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8

2008.08/30 *Sat*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8.



夜,一輛名貴的純高級轎車停泊在越前家前。跡部自轎車走下來,臂彎裡抱著一個嬌小的睡美人。看著懷裡那張安穩香甜的睡顏,溫柔寵溺又帶幾分甜蜜的笑意發自心底,他抱的動作也特別輕柔小心,怕不小心會驚睡好夢的睡美人。

跡部按下門鈴,不久,一名年輕的清麗女子出來應門。

跡部?又得要麻煩你送龍馬回來了──」菜菜子的話未完,看到自家表弟睡在別人的臂彎,略感驚訝的微張開嘴,清麗的臉龐多了幾分不好意思,「真是的,這個龍馬什麼地方也可以入睡,為你添加更多麻煩,真是失禮了。」她微微鞠躬致歉,責備的語句倒不見半點責備的語氣,只有幾分姐姐對弟弟的溺寵。

「不麻煩,反正他又不是多重。」跡部笑笑,嬌小的越前對他根本不成負擔。而且,看到他在自己懷裡睡得那麼舒服,一股莫名的滿足感就會充斥在心裡,付出多點努力他也覺得很划算。

菜菜子仍未能釋懷,「也不太好意思的,還是由我來抱龍馬吧。」

人家是一番好意,也是有禮貌家教的表現,不過跡部卻沒有由來地不想放開懷裡的男孩,臂彎下意識收緊了點。但是,她是越前的表姐,越前的家人,儘管不願他也無法找到無何合理的理由拒絕,只能將懷裡的睡美人交回他的親人。

原先還在懷裡的越前,沒了,心頭頓時抹上一陣悵然。

「要進來喝杯茶嗎?你經常照顧龍馬,叔叔嬸嬸也想多謝你。」接過自家嬌小的表弟,菜菜子微笑地邀請。

「不好了,也這麼晚了,在府上打攪不是那麼好。」

「唔,那改天正式答謝你吧!不用客氣啊,叔叔嬸嬸反而會不好意思的。」

「放心,我會的了。」

「那下次見,晚安,路上小心啊。」

「晚安。」

禮貌客氣的道個再見後,菜菜子抱著自家表弟回到屋子裡,跡部那份悵然仍在,直至大門關上還沒有退去的跡象,反倒好像又添幾分。呆呆的站在原地,盯著那緊密關上的大門,良久才輕嘆了口氣離開。

跡部知道自己真是很反常,他從不會為一個人的去留而感到悵然失落,但越前卻讓他嚐到這個滋味。或許,這就是報應吧?他平日玩世不恭,傷了不少人的心,所以如今老天就安排一個越前龍馬來讓他感受那些被他遺棄的人的心情吧?

在夜裡,跡部頎長的身影拉得更長,坐上名貴轎車揚長而去。



「喵──喵──」

喜瑪拉雅貓的叫聲,引起了越前夫婦的注意。

「咦?青少年回來了嗎?」帶點戲謔的不正經語調,昔日網球場上的「武士」的越前南次郎如今是個不修偏幅的糟老頭,半個父親模樣也沒有,對比從前的風采,實在會讓人不其然地嘆息。

當他看清楚,姪女抱著熟睡的兒子,不由得瞠大了眼,「這小子睡著了嗎?」

「是啊,還好那位跡部同學不介意,還將龍馬送回來,而且半句抱怨也沒有,真是難得呢。」對著這任性率性慣了的表弟,菜菜子臉上除了無奈就是溫柔疼寵,眼裡還有對跡部的欣賞。

「唉呀,妳這麼一說,我更想見見那位跡部同學,龍馬又不是他的誰,卻還這樣照顧龍馬,真是個好孩子呢。」說話的是南次郎的妻子,倫子。原本還在廚房忙著的她聽到兒子回來便出來看看,對這位素未謀面卻事事照顧兒子的跡部更感興趣。

「對呀,他對龍馬真是很好。上次龍馬喝醉酒時,也是他送龍馬回來。以後每次帶龍馬出去玩,也是他親自送他回來。那位跡部同學很有貴公子氣質,待人態度又體面,應該是來自大戶人家吧?」雖無深交,但菜菜子對跡部的印象很不錯。

「真是呀?那真是要找天好好答謝那位跡部同學了,對吧?老公。」

「隨妳喜歡吧。」南次郎沒什麼意見,反正這些事向來也是妻子管,而且人家這樣照顧自己的兒子,在情在理也應該和別人道個謝吧?「這小子還真是運氣不錯,這樣的性格也能這樣快打入陌生的環境,還有人對他照顧有加,嘖。」

「老公,你這是妒忌嗎?龍馬是有點彆扭、有點任性,也太過率性,但還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孩子,有人待他好又有什麼稀奇?」

「就是嘛,叔叔,別妒忌龍馬比你可愛啦。」

「喂喂,妳們這是什麼意思?我用得著去妒忌這小鬼?」南次郎不滿的嚷著,但妻子和姪女只是笑了笑,彷彿是有小孩子得不到糖果在鬧脾氣。

「老公,快點抱龍馬回房吧,在客廳睡始終不比睡房舒服,你不會是想我或菜菜子這些弱質纖纖的女流之輩去做吧?」身為越前家的女主人的倫子向丈夫發號師令,微挑秀眉,話已經說明不容丈夫有拒絕的餘地。

「是是是。」面對妻子,南次郎總是沒有辦法。他一面無奈和抱怨的抱起兒子,還咕咕噥噥著,雖然看起來萬般不情願,但動作倒是很輕,怕弄醒兒子。這一切妻子和姪女也看在眼裡,笑了笑,其實他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很疼兒子的爸爸。

「真是麻煩的小鬼頭,還睡得這麼甜,倒是苦了我們這些照顧你的人。還好人家和你無親無故也不計較,小子,你就真是很好命呢。」依然在咕噥,動作卻和唸唸有詞的抱怨成反比。

為兒子蓋好披子,南次郎輕輕的關上門。

良久,原來熟睡的龍馬睜大眼,金色的眸子在漆的房間特別明亮。抱起不知何時溜進來的愛貓,撫著牠柔軟順滑的毛,一張清秀的臉蛋有著平時沒有的感嘆。

「我也知道跡部對我很好。」有一下沒一下地撫著貓兒的軟毛,卡魯賓發出舒服的低叫。「就是因為他對我太好,好得讓我現在不由得煩惱起來。」

無聲地嘆了口氣,但貓兒只懂以喵喵的叫聲作回應。






要是給人知道,恐怕十個有九個也會罵他不知足,別人待他那麼半句多謝沒有也不在話下,還要諸多嫌棄和抱怨。不過,問題是有時候別人待你好,不等於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說得跡部曾問過自己,他們之間到底算是什麼。

說實話,他也不知道,因此那個時候他以「酒肉朋友」作為他們之間的註解,將他們之間莫名其妙地親密起來合理化。不過,疑問根本一直以來也沒解決,只是隱藏在理所當然之後,隨著時間的流逝再次漸漸抬頭。

在享受別人對自己的那刻,沒人會去深究為什麼這個人會對自己好,但事後卻又會這樣去反問自己,特別是那個人和自己非親非故,又沒有什麼特別要好的交情,當找不出答案時就會為那人對自己的好感到不安。

這就是龍馬最煩惱的地方。

跡部一起時,吵吵鬧鬧,他說他是小鬼,他就反擊叫他大叔,吵吵鬧鬧,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時間久了,原以為足夠解釋一切的「酒肉朋友」這個理由越漸薄弱,動搖了他一直覺得的理所當然。

為什麼跡部會對自己那麼好呢?

一想到這個問題,龍馬就感到一陣茫然了。

他和跡部只是因關東大賽才相識,賽後要不是大家偶然相遇,他們可能從此後再無聯繫。對跡部又好,對他也好,彼此也不過是陌生人。那麼,跡部為什麼要對這樣的他花那麼時間和心思?

撇開主觀看法,跡部很受歡迎,喜歡他的人排隊等著他「恩寵」,要什麼類型的伴就有什麼類型的伴,絕對能提供高度配合,根本不必也沒道理和他這種既不善解人意又乏味的「小鬼」長時間膩在一起吧?

龍馬不認為自己有什麼能耐能如此吸引這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那,又回到問題的原點──為什麼跡部對他那麼好呢?



「嗨!越前,你來了嗎?」

下午,龍馬去到他家附近的一個小公園。小公園很冷清,在鞦韆處,他看見那個他想要見的人,那個擁有茶色頭髮的少年也笑著和他打招呼。

「嗨,不二學長,你很準時。」

龍馬以一貫冷淡的語調回應,坐在旁邊那空蕩的鞦韆上,有一下沒一下的盪著。「真得不二學長會找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

說實話,今天接到不二學長的電話,龍馬也覺得很意外。認識不二學長也有一段時間,但大家從來沒有社團以外的聯絡。所以,不必直覺了,今天他會主動聯絡自己一定有問題。

「也沒有什麼。」不二笑著,也像龍馬般有一下沒一下地盪著鞦韆。「你今天和跡部有約嗎?」

「有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是沒什麼關係,只是想關心一下而己。」

「關心一下?」

「當然啦,一個是我可愛的學弟,一個是我的青梅竹馬,關心一下也很正常。」不二搬出的理由合情合理,只是要說服一個對他的為人略為認識的人就略嫌不足,眼前的越前龍馬就是一例。

「啊?」挑挑秀眉,龍馬才不相信他的目的就如口頭上般好聽,要是這麼簡單就不是被大家稱為腹大魔王的天才不二周助。

「唉呀,我就是那麼不可信了嗎?」不二露出一副傷腦筋的模樣,小學弟的反應實在太傷他心了,他是不是應該回去自我反省一下呢?「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目的就是這樣簡單。你和跡部發展得順利嗎?」

不二最後那句話,讓龍馬差點失去平衡掉在地上。

「不二學長,你到底在說什麼傻話?還是我對於日文的理解力太低呀?」他瞠大貓般微微上挑的金色大眼,一臉不可置信的瞪著依然笑咪咪的不二。發展得順利這句話,不管從哪個角度也像指男女情人間!

「呵呵,跡部很喜歡你呢。」

「不二學長,別玩了,這個不好玩。」清冽的嗓音明顯一沈,不的神色清楚說明龍馬不喜歡這樣的玩笑。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也可以拿來開玩笑,但也有的是不容得拿來說笑,感情就是其中一門嚴肅的課題。

「越前覺得我在說笑?」不必言明,也不必其他動作,不二從龍馬的眼神就知道答案是肯定的。笑著,不二將眼光放在遠處,似有點回憶的味道。「我和跡部是青梅竹馬,打小玩到大,就算唸不同學校,依然保持一定聯絡。看著他一個又一個的情人,看著他如何遊走於紅粉胭脂間,就是未見過他對誰如此注專著緊過,而能夠有這個能耐的,我只見過越前你一個。」

「那又如何?」

「那不代表你對跡部來說很特別嗎?我得他喜歡你的可能性很大。不過,可能就連他本人還沒弄清楚。」

龍馬只是撇撇唇,斜眼看著身邊那位笑咪咪的學長。「連自己也不清楚,那麼別人又怎會清楚?不二學長,你是在當說客嗎?這對你來說沒什麼好處吧?」

「沒聽過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嗎?有時候,作為旁觀者的,才是將整個局看得最清楚的那個。雖然這樣做對我的確沒什麼好處,不過,當扯紅線的紅娘也不錯啊。」

聽完後,對於這種理由,龍馬無言以對。

然而,他也不認為不二學長真會為這種理由來找他談論這個話題。不二學長雖然還是一臉溫和的微笑,不過好歹認識了一段時間的他很清楚,在這像很好說話的笑容下其實是不容別人有任何議異的堅決,他也沒這個能耐套出出名難纏的不二學長的口風,所以還是作罷好了。

「考慮一下吧,跡部也不算太差,這個建議不錯的。」有點促銷的味道,不二是那個粲舌蓮花的推銷員,而龍馬則是被一波又一波語言攻勢弄得頭昏腦脹的客顧。

龍馬選擇緘默。

「跡部對你很好吧?你不喜歡他?」

不喜歡跡部?

當然不是,要真是不喜歡,他還會和他混在一起那麼久嗎?他越前龍馬可不是為了半點利益好處就忘了節操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再多好處也收賣不了他。

只是,對於跡部那種感覺,他不太懂得如何分類。

和桃學長、菊丸學長等相處時的感覺不同,雖然同樣是不討厭,雖然是有著某種可以讓自己依的感覺,但卻又有著微妙的不同,好像還其他不知什麼的,他自己也說不上,只知道兩者是不同的。

朋友,這條界線對他來衡量和跡部之間過於模糊。他知道,那種感覺,絕不止是朋友那麼簡單清脆。意識到問題不那麼簡單,很多時候想到這兒就打住了,他不太想知道答案,怕這個答案會擾亂自己平靜的生活。

嘆了口氣,龍馬知道沈默對於不二學長不是最好的應對方法,不好好和他在這個話題上作結,他有著無比的耐心和自己耗到地老天荒。「不二學長,那天偷聽你和部長的對話,其實你也很清楚,不是每個人也適合發展成為情人。一但超越了那條名為『朋友』的界線,很可能就連最初那份友情也沒了,形同陌路會是最終的結局。」

不二也沈默起來,笑容也略為斂起。過了一段時間,他才道:「沒錯,有時候一但超越了朋友這身份就很難再回頭,做朋友確實遠比做情人來得安全。不過,就因為怕失去現有這份好、怕受傷就選擇只停留於朋友這階段,很可能就會錯過了一段美好良。當失去了才後悔自己當初為何不放膽一試,那已經太遲了吧?」

「……這點我也知道。」道理人人會說,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多少?

不二看了看龍馬。「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到底你自己是怎樣對待自己和跡部之間的關係,別讓自己後悔才是最重要。」

「不過,現在談這個也未免太一廂情願了。」

「我不覺是一廂情願。自己的幸福是要自己努力追求回來,就算對方喜歡的不是自己又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沒錯的吧?更何況,你又知道這是一廂情願?不可以對方也有相同意思嗎?」

「不二學長,我真不知你哪來的信心,那麼相信我和跡部一定可以湊成一對。」對於今天不二學長的態度,龍馬滿肚子難以費解。他就是得去當紅娘,來扯一對能發展的可能性也不知有多少的人的紅線。是一男一女也算了,不過他和跡部也是男的,正常人也不會這樣做吧?

「呵呵,其實是沒什麼,只是看在跡部是我的青梅竹馬份上才幫他推銷一下。」不二頓了頓,語鋒一轉,語氣非常肯定,帶著莊家的口吻,「不過,我卻很有信心可以和你賭──跡部是真的喜歡你的,越前。」







「越前,你今天幹什麼?玩得不高興嗎?」

今天整個約會,龍馬是興緻缺缺的,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即使他有心掩飾,還是引起了跡部的注意。路途上,跡部終於忍不住發問。

他很不習慣這樣的越前。雖然平日的越前也不是多話活潑的人,但今天的感覺是完全兩回事,死寂的靜,似心事重重的,這一點也不像向來沒什麼煩惱、活得簡單的他。

龍馬搖搖頭,「不是。」

「那是什麼事啊?」跡部似想到什麼的,斜睨著他,「你該不會是學別人有什麼愁善感,傷春悲秋什麼吧?」

「別無聊了,我哪有這種功夫啊?」龍馬立即反駁,臉上淨是一片不屑。有時間做這般不設實際到極點的事,還不如用來睡睡覺補補眠不是更來得設實?「別瞎猜了,我是在想我們之間的關係。」

「啊?」跡部挑起貴氣優雅的眉。「你上次不是介定我們是『酒肉朋友』嗎?」

「你覺得這樣恰當嗎?」

「啊?恰當又如何,不恰當又如何?這樣有關係嗎?」跡部是覺得不怎樣覺得恰當,他並非將越前當作為酒肉朋友那麼簡單,但又如何?他喜歡和越前一起的感覺,有了這個認知已經很足夠,還有什麼就以後才算吧!

「很有關係。」龍馬悶悶的說。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樣,特別是聽了不二學長那些話後,他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樣。不二學長的話就像魔咒般,想忘又忘不了,反而更加鮮明,似在促催他快點作出個了結。

跡部停下腳步,認真地看著龍馬,「難道一個稱號,就會影響到我們之間嗎?」

「但,你不覺得這樣很怪的嗎?我和你本來就是陌生人,突然變得那麼要好,你對我那麼好,一點也不像傳聞中你的作風,為什麼會這樣的?你答不出來,我也答不出來,繼續這樣下去,我總覺得良心不安!」這才是重點啊!當一個人對自己太好,而自己又想不出有任何理由值得對方對自己那麼好,就會開始覺得自己付出得少卻得到太多,多得會讓自己造成心理壓力。

所以,他需要一個答案,一個可以解釋現狀的答案。

「你覺得虧欠了我?」仔細研究龍馬每個神情變化,仔細研究龍馬的眼神含義,仔細咀嚼龍馬每字每句的意思,再作出綜合分析,跡部得出這樣的結論。

「無論是怎樣的感情關係,也是要雙方的,不是單方面付出、單方面接受。」正因為知道健康正常的關係是這樣,所以龍馬才會這樣煩惱不安。好好一段關係,他不想弄糟,自己的個性也不愛拖欠別人什麼。

看著龍馬和自己同樣那麼堅定認真的眼神,跡部沈思了幾秒,而龍馬則靜候接下來他會提出什麼有效方案解決問題。這短短幾秒,除了行人的過路聲、車聲或風聲等,再沒有別的聲音。

「好吧,越前,」終於,跡部開口了,他臉上的神色是龍馬自認識他以來最嚴肅的,原來期待又緊張的心情又加重了幾分。「那我們交往吧!」

「嗄?」想也沒想過的答案,龍馬唯一的反應就是自己有沒有出現幻聽。

「沒錯,越前,我們交往吧!」

跡部以認真肅穆的語氣再說一遍,而龍馬今次終於確定自己沒有出現幻聽,聽覺再正常不過──這個萬人迷跡部竟然會提出交往這樣的解決方案?!



-待續-





後記:

換了好幾個版本,就屬這個能夠寫到最後,呼。

希望寫完這章後別又再卡住,已經進展了一大半就別再出岔子(祈禱)

發現不二真是個很好用的角色,青學而言,推波助瀾這等重任似乎除他以外別無他人能夠勝任~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