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E〕STAND UP-5

2008.09/04 *Thu*
STAND UP-The story of bear and a little cat

逗貓的條件

其五、解開貓兒的戒心,讓貓兒知道你不是壞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雖然有不二學長那溫柔細心的按摩,但越前還是怕死了要將一大堆課文反覆抄上十遍或更多遍,拿著筆抄寫著他不熟練又彎彎曲曲得如符咒般的文字,一開始就覺得不順手,越寫就越痛越辛苦──他可是記得很清楚。如今又來到了補課時間,心裡響起警笛,瞪著還是笑面滿面的不二,看在不二眼前就像一隻被踩到尾巴還猶有餘悸的貓兒正在防備著尾巴再次被踩到。

「有功課嗎?」

「沒有。」

「那麼有測驗嗎?」

「沒有。」

「那我們先去一個地方。」不二改變了方向,這條路,既不是通往越前家,也不是到不二家,到底是要去哪兒,越前不知道,還是乖乖地跟著不二,然後問出他心裡的疑惑,「不二學長,我們要上哪兒?」

「圖書館。」

燈亮起,車輛安份地停在兩旁,讓開一條路給行人通過,人來人往,越過那條馬路後,再轉一個彎,一棟斗大隻字寫著「XXXXX圖書館」的建築物矗立在眼前。進入去後,燈光充足,不少人正在書櫃前翻著書,又或坐在桌前閱讀或工作,安靜得很。

「不二學長要借書嗎?」

「不。」不二笑著,低頭望著越前,「是帶你來借書的。」

「我?」

「對啊,閱讀課外書是一個學習語文的很好途徑。」不二笑著解釋,「你最大的問題不是不懂課文教的是什麼,而是你的語文還未夠水準。治標又治本的方法,自然要對正下藥,難不成你以為反覆抄寫課文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嗎?」說到這兒,不二的語氣帶點促狹,讓一直以為今天又要墮入抄寫煉獄中的越前有點不好意思。

「切,我那曉得你。」越前稍稍撇過臉,不讓不二看到臉上的不好意思,很合符死要面子不肯服輸更不肯在人前示弱的倔強孩子的作風。可是,不二是看得清清楚,這種舉動落在他眼中,將「可愛」兩字演繹傳神。

「好吧好吧,別氣了。抄抄寫寫在於解決一時的燃眉之急還可以,但真真正正要打好一種語文的基礎,看多點書還來得實際。」向來低低柔柔令人有種如沐浴春風感覺的嗓音更溫柔,有著哄賭氣小孩的耐心與寵溺,不二拍拍越前的纖肩,「去借書來看,每星期看一兩本,持久進行的話,定會對你的日文水平有所助益,遠勝你抄課文百遍千遍。」

聽到不二的話,補課不是以抄寫為主,越前算鬆了一口氣,解除了開始時的警報訊號。但,隨即,越前又皺起秀氣好看的眉頭,「我不愛看書,特別是正經八百的那種。」包括了課本、長篇大論地論述道理的、文筆或意思也艱深的文學名著。

「沒人要你看那些,要真是,我怕你看不到兩頁便睡著了。」不二深諳循序漸進的道理,要日文水平只限於應付日常生活的越前看國一水平的課本已是勉強,還能期望他一步登天嗎?做人還是慢慢來比較好。

「哼!」這一哼,有著被看輕了而感到的忿忿不平,也有著被一針見血說中了的惱羞成怒。

再次拍拍越前的纖肩,「不必借什麼艱深正統的文學,也不必又厚又多字或有什麼大條道理,只要你感興趣就好了。」

越前一直也不認為自己的日文有何不妥,反正能聽能講能讀能寫,對於一個自幼長於美國這以英文為主的國家裡的人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吧?可是,此時此刻他卻痛恨起自己的日文水平遠遜同齡日本學生。但,不濟就是不濟,痛恨也是無補於是,唯有認命接受這現實。

金眸一溜,看著那比自己高出十來公分的不二,突然越前覺得很刺目,就連模樣纖細秀氣的他也比自己高出不少,好像嘲諷自己有多矮小,心裡頭的痛恨不快又多添一椿。

「不二學長,你會借書看嗎?」只有自己一個在看,好像自己是什麼問題兒童,心裡總是怪怪的,拉一個人陪陪感覺會好點。

不二也看得出越前的心思,於是笑道:「當然會,既然來了,便順道借幾本。看書也是一種很好的消樂趣。」

「我就不愛看了……」越前咕噥著,有點不甘不願地走去書櫃前挑書。

「為什麼?」

「沒興趣、沒時間、沒力氣。」

「為什麼?」

「上學、睡覺和網球已經佔去大部份時間,哪還有看書的情逸致?」越前看到一堆書名,想到要從中挑選一兩本,就感到頭痛了。不管是在美國還是日本,除上學和睡覺,餘下的時間大部份已經給了網球,騰不出時間也抽不出力氣去做別的事,別說是看師長口中正經的書籍,就連同年紀愛看的電視和漫畫,他也沒看多少,看得最多的就是網球相關的雜誌。

「越前,你的生活真不怎樣健全。」聽完越前的回答,再加以自己的分析,這回輪到不二皺起好看的眉頭。感覺上,越前現時的生活就只有學校與網球,如果學校不是礙於適齡兒童要接受相應的教育,恐怕他的生活裡就只餘下網球,再也容納不了別的。

視線總算移離一堆令人頭痛的書名,正視難得皺起眉的不二,越前挑高秀眉,「不二學長,你的話,讓我想起我在美國唸書時的某個老師,他也曾這樣和我說,說我生活圈子太狹窄,除了網球還是網球,這是不健康的。」

難得越前聊起自己的事,不二稍稍鬆開眉頭,感到興趣,「那你怎樣回應?」

「我能怎樣回應?我不會否認我的生活圈子狹窄,網球的確是我生活的重心,不能像某些人和什麼人也交好我不認為有什麼問題,我沒殺人放火,也不是自殘,活得開心快樂便好了,用不著要學別人那套吧?」許是知道不二學長其實滿疼自己,對於之前那些又抱又吻又不知真假的話,就當是被卡魯賓頑皮抓傷,放下了對學長那不甘不願後,越前的態度自然許多,也不排斥聊起自己的事。

「簡單來說,你就是一個獨行俠吧?」

「嗯。」他的個性冷淡,是天生或後天造成,無需要尋根究底。越前又道:「不二學長,不如你替我挑吧!」眼前一大堆書名看得他眼花繚亂,無從入手挑選,只好向不二學長求助。

「唔……」沈吟了一會,不二挑了一本書,笑著拿到越前眼前,「這本《格林童話全集》,如何?」

「童話?」秀眉打結,語氣有著明顯的嫌棄,似在抗議自己再不是需要童話入眠的小寶寶。

「簡單、明瞭、易懂,而且家傳戶曉,閱讀起來應該沒太大障礙,不失為學習語文的入門書籍吧?」這也就是不二挑選這書給越前的原因。童話算是流通全世界,知道了大概再來讀這本書,應該較容易吸收,再說他翻了翻,這本書的文辭有一定水準,合乎一個國一學生的程度。

「真是要讀童話?」秀眉還是打結,語氣還是有著嫌棄。

「別那麼嫌棄童話,童話也有它有趣的地方,你用心看,就會看到趣味的了。而且這本童話的文辭不錯,單純地學習文辭,也是不錯的。」

不二學長如此推薦,自己又不懂找別的書,越前雖然還是認為童話是連小學生也不屑再看的東西,還是接住了,心裡頭的那份嫌棄倒是一點不少。

不二笑了笑,有種想拍拍越前的頭的衝動,也真是實行了這種衝動──輕輕地拍拍越前的頭,這舉動立即引來越前的瞪視,分明是不滿自己將他當成小娃娃般看待。但,無論怎樣看,越前還是個孩子,而且是個很可愛很可愛很可愛的孩子。當然,這種話不能說,說了又會惹惱越前的了。

不二再挑了幾本書,有的是挑給越前,有的是挑給自己,今次的圖書館之行,可說是大豐收。






去圖書館借課外書看只是第一步,課外書不單單是用眼看,不二還要越前撰寫一篇內容撮要及讀後感,字數不必要多,但一定要寫。而且,每天補課他也要自己寫一篇文,同樣地字數不必要多,題目也是很生活化,繞著日常發生的事為題。

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補課方式,越前當場呆掉了。

不二也明白這種方式不太像一般的補課,可是也沒人規定過補課要什麼形式吧?越前最不濟的地方在於他的日文程度還不夠,那自然治本方法就是加強他的日文程度,不二可不認為複習課文或背誦抄寫就能升高語文水平。雖說他為越前補課是摻有私心,想爭取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可不等於他忘了接下這個名目要承擔的責任。

「你想要什麼題目?」

不二輕聲的問話勾回呆掉了的神智的越前,立即回道:「我哪曉得。」

十分爽快且有點不負責任的,越前向來對於唸書沒多大的興趣,礙於法例的規定才乖乖準時回校報到,說到作文更沒興趣,他最討厭的其中一份功課就是作文。一來,作文的題目未必是自己喜歡,二來作文對於沒太多想像力的他來說是算是苦差,三來文是寫給老師看自然很多時候要掩著良心寫,總括而然,就是吃力不討好,還要他去想題目?他只會說不如不作好了。

「從最基本的題目著手吧,例如什麼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的家人什麼的。」不二提出最常見也最熱門的作文題目,幾乎從小學到國中,不管是哪一年,也總會作一條類似的題目,再不然便是什麼我的志願之類的。

「不要。」越前很乾脆地拒絕,臉色不太好看。他最討厭這類題目,媽媽還好,作爸爸才是最痛苦!天曉得那個痞子樣兼色老頭的老頭一點拿來尊重的地方也沒有,要怎樣入文啊?掩著良心為他塑造爸爸該有的形象,與真實相差十萬八千里,寫著也心虛。

不二十分從善如流,「那麼,從美國回到日本有什麼感想呢?這應該比較容易吧?」

聞言,越前認為這個題目也可以接受,遂點點頭,開始著手寫。

然後,每天如是,每天補課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作一篇短文,題目就是這樣敲定。這篇文不是功課,題目可謂自定,要看的人是自己的學長,他也不是以批判審視的角度去看,純粹是針對長期歸國子女用詞令人哭笑不得作出提點修改,所以作起來倒比校內交給老師的文容易。接著就是做功課,複習課文,然後便是看報紙。

語文不是說要學好就學好,是需要一段長時間的浸淫,為了解決燃眉之急也即是小測,所以偶然也得要抄抄寫寫好記下所需要的字詞,這點是最令越前感到痛苦難耐的。

總括來說,除了抄寫這點不予認同外,越前覺得不二學長這種教法,比起學校裡以應付考試為大前題的教學法式更好。而且,他由此真真正正地領教到不二學長的害,說有化腐朽為神奇也不為而過了!

不二學長最害的地方,不是純粹他在文史方面的造詣高,而是他的無比耐性。不管自己寫出引人發噱的文句,不管他犯了多少次這樣的毛病,不管次數之多及程度之嚴重足以令老師嘆氣投降,他也會一一指出來,然後提供較為恰當的字詞和文法組成文意清晰的句子,一次又一次,輕柔的嗓音依然那麼輕柔好聽,臉上的笑容一點沒變,不見任何不耐。

看著這樣耐心教導自己的不二學長,越前不禁有點看呆了。他老是聽別人說不二學長很帥很俊美很迷人之類的讚美,他也不是不認同,只是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現在,看著學長這耐心教導自己的側臉,越前好像聽到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地越跳越快、越跳越響。

越前想,不二學長的確長得很俊美,男孩子的五官輪廓竟可以纖細秀氣卻不帶女孩子氣,彎彎細細的眉,經常瞇起來像笑著的眼,高挺的鼻樑,經常往上彎的薄唇,給人的感覺就是經常笑、很溫柔親和、很斯文有禮的感覺,難怪女孩子經常在尖叫著不二學長的名字、見到學長就面紅。從前自己是不以為然,更加上他對自己的捉弄,越前覺得那些女孩子根本是瞎了眼。

不過,最讓越前覺得很好看、很吸引的,是不二學長那耐心又溫柔的神情,好像自己是他最疼最寵的那個人,不管自己犯了什麼錯,他也會全數包容了,不會動氣也不會責備,只會拍拍他的頭說下次別再犯了。

不止是那神情,不二學長那輕輕柔柔的嗓音也是,他在說什麼,自己也聽不真,只知道聽著他說話很舒服,就算他說的是沈悶至極的大條道理,恐怕自己也會這樣認為吧?

糟了!越前真是有病了,竟然看著自己的同性學長如此出神,還會心跳加速,感到面紅耳熱──這是自己被不二學長的話洗了腦的跡象嗎?

「越前,你發呆了嗎?」

不二察覺到原來認真聽教的小學弟越來越不專心,最後看著自己,好像進入發呆狀態。看著自己發呆嗎?不二覺得有點好笑,不是什麼惡意負面的意思,而是意想不到他竟會對著自己發呆罷了。

「呃……」被人拆穿了,越前頓時感到萬分尷尬,尤其是自己剛才想的──要是被學長知道了要怎辦?他可是找個洞鑽也不夠呢!還是說……他根本已經知道了?思及此,越前的眼神變得有點銳利,瞪著不二,試圖在他不變的笑臉上找出蛛絲馬跡。

「越前,我臉上有什麼嗎?」不二伸手撫撫自己的臉,越前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真有點小可怕,像要在他臉上找出什麼犯罪證據般。嗯,今天的越前真是有點奇怪,這就是他的結論。

「呃……不是。」有點心虛地垂下眼,然後又抬起眸,正視不二,越前的眼神和語氣也很認真,「現在我才發現,其實不二學長也可以很好人。」

「啊?」不二對越前的話感到一點意外,笑臉沒多少變化,只是笑容更深了點,輕柔的嗓音混雜了些許喜,「你現在才發現我可以是一個很好的人嗎?」

自從那次吻了越前後,他便一直將自己視為洪水猛獸,不是要去集會訓練及屈從於龍崎教練不可挑戰的權威下,他也不想和自己又太大接觸啦!聽到越前這番話,不二想,可以自行譯作越前對他不再只有怕和不甘不願,而是開始有了認同和接受呢?儘管還不到他想要的那種,也算是個好兆頭吧?

「誰教你經常捉弄我啊?」越前翻了翻白眼。會讓人害怕,根本就是自作自受好不好?真是不該讚他的!

「作弄?」不二認真想了想,「是有一點,不過更多的是認真。誰教越前真是太可愛,讓我忍不住越來越喜歡,見到你就想抱抱你,吻吻你呢?」好無辜的神情及語氣,無辜得好像一切的錯與他無關,他才是最深切的受害者,看到就想揍──對越前來說。

「哼!」越前才懶得理他,經驗告訴他,在這話題上和他爭論,只會讓自己氣上加氣,血再多也不夠吐。

「那我們繼續吧。」不二笑道,也不再說了,剛讓貓兒對自己卸下了戒心,讓貓兒覺得自己原來也滿不錯,就不能破壞這好不容易才建立出來的好感。學語文急不來,要循序漸進,逗貓成功的路也一樣,急不來,要慢慢一步一腳印走的!



-待續-





後記:

狂汗到不能再狂汗,這篇文是在寫完利誘後構思往後劇情而產生的,放在利誘後總是怪怪的,而且利誘之前又是說補課,於是便將次序改一改,這篇成了第六章(即其五),利誘就……放在後頭吧……

泣──這篇文果然是多災多難,是我一開始就不該開這個坑嗎?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