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崎嶇-9

2008.09/03 *Wed*
逐夢之旅

崎嶇──好事多磨路茫茫

9.



晚飯時候,豐富豪華的義大利菜按一般程序呈在長方型的飯桌上,斟了紅酒,管家男女僕人站在一旁伺候,為了添氣氛,桌中央擺放著銀製精美燭台,插著三枝玫瑰色蠟燭映著柔和的橘黃火光,只是在這優美的氣氛下整頓飯靜得怪異,僅有刀刀叉叉杯杯碟碟發出的微細聲響,男女主人神情怡然自得,但跡部卻滿臉陰霾,越吃越森沈。

「還好今次越前沒什麼事。」

終於,沈寂已久的一頓飯有人打開話題。跡部家的男女主人稍稍停下用餐的動作,抬起眸,望向狀似與平日一樣優雅用餐但實質心情壞透了的兒子。他們兩人很清楚兒子所提何事,也很清楚裝傻對早已知情的兒子是沒用,於是也不拐彎抹角,男人道:「別當我們是恐怖份子,我們是斯文人,喜歡用文明的手法來解決問題。」

「對,還好你們這次的文明手段沒有傷害到他。」跡部嘲弄。他了解自己的父母,他們當然不是恐怖份子,但他們是陰謀家,擅長懷柔高壓並用,擅長用各種手段遠到目的,看似比恐怖份子溫和文明,其實不過是文明化的恐怖份子行為,而他們將這些用在越前身上。

他知道父母已開始行動,今天他也慎重地改打越前的手機,越前的聲音還好,讓他稍稍能放下懸掛在半空的心,不過接下來聽到他父親找他及其後發生的事,跡部感到憤怒──沒錯,父親今次的手段還不算太狠,只算是個見面禮,還錯有錯著讓越前有個坦誠的機會,意外地越前父母的反應讓情況看起來還算樂觀,不過今次是見面禮,不成功,還有下次,再不行還有再下次,為了解決問題,一定是一次比一定狠,他能夠安全度過一次,但誰能保證他下次也能安然度過?

越前不是耍心機玩陰謀的材料,他這小子連猜別人的心思也懶,沒耐性和人玩拐彎抹角,要他怎樣奉陪他父母玩這種遊戲呢?而且,他的個性也很讓人擔心,或許他那種人既倔強又好勝且驕傲是絕不容易被人擊倒,甚至越戰越頑強,死都要擱倒對方才倒下,但天曉得他們勝利的背後是付出了多少不為人知的代價?

這種人不愛認輸,不願輕易求援,受傷也愛強撐,像是當初他被他最尊敬且喜歡的手塚侵犯,他是選擇獨自面對,他沒倒下,沒求助,單憑一己之力周旋到底,結果真的給他撐過去,儘管他沒說,可是他知道他受了傷,傷可以癒合,卻為他帶來一定的陰影,當時越前要他追上去,不肯輕易點頭答應他的追求,不是拿喬刁難,是他自己猶豫著應不應該相信他,放手賭一把,跨出那道尚能保護自己的界線,他怕他會帶來和手塚一樣給他的傷痛。

跡部不心疼是假的,越前不愛提這些,提了也會轉移話題,他也不想勾起他傷痛不堪的回憶,所以也盡量少提,只以行為證實他是很認真,絕不會像手塚那樣傷害他,因此嘴上說再多的氣話恫嚇,也真的只是氣話,用來充當他說不出的心疼,也配合他不想提起那回憶。

知道自己喜歡的貓兒是這種個性,跡部更無法容忍父母的行為。他珍惜他所喜歡的貓兒,自己說過不會像手塚般混帳,如今混帳的那個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父母?不同樣是他混帳!

「就算我們傷害到他,你又可以怎樣?」女人不以為然的問。

跡部冷笑,「我也在想我會做什麼,畢竟一個人氣極之下會做些什麼是很難預計。」

「你這是威脅嗎?」聽到兒子竟然為了一個男孩,出言不遜的頂撞自己,還一副隨時可以為了他和自己反目成仇的模樣,女人感到氣惱,眉蹙起,眼神深沈而尖銳不輸給兒子的氣勢,誰也不相讓的眼神對峙間,蘊釀著一觸即發的風暴。

男人以眼神示意妻子稍安勿躁,然後對兒子說:「你還真的很寶貝越前君,越前君的確是很有魅力,假如他是女的話,我不會阻止你什麼──」

「但他是男的,他無法變成女的。」跡部打斷了父親的話,「你們別做什麼無謂的小動作了,我不會放棄他,你們也不想我們因此而鬧僵吧?」

以一個兒子對父母說的話,這算得上是十分忤逆不敬,尤其深藍色的眸瞳森冷中閃動著寧死不屈、絕不妥協的堅持執著,無疑是更進一步挑戰父母的容忍度,原來對兒子的態度已經不滿的跡部夫人剛壓下的不滿又竄起且更加不滿,而做父親的亦無法忍受,臉色微微一變,大家瞪著大家,氣氛再度陷入一片寂靜中,彌漫著隱約起伏的不安。

「景吾,值得嗎?」跡部的母親喝了一口紅酒,似鎮定了自己的情緒才開口打破寂靜。她的眼神少了蘊含怒意的深沈,卻變得更為銳利,但要刺探兒子心底最深處每個角落,讓其無所循形,「你還年輕,情愛沖昏腦袋,以為情愛就等於一切,但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東西比男女情長更重要、更值得你去費神的。」

「妳放心,我沒被情愛沖昏腦袋,我知道我需要什麼,我也很努力地去爭取,不管是家族事業或越前,我兩樣也要,你們的顧慮我不是不明白,但你們要用你們的顧慮要我放棄越前,我做不到也不認為有這個需要。」隨著母親態度沒那麼強硬,跡部的語氣也稍稍柔和了,忽然語鋒一轉,「爸、媽,你們知道什麼是愛情嗎?」

「你經歷過的,我們也經歷過,當然知道。」跡部的父親答,搖搖頭,像嗤之以鼻的語氣更似是傷感與緬懷,「我們也有愛過,愛得轟轟烈烈,但最後也是沒有結果,不一樣是這樣過日子?」他的話引起妻子的共鳴,神情變得有點黯然,似是想起那放下許多真感情但沒結果的愛情。

「是的,沒有愛情是死不了,但──你們為什麼不堅持下去?」

兒子質問的眼神他們感到異常凌,他們怔住,一時間嘴巴開了閤,不知道要怎樣回答,男人有點支支吾吾,「有什麼好堅持?反正最後都沒有結果的。」

「那是因為你們太容易放棄,試也沒試就照著家人的意思和某某人結婚,但你們根本就不喜歡對方,表面上相敬如賓,但你們兩個都有外遇,互不干涉。」父母的臉色微變,可是拆穿他們恩愛假象的跡部反倒沒有什麼感覺,這本來就是公開的秘密,也是他們這些上流社會家庭的常態,見怪不怪。「這是你們,不代表我要走和你們一樣的路,因為家裡不喜歡或認為你這段感情不需要就放棄它,我不管你們覺得我這段感情屬於何者,我也不會輕易放棄,工作是工作,愛情是愛情,兩者我分得很清楚,也不容我的愛情變成了犧牲品。」

跡部的父母臉色越來越陰晴不定,他們感受到兒子的決心,從一開就感受到,他絕不是和他們開玩笑的,在他身上,他們見到他們當年沒有的堅毅、信念與勇氣,不畏艱辛地追尋自己認為是對是值得的感情,有著這堅定信念的兒子,看起來是多耀眼眩目,刺眼得讓他們感到──妒忌。

男人沈著聲音道:「你以為這些我們不知道嗎?但知道不等於做得到,你以為世界上任何事也能如願以償嗎?明知道最後都是沒結果,如其深陷其中,不如早點抽身,起碼給自己的傷害沒那麼大,我們這樣做也不想你到要抽身時更痛苦。」

「我不同意。」跡部搖頭,「為何你們總咬定我和越前是沒可能?不試過,我們就真是沒可能。這段感情我是很認真,不能認認真真地走到最後,哪怕最後只是分手收場,我都不會甘心,他也不會服氣──所以,你們說再多做再多,我也不會動搖。」

再說下去也不會有結果,跡部以餐巾拭了拭唇,拉開椅子站起身。

跡部的母親喊:「景吾,你要去哪兒?」

「回房,我吃飽了──氣飽了。」

「景吾──」

母親的叫喊依稀傳到耳裡,只是此刻跡部耳裡只繚繞著越前臨掛線前的那番話,用比平日更低啞一點的聲音輕喃著──

既然你讓我下定決心賭一局的,我也準備奉陪到底,你別讓我失望,跡部景吾。






今天來的是母親?

龍馬想。

就和昨天一樣,剛練習完畢,踏出校門沒走到多遠,就有一輛在太陽下閃閃發亮的色轎車攔截在面前,明擺著就是你不上車也得要上的蠻姿態,儘管心裡很不願,不過為免陷入人車糾纏的局面,在心裡嘆了一口氣,龍馬很認命地上了車。

車裡有個儀容衣著氣派俱尊貴優雅的美麗婦人,她微笑,「越前龍馬君,你好,我是跡部景吾的母親,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語氣十分客氣,微笑也十分完美,卻令人清楚感到保持距離的淡漠,龍馬啊了一聲,淡淡地望著她,直截了當地問:「妳今天來找我又是想說我和你兒子的事嗎?」他知道對方並不喜歡自己,客套不過是基本禮貌不具任何意思,正巧他也不喜歡她,連客套也省去,直接進入話題,以免浪費彼此的時間。

「越前君果然很爽快。」一絲詫異在眼底一閃而過,女人很快又是那完美得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微笑著,「那麼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昨天外子來找過你,也和你談過這件事──為此,我們昨天又和景吾發生口角,為了讓大家都好,我想盡快解決這件事,不知越前君意下如何?」

非常爽快乾脆地,「和昨天一樣,沒變,我不打算放棄。」

微笑,像極一隻使詭計的狡獪狐狸一樣,「令尊和令堂贊同你的決定嗎?還是說你的決定是不用考慮到令尊和令堂?」像是明知故問,殘酷地狠狠蹂躪對方的痛處,等著看對方臉色一變,難堪地承認自己的失敗。

抬出父母的名號嗎?金瞳泛起冷冷的嘲弄,「妳可以放心,我父母雖然不贊同,但也不反對我的選擇──還真是枉費你們一番苦心,希望看到我家因此而鬧到四分五裂,你們可以坐享漁人之利,還要多謝你們這麼多事,讓我不再逃避和我父母坦白。」

女人一怔,不過好歹她也是見慣大風大浪,一點預料之外的情況,很快就能反應過來,「看來我們無心做了件好事吧?不過,令尊令堂不知是太開通還是太過疼愛你,可以這樣縱容你──你真是很幸福,越前君。」

「對,我真是很幸福,相對你們這些父母來說。」

「越前君,你不必要這樣諷刺我們。換個角度想,我們也是為你好的。」

女人並不生氣,一雙美麗鳳眼帶著深意的,瞧得龍馬感到一陣不安,昨天跡部的父親會耍把戲,今天跡部的母親會耍把戲也很正常,而且這個把戲應該比昨天的威力升級,人又在車上,想逃也逃不了,主導權完全在人手上──思及此,心底忍不住氣惱,而一雙金瞳警戒的望著女人。

「別這樣望著我,我是文明人,不會對你怎樣的。」女人掛著安撫性的柔笑,「你們很年輕,心思還保持著純真,有著一股衝勁去堅持自己要走的路,但那條路又真如你們想像中好走嗎?路上的障礙又真如你們想像中只要堅強的信念就能衝破嗎?或許,到頭來你們努力換來的只是頭破血流、渾身是傷終究要放棄的可悲局面。」

「就算是這樣,始終是我們努力過的結果,不作任何努力就放棄,這比這樣的結果更加可悲。」龍馬不能說女人的話無理,畢竟這條路到底會走到哪個終點是很難說,或許真如他們所言再努力也不會是個好結局,既然如此,避免自己跌到滿身傷痕,不如早點放棄好了,但世事難料,誰能保證結果呢?就賭著這個什麼有可能的可能性,不論好壞,但求無悔無憾。

「所以就說你們還很純真,還有衝的勁。」女人搖搖頭,「你知道你要走這條路,要面對什麼嗎?人生總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有很多事不能如願以償,尤其像我們這些上流社會人士,我們很風光,但風光是要付出代價,逢場作興,婚姻很多時候也沒自由,表面上相敬如賓,實際大家互不干涉,互有自己的情人──我和跡部的父親也是這樣,你可以這樣嗎?越前君。」

女人眼神倏地變得銳利凌,直刺龍馬的心底,「你可以容忍自己的愛人逄場作興,與別人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嗎?你可以容忍自己不能完全擁有自己的另一半,儘管在他心目中你的的確確是他最愛最重要的那個人嗎?」

跡部的母親的語調從一開始的柔和,漸漸變得尖銳強勢,銳不可擋的擾亂龍馬的心湖,他咬唇,正欲回答時女人截住他的話,「別說給我聽不看不聽不理就可以當沒一回事,不看不聽不理並不能抹殺沒這個事實,這只是個自欺欺人的方法,可以欺騙自己一時,但你有本事可以這樣欺騙自己一輩子嗎?」

越聽眼神越沈,倔強地直視女人,秀眉跟著輕蹙,女人繼續說:「景吾對你很認真,這點我很清楚,你也不需要懷疑,只是,還是那句──這個世界上太多事是身不由己,你可以保證你能夠接受到嗎?」望著那不願服輸的燦亮金瞳,她輕嘆,「你有雙很漂亮的眼睛,倔強而驕傲,不輕易向誰低頭,這樣子的你怎可能接受如此委屈的愛情呢?」

「……妳想說的就是這樣?」

「是的。」

「──這都是以後的事,到發生了才算吧。」

「你這是逃避現實,越前君。」

「我只是不想對未知的未來作出任何評價──誰也無法保證以後我們會發生什麼事,何必要想一堆問題來杞人憂天呢?」

「這不是杞人憂天,這是未雨綢繆。」

龍馬望著跡部的母親,表面上看起來仍很柔美優雅,可是雙眼透露出她的頑固,也不能怪她,不是每對父母也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兒女選擇了同性為自己的情人,並認真地對待這段戀情,像他父母的大概可稱為異數,他們覺得這樣對兒女不好,作為父母的想保護他們,於是努力地除去會危害兒女的禍害,而不巧地他就是危害她兒子的禍害。

心裡輕嘆,龍馬問:「妳應該不是只想說完這些就送我回去吧?」

「是的,我想該你感受一下這種生活,只是稍微的看看,看你可以接受到多少。」女人笑,完美的笑容在她這樣美麗的貴婦人身上理應是美麗的,但在龍馬眼裡,他只看到不懷好意,彷彿等著看他頹然認輸的模樣。

車仍平穩行駛,朝著某著名的六星級酒店進發。



-待續-



後記:

飛賊小龜踩中HIT鍵閱數2345的指定更新!──小龜啊,我應該說你太害還是太狠了?連續兩個HITS也被你踩中,兩篇也真的指定更新逐夢^^bb

不過,怎樣也好,既然說過只要踩中HIT,要點文要指定更新都是該HIT得主決定的,那也只得乖乖地寫,但──逐夢先停一下,這個月更新了兩篇,是時候去寫些別的了,因此,踩中HIT依然可點這篇,可是我會先寫別的。

至於逐夢,寫完這章後,我深深意識到,崎嶇,果然比起程長(嘆)每次都寫到四五千字,但四五千字其實未必寫完我心裡構思的東西,有時要將一部份放在下一章,像今章已是了,跡部母親要做的那件事就要放在下章……(無言以對)

Bytheway,逐夢先擺在一邊,我要寫別的,想寫一篇短文,一篇征文等著要填,或許明天會開個新坑(汗,真不怕死)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