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E〕STAND UP-4

2008.09/04 *Thu*
STAND UP-The story of bear and a little cat

逗貓的條件

其四、讓貓兒熟習環境



越前算是個脾氣來得快去得快的人,受軟不受硬,昨日還獨個兒在生悶氣,今天已經像個沒事人,如往常般,回復冷冷淡淡的模樣,對大家愛理不理的,英二的抱抱攬攬,還是既無奈又縱容的。

雖然越前好像消了氣般,不過,答應了人家的事還要做的,因此不二趁練習休息時間,將三罐冰涼的葡萄味芬達拿給越前。

「這是什麼?」越前看了看笑咪咪的不二,再看看那三罐自己非常熟悉的芬達,可是在不二手中就像見到什麼怪物,特別是送給自己的,眼也不眨地瞪著它們,手卻沒動,沒接過來的打算。

「芬達,葡萄味的,應該是你最喜歡的吧?」

「我是問你為什麼送給我啊。」越前沒好氣的睨著不二,他又不是白癡,又不是眼睛有問題,當然認得出不二手中那三罐是他最喜歡也最常喝的芬達呢!無事獻殷勤,特別是以腹魔王見稱的不二學長,肯定有什麼古怪。

「昨天我答應送芬達給你當賠罪的。」

「嗄?」不二的答案令越前大出所料,不禁一楞,並努力回想有關昨天的片段,試圖找出相關記憶。經過一翻努力,隱隱約約中,好像真有其事。「不二學長,你還真是記得清楚呢!」秀眉一皺,如果不是經他一提,越前真記不起這麼一回事。現在這麼一想,他也記不得自己當時到底為何那麼氣,更別提這種瑣碎事。

「當然,我答應過你的嘛。」見到越前記不起的模樣,不二倒沒有失望,這種事本來就很瑣碎,轉個頭後就會拋諸腦後,他本來就沒期望過越前會記住。只是,不怕一萬最怕萬一,他輸不了一個萬一,如果不守諾,會被人討厭的。他可不想逗貓不成還被討厭呢!所以,縱使再小再微的事,他答應了,還是會牢牢記住。

越前看著笑容依舊的不二,不知怎地,他覺得今天不二的微笑有點不同,不同平日只是單純地揚起唇角,沒有太大的意義,好像多了一點應該稱作「溫柔」的成份在內,讓越前不自覺看得入迷──

等等!像騎馬騎得太快及時懸崖勒馬,越前喝止自己別胡思亂想。不二學長和自己同樣是男的,而且不二學長時不時也是一張彌勒佛的笑臉,每天練習時也會看到,幹什麼自己會看到出神呢?又不是有病!

「謝謝。」對自己的異常反應,越前很不解,伴隨幾分浮躁,因此語氣亦顯得悶悶的。接過了不二手中那三罐還是冰涼的葡萄味芬達,一場激烈運動後,感到很熱很喝,正好可以拿來解渴,於是越前想也不想便開了其中一罐。

不二看著越前隨意開了其中一罐芬達,然後仰首咕嚕咕嚕地喝著,汗珠沿著漾著淡淡霞色的嫩頰,緩緩地流往那小巧優美的下顎,然後再流到白晢的纖頸,經此滑到因球衣沒將鈕全扣好而露出的迷人的鎖骨,汗珠在陽光下閃耀剔透,令不二眼前一花,覺得此時此刻的越前有著說不出的性感,不覺吞了吞口水。

不二知道越前很可愛,不然自己也不會那麼渴望逗他,但他好像是今天才發現,原來越前可以這樣誘人魅惑的,單單是喝芬達那麼簡單的動作,也能夠使人眼也不眨地看著他,好像那罐芬達很好喝,好喝得讓人想試一試,但更想要的是──越前。

看來自己是太小看了越前的吸引力,以為他單單是「可愛」那麼簡單,不二不禁暗地裡苦笑。

「越前,我想你還是別喝那麼多芬達。」

「嗯?」

「芬達不是什麼有營養的碳酸喝料,沒多少有益身心的養份,還含大量糖份,容易致肥,造成各種不同棘手的疾病。當然,肥胖我想在你身上也沒太機會發生,不過很可能這是造成你長不高的原因。」

「不、二、學、長──」原來被不二勾起的那淡淡的莫名情愫,此刻也被不二這席話給消滅殆盡,越前氣呼呼地瞪著他,這傢伙是不是每次開口也那麼惹人討厭的?

「呵呵。」不二當然知道這樣說是會惹惱越前,但他是故意找碴的,故意藉此沖淡他對越前不軌行為的衝動。

越前是個值得好好珍惜疼愛的好孩子,很單純,就像一張白紙,想必大家也不捨得將這一張白紙塗污,他也是。或許越前真是很吸引,吸引得讓人想犯罪,但他不想因為這一時衝動,毀了越前的單純,讓越前受到任何傷害!要他將一時的快感,建築在可能一輩子困擾著越前的陰影,他絕對無法容忍,更無法原諒自己犯下這種無法挽救的錯誤!

越前還是適合在最耀眼的太陽下,驕傲的笑著說「你還差得遠呢」。

想起那個模樣的越前,不二笑了。

越前見到不二笑得與平日有所不同,像想起什麼的獨個兒偷笑,感到很古怪,略撇撇頭的看著他,「你幹什麼?」

「沒什麼。」不二想起了另一件正事,「對了,越前,以後一段日子也要補課,放學後你別走,等我一起走,好不好?」

提起補課,越前沈默起來,顯然還是未能接受這麼一個事實。隔了幾分鐘,才聽到越前不情不願的道:「我不要去我家。」經過昨天後,他不想補課再到自己家,至少近幾天不要去。一天就讓學長「收買」了全家,再久一點他在家裡還有什麼地位?

「那就到我家吧!」






網球部放學後的練習完畢,越前更衣後,沒有照常乘桃城的便車回家,而是與不二一起離開。這天不是去越前家,而是往不二家的方向走。夕陽西沈,豔得像鮮血一樣,將天空和地面萬物也染得通紅一片,兩條人影在地面上拉得長長。

開門的那個人,連不二也感到意外──

「裕太?」

也難怪不二會奇怪。他這個弟弟轉校往聖魯多魯夫後,弟弟就住在聖魯多魯夫的宿舍裡,除了長期外,也很難見到弟弟一面。當然,這也因為弟弟向來有心要躲做哥哥的,就算可以回來的日子,儘可能也窩在宿舍裡。今天不是長假,又不是特別日子,在家裡見到弟弟,對不二來說算是奇事。

「裕太,為什麼你會在這兒的?」

裕太撇過了臉,道:「老媽打電話說我太久沒回來,所以叫我今晚回來吃飯,我見今天有空,便過來一趟。」雖然他儘可能將話說得稀疏平常,但話語中仍能聽出一點彆扭。其實,單是他不自覺地撇過臉,不肯正視大哥說話,就已是扭彆的表現。

「啊?那不是挺好?有空就多點回來,大家也很掛念你的。」不二笑道,明顯地他的笑容不是平日那種沒意義的笑,而是流露出真心喜的微笑。

「……哼。」

看到不二兩兄弟的互動,越前好像多了一點的了解。

不二疼愛自己的弟弟,不是第一天的事,從那次他如何擊倒聖魯多魯夫的觀月已可見一斑。看似討厭哥哥的弟弟其實以哥哥為榮,在上次青學對聖魯多魯夫時,裕太說自己的目標還是大哥也能略窺一二。只是礙於哥哥太過出色,以致弟弟活在哥哥的陰影,弟弟為了證明自己,才毅然從青學轉校往有人賞識自己的聖魯多魯夫。亦因為別人的眼光,加上哥哥的古怪性格和弟弟的彆扭,結果兩兄弟之間像亙一道隱形鴻溝。

真像在玩捉迷藏,一個躲,一個捉,沒完沒了。

「咦?越前?」這時,裕太才發現除了自家兄長外,還有別人在場的。一眼,裕太就認得出那是曾打敗過他的越前。「你為什麼會在這兒的?」

「來補課的。」

「補課?」

「他偏科的問題很嚴重。」知道越前說不出口,不二代答,以最簡單明暸的句子解答弟弟的疑問。

裕太點點頭,請他們進來屋裡。「我去拿飲品給你們。越前,果汁可以嗎?」

人在屋簷下,也不能太多要求,果汁也不錯,遂越前點點頭。得到越前的頷首,裕太便跑了去廚房為客人張羅飲品和小食,客廳裡只餘下不二和越前兩個,不二帶越前上自己的房間。

「看起裕太滿喜歡越前你。」

「是嗎?」越前對此沒太大感覺。他環視了學長的房間一眼,沒什麼特別,不過很乾淨整齊,沒有一般男孩子的凌亂,就像不二周助給人的感覺,最特別的是陽台擺放了幾盆仙人掌。見著著沒事做,越前隨便找個話題,「你們兩兄弟還真是奇怪的,說你們感情不好又不是,卻表現得那麼疏離。」

「這不是和越前和伯父的關係有點像嗎?」

「啊?」矛頭突然指向自己,一時間,越前接不上不二的意思。

「嗯,一個跑,一個追,拼命想擺脫別人的陰影,確立自己。」不二點出大家之間微妙的相似之處,頓時越前的臉色明顯陰沈了不少,高傲如越前,這應該是他人生最大的污點,最不想讓人知道的吧?

見越前沒意思搭腔,不二逕自道:「我不是令尊,自然不知道令尊的想法。但就我自己,我卻不認為自己有多強,亦不想耀自己有多強,至少在我的親人面前。名氣太大反而迫走了自己的弟弟,如果天才和弟弟是不能並存的話,我寧願要和弟弟兄友弟恭,也不想當徒有虛名的『天才』。」

越前不知自己今天做什麼,繼覺得不二學長對自己的笑容很溫柔後,他又覺得眼前這個不二學長雖然在笑,但笑容卻掩不去落寞。

優異的成績和出眾的球技讓不二學長博得個「天才」的美譽,截至目前為止,不二學長的人生與際遇看起來也很完美,沒什麼好不滿。但,在別人吹捧的同時,卻沒多少人留意到他最想要的是一個貼心的弟弟,多於這種虛名。有名是好,但對於疼愛弟弟的不二學長說,如果名氣讓自己珍愛的弟弟疏遠了自己,那這種「名」也只是聽得不真,冷冰冰的,不具任何意義。

越前多少能體會到弟弟的心情,那哥哥呢?他又是怎樣去面對呢?

如果說不二在越前身上見到弟弟的影子,那越前就在不二身上看到父親某部份的投影──真是一種說不出的微妙關係。

「你將我看成你的弟弟嗎?」

「至少我不想對弟弟又抱又吻。」想也不必想,不二立即回答到越前。他是覺得越前有點像自己的弟弟,為了擺脫某人的陰影而拼命想超越對方,又有點彆扭,但僅限於這些,越前是越前,弟弟是弟弟,依然是截然不同的個體。

提起又吻又抱,越前緩和了臉色又繃緊了,輕哼了聲,「你會被弟弟討厭,肯定和你這種個性也有關係。」

「看來越前真的很討厭我呢。」

「……我只是不喜歡你老常耍我,沒個正經。」

「越前,我是很認真的。」不二覺得是不是有需要檢討一下自己待人處事是不是太失敗,看到越前的反應還真教人有點灰心。「沒關係,你還是不相信的話,那我就用行動證明,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是認真的。」

不二的話是很平淡,像在話家常,越前卻總覺得他真如他的話──很認真的,而且還有百折不撓的決心,喉嚨像被人捏住,想要發出些微的聲響也很困難,只能眨著眼,看著笑容和平時沒兩樣的學長。越前實在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他對自己好像有什麼執著,更怕自己真有一天被他洗腦成功。

「……你真是那麼喜歡我嗎?」

「呵,是啊,更確來說是越來越喜歡。」亦即是越陷越深,不二覺得自己像在玩火,一個不小心,隨時會來個引火自焚。

此時裕太端來了餅乾與飲料,越前立即拿起飲料在喝,不想在多聊這個話題,再聊下去,他不是會氣瘋,就是會跟著不二學長一起瘋。

「越前,你明天有測驗嗎?」配合越前,不二改了話題,也開始了今天越前來到這兒的目的。

「歷史要小測。」

「那我們就從歷史開始吧!」







不二發現越前對於歷史這科,其實問題應該不大才是。當然,以目前的要求而言,歷史只要不是看不懂課文內容的話,只要記得內容重要,應付考試測驗絕對沒什麼難度,問題也不會特別刁鑽。

而越前在這科的最大問題原來是在於──

「我用不慣日文,有些想到我也不知怎樣寫。」

不二真是被這個答案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所以你作答的時候,就因為用不慣日文,所以隨便寫一點,求個合格就算了吧?」

越前不認為有問題,自然不會感到羞愧,直率地點點頭。

「既然如此,針對這科……不,應該說是其他科,最主要的不是你不懂,而是你用不慣日文,在表達方面有問題嗎?」

「嗯。」

再依照這個邏輯推理下去,不二再問:「換言之,你面對最大問題的科目應該是語文和古典吧?」

「嗯。有時候,我也不懂老師在說什麼。」

「那即是說……最有效最治本的方法就是打好你的語文基礎吧?」

「嗯。」

「語文基礎是要按部就班的慢慢來,以現在來說,要一晚打好你的語文底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不二將測驗範圍劃好重點,然後將課本放在越前面前,笑容可掏的道:「請你將劃好的地方抄十遍吧!」

越前傻眼,「十遍?」

「沒錯。我不是要你牢記背頌,然後像部機器般搬字過紙,我只想你記著作答有什麼字詞可以用。」來不及打好語文基礎,唯有牢牢記住有用的字句,不用到時明明知道答案,卻因為想不到字怎樣寫而隨便寫幾句。

「用口背不行嗎?」越前翻了翻測驗範圍,發現不二劃的重點雖然比原來的內容少,但還是很多耶!用手抄,還要十遍,不就抄到手也報廢?

「越前,口上講和用手寫是兩回事來的,背得滾瓜爛熟,不代表寫的速度也一樣。」不二也不想越前做小學生才做的事,但臨急抱佛腳,什麼也要做了。以越前的情況看來,他瞧他寫日文也應該算是生硬吧?「我知道很辛苦,可是為了不退社,你忍忍吧!」

牙一咬,越前拿起筆,懷著壯士斷臂的悲壯,乖乖開始的抄。

歸國子女就是歸國子女,長期在外國生活,儘管父母家教裡沒少了日文這項,亦因此越前在普通的聽講讀寫也沒什麼問題,特別是聽和講,但要真真正正地在日本生活和讀書,其實真是很生疏,就以現在抄寫就很明顯地看到,寫日文,連筆法也很生硬,所以抄起來格外辛酸。

直到不二將功課全做好後,越前也只是在抄第三遍,好看的眉頭打了好幾個結,又深又緊的,似是怎樣也舒解不了,看來抄寫對他來說算是很悽慘的酷刑。

到了第五遍,越前忍受不了,放下筆,揉著那抄寫得很痛的左手。

看他很可憐卻又倔強不和人說的模樣,不二放下那本讀得心不在焉的書,拿起越前那白晢的左手,輕柔地替他按摩。越前看著自己的手突然「易主」,被揉揉捏捏的,原本應該很不滿才對,卻不知不二的十指有什麼神奇的魔法,左手的疼痛一點一點被舒緩了,真是很舒服,舒服得讓他忘了抗議。

「不二學長,你還真懂得按摩呢。」

「還好啦。」不二看了越前一眼,然後專注在越前的手上,力度很細很柔,恰到好處。這種神情讓越前感到不二學長其實滿疼自己,那力度不單在手上能感覺到,似乎在心頭也能感覺到,疼痛慢慢消散,連帶從前對他積存的不滿與氣惱也隨之而消散了。

就這樣,一邊抄,抄得手疼有人免費按摩,越前開始覺得這十遍也不是酷刑,至少不二學長的按摩真是很舒服,舒服得讓他有點不想將手抽回來。

十遍抄完的時候,天色已晚,不經不覺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裕太再次敲了敲門,提醒哥哥要下來吃晚飯,同時也問越前要不要留下來吃。

「那會不會太不方便?」越前問不二。囂張歸囂張,基本的禮貌他還有的。要別人幫自己補課,還要在別人家裡吃飯,似乎有點說不去吧?

「不會。你家也請過我吃飯。」

「怎同?」那頓飯是因為他家覺得麻煩了學長才請他吃。

「我的家人又不會吃人的,而且我想他們對你也有點好奇。」

「你常提起我嗎?」

「偶然聊起學校時會提到,之前你打贏了裕太時說得最多。」那時終於說服裕太回家吃飯。在晚飯期間,話題自然少不免繞著那場比賽打轉,大家對這位實力強勁的青學新星也抱有不少興趣,更別提以後他也會提起他,家人就更好奇了。

雖然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既然別人請客,越前也不再推卻,和不二邊說邊走下樓吃飯。

「待會兒吃完,我送你回去。」

「不用吧?」

「晚上一個小孩在街上走,始終不太安全。」雖然這一帶的治安還不錯,沒有什麼案件發生,但不二就是不放心,親眼確定越前平安抵步才安心。

越前看著不二的背影,他絕不是高壯健碩的類型,長得纖細修長,什至有點單薄,心裡頭浮現起不知名的情感,在攪動著,攪動得他心律又開始快了,隱隱約約只知道其中一種情感叫做惆悵……

越前看看那隻曾被不二按摩過的左手,他想自己不是那麼排斥和不二學長一起,一起的感覺其實是不錯的。



-待續-





後記:

總覺得寫了很久的一章……不二的情感是越來越明確,越前仍停留懵懵懂懂的階段,開始有點明白,所以,不二,你努力加把勁吧!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