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二越〕夏葬8(完)

2008.09/04 *Thu*
夏葬



8.



翌日,不二和越前乘坐飛機回到美國。不二繼續他的課業,越前則要在比賽與課業兩邊走兩邊忙,餘下的私人時間留給自己的家人與不二,日子如常,似是一成不變地不斷重覆,平淡規律得有點乏味,但平淡規律也有平淡規律的幸福,至少無風無浪的生活對他們而言更來得踏實和安心,太過多姿多采的生活,反倒會令人感到迷惑,也感到太累了。

不二完成了碩士課程後,利用這些年來學會的專業知識,踏上攝影師這條路,在美國發展,至於越前在勉強拿了個學士學位後,便告別校園,正式全面地當個職業選手,少了學業這個包袱,也比較輕鬆。

越前為比賽而不斷在各國遊走,不二有時為取材也會到世界各地,順道就會去到越前在的地方,看他比賽,並且將他比賽的英姿拍成照片。不二不單會拍攝比賽時的越前,也會拍日常生活的越前,抱著愛貓逗著愛貓的模樣、睡覺的模樣等等,全是他的題材,一張又一張,集成一本又一本的相冊,一如當年他們還很小,還在日本的時候。

「不二學長,你還真的很喜歡拍我的呢,我有那麼好拍嗎?」越前翻著不二集成的相冊,裡面全是他的相片,看著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越前才知道原來自己有那麼不同的面貌,就算是同一個動作,他也有辦法拍出不同的感覺,讓身為主角的越前也開始懷疑這真是自己嗎?

「這個問題我記得越前你問過,我也答過,而答案還是不變,因為越前是唯一一個讓我最有攝入鏡頭衝動的人。當年你走了來美國,那幾年的空白,我是很拼命地想填滿去。」不二將一罐葡萄味的芬達放在越前旁邊,自己則拿著一杯剛泡好的藍山咖啡,坐在越前身邊。

「難怪那時候一見到我,你就拿著相機不停地拍我呢。」越前再翻了翻,拿起另一本相冊再翻,然後抬起金瞳對不二道:「訥,為什麼相冊裡只有我?你呢?」相裡只有自己,好像拿著相機那個人被忽略了,孤伶伶的,怪可憐。

「自己很少拍自己的嘛。」

越前像想到什麼主意的揚起唇,那個笑容有點像要惡作劇的小孩子,「不二學長,要我學你那樣,時拿部相機把你當模特兒嗎?」

「越前想的話,沒問題,要我教你嗎?」

「好啊。」越前打開芬達,邊喝邊繼續翻相冊,不禁皺起秀眉,「我要拍多久才能拍那麼多張照片出來、集成這麼多本相冊呢?」

「從認識你到現在,你知道有多少年嗎?我就是用了那麼多年的時間,才有這個成果的,越前,那你可以想像一下,你要花多久才能做到了。」看到越前皺起眉頭似很苦惱的模樣,不二不禁笑了出來,抱著他,像安撫心情不好的貓兒。「不過,相片是重質不重量的,慢慢來吧。」

「嗯。」越前依偎在不二懷裡,輕聲的道:「一雙一對才不會寂寞嘛。」

不二聞言,心裡暖洋洋的,也是喜滋滋的,那種感覺就像喝下暖暖的檸檬茶,甜甜暖暖的,摻雜了些微酸意,令人甜中又有點感動,將頭擱在越前的頸肩,「對啊,一雙一對才不會寂寞啊。」

陽光從窗口投射進客廳裡,清楚照出了窗口那一排不同形狀的毛茸茸的仙人掌,清楚地照出客廳那暖色系及木製傢俱為主的設計,清楚照出那份溫馨和暖的感覺,也清楚照出兩人互相依偎的身影,風輕揚,白色窗簾被吹起,一起一落,他們的身影瞧起來也是忽隱忽明。

越前二十七歲那年,澳網、全美、法國公開賽等等,全球幾個最重要最矚目的網球賽事中奪得冠軍,世界排名榜登上第一名,驚人的成績令他不管走到哪兒也會見到鎂光燈閃爍不停,他的名字、他的模樣幾乎天天也見到在雜誌報章上。

「越前,恭喜你,你成為世界第一了。」不二拿著封面是越前的雜誌,笑著對頭枕在他雙腿上逗著肥嘟嘟的喜瑪拉雅貓的越前。

看著眼前長大了的越前,不二想起從前那個稚氣可愛的越前,嬌小的身軀似蘊藏著無限的潛能,在球場上飛揚,然後拿著球拍指著對方說你還差得遠,在陽光下,耀眼得幾乎令人的眼睛睜不開──這一切,好像很遠很遠,遠得像是一場鏡花水月──歲月不饒人,轉眼十多個寒暑,令人不由得感嘆了。

越前抬起眸子,在夜裡,只有一盞桌燈,幽黃昏暗的光線下,他俊美雅緻的五官輪廓像有點朦朧不真,就連那雙燦亮的金瞳也是,「嗯,謝謝。只是……」輕淡的嗓音像多了些疲倦而變得沈重,「我倦了,我不會再打下去。」

「嗄?」不二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越前他說──他倦了?他不會再打下去?

「別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好不好?」越前輕笑了出來,窩在腹部上的卡魯賓已經睡著了,愛貓的主人不敢亂動,只是輕輕柔柔地摸著牠柔軟的毛,貓兒喵嗚的叫了聲,似是夢囈,讚道主人的溫柔讓牠很舒服。「世界第一的榮譽我已經得到了,我的年紀也不小,以一個運動員來說,運動生涯已經到了最尾的階段,也沒必要再在世界舞台上混吧?」

「見好就收?」

「算是吧?職業網球員比起因為興趣而打網球,實在是累很多,我想我可以明白當年老頭為什麼會這麼快就退出網壇。」因為實在太累了,除了無形的榮譽及有形的財富外,還有什麼能夠在那個世界舞台上得到呢?還不如在街頭網球場那兒打,至少,那會讓他找到打網球那份最純粹的快樂,沒有壓力。

「你喜歡就好了。」不二擱下那本雜誌,伸手輕撫越前的臉龐,像無時無刻也是神飛揚的臉龐,此刻輕罩著疲憊的影子,手上的力度不禁更溫柔,希望能退去那份疲憊。「你那位經理人先生肯嗎?」

「管得他,他已經在我身上壓榨了不少好處吧?」

「也對。」

「訥,不二學長,我開記者會時,你來吧。」

「啊?」

薄唇勾起,勾出一抹足以讓不二忘了呼吸的漂亮笑弧,「我要覆行我的承諾。」

越前要覆行他的承諾──不二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一個所以來,抱著困擾了自己很久的疑惑,在記者會當天,他很準時到場。未到會場,不二傻眼了,場外已經排好一列列鐵欄,十多位保安緊守岡位,欄住那些有拿著相機有拿著花束有拿著牌等等東西的人,要非他有越前特地給他的證件,恐怕他也不能經過重重關卡順利進入會場。能夠容納上百人的會場和場外一樣,早就塞滿了人,全是來自世界各地各大報章雜誌或電台的採訪人員,等待這個記者會的主角登場。

不二搖搖頭的笑著在心裡嘆道,越前的號召力還真是驚人呢。他走到比較不顯眼但越前一定能望到自己的位置就坐,像大家那麼,靜心等待主角的登場。

當九時正的時候,大家久等的主角終於登場,鎂光燈立即閃過不停,想看清楚越前的模樣也很難。當越前坐好的時候,除了鎂光燈外,就是記者一連串的問題,不外乎是登上世界第一的感受、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之類。

「我決定要退穩網壇。」

越前平淡的一句,頓時教全場鴉雀無聲,那些鎂光燈也停了下來,接著鎂光燈比之前閃得更狠,記者們搶著問──為什麼你要退出網壇啊?

越前只是淡淡的回答,「我累了。」

但是還有很多人等著你呢!

對對對!你不覺得你這樣就退出會令很多球迷失望的嗎?

你今年才二十七歲,要打,應該還有好幾年時間可以給你繼續打下去吧?

還是說你有什麼原因迫使你要退出呢?

你這樣退出,你甘心了嗎?

記者七嘴八舌的問道,越前一一回答,太多人搶著同一時間說話,要聽得真確也很難,不二有一段時間幾乎是索性來個神遊太虛,耳不聽為淨。直至到越前爆出震撼性的話,不二才趕忙將神遊到不知何處的魂魂魄魄抓回來,豎起耳朵聽清楚──

「我決定要退役,這個決定不會改變,也在我臨走前,再告訴大家一件事。記得很多年前有雜誌寫我和同性出入時鐘酒店、寫我是否同性戀者,當時我是否認了,但其實那個報導寫的不全然是錯,我確實是有個同性情人,也有出入時鐘酒店,我不認為我是同性戀者,因為我只對他一個人有感覺,而他恰好是同性,大家不認同沒關係,我知道就好了。」

其他人因為越前這震撼性十足的話有什麼反應,說了什麼,不二不知道,看不見,也聽不到,他只在這紛紛議論和問題中聽到一句,清清楚楚地聽到一句──

「我愛你,不二周助。」

不二見到越前在笑,對著自己在笑,那種囂張跋扈、旁若無人的笑容,和記憶裡那個以球拍指著對方說「你還差得遠」的小男孩一模一樣,簡直就是自我中心、任性至極,卻又表現出一份大無畏的精神,令人不由得慕又敬佩。他也笑了,回應他。他終於記起越前是什麼承諾,公開和大家說愛他,他覆行了他的承諾,而且這還是全球性的告白,大膽得令人感到心臟無力,卻又感動不已。

然後,避開記者的追蹤,他們來到芬蘭,當作是渡假。

「越前,我想開一個影展,以你為題。」

騎著單車繞過一條條單車徑,四周可見的是一片蒼翠的樹林,累了,隨便坐在一旁歇息。芬蘭的夏天不像東南亞般潮濕又炎熱,溫度大約只有二十多度,十分怡人。喝了幾口清水,不二對身邊的越前道。

「啊?」同樣是在喝水的越前揚了揚眉,「你不怕嗎?」

越前已經退了役,不再暴光於大眾前,公開示愛這種大膽的行為對以後的他來說沒多大影響,頂多是留個臭名,但不二學長呢?他還要繼續工作下去吧?不怕這樣做對他以後的工作和前途有影響嗎?

「做得出,就已經想好了。」

「是想禮尚往來嗎?」

「多少也有。但,一直以來,我也想開一個以你為題的影展。」

「如果你不怕的話,那你就開吧!到時有什麼事,我可是不會管的。」越前揚眉一笑,那種帶著挑釁的笑容,似在和不二說有本事就學他瞧瞧,相比起芬蘭那柔和的陽光,他的笑容更顯耀眼,讓不二立即拿出隨身的相機,拍下來。

不二也笑了,但他的笑意和越前不同,不是挑釁,不是耀眼,而是很溫柔很堅定,「如果我不能繼續混下去,就由你來養活我吧。」

「沒問題啊。」

沒多久後,不二像要證明給越前看他能做到自己也能做到般,真是開了一個以越前為題的影展,影展裡所展覽出來的作品全是不同年齡的越前、不同姿態的越前,從不同的角度拍攝出除了大家認知那個在球場上耀武揚威的越前外,其他不同的越前。

題目,名為:「我最愛的人」。

從不二的照片中,確實可見到他這份愛。不是真的那麼愛人一個,會能夠從同一動作拍出不同的感覺?拍出微細的分別嗎?或閉菑尹癡S有不二的存在,但,他的愛卻展現在每張照片中。

大家也恍然大悟,那個不二周助,正是這些照片的攝影師。

外間對這次影展、對他們有什麼評價,他們並不在乎,他們只在乎彼此,得到彼此的認同、得到彼此的家人的認同,已經夠了,不必其他人的錦上添花。

少年的身影被一一拍下,從他們一個十三歲、一個十五歲,到他們現在一個二十七歲、一個二十九歲,彷彿是他們的愛情的一種見證,見證大家在這些歲月裡所走過的路,也意味著他們還有很遠很長的路要走。



越前龍馬十三歲,不二周助十五歲,在那個夏天,他們的愛情無聲無形地發芽,那時候他們或麥晱撕鄸惆魽A他們已經深深地陷在一個名喚愛情的深淵之中,被永遠埋葬在那兒,兩個人,手牽手的。



-完-





難得完成一篇文而寫的總後記:

昨晚被我媽在旁罵著,完結的喜全消失殆盡,不過今天心情好了不少,撒花撒花撒花~慶祝自己終於寫完了~

根據word的計算,全文字數約二萬七千字多些,實在一篇有夠短的文,恐怕只相等於我兩三篇原創長文,也寫了十天左右…不過,算了,以一個故事來看,這個速度算很快了,自己也很感動,特別是自己一向是不斷地開坑,怎樣填也填不完一個坑的(泣)

同時也謝謝大家的支持,這篇文之所以這麼快完成,某程度就是因為大家的支持(在另一處貼文的論壇見到的回帖),真是很感謝大家!

這篇文算得上是某篇胎死腹中的不二越文的混合體,原本是想表達我心目中不二越的感覺,但好像有點失敗,不過平平淡淡的也不錯,實際上,自己只想寫開頭與結尾(被毆)一開始有人因為故事名的緣故而怕這篇是悲文,但有看過內文的,就知道這篇根本是甜文吧?特別是結局,應該很甜吧?而且,全文最尾那段已經解釋了「夏葬」的含意(笑)

不過,這解釋是在意識到自己改了個什麼名字後才想,這個名字的真正緣起是這篇文我第一個想法就是改名為「夏天」,只是很快就覺得太普通……想了很久,一個「葬」字莫名其妙地浮現腦海,唸著又很順口,便就此敲定,回頭一想,搞不好就是因為詼音是「下葬」才覺得順口(狂汗)

不管怎樣,已經寫了,也寫完,真高興(繼續撒花)



作一個毫不負責任的預告:

既然大標題是打「四季」的話,或雪|有春、秋、冬的出現,現在預計,最有可能寫的冬天──《冬融》,配對:塚越

有興趣者可以期待(笑)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