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二越〕夏葬6

2008.09/04 *Thu*
夏葬



6.



假如你因醉酒而糊裡糊塗地失去第一次,那醒來後你會有什麼反應呢?失聲痛哭?後悔莫及?指著對方說要負責?煩惱著要如何逃避責任?還是更多更多因為自己意識到草率地犯下這種錯事而排山倒海地湧上心頭的情感呢?

但,就不二而言,什麼也是假,他只知道現在頭痛得快要裂開兩半!

酒醉不但會使人做出恨錯難返的事,還會在醒來帶來頭痛欲裂的宿醉,將你折騰得腦袋一片空白,無力氣再想任何事,更沒多餘的氣力讓你對昨晚自己做過的事進行有多餘的感覺,只想找個方法立即將這個宿醉治好才說。

不二是這樣,越前的狀況也不好得去哪兒,兩個人同在床上抱著頭呻吟,對於一床一地的淩亂、對於床上殘餘證明他們昨夜做過何種荒唐行徑的證據,他們也沒心情去理會,忍著宿醉帶來的頭痛和混沌感覺,撈起屬於自己的衣物,然後輪流到浴室洗澡更衣,除了將身上的汗液與白濁液體外,還希望借著一個熱水澡減輕頭痛的症狀。

踏出房門,他們才知道自己昨夜去了間時鐘酒店,也才知道原來現在已經是中午他們隨便解決午飯後,便去到最近的藥房買了兩瓶解酒液。或者是解酒液的關效,又或者是時間的關係,宿醉的症狀倒是好了點。雖然整個人還是處於四肢無力,神智有點恍惚,不過已經可以好好地反省自己昨夜到底做過什麼事。

努力地回憶,只是隱約地記得他們昨夜好像瘋了,瘋狂地索取對方,彷佛兩條被禁欲得太久的野獸,一但點燃了體內的欲望就無法克制自己,不管怎樣地索取好像還不夠、還不能滿足自己,不斷重複,直至筋疲力竭為止,耳邊好像還隱隱聽到彼此的呻吟叫喊,鼻間還能嗅到彼此的氣味及彌漫在彼此間的情欲氣息,淫靡得勾起人的羞恥心又教人血脈亢張。

記憶是不可靠的,可是昨夜瘋狂地索取在大家身上留下的證據卻是可靠的,滿身的吻痕和被對方指甲抓傷的紅痕,以及身上傳來的痛楚,也著實地說明殘餘在記憶裏的片段是真實的。

「越前……很對不起……真是很對不起。」知道昨夜對越前做出何種行為後,不二羞楚@得想找一堵牆,一頭撞死自己算了。他實在無法原諒自己,對自己最珍惜最喜歡的小王子做出這樣的行為,毫無憐惜,毫無溫柔,只有索取。這此對著越前,不二無法抬頭,垂下頭,向越前作出最誠懇的道歉。

「算了,也發生了。」相對於不二的楚@疚,越前就顯得很沒所謂,似是一夜的荒唐之於他來說是不痛不癢。

「越前──」聽到越前這樣說,不二心裏更難受,更無法抬頭。

「不然你想負責任嗎?」

「如果你需要的話。」

越前不太給面子地笑了出來,與應該陷入酒後亂性的無比懊惱及商討責任問題的場景非常不搭配,「不二學長,有時我也覺得你挺可愛的。」

「越前──我是很認真的。」看到越前表現得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輕鬆又自然,不二開始質疑是否自己學了大石那種愛操心的個性,一味窮緊張,將一件小事看得太嚴重。

「欸,不二學長,其實你不必太自責。我們是情侶,也成了年了,發生這種事也算是正常吧?雖然你從沒提過,也沒要求過,我更對這方面沒太大的知覺。」越前拍拍不二的肩膊,總算說出一番比較正常的話。

「話雖如此……」不二將臉埋入雙手間。他認同越前的話,一對情人,大家還是成年了,發生更親密更進一步的性關係也算是合理,問題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是在醉酒的情況下發生,原來應該是給予彼此美好回憶的,如今卻成了野獸般求歡索取,就連自己做過什麼也只餘下零碎的片段。

「不要這樣,說吃虧,我想大家也有吃虧。」繼續拍不二的肩膊。「真是那麼後悔的話,以後對我更好就可以了。」

「這是當然的。」縱然沒有這件事,他對越前,也會想將最好的東西給予他。不二總算從楚@疚之中抬起頭來,伸手將越前攬入懷裏,感歎的道:「我總覺得越前好像真的覺得沒什麼所謂,是我自己太大驚小怪嗎?」

「難不成你要我哭著指責你嗎?」回抱不二,越前抬起一雙金色貓眼,「我覺得沒差別,反正情人最終也要走到這一步,我知道不二學長對我不是純粹想做這檔事,而是真的很喜歡我,以喜歡為根基的話,我認為沒什麼問題,下回別再是酒後糊裡糊塗做就行了。」

越前的話說得再自然不過,那雙金瞳映出越前那份純粹的情感,不二笑了,摸著越前那頭如絲般柔軟美麗的墨秀髮,「我突然發覺越前也是很成熟的,成熟得讓我有點汗顏。」

「哼,是你老當我是小孩般看待。」

「對不起對不起,越前已經長大了,真是有點感慨。」

「有什麼好感慨?」

「越前長大了,不單是內心,就連外表也是,不再像從前般那麼嬌小得讓人很想逗著玩。」

「不、二、周、助!」

現在,還是夏天,午後的陽光還是很猛烈,熾熱得如置身白日的荒漠裏,但這份熾熱卻傳不進不二的住處裏,關上窗,空調吹出來的冷氣造出與外頭截然不同的涼爽快感。除了空調的冷氣外,還充滿了情人間的笑聲與話語,兩人抱作一團,享受難得彼此悠的下午,偷得一時的暇,也偷得一時的寧馨靜謐。

可惜,能夠讓安安靜靜地與彼此溫存的時間實在不多,第二天,雜誌的封面大字標題地寫著「被譽為網球壇裏的天才網球員越前龍馬是同性戀?與同性情人出入時鐘酒店?」,著實嚇了兩人一跳。驚嚇過後,就是佩服,這樣也能給記者影下來嗎?是老天安排的巧合,還是說這些記者對名人的一舉一動也是天候監視著?

看完整本雜誌,刊登出來的相片裏的人物十分模糊不清,模糊得就算放大也未必看得清楚,所以不必太擔心。而且由於相片太模糊,雜誌內容想渲染誇張,也做不到,只能作出各種的猜測。不能確實地證明越前真是與同性交往,卻多少也會對越前造成影響,這點才是不二真正擔心的。

同一天,越前家急召他到他們家,這下,比起雜誌上刊登的內容,更讓不二驚心,也覺得這才是最應該擔心吧?

他和越前從交往到現在,走過了快七八個寒暑,他不太認為這段戀情真能瞞天過海,穩密得除了他們以外就無人得知,至少,他們的家人對於自己的孩子的行為,多多少少也有點察覺到異常之處吧?不說,不等於不知道,不說,也不等於就是默認,到底越前家會有何種境況等著自己,這種未知的不確定,讓不二有種想逃的欲望。

不過,終究這是自己有份造成的,這就樣逃了去實在太不負責了,只好硬著頭皮來到越前家。越前家的客廳所聚集的全是熟面孔,有越前,有越前的父母,有越前的表姐,還有一個是他所陌生的長相斯文秀氣的年輕男子。雖然他們不是板著臉,表情也不是特別嚴肅,或者受到自己心情的影響,不二總覺得向來氣氛融洽開朗的越前家此時有著說不出的凝重。

「唉,其實,我們倒沒什麼說反對不反對,但你們下回挑地點也應該挑好點吧?」

不二實在沒想到,越前家女主人倫子第一句話就是這樣的,輕嘆了口氣,有點傷腦筋的模樣,卻並非責難兒子做出在一般人以言是荒唐絕頂的行為,也不是責難自己帶兒子走上這麼一條不歸路,而是在歎息他們挑地點挑得不夠好?

「喝醉了,哪管得那麼多?」

越前小聲地說,模樣還是平時那沒所謂得顯得有點漠不關心,立即引來在場那位斯文秀氣的男子的強力反彈,細長的鳳眼狠狠地瞪向越前,「我的龍馬大少爺啊!你以為這種說辭能夠登得上正式場合嗎?能夠作為整件事始末的合理解釋嗎?你想你的球員生涯就因為醜聞而就此結束嗎?」

越前朝著氣得有點抓狂跡象的男子笑了,笑得有點冷,也有點幸災樂禍,也有點事不關己,「經理人先生,這就是我被你壓榨了那麼久你要做的事了。還希望我當你的搖錢樹,你就自個兒想好辦法解決吧。」

「你──」男子為之氣結,說不出話,只好以鳳眼繼續瞪越前,然後認裁的揉揉太陽穴道:「好好好,誰教我挑了你這樣一個任性妄為的大少爺做金主,除了硬著頭皮替你癒@平還能怎樣?記得準時出席待會兒的記者會,合作一點!」最後那句話語氣最重,說完要說的話後,男子便離開,大概是要去準備待會兒記者會的事宜吧?

「不二同學,繼續剛才那個話題,我們沒有什麼反對不反對,只是,下回請小心一點。」

聽到倫子阿姨如是說道,不二不禁覺得整件事好像容易了點而有點不踏實的感覺,「就是如此?」

「不然你希望我們呼天搶地地指責你帶壞我們的孩子嗎?」倫子笑著。「這麼多年了,雖然我們沒說,不等於我們不知道,我們看得很清楚,既然這是龍馬選擇的路,而你又對龍馬那麼好,我們也不是那些古板的頑固老頭,也就算了,對吧?爸爸。」倫子轉頭問自己的丈夫。

「妳也說了。」南次郎單手托著下巴,望著不二,「你還是擔心要怎樣和你父母交代還好吧,年輕人。」

「啊。」總覺得一切太順利,不踏實的感覺還是在心頭,不二有點傻傻應道。

待越前的記者會後,不二和越前道:「你父母真是就如此認同我們?」

「不然你希望怎樣?」越前躺在不二的懷裏,調好了讓自己最舒服的角度,抬起金瞳道:「如老頭所言,你還是想著要怎樣和你父母交代吧。」

不二抱著越前,想著越前兩父子的話──他的父母嗎?



-待續-



後記:

我果然是大傻瓜,拋下正文不寫又跑來寫同人(瓷@奔)

不過,在開跑痛哭之前,還是說說,其實…這章為什麼會寫這種東西的?自己也不太清楚,好像原來不是想寫這東西的說(被毆)不知可不可以在八章內完成呢?(最好能夠,無意寫太長)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