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崎嶇-8

2008.09/03 *Wed*
逐夢之旅

崎嶇──好事多磨路茫茫

8.



翻騰的憤怒在觸及父母那鮮少見的嚴模樣,迅速地冷卻下來,甚至冷得過頭。素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龍馬,此刻卻感到鮮明不過的恐懼,催逼心臟急遽猛烈跳動,清晰地感到神經與血管都為之冰結收縮,掌心卻逼出一層薄汗,彷彿回到當日在飛機上被人用槍口抵住太陽穴時,對於下一刻的無法掌控而感到徬徨又無助,時間突然被凝固,短短的一秒鐘都令人感到漫長得如坐針氊。

「越前先生及太太應該有很多話要和越前君說吧?」

男子的話打破那短促的沈默窘困,龍馬狠狠地瞪住他,如果可以用眼神殺人,他絕對以眼神將這傢伙千刀萬剮!設局讓他傻乎乎地踩進去,現在還要一副幸災樂禍、等著好戲上演的嘴臉,毫不介意地挾著桌上菜餚,那從容自在,分明是專屬於勝利者的,刺疼了他的眼。

「那麼我們先走了,跡部先生。」皮笑肉不笑的牽起唇角,露出一抹完美得虛假卻令人無法挑剔的微笑,合宜的進退禮貌做到十足,倫子牽起兒子的手與丈夫一同離開,鎮定的態度難以想像她是剛知道兒子是同性戀這震驚事實的母親。

不過,她做得並不完美,龍馬知道,低頭看著母親牽著自己的手,指關泛白,明顯用力過度,那完美得過於虛假的微笑已然隱去,緊抿著唇,神色凝重,眼神深沈得如大海般喜怒無常,步伐相較於平常過於急促,他清楚感受到母親的憤怒與難以置信,他亦清楚知道向來最疼自己又溫柔的母親今次無法像平常般縱容自己,一笑置之。

父親走在最前方,他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見到背影,那背影他從小瞧到大,不單是看,還苦苦追著這個背影,並且想超越過去,但父親回報他的努力拼勁僅是沒個正經漫不經心的吊兒郎當,自顧自的走,讓他又氣又惱,卻在此刻他首次意識到這是屬於父親的背影,異常高大,像山巖般,光用看都感到壓迫感。

──他們今次被他氣得很嚴重。

從小到大,不知是否受到美國開放的風氣影響,父母對他的教育與態度都是開明民主的,從沒恃著他們是父母便強逼他做什麼,從沒以父母的身份強行干涉過他什麼,他們尊重他的意願,他們相信他有能力管好自己記憶中他父母擺出嚴神色屈指可數,重話都沒說過多少,更別提是動手打人──一直以來,他們對自己都是予以信任與尊重,而他也沒有辜負到他的信任與尊重,除了獨來獨往獨行俠的作風讓老師曾找過他們說話外,他很獨立,該做的有做,沒讓父母擔心,沒做過什麼讓他們真的很生氣的事,沒闖過什麼大禍,所以他們對自己都很放心。

只是,再開明民主的父母也很難一時間接受兒女搞同性戀的事實,他知道從最早他被部長強壓在身下,而他沒告訴給任何人聽,甚至和部長展開一段糾纏不清的荒唐關係,他就該做好心理準備,及至後來他和跡部一起,他答應了他,承認了他對他的感情、承認了他的努力追求、承認了他們兩人關係,正式成為一對情侶開始,他享受到與部長一起截然不同的甜蜜快樂(雖然這和之前他和跡部未正式關係時已這樣),大家也很清楚這甜蜜快樂後藏著多少等著解決的隱憂,最壞的情況,是和身邊最親的人撕破面皮,所以隱憂未浮上檯時,大家仍然可以很快樂,但快樂的同時亦必需要背負著罪惡感。

快樂過後,罪惡感便會啃蝕自己,一點一點,教人坐立不安。

隱瞞得越久,罪惡感越重,當重到無法負荷時便會崩潰。

既然明知道後果,也嚐到這樣不斷地折騰自己的罪惡感,還要繼續下去,那麼就應該什麼心理準備都要做好,就該要預備有一天要向自己的父母親人坦誠,尤其跡部的父母已知情並不打算繼續沈默。他清楚知道後果與自己該做的事,所以他已做好心理準備,卻不知要如何坦誠──他是怕的,跌倒了,他不會因為痛而鎮日沈溺於挫敗中,他會重新站起朝目的進發,但這不代表他不懼痛,可以的話他也不想再跌倒,再痛過,他不知如何坦誠,更正確來說不知如何面對知情後的父母表姐,甚而其他親戚與相熟的學長們,不是誰都像不二學長般就算知情都坦然接受──他不想因為自己的愛情而失去了親情與友情,他也不願為了保住自己的親情與友情而犧牲自己的愛情。

他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他只是選擇了一條很難被人認同的路,但對錯白從來難以分得清,你認為是對,只要其他認為錯,對和錯又有什麼分別?

所以,他一直以來都在拖,跡部也在拖,拖到無法再拖的時候才算。

或許,他也應該謝謝跡部的父親,他是很可惡很卑鄙地設了個局給他踩進去,卻幫他決定了要向父母表姐坦誠,不再拖拖拉拉掩掩藏藏。

回家路上,父親開車,母親坐在父親身旁,他坐在後座,誰也沒有說話,僅有電台現正播放的節目裡的主持談笑風生及間中播放的歌曲或新聞,大家都需要時間去整理情緒。

今天這個時間,表姐菜菜子約了朋友出外,家裡空無一人,父親掏出鎖匙,打開門,黃昏殘陽斜映,屋內昏昏沈沈的,母親開了燈,然後大家圍著茶几坐下,父母坐在一起,他坐在對面,相視片刻,南次郎終於開口,臉色比起一開始緩和一點,但嚴依然,語調平穩緩慢,「龍馬,你是不是應該和我們說清楚是什麼一回事?」

父親開了口,母親倫子都說話了,很冷靜的,「你們是怎樣開始的?」

龍馬衡量了一下,最後在父母等待且不容打馬虎蒙過去的眼神下,他決定從頭開始說起,從他最不堪回首打算到死也埋在心裡成為永遠的秘的經歷慢慢說起,不徐不疾的,不因父母令人感到壓力的眼神而有絲毫氣虛或結巴,很流暢,而聽著兒子這段日子的經歷,從被人強壓在身下,沒有求助過任何人,自己獨自面對,甚至還做出這樣荒謬的事,及至到怎樣和另一個同性發展出糾纏不清的關係,他們一句話都沒插過,臉色也沒怎樣變過,只是靜靜地聽。

坦誠是需要時間,大約用了一個小時,龍馬才說完,而南次郎和倫子到結束時仍沒說話。

龍馬想,他們也算很冷靜吧?

從一開始以那種方式得知兒子是同性戀的事實,到現在他們從兒子口中聽到他的經歷,僅是擺出前所未有的嚴模樣,沒有歇斯底里、沒有劈頭開罵、沒有動手打人,沈默不語地調適情緒,臉色雖難看,但看起來還保持足夠的理智,不管下一刻他們有什麼反應,此刻他很佩服他這一對父母,能夠忍耐到現在都未曾爆發。

「是我們做父母太失敗嗎?還是你掩飾得太好?我們竟然到今時今日還要是別人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我們才知道這件事。」這是聽完兒子的坦誠後倫子第一句話,同樣地很冷靜,看得出她很努力地讓自己很冷靜,讓大家能維持理性的溝通。

龍馬咬唇,他不知要怎樣回答,他不敢說自己隱瞞的功夫有多好,或許一切只是運氣,他好運地可以順利隱瞞這麼久的時間,但運氣用盡了,在他們分手結束前或準備自首前被人揭穿了太平快樂的假象,終究要乖乖領受自己應該承受的後果──始終,運氣只是一時,應該是你承擔的東西,怎樣逃也逃不過。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你什麼,龍馬。」望著久久答不出話的兒子,倫子嘆道,隨著這聲嘆息,似是投降般緊繃的神色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奈,「我真的很生氣,前所未有的那麼生氣,我不敢相信我的兒子會做出這樣的事,更不敢相信我會從我的兒子口中聽到這樣的事──我的兒子竟然被自己學長如此對待也不和我們說,傻得選擇這種方式面對,然後衍生出又是和同性糾纏不清的關係──你說吧,龍馬,我應該拿你怎樣?」

金瞳蒙上一層歉意,龍馬鮮少低聲下氣的道:「對不起,爸爸、媽媽。」

「你說對不起,你真的覺得自己有錯嗎?」和妻子一樣,南次郎的臉色再度緩和,他淡淡的望著在這種情況下仍堅持要直視著自己與妻子的兒子,「你就算覺得自己有錯,也絕不是自己喜歡了同性吧?」

龍馬抿唇。

南次郎知道自己說對了,那就當然了,兒子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從他只懂哇哇大哭到牙牙學語,由連懂爬到現在會行會跑會跳,從連揮拍都揮不成到現在可以馳騁球場,就算他表現得再吊兒郎當,這個父親也不是假做,自己兒子是怎樣的個性他很清楚,就是因為太清楚,知道他是個好孩子,不會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但只要他認定了的事就會做,並且堅持到底,不管當中有再多的挫折,更只會越挫越勇,別人越反對他越要證明他做得到、證明他是對的,這種倔強固執好勝的脾氣,用在好的方面當然是不屈不撓的可敬精神,用錯地方就成了迫自己進死胡同的偏執,所以真的叫人很頭疼,頭疼之餘拿他沒轍,就很容易忍不住退讓。

即使像現在他有多生氣。

所以,也只能效法妻子這樣重重一嘆。

「我不想和你討論你這樣是對是錯,因為就算你是對,我和你媽都沒開放到接受與認同,而我們叫你和那傢伙斷絕關係不再來往你這小子都不會聽,對不對?」

龍馬還是抿唇,不過顯然是默認。

「就知道你這小子是怎樣的爛個性,你媽拿你沒辦法,我也拿你沒辦法。」望了兒子一眼,南次郎再嘆。「先說好,我們這不是接受與認同,只是我們真是沒你辦法,我們阻止你,你只會越向前頭衝,哪怕前頭那個根本會摔死你的懸崖,不如讓你自己摔夠了,知道痛,知道傷,自己放棄好了──你自己對於自己選擇的這條路,不會後悔吧?」

龍馬堅定的點頭,清晰的道:「不後悔。」

「最好就真是如你所說般,不過很老實和你說我們並不看好,這條路本來就不好走,而且你選的那傢伙還要是這種背景的,這種背景的人很多事也身不由己,像今天你自己都見識過了──夢想是要自己找的,路也是要自己找的,不過中途有什麼事、後果是怎樣全都是自己負責。」

「我知道的了。」金瞳有點疑惑,有點小心翼翼的問:「你們──不生氣嗎?」

實在──他這對父母EQAQ什麼太高嗎?雖然他們清楚表示他們並不認同與接受他這段感情及他所做所為,只是態度明顯地軟化不少,沒有想像般的嚴峻艱巨,九級大地震或同級颱風到臨家裡鬧到天崩地裂,親子關係面臨崩潰,他們是平靜又鎮定,冷靜又理智,連緩衝時間也不需要,在同一天就能態度軟化清晰表態?

南次郎與倫子對視了一眼,倫子苦笑,「生氣,怎會不生氣?而且還是前所未有的生氣──但這樣又能怎樣?你始終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疼愛了那麼多年、寶貝呵護到現在的唯一一個兒子,再氣再憤怒再想罵人打人,最後還是捨不得?除了讓步,還可以怎樣?」他們這對父母和尋常父母一樣,想自己的兒女得到最好,想自己的兒女長大後吐氣揚眉,不能接受自己兒女竟然搞同性戀──不過,始終是自己的兒女,父母還是很偏心地護著自己的兒女的,千錯萬錯怪得一時也怪不了一輩子,明知道自己捨不得對他怎樣,那還不如早點讓步好了。

龍馬呆住了。他當然知道自己的父母是疼愛自己的,哪怕是平日經常耍著自己玩的老頭,只是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他們對自己的愛是去到這個地步,他們並不認同他同性戀,也不能一下子接受這個事實他這個決定,但他們願意作出選步──父母永遠是兒女最大的支持者與最包容他們的人,他們再錯再氣他們全世界也覺得你沒希望遺棄你,他們也狠不下心真的拋棄你,從前他認為這和自己無關係,可是當他有這種經歷時才意識到父母對兒女的愛的容,才感受到自己原來有多幸運,一直以為有這個家庭是理所當然的自己突然想哭,克制不住心裡的愧疚加重,像是辜負了父母的信任與期望,但他們的疼愛依舊不減。

「──謝謝,爸爸媽媽。」千言萬語,百般滋味,最後也只能說出這句話,誠心誠意。

「別謝得那麼早,路是你自己行,要怎樣得到我們的認同是你自己的問題,沒人幫到你。」

龍馬笑,澄的金瞳閃耀著堅毅鬥志,閃閃生輝,彷彿再多再大的困難也會被燃燒成灰燼,「放心,我絕對可以走下去,並且得到你們的認同的。」

「希望如此。」

「絕對可以!」



-待續-



後記:

今章……好像很單調,全章都是龍馬與南次郎爸爸倫子媽媽的對談,不過WORD計算已經四千四百多字,不要連同人都寫到自創那種長度><唯有其他東西也搬到下章^^bb

龍馬過自己父母那關好像太容易,不過弄到家庭風暴級……似乎太麻煩,還是簡單俐落地解決比較好(毆!!)

接下來,越來越接近要駁上動畫的情節,老實說,青年選拔起的劇情我記憶很模糊,到171開始我連看都沒看,要怎樣駁上去呢?(汗)有沒有人可以提供這些動畫劇情呢?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