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崎嶇-0

2008.09/03 *Wed*
逐夢之旅

崎嶇──好事多磨路茫茫

一段小小的序曲、



自從龍馬一句「要不要追上來,就看你了,跡部大少」,如此挑釁得像封挑戰書大刺刺地扔在跡部眼前,跡部發誓他一定要將這個囂張得目無尊長的死小孩追回來,好好教訓他做人要適可宜止──然而,所謂的教訓,怎聽也是虛張聲勢,真的被他追上又能做到什麼呢?

於是,龍馬半點也不放在心裡,依然過他越前龍馬的生活,而跡部則鍥而不捨地從後追,展開熱烈的追求,其實不就和從前一樣,約會不斷,新的是多了在青學那兒出沒。

還有一點不同的是,跡部每次也會不厭其煩地問一句「越前,你到底答應不答應和我交往?別再裝死了,快給本大爺一個答案!」之類的話。

一次又一次,或許是抵不過跡部的密集攻勢,又或許終於被他的誠意感動了,龍馬終於點頭了。

從此,他們之間有了個明確的身份位置,那名為──情人。

依童話故事裡的劇情走勢,王子和公主互表愛意後,就理應手牽手,從此過著幸福甜蜜的生活。可是,如果現實也像童話般美滿就不叫現實了,現實往往會出現很多插曲,隨時隨地令一切也變了,不復原來的模樣,也不如人所願。

就像眼前便是一例了──

「去國探手塚?!」

拉高了好幾道的嗓音失掉了往日的慵懶、傲慢的優雅,打擾了優雅古典的和式弦樂的演奏,負責奏樂的樂師與侍應們停下手上的工作,紛紛投以注目禮,儘管他們很快就回復正常,音樂再續,但在無論氣氛、設計與服務同樣高級優雅的環境下還是顯得很突兀唐突。

雖然失禮的並非自己,外人也只有那些樂師與侍應們,可是龍馬還是覺得很丟面,忍不住垂下頭,壓低了嗓子,「喂,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的聲量嗎?」

自覺自己失態了,這對於自幼接受良好禮儀教學、每每被稱讚禮儀得宜的跡部可說是一記污點,緊抿著唇,不語。

瞧著這樣的跡部,龍馬暗嘆了口氣。「你倒底在氣什麼?」

「我在氣什麼?」又拉高了嗓音,不過,明顯地這次幅度很微,不足以再成為全場矚目的一點。打量著眼前這位和自己交往了好個月的小情人,跡部應該說他是裝傻扮瘋還是真的如此遲鈍,連他為什麼那麼大反應也要問呢?「你確定你真的不知道是什麼理由?」

「去國沒什麼大問題吧?」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對此,龍馬不認為有什麼值得生氣的地方。每個人或多或少總有出國的機會,眼前這位有錢大少更可能視出國為等,難不成他出國就是天大的問題嗎?

「去國是沒什麼大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你、是、去、探、手、塚、吧?」說到最後,跡部是咬牙切齒的。

攸關晉級至全國大賽,青學對王者立海大,憑著三場單打,險勝了立海大,順利擠身全國大賽。青學校隊自然在河村隆家開的壽司店慶祝了一番,而跡部特地再一次和龍馬慶祝──僅限他們兩人的慶祝會。

依照龍馬的喜好,跡部特別選了古色古香的京都,包下一艘華麗精緻的畫舫,請來一流的樂師來奏樂,一邊泛舟湖上,一邊聽著優雅的弦樂,一邊欣賞京都迷人的夜色,一邊享用美味的日式料理,不管是氣氛情調絕對是最優雅別緻的,非常適合一對情侶培養感情。

可惜,現在美好的氣氛也被手塚國光這個名字給破壞殆盡了。

去國,絕對沒問題,跡部什至很樂意為越前包一架專機、準備最好的酒店,不過越前這次的目的並非觀光旅遊,而是去探手塚國光這個人!越前和手塚的關係,別人或許不知道,可是跡部很清楚,手塚這人絕對是他和越前之間最大的威脅。說他小器又好,說他杞人憂天也好,他就是不想越前和手塚太親近。

最近這段安穩的日子,幾乎讓跡部忘了這個人,直至越前剛才一提,他才赫然想起這個頭號競敵。

明白跡部如此大反應的主因,他表示得那麼明白,還要裝無知就太假了,龍馬又暗自嘆了一口氣,「喂,別說得我好像要做什麼見不得光的事,這趟是和教練、學長們一起去的。」

「哼,他們的存在有影響過你們的關係嗎?」跡部重重一哼,毫不留情地否決了這點。想想從前教練和學長們已經存在,他們還不是可以繼續亂來?

跡部心情惡劣,態度不善,連帶龍馬也受到負面影響,臉色略沈,「你要是不信任我可以坦白直說,不必轉彎抹角,說話句句帶骨。」

意識到自己的話有點過份和侮辱成份,跡部臉色稍緩,放柔自己的語調,「越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手塚那傢伙而己。」

交往了好幾個月,跡部對越前的個性當然有了更深的了解。越前並不是那種朝秦慕楚的人,就像一隻貓兒,雖不如狗兒般忠心,什至被評為冷漠無情,但不代表牠真是忘恩負義的動物,只要你真心待牠好,牠是會感受得到,日積月累下,漸漸卸下戒心,高傲性子不變,卻多了一份信與感情,主動會向你撒嬌,在你低落的時候給點小小窩心的安慰,陪伴著自己。

雖然,不能說不擔心越前會被手塚所吸引,畢竟對越前來說,手塚的存在是特別的,無人可以取代,不過,他願意相信越前。

可是,他可以信任越前,手塚又是不是值得相信呢?一個連小孩子也能夠出手的人,人格值多少分呢?不良的記錄,再再提醒跡部這傢伙很有可能會重施故計,不理會越前的感受強行要了他──這種事,誰也不能作保證吧?

跡部主動放下身段,龍馬的心情稍稍好點,同樣臉色也稍稍好點,「哼,部長去了國幾個月了,就算之前有什麼關係感情也淡化了啦,有什麼好擔心?」他不相信電視裡被誇張渲染的愛情,幾年不見還能愛得死去活來。事實上,人是很無情而善變,只需要一點時間,喜好又變了另一個樣子。

「越前,你似乎不太了解自己在於別人的價值吧?」跡部感到很深的無力,如果他不是故意的話,那證明越前這小鬼真是很遲鈍,遲鈍得根本還不曾發現自己的魅力多大,足以讓人想立即將他吃乾抹淨。

「這很重要的嗎?」龍馬一挑眉,不以為然。他在別人會有什麼價值,不外乎就是小孩子、態度囂張狂妄惡劣的臭小鬼之類──這是學長們和外校的人老常如此說他的。

「……越前,你小心將來有天被人生吞活剝也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又一次被深深的無力感擊倒,跡部語重心長地道,這絕非危言聳聽,而是很可能發生的事。

這樣扯了一頓,氣氛好了不少,大家惡劣的心情也得以改善。改善歸改善,問題未解決仍是事實,一片不穩定的低氣壓繼續罩在他們上方,一個不慎,雷暴、狂雨、颱風隨時同時襲來,造成嚴重死傷。

「總之,這趟國之旅就去定的了,你別那麼緊張吧!」

跡部發洩似的進食,似是無聲抗議。

「難不成你這樣也呷醋嗎?」龍馬打趣的問,試圖緩和又有僵化徵象的氣氛。

「不行嗎?」

沒有否認,沒有耍太極,乾脆坦白地承認,倒教龍馬有幾分意外。這傢伙向來不算老實,從來表示自己的喜歡與在乎只以彆扭的言語和幸好不如言語般彆扭的行動來證明,很小情況下,他會老老實實地和自己說句「我喜歡你」。

在於這點,龍馬很清楚自己沒資格來說人,因為他自己也是個毫不老實的人,很多話要說出來很容易,而且不留情面,偏偏面對自己所重視的人要說出自己的在乎,頓時舌頭會打結,支支吾吾久久也道不出完整句子。

什麼關係也好,是男是女也好,其實最想要的不是那些不知是真心或假意的甜言蜜語,而是感到自己被對方所關心和在乎,這往往比千言萬語更來得感動。既然對方也願意主動走出第一步,自己自然不能吝惜於表達自己的在乎吧?

龍馬亦然。

他走到跡部身邊,坐下,因為身高相差太遠的關係,他拉下了跡部的臉,要求平視對方。他的眼神很認真,很認真地看著跡部,「喂,你是怕我被部長拐了去,還是嫌棄如果再次失身的我?」

很意外的一問,跡部想不到越前會問這種問題,當場呆住了。

龍馬有點不耐地催促,「喂,快點答我。」

看著龍馬那雙明亮金瞳,清得過分,坦率得過分,要在這麼一雙眸子下說謊,總無法昧著良心說出違心之意。掙扎一番後,跡部才像被擊敗的鬥雞,頹然的,不甘不願地回答,「要是我說沒有,你也知道十居八九是扯謊吧?我承認,我介意,沒一個人想自己的情人和其他人有所關係,很正常吧?但,我不會因為這樣而放棄你、放棄一段美滿的戀情,這樣做實在太愚昧了,本大爺不屑為之。」

龍馬挑一挑眉,「通常,男人知道自己另一半被和別人有所關係後,無論是自願或被迫,嘴口是說沒關係,心裡卻在乎得要命,結果還不是弄糟了一段感情?」

「……越前,誰教你的?」

「從家裡聽媽媽表姐說的。」龍馬回得很乾脆,爽快地供出人名。媽媽她們常說男人就是這種動物,容許自己胡來卻不允許自己另一半對不起自己。

「……你爸怎樣說?」

「能夠說什麼?當聽不到囉。」龍馬纖肩一聳。兩個女人在說男人的不是,一個男人有插嘴的餘地嗎?結果只會淪為她們的公敵。最聰明的做法不就裝聾扮啞?

「越前,原來你也懂得滿多,還是你只是似懂非懂的?」跡部現在有一個很大的疑惑,其實最大的污染來源是不是來自越前家,而且是越前最親的兩位女眷呢?

「你說呢?」龍馬沒正面回答,任何他自由發揮想像力。「好了,別岔開話題了,快回答我。」

說到這個敏感的話題,跡部不怎樣自在,回答每字每句也格外小心留神,以免踏中地雷,「多少也會有點,也要看看那對情人或夫妻的感情有多深而定,不能一竹竿打沉一船人。」

「那你對我的?」

真是一個比一個難答,這回換跡部暗自一嘆,一手環著小情人纖細的腰身,「親愛的小龍馬,如果我不是對你認真,我哪會這樣緊張?」

想他跡部是何許人?要什麼伴侶有什麼伴侶,而且排著隊給他挑,他根本不會在乎對方對自己是否忠誠。唯獨越前一個,他是認真的,他不容許有任何人和他一起「分享」越前,渴望要他一份忠誠的愛情。

現在只要他想想第一次撞破越前和手塚的「奸情」的畫面,他幾欲抓狂。從前的他來不及阻止,也料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想阻止,但今時今日他絕不容許這種事再發生,越前要露,也只可以露給他一個人看!

想來也是,龍馬算是接受這個說法。粉色唇瓣微微往上挑,一如往常,挑釁又囂張的笑容,唯獨這朵笑顏多了幾分柔意與信,看得跡部可以呆住了,「那麼,要是你不想這種事情發生,那就請你謹遵騎士精神,及時來個英雄救美了。」

那瞬間,跡部沈淪於眼前這笑顏中,似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信,請自己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時間出現,給予他一份鼓勵,讓他可以重新走未完的路──這算是越前龍馬獨有的表達方式與肯定吧?

如果是的,他欣然接受。

「親愛的小龍馬,本大爺不介意充當美的英雄,讓你一嚐當被嬌寵保護的公主是怎樣的感覺。」然而,在他眼中,這個小鬼更像一個無法無天的驕傲小王子,明知道小王子有長大成王者的一天,還是無法割捨想想保護嬌寵他的意欲。

「哼,別把話說得那滿,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你儘管放長雙眼瞧瞧吧!」

總算,國之旅的風波成功解決了,畫舫上的氣氛與情調慢慢地回來了。

只是,問題真是就這樣解決了嗎?

年輕人,記著──人生處處是意外,現實往往是出乎意料外,不如人意的比如人意的多,不將你折騰得不成人形絕不甘休的。



-待續-



後記:

《逐夢之旅》的第二部:崎嶇──好事多磨路茫茫,登場了~!

起程的結尾確實是草率了些,不過,故事還未完,這三個人的感情瓜葛繼續,希望在這兒能彌補到這個缺陷吧!

時序很快就跳到動畫的130了,故事由此開始,以字數論,也不能稱「小小的序曲」了,現也不知是要恨動畫好,它創出來的劇情限制了自己,還是為了配合而發現原來動畫的劇情某程度也滿適合套在我的故事裡(汗)

不過…還有個問題,有人知道越前龍雅是誰嗎?(不想因他而影響了我的構思)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