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4

2008.08/24 *Sun*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4.



是的,那是他一個秘密,一個他永遠也不想說出口的秘密。

一直以來,這件事就被他藏在心底,加密封鎖起來,不讓它有機會再浮現起來煩擾自己。長期困擾自己的死結解開了就好了,他就只想繼續當那個人生裡最重大的意義就是打球、唸書、逗貓的越前龍馬,什麼也不想再去深究,將自己當成白老鼠般剖開分析,為自己添沒必要的煩惱。

是的,這樣的生活,目前對他來說才是最愜意的。

但,在他快要忘光了,卻偏有個混蛋自以為正義地將它解封。

令人討厭……

龍馬,你還沒起床嗎?有電話找你啊!快起來聽!」

矇矇矓矓間,好像聽到表姐菜菜子那溫柔的聲音在叫他,一次又一次,龍馬殘留在睡鄉的神智緩緩地歸位,不情不願地以同等緩慢的速度移離溫暖又舒服的被窩,猶帶幾分睡意惺忪的可愛臉蛋寫著被人吵醒的不。

「喂……誰啊?」還沒睡醒的關係,聲音也有幾分含糊不清,原本清麗耳的少年嗓音更添幾分貓兒般的嬌慵,有著異樣的性感誘惑。

「越前,還床?你今年多少歲啊?」

咦?

咦?

咦?

打來的人是來啊?

在聽到電話另一端傳來的聲音後,神智仍處於神遊太虛狀態的龍馬清醒了幾分,被睡蟲佔據的腦袋開始運作──這種聲音、這種令人討厭的說話方式,不是桃學長,不是大石學長,不是一年級三人組,也不是紮辮子的那兩個女孩,那麼在這麼早打電話給他的到底是何方神聖?

「你是誰啊?」這次,嗓音不再含糊不清,清清楚楚地透露他的疑惑。

「啊?真是睡得太久,連腦袋也給壞掉了嗎?」

「你到底是誰?」柳眉輕擰,這個討厭的聲音真是很熟,熟得答案呼之欲出,但龍馬卻偏偏想不起到底在哪兒聽過。

跡部,你該不會想和我說忘了本大爺吧?」

攏起的眉頭頓時鬆開,龍馬恍然大悟,但隨即又困惑地皺起眉,「咦?你為什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的?」他和他的交情還沒好得可以交換電話,他也十分肯定他沒這樣做過!

「哼,本大爺要知道的事,沒道理找不到門路去打聽的。」輕哼了聲,富家子弟的驕縱充分表現在言語間,就算沒親眼看到,也想到跡部現在是一臉自信得很欠揍。

龍馬點點頭,覺得這話出自跡部這種人口中也很合理,然後就拋出另一條問題,「那你打來幹什麼?」勉強能稱為點頭之交,他想不出他有任何理由找他。

「只是想找你去吃一頓晚飯罷了,今晚七時我會在你家門前等你。」決斷、帶幾分命令的味道,不容別人有半絲拒絕的餘地,什至連答覆的機會也不給別人就掛了線。

嘟、嘟、嘟……

掛線的聲音,是龍馬耳中餘下的唯一聲音。看著手上的電話,他忍不住抱怨,「這傢伙是什麼一回事啊?大清早打來就是命令我和他去吃晚飯?」還要無禮得這樣就掛了線,這人是連最基本的禮貌也不懂嗎?

「龍馬,沒事吧?你對著電話發呆,是剛才電話說了什麼嗎?」看著久久不將電話放回原位的表弟,溫柔大姐姐的菜菜子上前關心。

「沒什麼。」把電話放下,龍馬想了想,和菜菜子說:「今天的晚飯不用準備我那份了,有個學長請我去吃晚飯。」

雖然不滿跡部的態度,也不認為他們的感情好得可以一起吃飯,但考慮到跡部那不顧別人意見的極度自我個性,龍馬覺得依時赴會是比較明智的選擇,省得將事情越弄越複雜,到時麻煩也只會是自己。







晚上七時,越前家外停了一輛名貴色房車,高雅的設計、光可鑑人的亮車身,強調持有者的來頭非富則貴,讓平民百姓只敢遠觀而不敢褻瀆。

一個灰藍色頭髮的少年跨出車門,淡紫色的襯衣,一件深色的西裝外套和同色系的長褲,簡單的配搭,穿在少年身上卻突顯出他高挑優雅的身段,襯托出他那高貴的氣派,完全合符女孩子心目中最憧憬的那類俊美貴公子。

他手捧著一束活潑又不失優雅的粉色蝴蝶蘭,倚著高級名貴房車,疑似等待佳人赴約的模樣,讓人有種錯覺他身後出現了以花點綴成的華麗背景,華麗而亮眼得令人不敢貿然上前,深怕會破壞氣氛且自慚形穢。

至少,龍馬是這樣想,站在門前,不敢向前多跨一步。

「咦?越前,你現在是罰站嗎?」跡部習慣性地撥動前額的髮,優雅的動作,足以令不少女性為以尖叫。

龍馬以戒備的目光看著跡部,從頭到腳審視一次,才開口,「喂,你確定你沒去錯地方嗎?」這傢伙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也像要和女性約會吧?

「越前家,你家,沒錯啊。」既然對方沒有意思要上前,那跡部就主動走到越前面前。「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起行呢?罰站似乎不是太好玩吧?」

龍馬無奈地嘆了口氣,認命的跟著他走,免得讓他待在這兒太久,引起家人或其他路人的矚目,到時候尷尬的人也只會是他一個。

「這是送給你的。」

瞪著手上突然多了出來的蝴蝶蘭,龍馬秀氣的眉又皺起了,這似乎每次和跡部一起就會頻頻出現的小動作。「喂,你是不是對每個人也是這樣?不管是男是女也會塞一束花給對方的?」沒記錯,上次他去找部長是拿紅玫瑰。

「那也得要看對方是誰,鮮花配美人,這才有送花的價值。」

沈默了數秒,才聽見龍馬淡然的回道:「我不是女的。」

跡部笑了,托著腮,眼神饒富興味的看著似乎不滿被當作女孩子般稱讚的龍馬,仔細地打量他精緻秀氣的五官。無言的注視,玩味卻嚴苛的審視眼光,全也是構成龍馬不自在的理由,忍不住想發作問他看夠了沒,對方卻比他早一步開口。

「我很清楚你不是女孩子,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孩,不過,性別是男是女,和一個人是不是美人沒什麼關係吧?」所謂的美人,就是泛指一切擁有漂亮外表的人,無關男女。

龍馬看了他一眼,然後垂下眼睫,無聊似的輕輕撫弄懷裡的蝴蝶蘭。「你幹什麼約我出來吃晚飯?我記得我和你好像連朋友也稱不上吧?」

「當是道歉吧。」

「道歉?」這字眼像引起龍馬的興趣,抬頭,秀眉一揚,「原來你也懂的嗎?」驚訝過度的語調一聽便知道是揶揄,頓了頓,他臉露困惑的偏了偏頭,「喂,你幹了什麼要和我道歉的?」

「昨天在街頭網球場,忘記了嗎?」

「記得是記得,有關係嗎?」

聽到龍馬依然很困惑的語氣,跡部挑高眉頭,「啊?你是裝傻嗎?」

「我裝什麼傻啊?」龍馬沒好氣的斜睨著他,原本困惑的語氣也開始不耐煩,乾脆和他說明白點,「我說你呀,話就說得乾脆點,說一些又不說一些要人去猜,你知不知道這樣很討厭的?」

原來是懶得去猜別人的心思嗎?有了這個認知後,跡部也如他所願說話乾脆點,「那天我的話是說得過份了,所以想請你吃一頓飯當道歉,但──」看了看龍馬那滿不在乎的模樣,「你好像也沒了一件事吧?」

「哼。」想起他所指何事的龍馬一臉悻悻然,虧他還有臉問出口,他可是勾起他最不想記起的回憶的罪魁禍首呢!「想不到你也知道什麼是過份,真難得呢。」反唇相稽,略帶尖銳的語氣是進入戒備狀態的象徵。

「所以我不就來和你道歉了嗎?」

「啊?」稍微拉長音調,龍馬不以為然的挑起秀眉,「那要不要我和你說謝謝?」

「別誤會,我今次是很有誠意,專程向你道歉的。」向來習慣別人對自己千依百順的跡部,鮮少為了其他人放下身段,今次這樣做已經是很大的讓步。

說實話,跡部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如此在乎越前龍馬這個人。

就算是自己的親學弟,他也從未這樣重視過他們的感受,只要別影響到他和冰帝網球部及學生會運作就可以了。但,和他無親無故又無特別交情的越前龍馬,那天在街頭網球前臨走前的那個受傷眼神,卻莫名奇妙地讓他留下很深的印象。

還有,內疚。

跡部也不明白為什麼,或許是越前給他的印象是很光很亮,驕傲卻神采飛揚的笑容才是最適合他,單純的小孩應該拿來疼,那種受傷戒備的眼神,應該抹掉去。

「這是我的榮幸嗎?」

「看來對著你,我常會說錯話呢。」跡部苦笑,他那不管對著是男是女也無往而不利的魅力,似乎一但碰上這個越前龍馬就半點效用也沒有。

「哼,是你的態度根本需要自我反省。」龍馬才不管這傢伙在別人眼裡有多受歡迎或價值有多高,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極度自戀的水仙男。

跡部不以為忤。「到了。」

「這是──」

原本已經很大的金瞳睜得更大,龍馬直勾勾地看著眼前的建築──位於山頂,分為兩層,氣派高雅,在如絨般的夜色襯托下更像顆美麗夜明珠,一眼就看得出是有錢人家才能進出的貴價西餐廳。

「還喜歡吧?這間餐廳十分出名,我也覺得食物和氣氛不錯。」看到龍馬說不出話的模樣,跡部自動轉譯為感動的驚訝,語調帶點沾沾自喜。

「你……你就是打算和我在這兒吃飯?」

「當然。」

「那我走了。」龍馬想也不想,掉頭就想走,但卻給跡部及時捉住。

「喂,越前,你幹什麼啊?」不是意料中的發展,跡部剛才的沾沾自喜也變得有點氣急敗壞,因為這種情況是從前和別人約會不曾發生過的!有誰不是滿心歡喜地和他約會,什至還死纏著他,就偏偏這個越前龍馬完全不同!

「這樣高檔的餐廳我吃不起,而且……」頓了頓,語氣加強,一張秀緻的臉蛋有著無比認真的神情,「我、最、討、厭、西、餐、的、了!」

跡部傻眼,「什麼?」

「我最討厭西餐的了──你聽不清楚嗎?」

「你不早點說?!」

「喂,現在好像是你請我吃飯道歉吧?不是應該你安排好的嗎?」龍馬被跡部的態度給惹毛了,臉色一沈,漂亮的琥珀貓兒眼不單寫著不滿,更有著濃烈的控訴,「由此證明你根本沒有誠意和人道歉,哪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一針見血的言語,配合那無言的眼神指控,更來得凌奏效,使理虧的跡部無法招架得住,畢竟他自以為肯自動找人、請人吃一頓飯就能將所有不快一筆勾銷,補償自己犯下的過失,但其實這樣做也不過是為了消除自己心裡的愧疚不安,從沒好好想過「道歉」的真正意義。

他,是打著道歉的旗號,行自我安慰之實。

他,實在太自以為是了點。

「對不起,越前。」這次,跡部的道歉是帶著誠懇,也自我反省過。

「哼,你是覺得那麼委屈就別勉強,反正我們又不是什麼熟人,除了比賽外也不會有其他交集。」這不是賭氣,而是陳述事實,龍馬的確不認為他需要這樣做。他們什麼也不是,隨時以後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道歉或更多的牽扯糾纏反而顯得多餘。

「我承認這次是我的疏忽,下回我再補帶你去吃你喜歡的料理吧!」

「還有下次?」龍馬皺起眉,似乎不太甘願。

「因為我是第一次和人約會這麼失敗的!」跡部的自尊不允許他犯上這種錯誤,什至讓對方嫌棄自己。不等龍馬再說什麼,他搶先一步開口,「雖然你不喜歡西餐,但今次就將就一點吧!現在也快八時了,這兒到你家也要差不多一小時車程,回到家也快九時了,你也會餓壞吧?」

跡部有理的分析,龍馬也沒什麼道理不認同,想了想,遂點頭,然後又想起別的問題,「不過,我這樣的衣著也能進去的嗎?」他記得去這種餐廳,不單價錢昂貴得令人咋舌,還要衣著得體才進得了門口,不然只有被拒諸門外的份兒。

然,他現在的衣著,不能稱為寒酸,卻十分普通,就是一個小孩平時外出會穿的那些便服,怎樣看也和這樣和價錢直接掛勾的餐廳格格不入。

「放心,有我在,你一定能進去,而且還坐在最高級的位置享用一流的西式晚餐。」關於這點,跡部絕對能給予百分之二百的保證。







「喂……跡部,我是不是和你有仇的?」平日明亮自信的金瞳,此刻染上了幾分迷濛。龍馬努力地睜大眼睛,看清楚眼前不知為何模糊又化成幾個身影的跡部,應該氣勢十足的質問聽起來像是撒嬌,步伐踉蹌不穩的需要別人扶著才能繼續前行。

「我也不想的。」跡部那張帶著華麗貴公子氣質的俊美臉龐罕有地浮現懊惱,輕柔而小心地扶著龍馬的纖細腰身,盡力維持懷中那搖搖欲墜的嬌小身軀的平衡。

「什麼是你不想啊?」龍馬扯著跡部的衣領,不滿的皺著眉頭,「你啊,是智能有問題,還是缺乏了基本常識?你不知道未成年少年是不可以喝酒的嗎?你卻居然給我喝了酒!」

「我那曉得你不懂喝的。」

「廢話!普通小孩哪會懂得喝酒!是你們這些有錢人家才腦筋不正常,小小年紀就開始學品酒……」越說越小聲,近乎是嘀咕嘀咕。

「現在我不就嚐到教訓了嗎?」跡部揚起自嘲的笑意。他每次和人約會吃飯總少不了酒這玩意,原因是大多數的約會也是關於男女遊戲,有點酒助興,帶點醉意,更會推高了大家的玩樂尋歡的快感。但,這次將男女遊戲那套不小心照本宣科用作道歉之上,不就弄出了個大麻煩嗎?

「你是故意的嗎?」

「我是不小心。」

「真不懂你們這些有錢人家是什麼想法……」

「好了,是醉的話,就乖乖的睡,我會想辨法安置你,不會讓人拐了你去。」拍拍懷中人兒的背,不管是語氣還是動作也是那麼適合哄人的輕柔。

「哼……」敵不過醉意,龍馬撐不住了,倒睡在跡部懷中。

因為睡著的關係,向來帶著驕傲囂張的稚嫩清秀臉蛋只餘下毫無防備的單純,彷如最天真無邪的嬰孩讓人忍不住憐惜疼愛。又因為醉酒的關係,粉頰漾著瑰麗如霞的紅暈,讓長得白晢的他看起來更為嬌嫩可人。

什至,多了一份媚色。

明明是清純如天使,卻帶著誘惑人的嫵媚,兩者結合為絕美難言的風情──難以想像這種媚態與豔色會在一個僅止十二歲的男孩身上找到。

跡部苦笑。

看著懷裡這麼一個越前,又讓他想起之前上青學找手塚的那天,在學生會辦公室裡看到被人疼愛著的越前散發著的性感魅惑。

當日,他還正氣凜然地指責手塚不該染指小孩那麼可恥,無論對方再可口美味。

但,今天,他終於明白手塚為什麼會做出這樣可恥的事,只因為越前此刻在他懷裡,他才深深地感受到越前不單漂亮,有著屬於自己的個性美,驕傲得激起人的佔有欲和馴服意欲,還有著一種令人難以抗拒、也難以不受吸引的魔性──足以讓人拋開所有道枷鎖,只想佔有他。

正如現在,他也深深地被懷裡的越前所迷惑吸引著。



-待續-





後記:

王子醉酒…我也想看…肯定很誘人(大心)

女王,要是你想要將王子把到手,誠心建議你要好好從基本功做起,老是用從前對鶯鶯燕燕的那套是不行的~

星期五又快到,動漫連載又到了,親愛的龍馬殿~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