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E〕STAND UP-3(II)

2008.09/04 *Thu*
STAND UP-The story of bear and a little cat

逗貓的條件

其三、為以後鋪路,印象的重要性(II)



越前總算驚愕中醒過來,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要和這號危險人物保持距離。心動不如行動,挪了挪身子,才記起自己被不二學長抱著,最後那一線之隔也沒了,等同送羊入虎口,只能給人為所欲為。

見到越前的面色又有轉壞的跡象,不二很識相地放開越前,任由越前當自己如牛鬼蛇神般退避三舍。不過,越前的睡房不算大,能夠給他退避的地方不多,最盡也是去到床上,緊緊地靠著牆邊,臉上、眼裡是嚴密的戒備。

不二差點失笑出聲,那麼多地方可以逃,他偏偏挑了床?是越前太單純?還是自己太心術不正呢?床,最正經單純的用途就是用來睡覺,每個人的必需品,可是想歪一點,卻是充滿曖昧的暗示,他這樣做──好像更誘人犯罪吧?

自尋死路?

要是越前知道了又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同樣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只是,不二看看越前沒有減退的戒備,還是不要公開研究這個問題好了。剛才受過一次驚嚇,嚇得他慘白一張臉,久久不能回復正常,一天連續兩次驚嚇的話,不二怕他承受不了。

有見及此,暫時將問題藏在心底,日後有機會才探討,教教越前防身之道,免得這種情況再次發生,越前不知就裡被人吃掉了就糟糕了。

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安撫受驚的貓咪。

「越前,你不必逃得那麼遠,我又不會吃人。」

不二的嗓音聽起來是很溫柔,笑容也是同樣溫柔,只是對越前來說,有鑑於累積的經驗顯示,溫柔,有時候比顯而易見的兇殘暴戾更來得可怕,往往就是讓你放下戒心然後在背後捅自己一刀。

因此,越前緊抱著枕頭,才不這樣容易被哄到過去,天曉得會有什麼事發生!

「我也沒什麼可怕吧?」

緊瞪著不二一舉一動、一有不對勁就立即溜去的金瞳清楚寫著不信任,他是覺得自己沒多可怕,但越前卻深感自己的人生安危受到嚴重威脅。

一個柔聲哄著,一個堅決不受哄,正當兩人爭峙不下之時,房門被打開,一名高大的身影仵在門口,一手靠在門邊,毫不禮貌地插入兩人的空間。他是一個年約中年的男子,平頭裝,鬍子理得不太乾淨,一身色的和尚裝束,不修邊幅的,瞧起來有幾分像不良邋遢的糟老頭。

第一眼,不二覺得這人的眼睛和越前很像,大大的,微微上挑,很靈活,明亮而自信,最不同的是少了越前那份冷淡,多了越前沒有的輕浮。

「喂,青年人,聽菜菜子說你在補課耶?」那大叔開口,語調同樣輕浮,有著痞子味。

越前哼了哼,當是回答。

那大叔挑了挑眉,「啊?補課補到窩在床上?」

金瞳偏向一邊,擺明沒有意願回答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要越前怎麼答?難道照實回答說因為怕自己的學長對自己不利,因此逃到床上去嗎?姑且不論對方信不信,但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他一定會被笑得顏面全無。

越前沒回答自己,大叔似乎不甚在乎,繼續道:「聽說你那些老師受不了你那散漫到極點的上課態度及極端的偏科爛成績,所以老太婆派個學長來幫你將勤補拙──」然後,忍不住爆出狂妄的笑聲,「瞧你現在窩在床上還算補什麼課?難怪你的成績那麼爛啦!哈哈哈哈哈!」

越前原來不太好的臉色更沈,咬牙切齒的反駁,「要、你、管!」

「我才懶得管你的成績有多爛,我是來瞧瞧幫你補課的那位學長會不會被你氣得沒了半條人命。」火上加油,就是眼前這位大叔的寫照。一雙賊眼溜呀溜,鎖定在不二身上,問:「你就是那位學長了吧?」

「嗯。我是不二周助,多多指教,你是……?」對方是輕浮、不正經,但應有的禮數,不二一項也沒少。從越前和大叔的互對,多少能猜到對方的身份,問也不過是確定自己的猜測。

「這小子的父親。」一雙賊眼繼續溜呀溜,從頭到尾打量兒子的小老師,環抱著雙手,有點彎著腰,「看起像滿聰明,老太婆今次似乎挑對了人。」

「謝謝。」不二笑著,不因別人放肆的目光而感到不自在。

這種落落大方的態度,外表不什正經的越前南次郎也覺得眼前這小子滿不錯,原本義務幫自己兒子已打了一定分數,現在又再加了點分。然後朝著兒子說:「小子,你也學學你學長,瞧瞧你學長的禮貌挺好的啊。」

「切。」越前不屑地撇過了頭,不理會父親。不管這是真心讚美,還是存心氣自己,今天心情十分不好,聽到別人說弄得自己心情如此差勁的罪魁禍首的好話,只會更不爽。

「嘖嘖嘖,真不知你這小子家教全跑到哪裡去。」南次郎似是一副惋惜的搖搖頭,轉個頭,轉移目標到不二身上,「喂,這位同學,今晚留下來吃一頓便飯吧!」

「嗄?」驚訝的不是被點名留下的不二,而是一直在生悶氣的越前。

不二的倒沒太大反應,還是那個招牌式笑容,「不會不方便嗎?」

「哪會?菜菜子交待了一下,就去了外頭買多一個人份量的菜回來了,她還千叮萬囑要我請你留下來,她說我老婆我一定會贊同。」

「那我推搪的話,看來更加不好意思了。」人家連菜也準備好了,推搪,不就等於浪費人家一番好意和心血?

「那好了,你們繼續補課吧。」臨走前,南次郎朝兒子補加了句,「喂,青年人,別窩在床上了,窩呀窩,遲早睡著了。」

「誰會睡著啊!」

「誰應就是誰囉,笨小子!」然後又是一陣猖狂的笑聲,闔上門,兒子那氣得磨牙的模樣,他也看不見了。

想當然,被這個為老不尊的長輩來「攪局」一下,原來僵持的氣氛沒好得去哪兒,因為越前被他氣得更加滿肚子氣,一雙含怨的金瞳緩緩的移在不二身上,作出無聲的指控與抱怨。

「又是我的錯?」

越前點頭,重重的點頭。

「呵……」

明顯地,今天的補課也不必再繼續,因為就這個情況看來,能夠順利補課的機率是微乎其微。






「真是謝謝你幫我家龍馬補課。」

「不用客氣,照顧學弟是學長的義務。」

「你那麼照顧龍馬,今晚這頓菜是小小意思,希望還合你的胃口。」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

晚飯時間,因工作最遲回家的越前家女主人已經回到來,不免又來幾句客套話。顯然,越前的母親──倫子對不二的第一個印象也很好,眼裡有著沒有掩藏的好感。理由也很簡單,像不二這種模樣清俊又溫文有禮,標準優等生、乖寶寶型的孩子是最討長輩歡心的,特別是女性。

可以說,單憑第一印象,越前整家對不二打了個很不錯的高分數,奠下了以後不二進出越前家的方便,還有和越前家各成員打好關係的基礎。

「小子,啞了嗎?」似看不慣兒子過於靜默──雖然這個兒子確實不是什麼多話的人,南次郎逗著兒子,搬出他最愛用、幼稚是幼稚卻很受用的激將法,「該不會是剛才補課,領悟力過低,氣壞別人之餘,自己也不好意思吧?」

越前只是抬起眸,看了看父親一眼,接著低下頭,繼續吃他的晚飯。

「咦?龍馬,你是不是有哪兒不舒服啊?」菜菜子察覺到表弟不對勁。平日,叔叔的激將法再低級,自家表弟也會有所反應,不會像現在這般,聽完就算,態度平靜得很不尋常。

「沒有。」語氣是悶悶的。

南次郎、倫子和菜菜子互相交換了個眼色──難道真是被說中了?

龍馬──」

母親的溫柔安慰還沒說出口,越前的聲音又低低悶悶的響起,「別聽老頭胡說八道,我沒那麼遜。」

龍馬,就算是真的,也不用介意,你升上大學也不打算挑這些科來修,對吧?」

「嗯。」

「不過,現在既然也要唸了,又麻煩到別人來幫忙補習,那你也用點心去唸,好不好?」倫子媽媽柔聲的,帶著誠懇,這種聲音語調是最令人難以抗拒的,總動搖別人的決心,點頭答應。

「嗯。」越前最怕就是母親這種語調,因為一萬個不願意,他也會抵不住,然後答應了,十二年來也是這樣,沒一次例外。瞥了瞥不二學長,又再一次如了他的意,全家人也全被他「收買」了,自己更不甘心,那口梗在胸口的氣更濃。

接收到越前怨恨的目光,不二除了笑笑,也別無其他應對方法,尤其是當著大家的面。他要是再做什麼,越前非但不會領情或消氣,只會被譯作為假腥腥作態或收買人心,助長他的怨懟。

「別再談讀書了!」剛吃完一碗白飯,南次郎請菜菜子幫他添飯,嘴裡還有未完未嚥下去的飯,仍在咀嚼,說起話來也有點不清不楚。「青年人,待會兒去打一場球,宣洩一下悶氣,如何?」

「老公,吃飽後運動對身體不好的。」

「又沒人說立刻去。」

「你呀,真是一天不和龍馬打一場,全身骨頭就像不知哪兒出了毛病。」

不理妻子的取笑,南次郎徵求兒子的意見,「青年人,意下如何?」

「沒問題。」越前答應得很爽快。打網球是他的樂趣,打敗自家老頭是他從小訂的的目標,但最重的是,今天他極度需要一個宣洩的渠道,出一身汗就是最好的選擇。

不二有點好奇,「打網球?」

回答是倫子,談起自己的丈夫和兒子,美麗的臉龐露出妻子與母親獨有的溫柔,洋溢著幸福與滿足的光彩,「嗯,他們兩父子呀,沒什麼興趣,最愛就是打網球,天天打,早上晚上也打,怎樣也不會膩的。你有興趣的,待會兒留下來看看吧!」

「可以嗎?」

「如果你不嫌太晚的話。」

答案自然不必說,不二在飯後再打一通電話,知會家人會再晚一點回家,然後留在越前家,等著看越前兩父子的網球比賽。







看過越前兩父子怎樣打網球,不二終於明白越前優秀的球技和熟練的應對技巧是打從哪兒學回來,不單是越前擁有超佳的運動神經,還是經過長年累月的磨練,如果天天和一個強得像怪物般的高手對打,不強才怪。

上到球場,越前的父親還是吊兒郎噹,毫不正經,連打球亦是。但,只要細心一看,就會發現他的球技絕不含糊,要不然不會將越前耍得團團轉,東奔西跑,好不狼狽,而自己則悠自在,充分表現出父子間實力的差距。

而且,這些,絕不就是越前南次郎十成功力。

恐怕,連一半功力也沒拿出來。

「越前的父親,就是昔日那位「武士」南次郎了嗎?」

倫子笑著點頭,難得悠地坐著,看著兩父子的球賽,「嗯,別瞧南次郎現在這副邋遢又輕浮的模樣,年輕時可是很站在世界網球壇頂尖的球員,還很帥呢!」左手撫著頰,美眸裡多了年輕時戀愛的光采。

「難怪越前年紀輕輕,表現卻那麼出色。」

「呵,但也被他父親欺負得很慘,龍馬那種彆扭的性格,多多少少也是因為被他這樣欺負而養成的。」看來做人妻子與母親的倫子,縱然工作忙碌,在家的時間比丈夫少,但家裡的一切也看得很真切。

「倒是。」確實被欺負的很慘,不二很認同倫子的話。和一個級數高於自己太多的人對打,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永遠也處於下風,偏偏父親態度又不認真,簡直像被耍著玩,任誰也不好受吧?

看著越前父子的對賽,不二又對越前多了點了解,如伯母所言,越前的個性和父親有絕大的關係,從小被欺壓到現在,沒十年也有八年,不彆扭才怪,倒換來了精湛的球技和球賽上的應變不驚。父親為兒子打好基礎,同時也困住了他,一心要打敗父親,不斷地追逐父親的背影,結果不斷模仿父親,失去了個人風格,由此可見,越前那口怨氣到底有多深。

有了這個認知,不二似乎看到一個小孩,個頭小小的,卻志比天高,跌倒了,一身泥巴和傷痕,眼裡卻是不倔的傲然與執著,拼命地從後追上,縱然落後了很多很多,還是不肯放棄──

心裡,對越前,多了一份疼惜,淡淡的,卻揪住不二的心。



-待續-





後記:

寫了很久很久,才寫得自己稍為滿意,總算擺平越前一家,如無意外,下回移師陣地到不二家~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