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9

2008.08/31 *Sun*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9.



卜通、卜通、卜通……

從提出「交往」這解決問題的建議至到將龍馬安全送回家,整個過程跡部也是維持面無表情,半句話再沒有說過。但,只餘下他一人後,再多的鎮靜也全數瓦解,在敞的車廂裡,跡部清楚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有多強烈,彷彿要從心口跳出來。

什至乎,他還感到手心出汗,這種緊張,可說是前所未見。

卜通、卜通、卜通……

雖然,越前對他的存在無可置疑是很特別,不過跡部怎樣也沒想過自己會提出這樣的「解決方法」,也從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想和越前跨越朋友這條界線,有著更進一步的交往──簡直就是荒謬!

對,荒謬!

越前只是個小孩子,就算現在而可見到他日後有多絕色的本錢,他還是一個有待發育的小鬼頭一枚!他堂堂跡部景吾怎可能對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鬼有這樣的非份之想?!絕對絕對絕對沒──可能!

……雖說,這樣的否認更似欲蓋彌彰,不過是嘴硬地死守最後那條防線。

苦笑,難道他跡部景吾真是栽在那名叫越前龍馬的小鬼手上?

不然,這種緊張、這種心悸是從何而來的?

簡直就像毫無戀愛經驗的純情小夥子向心儀已久的夢中情人告白那樣,緊張得心臟快負荷不了地猛烈悸動,呼吸也不敢多用力,靜待答覆的那刻正如犯人等待法官的裁判。

看來,這回自己真是玩真吧?

有了這樣的認知,跡部托著下顎,望著窗外被夜色取締了的景色,「越前龍馬……真是個叫人討厭的小鬼。」






龍馬的情況絕不比跡部好多少。

卜通、卜通、卜通……

不等負責幫他開門的菜菜子說什麼,龍馬一支箭般跑到房裡,用力地將門鎖起,將自己深深地埋在床被裡,心跳聲還是清楚得討厭。很久也沒嚐到這樣激烈的心跳,即使是在球場上比賽,也不見得能有這樣強烈緊張的感覺。

卜通、卜通、卜通……

討厭討厭討厭!

龍馬討厭這種過份清楚又狂烈的心跳聲。要是在球場上,他會視這種快要讓人窒息的緊張感為最高的享受,網球場上也是他唯一喜歡追求刺激的地方,可是換作日常生活裡,他沒興趣要太多的緊張,弄得自己神經質。

一直以來,他也將自己的生活調控得很好,除了比賽時,其餘時間也是平淡規律,沒有特別的起伏波折,所謂的意外也不過是忘了做功課又或卡魯賓又不知跑了哪兒玩,微不足道,不足以影響自己慣有的步伐。

要說,他活到來這個年頭,最大最影響深遠的意外就是父母舉家搬回日本暫居,還有因自己的好奇心而將自己的貞操賠了去、還要和部長沒完沒了吧?

現在,為什麼又多加一樣──跡部這個爛建議?

要是跡部是以向來那種大少爺語氣說的話,他可以將之當成一個笑話看待,問題是這傢伙這次是很認真,認真得他無法掩著良心說跡部不過是開玩笑,認真得沒有任何逃避的餘地。

也不知自己是怎麼樣的,龍馬只覺得自己很怪。

他不是那種懂得顧存別人面子,又或體恤別人心情而婉言的人,傷人自尊又或被評為冷酷無情也是這樣的了──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他會照直說,不轉彎抹角,不含蓄表達,直得在別人而言很傷人。

那麼,為什麼他沒拒絕跡部這建議的?

記得,那時候他是被嚇呆了,千算萬算,他也沒料到向來自戀又挑剔、老是以小鬼作為人生攻擊的跡部會向他口中的小鬼的自己提出這這種建議。不過,回家的路程也給他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整理心情,為什麼他的心還是不受控制地狂亂跳著,直至現在還沒有歇止的徵象呢?

感覺太陌生了,半點也不像平時的自己。龍馬將頭埋入枕頭得更深,悶熱的,稍一不慎絕對有窒息身亡的危險。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拒絕,為什麼會為他這個「方法」感到亂哄哄,什麼冷靜理智全不知被拋到哪裡去,他只知道自己的心情很煩。

是的,很煩。

好不容易才解決了部長的問題,接著跡部又拋另一條問題給他嗎?

原來他就是因為對大家之間模糊的關係感到煩惱,才向跡部尋求協助,結果自己是大白癡,將事情弄得更煩。現在,要面對的問題,不單單是他們對彼此的定位,還有他們要對「朋友」與「情人」作出選擇。

龍馬不想多想,有了部長這件事作為前車之鑑,他就更排斥朋友以外更進一步的發展。跨過朋友這條界線,就很難再回頭,還諸最初最純的那份感情。很不甘願的在心裡承認,他是不想少了跡部在空時的陪伴,雖然他們不過是最近才開始熟絡,也足夠讓他意識到決定「依」這東西不單單是受時間長短影響。

他不想沒了跡部這個「朋友」。

「討厭死了!」







只是,龍馬不知道,還有更煩人的事情再後頭等著他。

翌日,如常回校,如常練習。

自由活動時間,各社員各自各地練習,龍馬如常地以汽水罐、紙包飲料盒作為練習準確度和力度的練習。

不消多少時間,眼前的目標全被黃色小球打中,而揮動紅色球拍的人動作是一氣呵成、漂亮俐落不帶半點累贅感。剛好,有人傳話來說龍崎教練要所有社員集合,想必那老太婆又是要訓話大家要好好努力應付接下來的比賽這等無聊話,龍馬就沒什麼興趣了,無趣地以球拍打著網球,慵懶地去到網球。

事實證明龍馬的想法是錯的,龍崎教練接下來的話絕對有著無比的震憾力,有如向眾人投下一顆威力強大的炸彈,轟一聲就炸得大家腦袋暫時短路,龍馬手上那顆正拍著的球也失手,落地了──

手塚決定要去國療傷。」



今天放學,不是由桃城如常接龍馬回家,桃城的「職責」暫由手塚代替。

紅豔的夕陽發出最後的光與熱,灑遍大地,將大地萬物也染上一層鮮紅,江水泛著粼粼波光,倒映出兩條一高一矮的身影。一路上,誰也沒說話,像等候其中一方按捺不住到最後先開口。

「部長,你何時走?」龍馬知道部長突然接手桃學長每天例外「公事」,所為的,十不離九就是今天龍崎教練宣佈的那個驚人消息──部長要到國療傷。

「快的了,處理好休學手續、網球部和學生會零零碎碎的事,就會飛去國。」手塚看了看和平常一樣掛著冷淡神情的龍馬,接著將視線望向遠方西沈的夕陽。「我走了,你應該覺得很輕鬆吧?」

「……那你希望我怎樣回答你?說對啊覺得輕鬆了不少,還是說捨不得你啊?」

當然是捨不得你──然而,這樣的答案,手塚說不出口。縱然心裡是渴望越前捨不得自己,可是這樣直接坦率的情感他就是無法直接地抒發出來,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選擇將答案埋藏在心裡,只讓自己知道。

當然,要是手塚能將答案坦白地明言,龍馬也不可能再接話下去。

從知道這個來得突然的驚人消息後,龍馬除了嘆息還是嘆息,煩人的事真是一椿接一椿,沒完沒了的。對部長突然要離開,還要往國那麼遙遠的國度療傷,而且時間不用說明也能預計不短,除了震驚以外,就是亂。

如部長所言,對於一個侵犯自己、視自己為遊戲對象的人,他要離開,其實應該是感到很輕鬆才對吧?僵持的局面、進退兩難的境況、荒謬的關係,也能藉著時間去沖淡一切,大家再次見面時,就算重拾不了剛開始的情感,也能做回最普通的學長與學弟。

事實上,他又沒多大這種感覺。

反倒是,一想起以後有段時間就見不到冷面部長、嚴地要他們跑不知多少個圈,感覺真是很怪很不自在,其中有一種應該稱之為不捨。

龍馬覺得自己真是很矛盾,不知想怎樣,或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嗎?一但接觸超越小孩子這個範圍的東西就會開始有各式各樣的煩惱,想拒絕不想還是會糾纏著自己不放……要是給老頭聽到,肯定會指著他狂笑到掉出淚水,說他人小鬼大,小鬼頭妄想一踏登天成大人云云。

由於,一個有答案說不出口,一個就算聽到答案也無法作出回應,路上,大家再沒有開口說話。

路,終有走完的時候。

從青學到越前家,所花的時間不是很多,他們已經走到終站。

「越前。」手塚喊住要進屋的龍馬。「明天你和跡部有約嗎?」

有點詑異部長會問這種問題,不過龍馬還是很誠實的回道,「沒有啊。你幹什麼這樣問?」他和跡部也需要時間去思考那個建議的答案,所以最近沒再見面,或許最快的那次見面,就是有明確答案的一天吧。

「留明天給我,可以嗎?」

還是冷淡的表情,只是不管是語氣還是眼神,也透露著無可置庸的誠意懇切,這和龍馬認識的那個手塚國光有點差異,他從不曾見過部長對自己會有這種……懇求?

「可以嗎?越前。」

是被部長那真切的誠懇打動吧?龍馬輕聲答應。







雖然有著荒謬至極的關係,而且長達數月,只是,這還是手塚和龍馬第一次正式約會。

二十八公分的身高差距,早熟的俊美外表與稚氣未脫的清秀模樣,就算不被人誤當成親子關係,兄弟也是免不了的了──雖說,他們的外貌並無相似之處。

一路上,如同那次放學回家,大家處與靜默狀態,要是給熟人看到的話,肯定會唏噓不已地搖頭嘆息。

這個約會,行程普通且乏味。

他們先是去了書局,手塚看原文書,而龍馬只鎖定體育雜誌,看累了就到附近的茶座點些飲料和點心,然後就跑了去看電影,幾句對話就敲定了要看那部片,未來兩個小時成了定局。

又要是給熟人看到的話,那份唏噓嘆息也不知要加深多少。

「部長,接著要去哪兒?」

「聽音樂?」

「古典的?」有點皺眉,小孩子不是誰也懂得欣賞古典文藝。

「那你又有什麼建議?」

兩個不懂安排節目的人,相約在一起約會,只會是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逛,加插偶而幾句的對話,唯有同樣沈悶的人才能忍受且自得其樂。

氣氛,雖然不像普通人約會那麼興高采烈,不過大家相處還不錯,淡淡的,相安無事。直至,他們在音樂會後遇上一個不適合在今天撞頭的人。

那個人就是跡部。

三個人,看似毫無關連,卻偏有著微妙的關係,齊集一起,只會讓原來淡然的氣氛直轉為不知怎樣形容的怪異。特別是手塚和跡部直覺地感到大家是敵對關係,不動聲色,僅透過眼神交鋒對峙,擦出零星花火。夾在中間的龍馬感到更不自在,就像自己他們共同想得到的獵物般的感覺,任誰也不會舒服。

「越前,你和手塚約會嗎?」似丈夫質疑妻子的味道。

「是又如何?」帶有挑釁的味道。

一開口,就是火藥味彌漫在三人間,龍馬更覺不妙,心裡的警鈴大響。部長和跡部互看不順眼,要開戰是他們的事,他才不要成為他們爆發大戰的炮灰!

「呃……不如找個地方坐坐,你們似乎還有很多事要談吧?」

聰明的頭腦在遇到危難時發揮出更高的效能,金色大眼一轉,龍馬決定先用援兵之計。



-待續-



後記:

王子還沒回答女王,不過部長快要去國,又與女王撞頭,意味著故事已進入最後階段~結局已經距離不遠了(感動,很久沒試過這麼勤快了)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