫不為這乾脆俐落得涼薄的回答感到羞愧,秦政滿腹攪渾的情緒便啪啦啪啦炸開來,嗓門也不自覺拔尖了,「他不是妳的兒子來嗎?妳就不怕他會出什麼意外嗎?」

又是一聲驚心動魄的雷聲,即使隔著一層玻璃窗,整個空間似乎亦為之撼動。

這場雨沒有半點疲態,彷彿有著無窮無盡的精力,乘著呼嘯的風,笑得顛三倒四,恣意搗亂,這種天氣,最容易發生各式各樣的意外,雲遠清該不會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吧?

秦政的臉色有點難看。

雲遠清並不是一個沒交代的人,亦不熱衷往外跑,平日空時也寧願執拾房子,又或弄些點心甜點,何況今天還要是這種雷雨交加的颱風天,哪個傻子喜歡在街上遊蕩?而且,今天他應該是早下班的,那個時候天氣應該還可以,要回來早就回來了,怎可能到現在也不見影蹤呢?

「他現在不是和你一起的嗎?」她眉毛也沒抖動一下,「雖然最近他不知做什麼搬回來。」

「妳!」

秦政為之氣結,這女人八成是對當年被人拋棄耿耿於懷,見人痛處便得要踩上一腳;找不到人,還要受氣,踱了幾步,他掏出手機,已準備開罵,但電話另一端竟是一道機械化的女聲,回應他線路繁忙中,雲遠清的電話何時變得那樣受歡迎的?

他氣憤的切了線,手機便震動起來。

雲遠清!

秦政立即接電話,劈頭便質問:「你到底去了哪!」

「……我在你家門口。」

秦政有點傻眼,「我家門口?」

「嗯。」

「你別亂動!乖乖給我待在原地等我。」管他為了什麼而到自家門口,反應過來的秦政當下發施號令,就連雲遠清那句小心駕車也聽不真切,便已急步走到門口,準備趕下樓,全速駛回家去。

「他很蠢的。」

秦政剎時煞住,狐疑的看著沙發上那女人。

「他的腦袋就像灌了水泥般,硬綁綁,認定了的事,即使其實自己一點也不喜歡,甚至後悔得要命,即使明知道退一步便能海闊天空,他還是會堅持下去,真不知他幾時才能變聰明點。」

女人嗤之以鼻,卻又似混雜著別的情感,秦政望向窗外,雨很正常,沒變成紅色;再看女人,那張美麗的玉容是一貫的淡漠,剛才一切恍若比曇花一現更不真實的幻象。

秦政躊躇了一下,便不回頭的直趕下樓。

雨刷撥開一簾簾的雨,景物依然像浸在水中般模糊,偏偏這個時候的交通異常擠塞,一小步一小步般龜爬著,惱得秦政響號再響號,過度的空,就是會讓一些有的沒的思緒浮上來,雲遠清還等著嗎?還是已走了?為什麼雲遠清會來他家呢?是和他有著相同的想法?還是想更決絕,準備把辭呈交給他?

不明確的各種可能性,消磨了秦政一夫當關萬夫莫擋的氣勢;直到上山的路段,交通才暢通起來,想到自己越來越接近雲遠清,又或者根本是人去樓空時,彷彿回到小時候,等待著宣判比賽獎項花落誰家的那個時刻;他終於看到雲遠清,心裡某一部份似踏實了下來;雲遠清倚著門,抬起頭,望著他的那雙眼,像一場迷濛的煙雨,雨絲纏綿,漫天遍野的織出無聲的無從說起的曖昧而迷離的情愫,緊纏得他幾乎忘了現在是雨打得令人生疼的惡劣天氣;即使有瓦遮頭,這樣等了一個小時有多,雲遠清依然被雨刮得一身濕,他抿了抿唇,一把將人拽進屋裡──連同那擱在一旁的大袋小袋。

「先去洗個熱水澡。」

秦政只是這樣說。

他也需要一個熱水澡清醒一下自己。

雲遠清當日走得太決絕,衣服全都給帶走,秦政將自己的衣服塞在他的懷裡後,便到另一個浴室裡,扭開蓮蓬頭,讓熱水將一切紛亂思緒統統帶走。

出來後,繞過自己的睡房,看了看浴室那依然緊閉的門,雲遠清還沒出來,空白而枯燥的等待,讓他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的心思,又繞到雲遠清身上,繞到那孤單佇立的身影,繞到那已被漫長時間磨剩一絲激動的平靜抬首,繞到那旖旎的一眼之上。

還說什麼要報復要給他難堪的狠話呢。

秦政自嘲的笑了。

人家只消輕輕一眼,便能將他徹底擊潰。

然而,真正讓他下巴掉到地上,連說話也不由得結巴起來,是雲遠清只穿著浴衣來到他面前。

「你、啊、衣服太大嗎?」

雲遠清似沒聽到般,向來平靜微笑的臉容,此時此刻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有一雙眼睛閃動著獵貓狩獵時的審慎打量,每一步都是危險而優雅,將人引領進那神秘的未知的色漩渦裡頭,秦政忍不住後退了一步,但他已經伸手捧住自己的臉,彷彿在鑽研眼前是否一道美味的菜,抑或該從哪兒開始咬下去。

「雲、雲遠清?」


秦政聽到自己的心跳變快了,但聲音卻很輕,怕驚動些什麼。

「要拒絕的就推開我。」

平淡得像普通問候,然後,他的唇貼上來。

秦政瞪大了眼。

一反平日的溫柔廝磨婉轉挑逗,大膽熱情的舌像條妖嬈的蛇,扭動那身鮮豔發亮的赤色鱗片,眩惑了人們的意志,落入牠貪婪的腹胃之中,絞盡每一分血肉,侵略、強勢這類詞語,竟然也有朝一日適用於雲遠清身上。

要推開他?

推開這送到嘴邊的尤物?

秦政一手按著雲遠清的後腦杓,一手攬著那纖幼的腰肢,一鼓作氣反攻過去。

雲遠清雙臂環抱著秦政的脖子,難得不妥協,據理力爭,奉陪到底。

波滋波滋。

狹窄的密封的濕熱的空間。

波滋波滋。

互不相讓,爭持不下,彷彿要糾纏到地老天荒。

波滋波滋。

孰勝孰負?早已湮滅於緊密結合的高溫之中,只想摒除一切隔閡,追逐更徹底的燃燒,連肺部也生痛的快感。

「呼、哈……雲遠清、你這是怎麼了呢?」

膠著的四片唇分開,拉出一絲絲的銀,秦政望著懷裡的雲遠清,微喘著,細長而在眼角盡處風流一勾的眼睛,嬝嬝的盈著剛才激情殘餘的輕煙,靜靜地回望,身上的浴衣已變得凌亂,半露出那潔白胴體的私密面貌,簡直就像一隻誕於夜,也只屬於夜,火紅搖曳的蓮妖。

豔麗的雲遠清不是沒見過,但如此極盡挑逗之能事的雲遠清,卻真的沒見過。

是發生了些什麼事嗎?

「我最會做的就只有這些。」

他輕輕的牽動唇角,彷彿在嘲弄些什麼,但秦政還未來得及細想,便已道:「為什麼要在辦公室裡吻我?」

俊麗的臉孔上已不見任何媚色,只有認真得近乎玻璃般易碎的特質。

「永遠都是這樣──你這傢伙永遠都是這樣,明明火頭是你點了一堆,卻又不負責任的拍拍屁股走了去,甚至還反過頭來惡人先告狀。」

他越說越不甘,似受了什麼委屈,卻又放不下本能似的倔強,彷彿一個怎樣也不肯哭的孩子,只是牢牢地抓著唯一願意聽他傾訴的長輩的衣角。

「大家明明好端端,偏偏你就要挑起事端,弄得再無轉圜的餘地;好了,明明打定主意,可以就這樣算,不去想這些有的沒的,安安靜靜過日子,不是很好嗎?偏偏你就要搞破壞,見不得人過得好──」

秦政很清楚他指什麼,想動氣,他的聲音卻越發不穩,那個孩子逞強逞得累,斗大的淚珠已在眼眶打轉,讓人不忍手甩開他的手,反倒想給予更溫暖的鼓勵。

「硬要讓人向你低頭才甘心……」

秦政頓即緊緊抱住他。

無論雲遠清曾經說過多少刺耳的話,無論雲遠清的態度曾經有多令人沮喪難過,就只是這麼一句話,比任何魔法還要神奇,一瞬間就讓他忘掉種種不愉快,熱情與動力掙脫冷冷的灰土,源源不絕簇擁著他。

雲遠清的聲音是這樣輕,這樣軟弱;這樣倔強的人,竟然示弱,推翻自己一貫的堅持,那麼艱巨,那麼痛苦,必然是抱著壯士斷臂的決心,耗盡了全身的力量才做到;沒有多年來打造的冑甲,他現在很害怕很不安吧?太多太多的思緒,秦政只想有多緊抱他多緊。

現在,秦政自覺像隻簡單好哄的大笨狗,即使平日被視為草履,只要主人丟一根骨頭,或者隨便摸兩下,也會傻傻的急不及待的撲上去,只想讓這個男人也能感受得到,知道身邊有個最忠實的騎士,不管風雨,不離不棄,為其快樂努力討好。

「你是壞蛋、混帳,混帳極了。」

他有些咬牙切齒。

「對對對。」這像個哭得稀哩吧啦的孩子,哭完後嘴硬替自己挽回面子,秦政打趣,聲音是醇厚的溫柔,「大家半斤八兩,你以為色誘又是多高尚的行為呢?」

「我說過,這就是我最會做的事。」

雲遠清掙開他的懷抱,映入秦政眼中的是淡淡的笑臉,在燈光下,浮動透明的與剛才相若的嘲弄與脆弱,雲遠清捧起他的臉,很輕很輕,似在喃喃唸著某種奇異的咒語──

「既然你沒推開我,那就不要後悔。」







-待續-



後記:
其實這節寫得很順,很快完成了千多字,相當難得。
只是給project和考試阻隔,加上中途跑了去寫蝴蝶誌異,所以拖到今天才寫完。

嗯,下節是慰勞章,應該。
原本是今節的,只是字數爆了,而且要醞釀一下XD
完稿在望了(握拳)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