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E〕STAND UP-7

2008.09/04 *Thu*
STAND UP-The story of bear and a little cat

逗貓的條件

其七、請勇於表達自己的心意



不二發現最近越前故態復萌。

午飯大家一起吃,課後大家一起補課,大家原來還是有說有笑,現在卻只有令人渾身不自在的寂默,想找個話題或像從前氣氣越前緩和氣氛般打破這寂默,可惜像是在唱獨角戲,那種氣氛更為尷尬。

有些親暱些的動作,如摸摸越前的頭,越前是不太喜歡,也不致於像現在般閃避開去,或他們四目交投時,他總會匆匆垂下長睫,隔絕交纏的視線。

好不容易才令越前從抗拒自己、排斥自己、討厭自己,到慢慢地接受自己,漸入佳境時,不知怎地硬生生將緩慢卻可持樂觀審慎態度的進度拖回去原點,縱然平日凡事散漫不在乎的不二也不禁暗地沮喪,也很納悶──

哪兒出錯了?

祭典時那個吻又嚇怕了他嗎?

不二不是那種一點挫折就會被擊倒不起的人,要不然他還會堅持到現在繼續他的逗貓大計嗎?於是,很快地,他重新振作,仔細觀察、分析狀況到底是出自哪兒,並很快地推敲出最有可能的答案。

與此同時,他發覺到越前的態度稱為排斥不甚正確,倒是一種逃避現實的迴避。

為什麼要迴避呢?

越前在逃避什麼現實呢?

思索了很久,忽然靈光一閃,莫非──

越前在逃避自己已經心動、已經喜歡上自己的現實?

畢竟越前最常掛著口邊的就是早晚有天被他洗腦成功,洗腦成功不就等同他已成功令越前喜歡上自己?

雖然,這個假設的結論無疑是對不二的一種鼓舞,也還未被沖昏腦袋,仍記得世上事與願違的事實在太多了,在假設還未能成立前,一切絕不能當成事實看待,亦不能誇大其可能性,以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摔得自己鼻青臉腫。

有了假設的結論,下一步便是求證。

如何求證呢?

不二想了想,決定不打迂迴曲折的牌,採取最直接的方法,不是什麼讓人想破頭腦也想不到妙法,只是很普通很普通卻又極需勇氣的方法──

直接問對方。






時值課後練習結束時,補課隨即開始,越前不算太空曠的房間,充斥著最近十分熟悉的寂默,大家各有各做自己的事,翻書揭頁或揮筆書寫的沙沙聲格外清晰。

「越前,你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狀似不經意地開口,貫有的微笑染上關懷的溫柔,但越前連頭也沒抬,繼續與書上的日文努力奮鬥,隨口應道:「沒有。」

「越前──」

很溫柔的聲音,溫柔得令越前拿著書的雙手微微顫動了一下,不二今天絕不許問題再拖下去,也不許越前再逃避自己,與聲音不同,輕柔的動作略顯強勢地壓下越前豎高來看的書,迫得越前再無任何擋住彼此的屏障。

「怎樣了?」

相處了一段時日,越前大概也明白這個看似很好說話的學長在好說話的表面下是多強勢頑固,不乖乖順著他的話,在程度上明顯的差距,無疑是自討苦吃。逃不了,就別多作無謂的掙扎,硬著頭皮老實面對。

「為什麼避開我?」

很直接的一個問題,垂下的長睫巧飾了越前那略顯飄移不定的眼神,卻瞞不過從頭到尾整副心思也放在越前身上打轉的不二看似笑彎了的法眼。

見越前遲遲不答,不二明白要進一步逼迫才能迫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二將椅子移近越前身旁,配合越前的視線,讓自己一張笑臉在越前眼前成為大特寫,嚇得他疑似盤算的心思頓時煙消雲散得捉也捉不及,不知該驚或該怒地瞪著這個專愛嚇人的學長。

「你怎麼了?」清冽的嗓音有點不地下沈。

「為什麼避開我?越前,莫非我真是那麼令人討厭嗎?」所謂撒,不二此刻正發揮其中精要所在。語調瞬間轉成可憐兮兮的,順勢攀上越前嬌小柔軟的身軀,將頭埋在越前白潔的頸窩間,頭抬起十五度角,神情同樣是可憐兮兮的,十足一隻令人無法不疼愛的可愛又可憐的熊寶寶,使人難以抗拒。

其中包括了越前。

自己再避不二,有些地方還是控制不了自己受他影響的,裝可憐便是其一。

越前本身就不是什麼硬心腸的人,甚至可以說是心腸軟的,被不二這樣裝裝可憐,就算明知道他不過是裝出來,還是忍不住心軟下來,冷漠、抗拒的神情變得有點彆扭,「也不是。」

「那為什麼要避開我?」

還是可憐兮兮,似受到什麼極大的委屈,旁人見了也禁不了見義勇為的因子發作,為可愛的熊寶寶出頭。

深呼吸、深呼吸,他不能這樣容易就正中這奸險學長下懷,被他利用自己的心軟及同情心!竭力維持那副冷漠模樣,「我哪有啊?不就和平日差不多?」

「差很遠!」有著控訴的意味,雙臂圈得越前更緊,「要是和平日差不多,為什麼又要避開我?就像一開始那樣呢?是我做得還不夠,做得還不夠好,做得還不夠打動你的心嗎?還是祭典那個吻讓我一直以來的努力也化為烏有了?」似幽似怨似控訴似認真似傷感似玩笑,漸分不清到底哪個是那個,越前糊塗了。

迷迷糊糊間,越前感到心裡某角,軟化下來,傳來某種不安與疼痛。

「越前,你可以告訴我嗎?」臉埋在頸窩裡,看不到神情,只聽到現在的聲音,是誠懇的請求,「有時候,只靠自己去猜忖人的心思,是不準的,也很累,你可以告訴我嗎?」

或許──他是真的很認真吧?

越前想。

正因為感到他的認真,所以自己才會不安,才會感到心疼。

思及此,越前也裝不了,整個心軟下來,神情也軟化下來,那微妙的轉變,也意味著他──認輸了,對這個看似很愛戲弄自己卻又似認真至極的學長認輸,對自己的心認輸,也對自己那放不下來的面子認輸。

「我想……我真是被洗腦成功。」

輕輕一句話,正式結束了多日來單方面情感與理智間的拉鋸戰,亦終於給了不二一直以來的努力最明確的肯定。

聽到越前親口承認,不二心底裡狂喜歡呼,表面仍不露於色,輕嘆,「難道承認喜歡上我很困難嗎?」

越前抿了抿唇,有點扭彆地道:「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

「又如何?」

更加扭彆,「你行為不良,最愛耍人,且樂此不疲。」

「但我對越前你是很認真的。」不二抬起頭來,睜開眼,如大海般湛藍漂亮的眸瞳再認真不過,彷彿一重巨浪將越前捲起,吞沒,沈沒於這片認真的藍中。

「我喜歡你,越前。」輕輕的在越前耳邊道,一字一字,十分清晰明白,傳達至越前耳中,和心裡,烙下刻印,「我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越前你,你可以給我一次機會嗎?」

越前又再抿了抿唇,這傢伙真是──

教人沒輒。

嘆息,認了,還能怎樣?

「也被洗腦成功,你說呢?」

這是貓兒目前最大的讓目,那隻原來可憐又委屈的熊寶寶此時變成賊頭賊腦的壞小熊,嘴邊掛著像偷了蜜糖吃得滿足般甜得快膩又賊得很的笑容,「那即是我說了便是。」



-待續-





後記:

成功趕出來~

算是考試時的大放送吧!(有誰肯要?)

為什麼挑這篇?因為這篇比較容易寫(被踹)

截至目前,已入佳境,快要完了這個階段了(小感動)

開始會考,第一科英文就讓我慘不忍睹,接下就祝我好運,平安渡過吧!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