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二越〕夏葬7

2008.09/04 *Thu*
夏葬



7.



越前父子的話讓不二深思父母家庭這個重要的問題。普通男女交往到了某個時期也要面對見家長這個問題,也要擔心對方能否被自己的家人接受,更何況是被社會所歧視的同性相戀?

俗語有云:醜婦終需見家翁。能夠拖得一時,不能拖得一輩子,總有一天他和越前的戀情也會曝光,也要面對自己的家人。越前那邊已經通過了,那麼他也應該要一點事情吧?

不二理智上是明白的,情感上卻是躊躇不定,他無法確定家人會有何種反應,他很怕他攤牌後會與家人鬧得不快,甚至是決裂。正因為情感上的躊躇不定,不二也覺得自己很窩囊,抱著鴕鳥心態,一直拖至暑假時才與越前回去日本,正式與自己的家人攤牌。

乘坐了十多個小時的飛機,終於著陸了,但不二的心情卻絲毫沒有著陸的感覺,反倒像飛機一直在高空航行,在茫茫雲海之上,一點也不踏實,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摔得粉身碎骨的提心吊膽。儘管眼前所見是和自己一樣的亞洲人,耳際所聽的是母語日語,一切也熟悉得令人懷念,卻沖不淡心裡那份怕。

他們去領回自己的行李和越前的愛貓卡魯賓後,便踏出機場,截一輛計程車,上到車後,越前問不二,「要去哪兒?你家?我家?還是酒店?」

不二猶豫了一陣,司機已經有點不耐煩地催促,不想耽擱別人的時間,不二終於狠下決心,微笑著,向司機明確指出地點,「拜託你到我家,地址是青春台……」

當他們來到不二家的時候,是剛入夜的時份,夕陽餘暉終於消散,天空像潑上一層墨般,暈開一片紫,華燈初上,意味著夜生活的開始。按了門鈴,不消多久便有人出來應門,那人是不二的弟弟裕太,見到哥哥身邊還有一個人,面容輪廓陌生又帶著說不出的熟悉,呆了一會兒,才想起這個人是越前。

「越前?為什麼你也會在的?」裕太困惑的問道。

「沒什麼,他獨個兒來日本,他家人不放心,所以託我照顧他。」不二笑著回答,雖然這不盡是謊言,卻與原來的目的差天共地,虧他還說得面不紅氣不喘,招來越前一記不滿的斜睨,像說要編藉口也編一個好點好不好?

「啊──」裕太像接受了哥哥的解釋,一副了然的模樣,沒再多問,開門給他們進去。

一進屋裡去,不二家的其他成員見到不二時立即綻開歡欣的笑容,卻在見到他身邊那位俊美而纖細的男子而頓住,露出與裕太開始時的困惑,當不二介紹他是誰後並附帶他會出現在這兒的原因後,大家的反應和裕太一樣,似了然於胸,再次展現歡欣的笑容,然後抱怨不二為什麼不在回來前說明還有客人,害得他們沒準備到客房給客人。抱怨了幾句,不二媽媽與姐姐由美子便匆匆上樓準備。

一整晚,不二家沒一個成員因突然多了一位客人而感到不自然,反倒是十分好客地招呼越前,熱情得讓越前只能呆呆地應道接受,至於本來來到不二家的目的,就此擱在一旁。

第一天的情況如此,第二天,第三天的情況也是這樣,該說的話未說出來,讓不二心裡那份焦躁不安更形加重,壓得他每夜也睡得不安穩,見到自己家人和記憶裡沒分別的態度更為不安,油然而生出莫名的罪惡感,不由得讓他隨時有破口說出原因的衝動,亦往往在那個時候緊急剎車,將原來的話全部吞回肚裡。

不二真的覺得很難受,越前沒有催促他,只是抱著愛貓坐在他身邊。

正當不二苦惱要如何開口攤牌時,不二的母親倒是主動找上越前,臉龐上依然掛著溫柔親切的笑容,但說出的話卻讓越前嚇了一跳,「其實我們知道周助今次回來的目的,就是要說關於你們之間的事吧?」

「呃……」人家問得那麼直接,越前也想不出什麼話來否認,而且他的性格不愛拖拖拉拉,因此既然大家找上門了,他也大方乾脆地應道:「嗯。你們要反對嗎?」

「我們像反對嗎?」不二媽媽的笑容依然親切又溫柔,聲音也是輕輕柔柔的,「其實早在很多年前,你和周助走得那麼密切、你來我們家那麼勤,我們也察覺到你們有點不妥,畢竟周助不是那些會與自己的同學關係如此密的人,而且,你當年去了美國後,每天也打電話來,真不像純粹是學長學弟之間的感情深厚之故。」

「啊。」越前撫著愛貓,心想道那即是他們表現得很明顯吧?

「後來周助出國留學那件事,他走得那麼急那麼趕,我們事後才知道原來你也在美國,倒也明白了是什麼一回事。」不二媽媽頓了頓,再道:「你和周助一起有多少年呢?也應該很久了,我們也在旁看了那麼久,從當初那種逃避現實,抱著你們遲點就會清醒過來就沒事的這種心態,漸漸地習慣了,適應了,也開始接受了,大家也想著,如果周助的幸福真是這樣,也由著他吧!畢竟,他又不是在幹什麼殺人放火的壞事。」

「你們還真是開明呢。」

「我們不是開明,只是相較於要周助與女孩交往結婚,生兒育女,傳宗接待,我們更想見到周助他幸福,相信你父母也是這樣吧?」

如果說,不二當初會覺得一切也太簡單而感到不著實的感覺,這下越前也感受得到這種感覺是怎麼了,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還是說他們在接受的表象後正在籌謀什麼陰謀詭計,但,事實又證明是自己想得太多,根本沒這回事,人家真是將自己當成一家人看待,反倒令人為自己的多疑而感到不好意思。

總算是解決了今趟日本之行的目的,一直在擔心要如何開口、要如何面對家人的不二如今終於可以大大的鬆一口氣,安心地與越前交往。在留在日本最後第二天,他們到了海灘。

傍晚時份,夕陽將天際染紅、將雲朵染紅,灑了一層斑斕而淒豔的橘紅色在海上,海波粼粼,海天相連,也與沙灘相連,緊密地連繫著,濃罩於夕陽餘暉之下,一切看起來也美得令人有點莫名的淒楚感覺。

他們坐著欣賞這片夕陽美景,越前依舊抱著愛貓,撫著牠的柔毛。

越前問不二,「你有後悔到喜歡上我、和我一起嗎?」

不二笑著,「沒有,從來沒有,我只慶幸老天讓我遇上你,喜歡上你,並且可以和你在一起。你呢?你有沒有後悔到?」

越前搖搖頭,「沒有,我和不二學長一樣。」

或部A同性相戀要走的路比異性相戀的來得困難險阻,彼此間的關係也更為脆弱危險,可是既然已經愛上了,也談不上後悔,只有勇敢地繼續向前走,哪怕前路是滿佈荊棘,他們還是會繼續走下去。路是由人來創的,只會一直抱怨老天不公、抱怨老天如此安排,那些人,永遠不會得到幸福,只會活在抱怨與不憤之中。

這條路,他們確信自己會繼續走下去,一起走,直至其中一個人再也走不動,他們也是會繼續走。

「不二學長,總有一天,我會對著大家說出我愛你的。」

「啊?」不二聽到越前的話有點驚訝,睜開藍眸,天空般湛藍的眸子,此刻也染上了夕陽的通紅色彩。

「很難相信嗎?」

「我只是沒想到越前會說這種話而已。越前向來很少將愛或喜歡掛在嘴邊。」

「因為我比較喜歡身體力行。」越前重覆他的話,同樣染上夕陽的色彩的金瞳閃爍著堅定,那份堅定的亮光比夕陽更燦爛,「總有一天,我會當著大家的面說出我愛你的。」

「我等著。」不二知道越前向來是說到做到的人,他確信總有一天能聽到他當眾的告白,笑了,為越前這近乎傻氣的行為而會心微笑,「現在可以先對我說一遍嗎?」

越前偏頭瞅了不二一會兒,然後輕輕的,一字一頓的道:「我、愛、你、不、二、學、長。」

不二笑得更甜蜜,「我也愛越前。」

夕陽漸漸西沈,緩緩地墜落於水平線下,他們之間那朵愛情的花兒仍然隨風搖曳。這朵花兒,至他們的戀情開始的那個夏天至今,也數不清是第七個、第八個或第九個夏天,然而,花還沒凋謝,也沒有失色,舒展著屬於他們的愛情的美麗色彩,色彩是更濃更豔,一直,一直。



-待續-







後記:

傻瓜傻瓜傻瓜!反正已經當上了傻瓜,那就繼續當下去吧!反正也快要完了(笑)

每天一章,多久沒試過如此勤奮呢?(嘆)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