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崎嶇-5

2008.09/03 *Wed*
逐夢之旅

崎嶇──好事多磨路茫茫

5.



龍馬道別後,執拾好行李,跡部匆匆趕回日本。

當飛機抵達日本成田機場,乘坐早已在外面久候的專車回去時,已經是夜幕低垂的時候。入夜的東京延續白晝的繁囂熱鬧,霓虹燈紛紛亮起,燈光長亮,人潮依舊,點粧出夜生活的多采多姿,滿佈天際閃爍如寶石的繁星也顯得黯然失色,僅是配襯出夜的色彩。

窗外那美麗的景色如走馬燈般往後倒退,浮光掠影,留下的是模糊不清的一團光影。得發亮的轎車漸漸駛進清幽雅致的高級住宅區,映入眼簾的景致是樹成蔭,草木扶疏,清幽雅致,洗盡五光十色的繁華。

跡部家便是眼前那棟佔地極廣的大屋。

就如跡部給人的感覺一樣,華麗誇張鮮明至極的巴洛克風格招搖地展現眼前,精雕細琢,金碧輝煌,卻不令人感到浮誇,只有恰如其分的尊貴優雅,彰顯出名門望族應有的優越與堂皇顯赫氣派。

大閘大門自動打開,僕役分開男女在兩旁恭迎,習慣了加上風塵僕僕地趕回來的跡部沒心思花在這之上,只想立即回房洗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然後享用一頓精緻可口的晚飯,早點上床休息而已。

「爸?」

跡部有點驚訝地望著樓梯轉角處的男人,男人已到中年,絲毫不見步入中年常見的發福現象,身型挺拔不遜於年輕男子,俊美的像相及優雅氣質與跡部相似,只是多了一股更成熟穩重的男人味道與成功企業家的威儀。

跡部不驚訝男人會在這兒出現,畢竟這兒是他家,他愛在哪就在那,誰也管不著,他的驚訝而是源於看他的模樣像站在這兒等了他一段時間。

有種法官等著審判犯人的感覺,令人感到不舒服。

「回來了?」

「嗯。」

「這趟國之旅應該很開心吧?」

「那又如何?」

同樣深邃迷人的瞳眸略帶深意,瞟了兒子一眼,像透達兒子心底,令人無所遁形,「別玩得沖昏頭腦才好,景吾。」

如此淺顯的意思,跡部一聽便明,頓時心裡一沈,他接到那通要他回來參加什麼宴會的電話的不祥之感果然是沒錯,雙瞳微瞇,「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應該很清楚吧?有什麼可以做,有什麼不可以做,我和你媽也不管你平日有多荒唐,也可以隻眼開隻眼閉,任由你去做──只要你還懂得握緊分寸的話。」

輕描淡寫如話家常的話,每字每句聽在跡部耳裡格外沈重而刺耳,逐漸加重地落在心頭,最後那句,令他的心情跌至最低點,一種冰冷而蕭索的感覺至心底泛開一圈圈漣漪,拳頭不自覺地緊握起來,男人沒再說什麼,只是輕輕拍了拍兒子的肩膊,「好好記住吧,景吾。」

啪!

在男人逕自下樓時,跡部突地用力打了牆身一下,緊抿著唇,俊顏冒上一層陰霾,讓路過的佣人們也嚇了一跳,不解平日優雅又風度翩翩的少爺為何忽然生氣,而且氣得不輕,不敢多話,趕緊腳步急急離去。

而男人下樓後,樓梯旁有一個載有金絲框眼鏡的年輕男子正在等候,身型高瘦,一派精明能幹、一絲不苟的秘書模樣,而他正是一位秘書,帶著一份色文件夾,一見到男人,便跟在他身後。

「查到了沒?」

「查到了。」秘書打開文件夾,以公事化的淡漠語氣報告,「越前龍馬,十二歲,父親曾是世界網球壇的夢幻人物武士南次郎,母親是美國有名的律師,十二歲以前居住於美國洛杉機,後來因為母親工作關係而回來日本居住,就讀青春學園一年二班,網球部兼校隊成員,在美國時已蟬聯少年網球大賽的四連冠,現在在日本國中網球壇備受矚目。」

男人點點頭,接過秘書手中的文件夾後,便叫他先回去,自己筆直地往客廳方向走。

客聽裡早已有人。

天花中央那盞龐大華麗的水晶燈,散發出柔和的光線,灑遍敞得誇張的客廳每一個角落,包括名貴外國進口沙發上正翻閱雜誌的那名女子。秀髮梳成優美的髮髻,保養得宜的臉龐依然柔媚動人,一身法國名牌最時尚的水藍色長裙襯托出她的清雅高華,翻雜誌的動作也有說不出的優雅與風儀,堪稱美麗貴婦人的典範。

她察覺到男人進來,抬眸,「你來了?」

男人點頭,「這是結果。」

貴婦人放下手中的雜誌,湊近,與男人一起看那份文件。

那是一份關於他們的兒子最近交往得十分親密,親密得令人開始擔心的對象的資料,從基本個人資料、喜好、作息、他身邊親近的人、日常行程等等也包括在內,連同幾張個人照片夾在其中。

墨的秀髮,精緻可愛不失男孩帥氣的漂亮臉蛋,平日總是慵懶淡漠的金瞳,在比賽時總會灼灼燃起璀璨光芒,白晢的肌膚,嬌小纖細的身型,集結了慵懶、倨傲、耀眼於一身,果真是一個極具個人特色的小美人,令人難以忘懷,也容易使人萌生一股著魔似的偏執,猶如飛蛾撲火。

「難怪景吾會喜歡他……但,十二歲,是不是太嫩了點?」貴婦人輕皺秀眉,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是男女通吃外,還有戀童癖。

「妳也不是不知道妳兒子對美麗的東西有多執著。」男人近乎無聲的輕嘆,口上是這樣說,實則其實和妻子同樣不希望兒子還有戀童癖這項惡趣味。即是有共同經歷或嗜好,做父母的也未必希望子女步自己後塵,更何況他們是正常父母,正常父母再開明,也難以接受雙性戀及戀童。

「這男孩背景單純,也沒什麼特別……」貴婦人認同丈夫的話,不再探討這個問題,還有別的問題比兒子是否戀童傾向更重要,斜眼望向男人,「你覺得接下來應該怎辦?」

「再觀察一段時間,然後約他出來談談──妳不也是這樣想嗎?」

「這是最穩健保守的方法。」

背著兒子的討論暫時告一段落,閤上那件文件夾,也掩上了那張髮金瞳的男孩眼神慵懶淡漠的相片。






不愉快的晚上在跡部醒來時已成了過去,驕陽高掛於頂,異常地刺眼,已是日上三竿,抓抓因睡覺而變得凌亂的髮,混沌一片的腦袋正急速運轉步上正常的速率,如往常開始計劃今天的安排,行程表有沒有地方需要更新等等。

昨晚與父親談話的不快仍殘留在心底,令平常起床時心情脾氣也特別差的跡部心情更差,腦海浮現的第二件事是──越前應該在回程的飛機上吧?照推算,越前應該在今天晚上七八時就能抵達成田機場。

第三件事浮現在腦海的是當他在想起越前今天回國而想起的──今晚正是老爸催他回來參加那個宴會舉起的日子,而且時間正好也是七八時,那即是他無法去接越前機,因此跡部的心情更差劣。

宴會應酬對一般來說像很遙遠,多半也要出來社會工作後才遇上,但對於跡部這種富家子弟且是家族企業內定的重點培訓人才的話,宴會應酬誠然已是生活的一部份,不分年紀大小,衣香鬢影,觥籌交錯,優美的樂章,明亮耀眼的燈光下,一切也是絢麗繽紛,容易令人迷失其中。從前,他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冷眼笑看看似華美旖旎背後的暗醜陋,享受那你來我往、眉來眼去的狩獵遊戲,是獵人亦是獵物的追逐。

只是,今天想到要去這種宴會,跡部不知怎地生起一種厭倦的感覺,或許是一切看起來也太絢爛華麗使人開始有種空虛,或許是要在以利字掛帥的人際交往保持微笑教人疲憊,還不如和一個完全不給自己面子、總會氣得自己半死卻自然率真的小鬼一起舒服,那種心靈上的舒服,是用錢用最好的物資無法給予的。

再推論上去,這是源於家族的責任。

這個世界是沒有免費的午餐,每件事也要負出代價,享有權利,自然有附帶卻必要的義務。

到此,跡部的心情更進一步地惡劣煩躁。

難得終於和越前走上較平坦順直的大路,為何又會變得崎嶇不平的?

而身在三萬英尺高空平穩航行的飛機上的龍馬自然不會知道跡部此刻的複雜情感,困在狹窄的機艙內要有好幾個小時,窗外所見的除了無垠的藍天,就是大片大片卻予人輕盈柔軟感的白雲,柔和開闊的景象是會使人的浮躁不安沈澱,但幾小時內皆是同樣的景象,再柔和開闊也會開始感到沈悶乏味,唯一想的,就是趕快回到日本,離開這悶得發慌的機艙。

托著腮,睡覺是消磨長時間的好方法,可是飛機上要睡一覺好的並不容易,對雜誌之類又沒興趣,所以雖然不是坐在窗口的位置,但仍望著緩緩移動卻始終沒太大改變的藍天白雲,百無聊的,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萄萄味的芬達。

到底何時才回到去的?

這是龍馬不知第幾次這樣想。

「喂,越前,喝那麼多汽水不太好的。」坐在龍馬身邊的桃城看到這小學弟自上機到現在不知喝了第幾罐芬達,而人又無精打采幾近半睜著眼睡著的模樣,不禁開口提醒。他還真沒見過小孩子那麼喜歡喝汽水,連飲幾罐也沒問題。

「唔。」

「喂,你有聽到我說話嗎?」桃城湊近,虎掌在龍馬面前晃了晃,確定他是否真的練成睜眼睡覺的特技。

「小不點是睡著了嗎?」坐在對面那行的菊丸探頭過來,第一個念頭與桃城一樣,就是睜眼睡覺,是代表兩人的思想模式某程度上很相似?語氣有點誇張,聽得出好奇又戲謔,充份表現出一隻不安份的貓咪的個性。

「哪有?」總算多了點回應,龍馬瞪了唯恐不亂又想看戲的大貓學長一眼,由此證明自己神智還是十分清醒,只是沒什麼精神力氣去搭理身邊的人事。

「那是嘛,小不點剛才真是很像。」

「越前,你真不知你剛才的模樣有點嚇人嗎?和夢遊很像啊!」

真誇張咧!龍馬翻了翻白眼,他不過是因為在機艙待得太久而發呆而已,有必要說得這樣嗎?了解自家學長是什麼個性,平日不算熱情,發呆症狀仍未退的他更沒心情理會,隨他們喜歡說什麼就說什麼,他繼續看他的風景,發他的呆。

要在機艙渡過十多個小時,著實是一種煎熬折磨,因此這偶然一兩句的玩鬧,成為了這十幾個小時必要的身心調劑,不管對玩鬧的人或被玩鬧的人或對青學全體,有這樣的調劑至少沒那麼無聊。

窗外那似不變的藍天白雲漸漸起了變化,變成另一種色彩,橘紅泛金的天際與瑰麗的彩霞無邊無際地伸延開去,開拓出震撼視覺與心靈的壯麗,再再漸漸退去,帶來一片紫色,像墨般潑灑開去,暈化,是天是雲也染上,深沈而神秘,與之前的藍與白柔美和諧的配搭,又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不過,龍馬並無因自然之美而感動,他要是真有感動,也不過是因為這代表著已到黃昏、已經入夜,與預定抵達成田機場的時間又縮減了,大概差不多就到了吧?

但,切記老天爺最愛開人們玩笑,往往在他們將要成功,達成目標時,總可能來個天有不測之風雲,將整個局面作一百八十度或更大的扭轉,讓你不知該哭該笑或該怒──

「劫機!別動!」

一聲嘹亮的男聲響徹整個寧謐的機艙,一名看來很是暴戾的高壯外國男子手持不知如何通過關卡檢查的手槍,頓時教乘客或服務員也呆了。很不巧地,那名男子正是在龍馬附近沒多遠,很順手地可能見龍馬是個小孩而拿他當人質,一把將他扯起,冰冷的槍頭在他回神時已頂住他的太陽穴,嚇得大家不是倒抽一口涼氣就是放聲尖叫。

「越前──」

特別是青學全體,見到同為一份子的龍馬成為人質,怎能不驚?

「別動別亂叫!我們的夥伴已控制了整架飛機,還要命的就給我安份老實一點!」

為了證實這男子所言所虛,機上廣播的確在此時響起與男子的話相似的內容,劫機匪徒全是手持槍械的,即是極具殺傷力,而且他們也不像是什麼善男信女,再者這兒是三萬英尺高空,稍有差池全機人士也會墮機不是摔得粉身碎骨便是炸得粉碎等等,自然乖乖聽話,噤若寒蟬,不敢亂動,全機陷入死寂中。

被當作人質的龍馬暗自輕嘆,他也知道美國和伊拉克鬧得很害,恐怖份子正活躍,卻沒想到仗也打完了,還會這樣「幸運」地遇上這種事──當然,兩者其實未必有關係。

飛機仍平穩飛行。

離降落日本成田機場還有一個半小時。







『XXXX航空公司的XXXXXXX航班發生劫機事件,匪徒大概是六七個外國男子,持有危險槍械,另外挾持一個髮金瞳的日本裔男孩……』

晚間新聞正在佈導,一來就是一宗特別新聞,劫機這種事不常聽,但真正令跡部驚心的是那個航空公司及航班正巧是越前回程乘坐的,頓時,正在享用的餐點變得索然無味,再聽下去──作為人質的是一個髮金瞳的日本裔男孩?

髮金瞳、日本裔、男孩?

越前?

不會吧?

跡部現在不止驚心,還有遏止不了在心底擴散的不安恐懼,握著銀叉的手不自覺地握得更緊更用力,指關也泛白,而且心手透出一層微濕的感覺,目不轉睛地瞪住等離子電視四十二吋大熒幕,不放過相關的微細資訊。

「少爺?」

老管家年紀雖老,眼睛仍很銳利,一眼就察覺到少爺不妥之處,神色益發凝重難看,再想想新聞所播放的內容,老管家大約也猜到是什麼一回事,心裡也升起一股不安,始終那男孩是少爺著緊喜歡的,經常出入跡部大屋,也不希望他出什麼事,於是柔聲安慰道:「未必是龍馬少爺的,世界上髮金瞳的日本裔男孩不止龍馬少爺一個。」

「或許──」抿唇,眼神堅定,沒有其他雜質,顯得異常耀眼,「但我不放心。」

「少爺,宴會就快開始的了。」

「宴會重要點,還是人命重要點?」這個關節眼還提那種枯燥乏味的宴會,跡部沒有由來地一陣心煩,加上對龍馬的安危的擔心著緊與失去他的恐懼,交織糾纏成一種惱怒,揮揮手,明顯一沈的嗓音已聽到不耐與怒意,不容老管家再說什麼,他以不容拒絕違背的語氣命令道:「立即幫我去備車,我要趕去看看。」

現在,離那航班降落還有一個小時五分鐘。

離那宴會開始,亦還有一個小時五分鐘。



-待續-







後記:

貌似有點打通任督二脈,開始想到要怎銜接動畫接下來的劇情。

至於為何有劫機事件出現──別來問我,我也答不出,就是要發生一個頗有影響力的事件引發接下來的事情,至於為何要選劫機……因為想起飛機?我也答不出了(毆飛)

貌似劇情走向越來越平凡(?)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寫的是否大家所看,是否合乎大家的心裡所想,有意見不論好壞就留言給我,支持的話投票、推薦、留言也沒問題,要是沒人理我,那就當我沒說過吧(飄)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