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11(完)

2008.09/02 *Tue*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11.



最後一顆球,擊回去。

機械停止再發射更多的球,手塚凝視散落一地的黃色網球,原來沒什麼表情的俊顏更顯幾分凝重,深色的眸子藏著幾分盤算和考量,很深很沈,無法猜忖。在微弱的燈光下,他獨個兒一人,身影有著無限寂寞清冷。

緊握著球拍,他對自己剛才的表現不甚滿意,要做他離開日本前最後一件事,這種程度是還不夠應付的。

看看在旁疊起來的錢幣,手塚心想還能夠來幾次,沒多想,一個個投入機械內,接著機械再次射出一個又一個的網球。

揮拍,再揮拍,精確地擊回去。

什至,正中紅心。






很強!

強得和怪物沒兩樣!

又被取下一局,龍馬拭去滑至下顎的汗水,再次認真地審視眼前的對手。他知道部長很強,但怎樣也沒想到身為左撇子的他用右手也能邊比賽邊進化打出左手的水準出來,再一次重演高架橋下那場比賽,逼迫得他狼狽至極。

這就是青學網球部裡被稱為最強的男人──手塚國光了嗎?

這就是他和手塚國光之間的實力差距嗎?

一隻不慣用的右手也能打敗他?

──別和他開玩笑了!

「我要破掉手塚區。」困局沒有令龍馬自暴自棄,反而對方越戰越強更激起他的鬥志,金色瞳眸閃著堅定不移的決心。他才不管他們之間的實力相距多遠,這個將他吃得死死的手塚區,他看得極為不順眼,不破了它越前龍馬這名字就倒轉來寫!

「那你就試試吧。」

手塚的話和挑釁沒分別,原來已燒得熊熊烈烈的鬥志,像潑了油,燒得更猛。

他一定會這樣做!

不斷地試,即使看來無法再挽救什麼,他越前龍馬的字典裡也沒有放棄這兩個字。目前來看,破手塚區的代價就是控制不準的右手會導致不少比數流失,眸色一沈,懷著破釜沈舟的心態,將球拍換到同樣不擅用到右手上。

犧牲比數就犧牲比數吧!繼續被手塚區牽制著,結果也沒什麼分別!

就像一隻被激怒了的貓兒,不顧後果,唯一所想的就是抓破這惹毛了牠的大壞蛋的臉。龍馬現在什麼也拋諸腦後,對準球,使勁地以右手回擊過去,出界又好,觸網又好,如想像中有所偏差也好,總之手塚區不能繼續囂張下去一切也能迎刃而解。

手塚國光能夠做到的,他越前龍馬也能做到,而且還可以變得更強、超得更前、爬上更高的地方!

──最終,還是手塚贏了。

再一次被同一個人打敗,龍馬沒有多少不服氣,很平靜地接受了這個結果,現在他的實力還差太遠吧?

「越前,下一次,你可以打贏我嗎?」

龍馬想也不用想,揚起驕傲的笑容,半點也不像剛被人擊敗,再次敗給同一個人手裡,「當然可以!」

部長,這是你的挑戰書嗎?

無論是不是,他也接受,下一次,他不會再敗給部長之下。







大石學長神秘兮兮地約了整隊校隊出來,原來就是想爬送看日出當作為部長餞行。知道這個真相,龍馬只覺得很無聊,大石學長就不能想別的更有趣的方式嗎?顯然大部份人的想法也和自己一樣,只是這好歹是別人一番心意,又是向來好人得沒話說又照顧大家的大石學長做策劃,掉頭就走也太傷人了。

結果,僵持了一陣想走又走不了的窘局,大家還是一致通過這個方案,浩浩蕩蕩地出發去。

走過馬路,玩撲克牌打發時間的車程,走過一段不算短的山路,在還沒天亮前來到依然夜色濃濃的山頂上。

五、

四、

三、

二、

一!

大石開始倒數,最尷尬的是倒數完後太陽還沒出來,還好過了一會後大家特地上來要看的太陽伯伯終於露面。天空泛起魚肚白,旭日初升的淡柔白華毫不吝惜地灑遍所能照到的地方,山頭退去夜色,頓成了幅柔美的畫面。

日出那刻,迎接新舊日子的交替,是感動的,龍馬總算覺得大石學長這個建議原來也滿不錯,辛辛苦苦地爬上山頂、犧牲寶貴的睡眠時間只為這刻也是值得的。

難得看到日出,青學正選們也把握機會,四處逛逛,欣賞這美景,有帶照相機的就拍照留念。

「越前,知道我為什麼要臨走前也和你打一場嗎?」

對於手塚的問題,龍馬很乾脆直接地搖搖頭。他可以想像到部長和他打這場,多少也和他想自己成為「青學的支柱」有關係,但要是他會這樣問,肯定內裡就有什麼古怪地方是自己想不到的。

「論公,我是想你上一課,面對在比賽急劇進化的對手要怎樣應付。能夠克服這點,你才能夠更上一層樓。我很相信,在網球方面,你是不會讓我失望的。」而越前在那場比賽的表現,也說明了他已經學到這點,手塚對此沒什麼擔心。

「論私呢?」

「讓你記住我。」冷淡的模樣,冷淡的語氣,要是看不到手塚眼底那份認真執著,還以為他是在說什麼冷笑話。「我沒時間等你的答案,起步點晚了,就連要追上去的時間也沒有,唯有讓你記住我,就算這只是令你記著要打敗我,起碼,我在你心裡的地位也還是特別的,暫無人可以取代。」

「嗄?」龍馬還真是聽得一楞一楞的,原來這個背後的含意就是這樣?就只想在自己心目中留下特別的地位?為什麼自從他和自己告白過後,好像變得很不一樣呢?「我還以為你一直只當我是青學未來的支柱,所做的,也只為了這樣。」

「一開始,或許是,至少現在我肯定自己多了份私心。」手塚知道眼前的男孩喜歡強者,唯有強者才能引起他的興趣,多幾分注意放在其身上。要留住他,讓他明白自己有多強,強得足以要他追上來的,這就是最好的辦法。

「你──真是令人難以理解。」龍馬被弄糊塗了,到底那個公私分明、冷靜理智得無情的部長是真,還是現在這個為了留住自己而大有不惜一切的感覺的部長才是真?變化太快也太大,感覺仍很不踏實,分不清他是真心還是耍自己。

「不難,只是現在沒時間而己。」還是平穩的語調,卻隱藏了手塚說不出口的感嘆和懊悔。

「……你還是專心養傷吧,部長。」龍馬投降了,打算結束這個話題。

「越前,別低估了我的執著。」捧起龍馬的臉,眼對眼,誰的心思也無法逃過對方的眼睛。「還有,越前,你不是逃兵吧?面對自己不擅長的問題就逃避,不像你的作風吧?」

清楚看到手塚眼裡的自己,龍馬咬了咬牙,不甘心被說成逃兵,卻無法否認自己的確在做這樣軟弱無能的角色,嚴重違返了自己勇往直前的作風。

「越前,我不會再一次放走你的了。」

類似是宣告,也像誓言,再次迫得龍馬不知如何應對。適時不二來叫他們去拍大合照,變相是為龍馬解圍,平日不愛拍照的他爽好應道,急步去到指定地點,心裡對提出這個建議的人有著千萬個多謝。

排好位置,負責拍照的不二設好時間,立即趕回去,一張青學校隊九人大合照以大自然為背景新鮮出爐。相裡,沒有什麼複雜的感情關係,只有一群同樣具個性的年輕人因網球結識恣意揮灑青春的見證。

這是時間過了多久,大家隨著時間變了多少,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手塚終於走了,只有龍崎教練和大石去送機,青學網球部如常練習。

龍馬看了看蔚藍的天空,呼了口氣,天氣還真好。

放學後,跡部在校門前等著他。

「怎麼了?」龍馬也知道跡部來找自己是遲早的事,所為何事,大抵就是為了那個答案,這樣問也不過是作為開場白。

「你有了答案沒有?」跡部異常地煩躁。他原來也想給大家多點時間,好好想清楚才作出選擇。手塚的加入,明顯地要將越前追到手,這令他無法再保持冷靜,等不了下去。

「可以選擇不答嗎?」

「越前──」拉長的音調更洩流了跡部的焦躁。「你不是想當逃兵吧?」

「是不是部長級的人全也是這種對白的?」

「越前──」

「行了。」知道跡部的耐性已到極限,龍馬也不再左言右顧,和他說正經的,「說實話,我還沒答案。我也不知自己為何變得那麼搶手,你要,部長也要,我也分不清你們真是喜歡我還是純粹人要我要的心態。所以,就讓時間告訴我們答案吧!」他挑高了秀眉,大有挑釁的味道,「你要是喜歡我的話,就自己追上來,給我看看你的誠意吧!要只是玩的話,恕我沒興趣陪你玩這種無聊遊戲。」

無形的時間最是殘酷,看似沒有任何殺傷力,但沒多少人事物能經得起其考驗,孰真孰假,在時間的見證下也無法循形。

「要不要追上來,就看你了,跡部大少。」促狹意味很濃,龍馬一記轉身,要別人的答案,其實首先要問的應該是自己。

「越前龍馬──!」

大有被耍的感覺,有點氣急敗壞的叫道,跡部再次感到對這個死小孩的無力感,明明覺得他無理取鬧卻偏偏自己就傻傻地被牽著自己走。

就像今次。

答案絕對是──

急起腳步將漸漸遠去的死小孩追回來!



-起程‧完-





後記:

結局就是發生在手塚要走的那幾集,憑著幾個月前重看殘餘的記憶來寫,有地方有出入就請多多包涵了。

王子沒選帝王,女王佔著明顯優勢,不過沒追到上手的不必那麼快灰心,佔優勢的也先不要那麼得意,因為,還有第二部:崎嶇──好事多磨路茫茫

故事如題,一對情侶要經歷磨練才能真正得到幸福的(?)~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