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5

2008.08/25 *Mon*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5.



「景吾少爺,歡迎您回來……這是……?」

恭敬的語氣突然打頓,頭髮花白但依然保持良好氣度的管家伯伯視線被少爺臂彎裡的男孩吸引著,刻畫著歲月痕跡的老臉透露明顯的訝異。

「他是我某個朋友的學弟,不小心弄醉了,所以帶他回家過夜。」跡部只是簡單交代了幾句,不管能否消除管家的訝異,在僕人們和管家同樣訝異的眼光下,昂然優雅的步伐依然沒有停過。

「少爺……你該不會是連小孩也不放過吧?」

只要在跡部家服務過一段日子,也會知道跡部家唯一的少爺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是一個花花公子,什至有時也會帶自己的伴回家過夜。不知跡部老爺夫人是真的不知道,還是隻眼開隻眼閉任由獨子遊戲人間,總之太上皇和老佛爺沒開口,做下人的也沒有道理更沒這個權力去干涉。

但,這個少爺風流歸風流,倒有一定的原則,不會隨便帶伴回家,也不會對太幼齒的出手,別人可能不相信,可是在這個家服務了幾十年、而且還代替為事業而鮮少在家的老爺夫人照顧少爺的老管家看得很清楚。

今個兒,少爺不會是破例了吧?

跡部不的皺起眉,回頭,「我像這樣禽獸的嗎?」

「我只是好奇少爺為什麼突然帶個小孩回來,這不太像少爺的作風。」管家說得很含蓄,他剛才看到少爺臂彎裡的男孩,臉容清秀漂亮,帶著醉酒的紅暈,看起來真是誘人極了,要是少爺把持不住壞了一貫原則也不是沒可能的。

「我剛才的解說還不夠清楚嗎?」

「不是。」熟悉少爺脾氣的老管家聰明地不再追問下去。「需要我為這位少爺準備一間客房嗎?」

「不必了,他就睡在我房就可以了。」

「少爺的房裡?」語調微微拉高,充滿質疑的味道。

「不行嗎?」被一直信任、幾乎可說和自己親人無疑的老管家質疑自己,跡部實在不怎樣高興,他的品行就是那麼不值得信任嗎?「管家,你大可以放心,我再飢渴也不會對小孩出手那麼沒品。」口氣不善的再重申一次自己的立場和原則,拐了個彎,自己的房間就在不遠處。「所以,你也不必在跟在我後頭,有什麼需要我就會找你的了。」

「是的,少爺。」

推開房門,這是一間不太像國中生擁有的寢室──房間的設計明顯地是經由名家精心佈局,所有裝設家具一眼就看得出是外國進口的高級名牌貨,交織成一種閃亮得令人目瞪口呆的華麗優雅格調,每走一步也會擔心會否破壞這份美感。

跡部將懷裡的人兒放在柔軟的kingsize大床上,恬靜無邪的睡顏,豔紅的嫩頰,微啟的粉色唇瓣,熟睡的龍馬更像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等待王子一親芳澤。

真是,很美。

指尖不覺滑過那看起來如熟透的紅蘋果般誘人的頰,輕柔地細細繪出那精雕細琢似的五官輪廓,跡部著魔似地不能將視線移離眼前這張秀顏。

「越前龍馬,你知不知道你真是很危險?」分不清這個「危險」是針對越前龍馬,還是被他所吸引著的人,還是兩者皆是,跡部忍不住輕嘆,勉強收回對眼前睡美人的過份專注。「還好你遇上的是我,不是誰也有美食當前也能忍著不吃的。」

接下來,跡部要煩惱的是要如何安置毫無設防的睡美人。

不可能就這樣讓他一覺睡到天亮吧?

最正常的做法應該是幫他洗澡更衣才讓他繼續睡吧?

但──

「這不就被人看光摸光了?」這是跡部第一個想到的問題。一想到龍馬那一定非常誘人的嬌小身軀會盡露在別人眼前,什至還會將每寸白晢的肌膚也給摸遍,跡部心頭不禁一沈,而且還是沈到谷底。

雖然他不是自己的誰,也知道他不是未經人事的處子,但跡部不知怎地就是不愛這樣,一種尖銳且陌生的情緒逐漸在跡部心底擴大,逐漸將理智給啃蝕去,餘下的就只有異常的煩躁與不。

跡部知道這樣很反常也不合理,但他就是無法接受──可是,這種事不交由僕人去做,又有其他方法嗎?總不能真的讓他就這樣睡到醒為止吧?

沈思,再沈思,再再沈思,掙扎了幾下。

最終──

跡部還是決定不假手於人。







痛痛痛痛──

龍馬唯一的感覺就是頭很痛。

「來,喝掉它。」

一道熟耳的嗓音命令式卻帶著幾分溫柔地傳入耳際,也感到自己被人抱入一具溫暖的胸懷裡,一種被人呵護寵愛的感覺緊密地包圍自己,很舒服,舒服得讓龍馬依言乖乖地張開嘴巴,讓一種不知名但味道不壞的液體緩緩灌進喉裡。

「好點了沒?」

太陽穴被人輕輕地按摩著,疼痛也隨之得到舒緩。

「嗯。」輕軟的回答有點像滿足的貓兒,龍馬緩緩張開眼,眼前的貴氣俊顏頓時讓他猛地眨眼,就怕自己向來視力良好的眼睛會出了幻覺,因為一大早醒來就見到一個不應該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跡部

為什麼會這樣的?

這條問題毫無防地浮現在龍馬腦海,望望四周,這種華麗到不行的設計壓根兒沒可能出現在他房間──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為什麼他會在這麼一個奇怪又陌生的地方?

「這兒是我的寢室。」似看到龍馬的疑惑,跡部道。

「為什麼我會在你的寢室裡的?」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解決了第一個疑惑,但緊接著的是新的疑惑,龍馬一臉不解茫然的模樣,配上剛醒來的嬌憨,格外有種媚人性感。

跡部暗自吞了吞口水,感到口舌有幾分燥熱。「那是因為你昨晚喝醉了,所以帶你回來過一晚。」

「為什麼不送我回家?」

很簡單直接又坦率的問題,卻讓跡部無從抵擋,按下心裡的狼狽,表面依然維持冷靜從容,「那當時的情況不是送你回家就是帶到我家,沒什麼分別吧?反正你現在安全無恙,半根頭髮也沒少了,這才是最重要吧?」

「啊。」

龍馬沒追問下去,也沒有半點質疑的神色,似乎覺得這答案合理,頓時讓跡部鬆了口氣,要是他繼續追問下去,他也不知能不能應付得了。

是的,為什麼不送他回家呢?

跡部自己也答不上,當晚看到懷裡喝醉了龍馬,他唯一的念頭就是送他回家,其他什麼也想不起,包括可以將他送回給他的家人安置也是。

「咦?現在……十一點了嗎?」逐漸清醒的腦袋也開始回復正常運作,看到床邊的時鐘所顯示的時間,龍馬不覺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我不就整晚也沒回家?」臉色變得凝重,儘管父母對自己的管教再鬆,他也不認為徹夜不歸也無人理會。「還有,我遲到了很久!」對,今天還要上課的!

「放心,我已經通知了你的父母,而他們也幫你請了假,所以你可以慢慢來。」輕拍著龍馬的纖肩,同樣不久前想起今天是上課日的跡部已經安排好一切,沒有其他值得他操心的地方。

「嗯。」剛鬆了口氣的龍馬又發現應該讓他擔心的問題──「為什麼我會穿成這樣的?」記憶裡的便裝不知怎地變成了手工精美的和式浴袍,扯著鬆的衣領,剛退去凝重神色又重回臉上。

「昨晚醉得不醒人事,是我替你洗澡更衣的。」

「你?洗澡更衣?」微瞇起金瞳,帶著絕對不信任的質疑。

「喂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你懷疑我趁你醉得不醒人事時佔你便宜?!」

「嗯哼。」不置可否的語調。

「喂,你也別太過份啊!難得本大爺願意紆尊降貴為你洗澡更衣,多謝也沒半句,還要這樣質疑我?你未免過份了點吧?」

龍馬沒答話,眼神仍然有著質疑。

「你別太過份啊!我跡部景吾是何許人也?想要什麼紅粉知己就有什麼紅粉知己,用得著覬覦你這還沒發育完成的稚嫩身體?」好吧,跡部在心底裡承認他這稚嫩身軀是很誘人,但不代表他會禽獸到連小孩也吃乾抹淨啊!

「我哪曉得你們這些人腦袋裡是想什麼啊?說一套做一套,不喜歡的也能做那檔事!」人家懂得咆哮吼叫,他越前龍馬也懂,以同等的音量反擊過去。

「總之你放心!我跡部景吾再飢渴再求慾不滿,也不會對一個還沒發育完成的小鬼頭有興趣!」跡部一臉不屑的斜睨著他,還附送重重一哼以加強說服力。

「那就最好啦,我也不想被某個大叔吃得乾乾淨淨還被嫌這個那個。」龍馬不甘示弱的回擊。

「你!」跡部被他的伶牙利齒給氣得說不出口,這個臭小鬼還大叔咧!他不過比他大兩歲,還是國中生一名,哪裡像大叔啊?

「哼。」

「算,我也懶得和你這個有待發育的小鬼計較。」大人不記小人過,跡部決定不和這種幼稚的小鬼斤斤計較,以免降低自己高貴的格調。「喏,小鬼,還想在床上多久啊?快跟我出去吃早餐。」







「我家龍馬真是麻煩你了。」

「不用客氣,我也有不對的地方,這是應份的。」

用過早餐後,跡部帶龍馬回到越前家,應門的是溫婉清麗的菜菜子,非常有禮貌地九十度大鞠躬向照顧了自家表弟一整夜的跡部致謝。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在旁的龍馬顯得很無聊。

「不如進來喝杯茶,好不好?」

「這會不會太麻煩妳?」

「不會,就當我答謝你照顧了龍馬一整夜。」

菜菜子請跡部進屋,然後到廚房泡茶和張羅一些點心,只餘下龍馬和跡部兩人留在客廳裡。

「她是你表姐吧?長得還挺美,而且個性也不錯。」

「哼,別妄想了,菜菜子姐姐好像有了男朋友,就算沒有,也輪不到你這個國中生去追。」菜菜子姐姐是大學生,大家的差距多大呀。龍馬想了想,又問:「喂,你到底怎樣和我家人交代的?」

「我說你不小心將紅酒當果汁喝了。」

「喂,好像是你安排不善的錯吧?」龍馬不滿地皺起眉。說得好像全是他的錯,但真正的始作俑者則變成了大好人,真是什麼世道啊。

「小鬼就是小鬼,連這些也要計較。」

「喂──」

「茶來了,小心熱。」端著熱茶和點心出來的菜菜子打斷了龍馬的話,然後再多的不滿也沒機會說得出口,因為接下來的時間全是菜菜子和跡部的對話,龍馬半句也難以插入。







「嗨,越前。」

放學,難得沒有社團練習,龍馬也樂得清,打算回家小睡一會再去打網球。但,人算不如天算,眼前出現了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青學的人,什麼好心情全也變了調。

「你為什麼會在這兒的?」龍馬輕擰著柳眉,不知為什麼最近倒常和這個跡部扯上關係。

「我說過要帶你去吃和式料理,現在來履行諾言。」

「你當真的嗎?」

「當然。」

沈默了半晌,「我還有功課要做。」

「有我在,你不懂,我教你。」

「但──」

「別但是了,你不想嚐嚐正宗的日式料理嗎?有你最喜歡的茶碗蒸、燒魚,還有各種壽司、魚生等等。」

「真的?」跡部的話……開始打動了龍馬的心,但有鑑於曾被耍過一回,什至有醉酒的經驗,龍馬還是不太放心的質疑道。

「當然。」

「別再耍我啊。」龍馬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畢竟跡部的話實在太吸引了。

色房車絕塵而去,而跡部和龍馬一起上車離去的經過,全也攝入一雙深無底的眼瞳裡。



-待續-



後記:

很久也沒試過這樣勤快過……

剛去看過漫畫最新的連載──龍馬的女朋友…看到這樣的標題差點嚇破膽,但還好看完後發現不是這回事,還好(鬆一口氣)

不過,龍崎櫻乃!妳今期的戲份太多了吧?(怨)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