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二越〕夏葬1

2008.09/04 *Thu*
夏葬



1.



花兒的壽命並不長,發芽、壯成長、結出花苞、開花,看似需時甚久,但其實只要花一開,越是美麗便代表其生命走到越接近壽命將盡,很快便會凋零──一如他們之間的愛情。

到底是誰播下這顆種子,又為什麼會播下這顆種子,甚至澆水施肥,使之能夠成長開花,他們也不清楚,彷彿一切也很理所當然。

從一開始大家互相不感興趣,即使在各種比賽中見到對方的實力很強,可是只是停留會多看幾眼的階段。越前曾與不二的弟弟裕太比賽,在困境中創出新招,然後擊倒裕太,這讓疼弟如命的不二首度對越前感到興趣。直至那場雨中比賽,大家真真正正地交手過後,不二對越前的興趣提升至最高,而不二在越前心目中的地位也連級往上跳,升至僅次於要打敗老爸及部長之後。

不二眼裡,越前的存在就是一個耀眼到無法忽視的發亮體,或許平日為人冷淡的越前不會令人感到這種特質,但一碰到網球、一上到球場,越前毫不留情面要將對方擊潰,咄咄逼人的,炒熱了全場氣氛,吸引了全場觀眾視線,打出全場觀眾的心跳節奏,不管對手有多強,他也不會讓其專美於前,彷彿網球場這個舞台本來就是為他而設。

在越前眼中,不二的存在是突顯別人缺點的堪稱完美的個體,不管是平日待人接物、在課業或是課外活動皆得到大家的讚許,當然,最吸引他的還是他的球技,不是速度的對決,不是力量體能的優勝,也不像部長那種氣勢上的佔優,而是以純技術來取勝,特別是那三重回擊,更能體驗到他的網球是一種技術的表現,無瑕疵的,彷彿一種藝術,華麗眩目。

不二對越前感興趣,越前對不二也感興趣,不二抱著即管追來給他瞧瞧的心態來看待這可愛的學弟,越前抱著終有一天會將他擊倒看待這愛笑的學長,多看幾眼變成了互相留意,留意之中又似帶點摸索對方哪兒才是底,是一場精神層面上的捉迷藏,一追一躲,一躲一追。

然而,這份純粹的追逐執念,何時摻雜其他成份,變了質,問不二又好,問越前也好,他們也不知道。執念還是執念,但已經不止當初那不想被超越和欲超越對方的目標了,看著對方的時候,心裡頭多了種異樣感覺,心跳會加快,會有一種名喚獨佔的欲望。

讓他們跨越了學長與學弟之間關係那條線的契機,應該是那個雨天。夏天多雨,來得又急又猛,殺得人一個措手不及,淅瀝嘩啦,偶然夾雜幾聲震耳欲聾的雷響,白光劃破天際,難得一天放學後不用去練習卻要去圖書館當值的越前只能大嘆今天倒楣,自己沒帶傘,圖書館要關門,全校師生也走得七七八八,想找人求助也不行。再嘆一口氣,越前知道再磨下去也還是磨不出法子,唯有認命,硬著頭皮冒著大雨趕回家裡去。

斗大的雨水打在身上,冰冷而疼痛,更讓越前加快了腳步,以自幼練成的好腳力及速度趕回離學校不算太遠的越前宅。

「越前──」

一聲熟悉的叫喊令越前的腳步停了下來,回頭看著聲音的來源處,只見不二正撐著一把深藍色的雨傘站在身後。

越前看著自己,不二也看著他,在雨中沒有任何遮擋的越前已經渾身濕透,白色襯衣因為濕透的關係,緊貼著越前嬌小的身軀,亦顯得透明,勾出人的綺思。不二聽到自己的心跳如落地的雷,轟轟轟,像要挑戰心臟負荷的上限,同時亦感到無比的氣惱──這個小學弟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淋了雨,不管時間有多長多短,還是很容易生病的!

很理所當然,不二伸出援手,將傘子分一半給越前,將他送至更近學校的自己家。家裡一個人也沒有,不二亮起燈,帶越前上樓,為他準備了一套乾淨的衣物,讓他洗個熱水澡弄暖自己。不但如此,不二還弄熱了一瓶鮮奶給他,剛洗完澡的越前見到那瓶熱鮮奶明顯有點抗拒。

「喝了它吧,這樣對你會比較好。」

不二溫柔的說道,臉上也是溫柔的笑容,素來吃軟不吃硬的越前,對這種懇切的溫柔最沒,也知道人家是一番好意,於是越前也乖乖聽話的喝了它,溫溫熱熱,溫度恰到好處,入口不會燙舌,再一次顯示出不二的溫柔,口舌存留鮮奶的溫度與味道,也存留在他的心頭上。

雨還是持續地肆虐,不二開啟電視為大家解悶,電視傳出的聲音頓時使只有他們兩人的客廳添上幾分熱鬧。雨聲、雷聲、電視聲混雜著,雖然互相注意且生出異樣情愫卻從沒有太多接觸的兩人,一直沒太多的交談。直至雨勢稍歇,鑑於天色已晚,不二送越前回去。

那次,他們並沒多少的交談,卻拉近了他們的距離,有意或無意,有心或巧合的遇見對方,愛情的種子便這樣無聲無息地種了下來,然後慢慢地發芽長成──這是他們開始沒有預料到的,從沒想過雨天裡那聲叫喊,導致到這樣的發展。

或許他們年紀還小,同性相戀在別人眼裡是難以接受的背行為,但他們沒太大的感覺,掙扎了幾下,便接受了。順應社會道觀念的規範,他們很低調,不如一般男女交往般大肆宣揚,引來大夥兒的矚目。

他們的交往很平穩,激烈如火的感情令人感到刺激難捨,但在高潮起伏以後,薪盡火滅的時後,所餘下的只是那麼一點餘溫和薪燼嗎?如果是的話,那麼他們寧願像現在這樣,平淡的,卻是似水長流,令人感到安心的。

可惜,花兒也有凋零的時候,美麗過後,花就是會枯萎,這是自然界的法則,他們愛情的花朵也逃不了,在下一個夏季裡開始凋零。

青學好不容易才在全隊團結一致下爭取進入全國大賽的入場券,可是越前卻報名參加了全美公開賽,剛好和全國大賽撞期──雖說,這一切也是因為越前兩父子的誤會所引出來的烏龍事件,不過大局既定,越前必需要在全國大賽與全美公開賽中作出選擇取捨。

全國大賽是青學眾人的夢想,更是他們現役校隊的三年級生的執著,這是他們最後一年的機會,輸了,便再無機會再來了。

全美公開賽是以網球為目標的人的夢想,只要是打網球的,也希望一生人能夠參加一次,站在世界性的大舞台上一展身手,對越前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機遇。

站在客觀的角度看,全美自然比全國來得重要,來得更有價值,但換以主觀的角度來看,全國是大家共同努力才能進入的,那共同奮鬥的點滴絕非名譽與金錢能夠換回來。

作為旁觀者,一方面不希望越前這個強而有力的主力就這樣遠赴重洋,令到自己隊伍的實力大為削弱,可是一方面卻希望如此有天份資質的越前不浪費大好機會,讓他走上更大的舞台、走上更高峰。

旁觀者也那麼為難,更何況是當事人的越前呢?

不二選擇了沈默。他是三年級生,自然更希望能在最後一年稱霸全國,更捨不得自己所喜歡的人就這樣飛到去美國,然而,他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扼殺了越前飛往更高更遠更遼闊的天空的羽翼,因此,他決定不給越前任何的意見,越前最後是選擇全國或是全美,他只會寄予支持。

即使,他捨不得,一想到越前會去到那麼遠不可及的地方,心便會隱隱作疼,看到越前那向來璀璨勝陽的金瞳蒙上了迷茫苦惱讓他心疼,想抱著嬌小的他,和他說留下吧,和大家一起努力進軍全國吧。

不二還是忍著。

直到越前作出了最後決定,選擇去全美公開賽,在一片挽留越前別走的聲音中,不二還是忍住,維持他只限於對越前的溫柔笑容,支持他,並送上祝福──儘管有一道聲音在耳邊不停叫他留他留他留他。

越前聽到他的支持與祝福,似乎有點失望,金眸又很快展現往日的耀眼,以貫有的冷淡語氣謝過他。

然後,越前真是走了,乘著飛機飛往那給予他更好發展機會的國度。飛機上升,升上那藍得找不出半點瑕疵的天空,漸漸地隱沒於那片藍天白雲,再也見不到了。不二看著,心裡有著複雜的情感,是不捨、是心疼、是安慰,還有更多更多,隨著飛機的消失於視線範圍,歸為惆悵。

夏天發芽的花兒,在夏天裡凋萎,一瓣瓣花瓣落在地上的聲音很輕,卻重重落在不二的心頭。他想,他和越前的一切也真是結束了。



-待續-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