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6

2008.08/28 *Thu*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6.



手塚最近的心情異常煩躁。

手塚國光,從小就已經是一個很冷靜理智且要求嚴格的人,很清楚自己的方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不用任何人囉唆或操心就已經計劃好自己的藍圖,隨著自己的年紀長而作出各種修改,課業如是,網球如是,他的人生也是這樣。

所以,從小,他就被人說缺乏了同年紀該有的反應,老成如大人。

這樣的他自然不怎樣討人喜歡,但早熟沈穩的態度卻深得長輩和後輩的信。

手塚並不認為這樣的自己有什麼不妥,規劃好的生活或許別人覺得很沈悶枯燥,但對他來說這樣的生活很充實,不必為未來感到慌惶失措,浪費多餘的時間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手塚更認為,只要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劇變,他也能應付自如,在他的人生裡不必要太多的驚訝。

但,人算似乎怎樣也及不上天算,手塚覺得自己最近變了。

因為一個叫越前龍馬的學弟。

越前龍馬,是他人生裡其中一個不能預測的變數。

那時候,他正煩惱著升學後不能再兼顧網球部的事,整體水平要如何維持不變。三年級走後,校隊就只餘下桃城和海堂兩個,不是說他們不夠好,但作為青學支柱就還未夠,青學需要一個能夠技壓一眾自我中心的社員又能夠深深地吸引著他們的人帶領。

然,越前龍馬出現了。

一個從美國回流來的一年級新生,囂張驕傲又似無時無刻也帶著挑釁的小鬼,卻給了大家難以想像的驚喜──他那超乎年紀的精純球技,那同樣超乎年紀的對戰表現,還有那在球場上無比耀眼的光彩,正正合乎成為青學支柱的條件。

為此,手塚願意犧牲自己寶貴的左手,只為了激發起越前的鬥志、熱情與潛能,要他突破自身的障礙往更高處攀,要他將青學領入更高的境界──因為,青學網球部是他辛苦經營所得的心血,有著這樣的成果,他不想毀了它。

而越前也如他所願,被他激發起鬥志、熱情與潛能,逐漸可以擔起青學支柱這個擔子──這就是他對越前的感覺,再要多說的話,就是一個學弟、網球部的成員、校隊隊員,即使他們有著極不尋常的關係,也只能追加一項「陪他消磨時間的遊戲玩伴」,再無其他。

但,直至他見到越前和跡部有所來往,頓時,心一緊。

不知為什麼,他就是覺得這好像相處得很融洽的畫面很刺眼,刺眼得讓他極欲伸手將這畫面給撕掉、割破,變得零碎不堪難以拼回原狀就會有種快感。

至那天起,他的眼睛不其然會追逐起越前的身影,那不同從前只是受到他那會有助網球部前程的才華和光芒的吸引,而是一種連自己也說不上是什麼的在乎,緊緊地盯著他的每個舉動、和什麼人來往,就是不容許他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現在,每當見到越前和他以外的人在一起時,就算是桃城,他也會覺得很礙眼,更別說是跡部這種讓同性深感威脅感的人。

「還看?跡部和越前已經走了。」

「不二?」

視線移離那早已空無一人的校門,轉移至身邊那張不知何時出現的笑臉。手塚的目光一沈,他很喜歡不二那柔和如春風的笑容,但同時也覺得這樣笑著的他太深不可測,總有種被他看穿看透的感覺,特別是自己有著最不想被人看到的心思時,這樣的笑容格外讓人討厭。

整個學生會辦公室中,就只有手塚和不二兩個。

「越前和跡部……看起來也滿相襯吧?」似乎沒察覺到自己不受歡迎,不二依然掛著那春風般柔和的笑容問道,讓人更不知這是隨口問問還是別有深意。

似真還假,虛實不明,這就是不二周助給人的感覺。

「你到底想說什麼?」不管有心還是無意,不二的話已經觸及了手塚的忌諱,或許表情依然沒變,但向來冷淡的語調略為深沈了幾分已洩露了他心裡的警戒。

「我有想說什麼嗎?」

「不二,別裝傻了,有什麼話就說得明明白白,拐彎抹角只會浪費大家的時間。」

也是,他們認識了好幾年,對大家也有一定的認識,的確不太適合玩啞謎,因此不二也開門見山,「我想說的,其實很簡單,也是作為朋友的一點忠告──手塚,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是好,但過份執著卻會令人變得盲目,錯過很有值得珍惜的人事物,到時候才懂得正視就太遲了,苦,只有自己嚐,不會有人和你分擔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是什麼意思,是你真的不懂,還是不想去懂?」

「不二──」

飽含警告意味的低聲喚道,逆光鏡片後的眼神深沈,令女性迷戀不已的俊顏被幾分陰影掩去,現在的手塚看起來十分危險,彷彿看準獵物隨時撲前狩獵的野豹。只是不二並無畏色,依然笑容滿臉。

「呵呵,跡部和越前已經走了,那麼手塚你呢?你是要自己獨自在暗地裡窺探,還是要取代那兩人其中一個位置?」

手塚伸手,緊捉著不二的肩膊,深不見底的目光緊緊鎖在不二那張漂亮臉蛋上。

「你是想將我壓倒嗎?」

「你果然知道什麼。」不是疑問句,而是絕對明確的肯定句。

「唉呀,手塚,你是變笨了嗎?」惋惜似的口吻,向來瞇起的冰藍眸子緩緩張開,「有些事情,是你知我知大家也知道,只差在大家是不點破還是明白說出口,你不會不知道吧?」

深睇了不二那張從沒變過的笑顏,手塚才放開了他,「你來就只為了和我說這些?」

「不是,代老師傳話,順道說說罷了。」不二整了整自己略皺了的衣服,交代了幾句話後,便轉身離開,臨行前,他又笑著說了幾句,「手塚,雖然忠言十居八九也是逆耳,但我還是希望你有空時想想我剛才的話。」

「這是純粹朋友的關心,還是為越前說的?」

「兩者也是。」






「部長?」

放學後,今天又是沒有課外活動,到圖書館當值完後的龍馬正準備離開,卻被一臉冷然的手塚給拉著走。手塚的手勁很大,龍馬想掙脫也掙脫不了,只能乖乖任由他拉自己到後園去。

今天的天氣很好,藍天白雲,陽光和煦。

可惜,在這種情況下,任誰也沒心情去欣賞感受這樣舒服的天氣。

「部長,你到底想幹什麼?」似乎走到滿意的地方,手塚才鬆開手,龍馬邊揉著被捉得發疼的手腕,一邊投以抱怨的眼神。他十分不滿這種連問也不問就扯著人走的行徑,不單是會捉疼了人,更是毫不尊重的表現。

雖說,龍馬也不覺得這冷面部長自那個雨天後有多尊重過他。

「你急著要和那個跡部見面嗎?」手塚的語氣比平日低沈,讓人聽不出喜怒,卻教人更加感到壓迫感與威脅。

「啊?」龍馬眨了眨眼,「那又如何?」

「自己的隊員和他校的網球部部長走得那麼近,作為隊長兼部長的我不必多加注意嗎?」手塚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讓人沒有質疑的地方。

「不過是吃個飯,沒這麼嚴重吧?」

「沒這麼嚴重?」

「當然。」龍馬聳聳肩,語氣很輕鬆,「不必這樣緊張,又沒扯上網球部的事,再者我又不知道什麼機密,想洩露出去也沒這個可能吧?」他就只是一個校隊成員,接到通知要比賽就上場,網球部內部的一切他一概不知,部長又何必緊張呢?

「你似乎也沒受到應有的教訓吧?」

「教訓?」

「你沒想過為什麼跡部三不兩天就來找你是為了什麼的嗎?」看到龍馬半點也不覺不妥,手塚的語氣不禁加重,眼神凌如鷹隼,似是想直接看穿龍馬的內心深處。

「嗄?為什麼啊?」也是,龍馬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你真是太信任跡部了吧?那傢伙可是有名的獵豔高手,是你真是沒聽過他的新聞,還是你根本不介意,因為他給你太多好處了?」冷淡的語調微微上揚,變得尖銳,帶著幾分嘲弄。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終於弄清楚今天手塚找自己所為何事,龍馬不地蹙起秀眉,「別將全天下也當是自己般看待好不好?跡部的名聲差是他的事,但他還沒搞到我身上就可以了。而且,他給我的好處就是帶我去吃好吃的,別將好好清白的關係說得那麼見不得人好不好?」

「你還挺護著他,你們認識了多久?」

「這不是維護,而是你說得太難聽,要是沒其他事我要先走了。」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話不投機半句多,龍馬才懶得將時間浪費在這個聽不懂道理的野人身上。

「不許去。」

手塚捉住他的纖肩,一手將他摟入懷裡,緊緊地抱著,即使龍馬怎樣掙扎,那勁度也沒放鬆過,只令到他的掙扎徒勞無功。

「喂,你到底想怎樣?」沈著聲,金眸瞪著死不放開自己的手塚,龍馬不的指數達到百分之一百二十,非常顯明地寫在臉上。

「我不許你去!」

「就算我父母也沒管我那麼多,你憑什麼來管我?」

「就憑你喜歡我!」

兩人對峙,雖然沒有任何的聲音言語,但他們的眼神卻是半點也不退讓。

最後,還是龍馬先開口,困惑地偏了偏頭,皺了皺眉,「我不知道是我太天真、看事看人也太簡單,還是你太可憐,喜歡絕對不是禁制別人、合理化自己不合理的行為的理由。喜歡不是給別人利用,也不是永恆,你能夠用這個藉口到何時?」

手塚心頭一緊,反映在緊抱著他的力度,「你不再喜歡我了嗎?」

「我喜不喜歡你重要嗎?」龍馬沒正面回答,抬頭直線手塚的眼神很清,不含半點雜質更顯得他的無畏,和映照出手塚內心最深處的一切,「最重要,是你的心到底是怎樣,要不是別人喜不喜歡你,對你來說根本沒意義。」

那刻,手塚覺得敗給了這一直認為單純天真、很好掌控的學弟,那清無瑕的金色眸子反而照出了他極欲掩飾的醜陋一面──無所遁形,也無法閃避。

「我可以走了嗎?」

手塚無言地放開龍馬,而龍馬頭也不回地離開。

看著這漸漸遠去的嬌小身影,手塚突然有種被遺棄的感覺。



-待續-





後記:

今章是關於手塚對龍馬殿的感覺,越來越有種──至力破壞部長印象不遺餘力的感覺……這會不會給部長迷追著打的?(溜)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