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E〕STAND UP-3

2008.09/04 *Thu*
STAND UP-The story of bear and a little cat

逗貓的條件

其三、為以後鋪路,印象的重要性



烏金西墜,天際是一片瑰麗的殘霞,餘輝細細碎碎地灑滿一地,幾隻在行人頭頂飛過的烏鴉呀呀地叫著,似在提人們現在是歸家時間了。

「越前,我們應該要開始補課了吧?」

青學網球部課後集訓如常結束,大家執拾好東西、更衣過後陸續踏上歸途。越前如常乘桃城的便車回家,可是還沒登車就被人叫住,而且還是提醒了越前一件最不想發生的事。

他有些生硬地回頭,不二無害的笑臉毫不客氣地映在雙瞳,頓時,一張漂亮臉蛋垮了下來,就連嗓音也沈了好幾度,「不二學長,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啦,我答應過龍崎教練。」

搬出龍崎教練這重量級人物,越前再囂張也囂張不來,特別是自知理虧的情況下。他不死心,要爭取最後一絲可能性,「不二學長,真是要這樣嗎?」

「越前會自己去唸嗎?」

不二笑咪咪,一句話,直刺越前的要害──他確實不會自己去唸。他不喜歡唸那些沈悶冗長的文史科,也不認為唸這些東西有什麼用,故此他一向是得過且過,求得個合格已算是個交待。即使,老師強烈不滿得要耍陰,他還是提不起勁。

「越前你會乖乖上堂不睡覺嗎?」

又刺中了越前的要害──每天要早起訓練,到了上堂已累得不成人形,更別說放學後還有好幾個小時的訓練,回到家裡老頭便抓他去打網球,日打網球,夜打網球,還要老早起床,就算他有心上堂,最終也抵不過疲勞召喚。

「那麼,越前你想被退社嗎?」

最後一擊,越前完全被擊倒,只餘下扯白旗投降的力氣。

「我們可以走了吧?」

不二那穩操勝券的愉笑容,於越前眼中是異常刺目,簡直清楚地刻著「欠揍」兩個大字。牙癢癢,何奈大家等級差太遠,敵不過,老太婆教練親發的懿旨不得乖乖遵從,越前唯有忍氣吞聲,心情極為不爽地悶悶應了聲,「嗯。」

不二對越前的不滿與無奈是不痛不癢,只覺得他很可愛,就像一隻貓兒瞧見自己的魚兒被自己更形勢更強的貓兒叼去,獨個兒生悶氣,甩了甩尾巴窩在一角,以含恨的目光看著別的貓享用牠的美食。

可惜,還有人在場,不然他還真想逗逗這隻氣鼓鼓的小貓。

「阿桃,越前由我送回家就可以了,路上要小心。」

交待了聲,一高一矮的身影便目無旁人地逕自遠去,一直也未搞清狀況的桃城仍然持續呆站。






「我是不二周助,比越前高兩屆、同是校隊成員的學長,受龍崎教練之託,這陣子也會來替越前補課的,以後就打擾了。」

耳的嗓音,不卑不亢的態度,溫和親切的微笑,表示禮貌的微微躬身,清俊纖細的外貌,加在一起便等於予人好感,第一個印象分毫不吝惜地打個高分數。

至少,對越前的表姐──菜菜子很受用,非常欣賞眼前這位少年。禮尚往來的,她同樣微微躬身,「不打擾,真要說,還是我們家龍馬麻煩你呢!從龍馬加入校隊後就受到你的照顧,現在又要你替他補課,真是不好意思呢。」

「不會,照顧學弟是學長的責任,而且越前也算得上乖巧,真正麻煩到大家的其實沒什麼。」

不二說得很謙虛,話又很合疼愛表弟的菜菜子心思,再一次贏得她的好感,分數又往上加。她掩嘴一笑,「龍馬這孩子是個性硬了點,還請你們多多見諒。」語畢,她又微微躬身。

「不用客氣,越前是個可愛的學弟,大家也願意多點照顧他。」

龍馬的確是滿可愛的。」

「所以,不必擔心,越前在校隊裡絕不會被人欺負。」

──越前家,客廳中,不二、越前正享用菜菜子泡的茶和端出來的小食。不二和菜菜子這樣一來一往,每句皆是客套話,越前很無趣,悶不作響,一雙美麗的金瞳透著無聊。

直至聽到不二這番話,金眸一溜,睨著不二,越前心裡嗤了聲,真虧他說得這樣的大話,老是欺負自己的不就大刺刺地坐在這兒、睜大眼說這樣的瞎話嗎?

龍馬,你怎樣了?不舒服嗎?」菜菜子察覺到越前的不妥,暫停了熱絡不絕的話題,探頭溫柔的關心一問。

越前含糊地應了聲,繼續喝他的茶,這個模樣更說明了他在生悶氣。

不二與越前之間的瓜葛,菜菜子不知道,理所當然不知道自家表弟此刻的心思,另一位當事卻了然於心,畢竟他可以說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

不二笑了,略帶幾分黯然,似有點強顏歡笑,「或許,越前不太喜歡我吧?」

「嗄?」

「校隊裡和越前最熟的是二年級的桃城,其次就是和我同班的英二,我和越前的交情只是很一般,所以他不太喜歡由我幫他補課吧?」有些唉聲嘆氣的感覺,像受了點委屈,勾起了菜菜子滿腹慈柔的母愛。

菜菜子立即轉個頭問自家表弟,「龍馬,真的嗎?」

「呃……」面對表姐的問題,越前不知怎答才好,支支吾吾的。他也不是不喜歡不二學長,只是他近來的行為舉止教自己想昧著良心說喜歡也難,但,這個情況要他說實話也難,他不知不二學長會不會「秋後算帳」,卻很確定對學長印象甚佳的表姐絕不會認同。進退兩難,唯有選擇含糊過去算了。

「龍馬,你不可以這樣的。」對不二印象極好的菜菜子幫其說話,語氣有點像教訓頑皮的小娃兒,「人家不二平日有多照顧你,現在訓練過後連休息時間也犧牲了給你補課,這樣有心,怎可以如此回報別人的好意呢?」

「沒關係,我是自願的。」不二立即為越前聲援,笑笑,一副沒所謂的模樣,倒底是聲援,還是火上加油還是不得而知。

只知道,菜菜子更為不二抱不平,「龍馬,你瞧瞧你這個學長多好,你呀,真是要好好感謝別人啊。」

如果說剛才不二委屈,那現在的越前更委屈,一雙金眸含怨地瞟著不二,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故事陷他於不仁不義!礙於表姐之故,再次恨恨地忍氣吞聲,或許該說這段時間與不二一起就要學會這門功夫。

「知道了,不二學長,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心不甘情不願,越前咬牙切齒的在齒縫間擠出這一字一句。被人欺到頭上還得要笑著和他道謝,就連家人也站在他那邊,這算是哪門子的道理?

菜菜子勉強接受表弟這種態度,轉頭一臉不好意思朝不二一笑,「真不好意思,失禮了。請你別介意,我這個表弟就是這種性子,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也不會介意。」這是當然的,因為不二很清楚越前這種態度的由來,也很清楚自己現在得了便宜還要買乖的話,肯定會招來他更多的怨懟,還是見好就收手了。「對了,我想現在也應該要開始補課,不然可能會弄得很晚。」

「哦,也對啊。」

於是,話題結束,菜菜子便去準備晚飯,而不二和越前上樓開始第一天的補課。







越前的心情還是很差,平日已經深感無趣乏味的歷史課文,現在看起來更沈悶枯燥,看是看得懂,卻像一堆毫無意義的生字堆砌一堆毫無意義的文句,簡直就是最佳的催眠藥,看一眼便打了個大呵欠。

「越前,你不可以這樣的。」

察覺到越前的反應,不二放下筆記,淺淺的笑意是包容的,不見一絲不耐,「可能歷史科對你而言是很悶的一科,但為了你的成績、為了你在青學網球部的未來,請你忍一忍,好不好?」

越前抬眸看了不二一眼,態度是愛理不理的。

「還是你還在氣剛才的事?」

「哼。」回應不二的,是一記輕哼。

果然如此,對越前而言,剛才那口氣應該很難嚥下去吧?面對脾氣不怎樣好的貓兒,牠們鬧起脾氣時,還真是有點點傷腦筋呢──雖說,自己是激怒貓兒的原兇,不二在心裡悄悄地想。

「越前,別氣,好不好?」

「哼。」人家已經放軟了身段來求和,越前還是很氣,平日已經作弄自己不少,又被抱又被親,現在還要挑撥離間自己與表姐的關係,害得表姐幫外人也不幫自己,隨他像哄小孩般哄就想消了這口氣?他當他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嗎?

不二拉近椅子,與越前間的距離頓縮至一線之差,近得什至連對方的氣息也能清楚感受得到,不二還是從容自然,但越前卻為之感到不自在,儘管他天天被對方當抱枕當毛娃娃般抱,他還是不習慣突然如此親密。

白晢的耳根悄悄染上淡淡的緋色,向來無畏直視對方的越前垂下雙眸,不敢在這個距離、這種情況氣氛下直視不二。

發現到越前不好意思又或可稱之為害羞,不二聰明地沒有點破,一如往常,將越前抱入懷裡,在他耳邊輕輕柔柔的低喃著,「越前,對不起,我做得過份了,別繼續氣好不好?」

這種輕喃,弄得越前的耳有點癢,同時更帶給了他一種不知怎樣形容的感覺,耳根那抹緋色更豔更深,連帶心律也開始加快,怪怪的。不再多想,一切只當作不二存心要讓他更不好意思的壞心眼。

「哼……便以為這樣做我就會當沒一件事。」氣勢略嫌弱了一點。

「明天送芬達給你作賠禮,葡萄味的,如何?」還是那種貼近耳邊的低喃,似在挑戰越前的忍耐上限。

越前繼續忍,用力地提醒自己絕對不能屈服於「惡勢力」下,一定要堅持到底!「別以為一罐芬達就可以收賣到我,我像是這樣沒節操的人嗎?」

「當然不是。」或許認識了越前不是很久,但不二很清楚越前性格特點裡有一樣是寧死不屈,自己堅持這樣就這樣,貫徹自己的理念,絕對不棄節投向敵對那方。「那麼,你要怎樣做才可以消氣?」

回答不二的首先是一陣沈默,然後便是聽到越前的聲音,有點悶,更多的是困惑不解,「不二學長,我實在搞不懂你在想什麼,這樣玩,好玩的嗎?」

不二第一個想到的是剛剛和他表姐的那件事,再想一想,他領會到越前所指的是他最近對他的態度。瞧著越前同樣寫著不解的金色大眼,他笑,「我沒有和你說原因嗎?」

越前搖搖頭。

「因為你太可愛了,可愛得讓我忍不住。」

這是一個什麼的原因?越前反射性地認為根本就是不二耍自己,氣呼呼的瞪著他,「不二學長,你還玩?你就不可以找一次正正經經地回答我的嗎?」

這回輪到不二覺得很無辜,「越前,我這一次是很正經地回答你的問題,而我所回答的是千真萬確的答案,絕沒有欺瞞你的成份。」說假話就嫌假,說真話就疑是假,還真的教他滿難做人呢。

越前還是一臉不信,他怎樣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答案。

「越前,你不想信自己有這種本事嗎?」

越前臉有難色,「我是男的。」

「但,你還是很可愛啊,可愛得讓我親不自禁地想抱你、親你、逗你,就算明知道你是男的我還停不了下來。」不二抱得他更緊,不想去想那煩人的道現實問題,他只知道他真是被越前深深吸引著。

他知道越前很可愛,自己很喜歡,也很想無時無刻地看著他、逗著他,看他對自己氣得牙癢癢又無奈的表情,看他在他懷裡從抗拒到慢慢接受且覺得舒服的嬌憨表情,至於他對越前的感情到底放得有多深,他不知道。

不二想,應該就是僅止於此吧?

「越前,你怕嗎?」

越前一臉不屑的輕哼了聲,接著那句是他越前龍馬的口頭禪──

「你還未夠水準呢!」

不二笑了,這抹笑,令越前後悔自己所說的話的衝動,「很好,那麼我就不會輕易放手的了。我儘量做到應抽身時該抽身吧。」這是他給越前的最大承諾,也是給自己的一個提醒──應抽身時該抽身,在於前路未明的眼下,這是最好的一套明哲保身之道,免得大家最後也受傷。

越前被不二的話嚇了一跳,瞪著他久久,才顫聲問:「這該不會就是你一開始的目的吧?」

不二揚起愉得更顯燦爛如陽的笑容,大方地給予越前答案,簡潔的兩字,「是的。」

不二曾經好奇如果越前知道真想後有何反應,如今,答案擺在眼前──

越前頓時慘白了一張臉。



-待續-





後記:

趁有時間又有點靈感,就來更新一下,不然也不知會待到何年何月才再更新。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