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二越〕夏葬4

2008.09/04 *Thu*
夏葬

4.



最終,青學稱霸全國的夢無法實現,只到了前四強時便無法走下去。

不過,大家已經盡了全力,這樣的成績與歷屆對比也不算羞恥,算是對自己、對大家有所交代。在最後一年也不能圓夢的三年級抱著多少也有點遺憾、濃濃的不捨的心情,在大家的歡送下升上高中,網球部部長一職便交由桃城負責,率領青學繼續努力,以全國為目標進發。

升上高中的三年級生,河村履行對父親的承諾,不再打網球,專心學做一個好的壽師料理師父以繼承父業,其他三年級生則繼續參加網球部,以他們的成績,成為校隊是指日可待。

「我覺得很快又會湊成國中時那隊青學學隊。」

聽到電話另一端的越前如此說道,不二聯想起那個畫面,昔日的青學校隊再次聚首一堂,不禁笑了出來,「對啊,如果桃城海堂也是直升青學的高中部的話,這個可能性真是會很大。」頓了頓,有點感慨,「只是,會少了兩個人。」

就像一幅拼圖,缺少了任何一塊,也不會再完整,令人感到遺憾和惋惜。特別是對曾共同進退的他們這些青學校隊成員來說,就算能找到兩個和原來成員同樣那麼好,甚至是更好的,也不可能彌補這份遺感與惋惜。

「……是的,少了兩個人。」越前的聲音有點黯然,一個是河村學長,一個是他自己。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總有一天我們也會各散東西,只要能夠再聚頭,回憶當年的點滴,其實已經很不錯的了。」不二知道自己的話觸及到越前痛處,連忙開解他,也說出自己心裡的那一套。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喜離合,人們無能控制也無能抗衡,只能默然接受,學會如何處理遺憾。路不同,不能並肩同行是一種遺憾,但最重要是心裡那份情誼還否存在,要是情誼不再,即是走著一樣的路,也只會形同陌路。

「嗯,我明白的了。」

春去秋來,時間過得很快,快得無情,從不理會人們的腳步是否跟得上。桃城與海堂直升上青學的高中部,加入了網球部,以他們的成績很快便成了校隊,與國中時那些三年級學長再次碰頭──如越前所說,又再次湊成國中時的青學校隊,如果有越前和河村在就會更完美。

青學如常地參加比賽,國中升到高中,目標不變,還是全國。一方面要忙著練習比賽,一方面要忙著高中緊湊的課業,不少人也叫苦連天,例如是菊丸,不過不二卻應付自如,悠的看似不必努力用功也能考取好成績,天才的美稱延續至高中。

同樣是要忙比賽練習和課業的越前,剛好與不二形成強烈的對比,忙碌得連氣也喘不過來。課業對越前來說還好,只是比賽實在花去了他太多時間和精力,要邊比賽邊兼顧學業,實在難以吃得消,差點還要找來專人來調理他的生活,聽得不二心驚膽跳,緊張的問:「那你沒事吧?」

「沒事,不用緊張。」

什麼叫不用緊張?不二又好笑又好氣。聽到他的狀況如此差,他不緊張不擔心才有鬼啊!不過,他也明白越前是那種不愛人操心的性格,好聽的就是體貼別人,難聽的就是愛逞強,想起那張總是倔強得不服輸的秀顏,再痛也不肯叫痛,只會說「你還差得遠」,不禁心頭一軟。

身在日本,再擔心也沒用,只好柔聲的叮囑:「那你自個兒要好好保重身體,不舒服千萬別逞強,運動員最重要的資本就是身體,知不知道?」

「嗯。」

「是真的知道,而且會這樣做才好啊。」

「知道了,不二學長,你快變成另一個大石學長。」口頭上是嫌棄人家嘮叨如老媽子,但越前很清楚知道自己心頭是又甜又暖的,再一次認定不二學長的溫柔足以令人溺斃,可是他卻極之心甘情願地溺斃於他的溫柔當中。

「沒法子啦,誰教越前最愛逞強,不嘮叨點,恐怕你就會當我的話是耳邊風。」

「別將我說得是自虐狂好不好?」

日子大家照樣如常的過,在比賽與課業兩邊走,不二依然遊刃有餘,越前依然忙不過來,偶然越前抽到時間會來日本,不二在長假期裡有時與家人出國旅行,目的地是美國的話會順道去探探越前。

高中三年級,不二開始要忙考大學。天份、良好的根基加上不懈的努力,如大家的期待,考上日本的名牌學府東京大學。拿過畢業證書後,這次是他真真正正地離開青學,說實話,真的有點不捨得。

考上東京大學,他選擇了攝影這門不算太熱門的學科作主修科。上到大學,再見不到熟悉的面孔,人際關係要重新建立,是有些難以適應,但正如他曾和越前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人要學會處悲喜離合。

網球他很少再打,多數也是和弟弟對打。裕太的球技有進步,又或許加上他少碰網球變得有點生疏,和裕太對打越來越吃力,只是每次還是贏了弟弟,害得他這個哥哥好像更討弟弟的厭。

「當然,你給人一種漫不經心的感覺,好像沒出盡全力也能贏,自然令人輸得不服氣。」

越前是這樣說的,不二覺得有點冤枉,「我只是沒表現出我很辛苦很吃力而已,這可能是天性,可能是後天習慣了。」

「所以你就討你弟弟的厭。」越前略嫌無情地道,教不二覺得更冤枉。「所以說,有時候你也要改改你的表情,老是在笑,很容易給人誤會的。」

不二聞言,還是在笑,不過是無奈的苦笑。

大四的那年,教授叫了不二去找他。一見面,教授便將一大堆海外升學的資料放在他的面前,道:「不二,以你的成績,不如考慮到外國深造,這樣對你的前途會更好的。美國有間大學在攝影方面不錯的,詳情你看看這些資料。或許一時間要你到外國深造是突然了點,但我希望你的天份得到充份發揮。」

不二一瞧見那所大學的地址,睜開了藍眸──

當下,毫無疑問地,他決定要去這間學校繼續他未完的課業,父母對於他決定得那麼倉促也有點不解,不過向來開明的不二家家長還是支持兒子的決定,贊同他到美國升學。不止是他的家人,就連教授也沒料想到他答應得那麼快,而感到奇怪。

不二以最快的時間辦好一切的手續,買了張機票,乘飛機到美國,快得令眾人再次不解。

只有不二才明白他這樣匆忙趕急是什麼原因。

因為,那所大學的地址正好就是在越前家附近,他到那兒繼續課業的話,就可以爭取更多與越前相處的時間。到時,不單單是聽到聲音,還有更多的機會見到真人!

飛機起飛,不二的心情也隨著飛機而不斷上揚,比起飛機,他整顆心,更快飛到去美國,飛到去美國那兒某人的身上。

某人正叫──

越前龍馬



-待續-



後記:

很趕的一章,因為結尾時是在我媽催促下趕出來,現在要趕著關機睡覺了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