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3

2008.08/23 *Sat*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3.



這,是不久從前的事……



雖說龍馬對於手塚和不二的關係存有莫名的執著,更決心要將真相找出來,但其實除了每當別人提起他們倆的新聞,他會比以往多一份專注外,一切和以往無異,所謂的決心也只是決心,和行動成不了掛勾。

或許,是他根本不知如何入手吧?

當面問當事人?

這個方法想也不必想就可以剔除,他不認為部長或不二學長會回答他,什至他覺得會死於部長那冷凍死光又或被不二學長反過來整得慘兮兮,而且不說對方會有什麼反應,當面問這種問題他本人也覺得不好意思啦!

跟蹤?

他自問沒有乾學長的本事,能夠神出鬼沒地記錄別人的資料,就算是本人被跟監也會毫無自覺,可以堪稱為跟蹤的專家。他怕他還沒跟到幾步就被發現,到時候就不單是尷尬那麼簡單,而且也不知對方會怎樣看待自己。

向別人打聽?

還是算了吧!或許校隊裡的學長是比較熟悉部長和不二前輩,但,切勿忘記這些學長是怎樣的人。除卻海堂學長和河村學長外,大石學長是太愛操心,菊丸學長和桃學長同一個行──多舌又多事,再加上什麼也當數據記下來的乾前輩,簡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組合,他真不敢想像向他們那邊著手會演變成什麼局面。

秘密調查?

感覺上太像那些靜不下來的八掛女生般,他做不來,也沒她們那種技術吧?要是找私家偵探來調查的話,怎樣想也太小題大做吧?更何況他也沒這個錢啦。為了這樣向父母拿錢,那不也是自找麻煩?

這個那個也被否定,結論,就是不知如何行動。







但,有時候,答案不必自己去找,也會自然出現在自己眼前。

那是一個雨天,他永遠也不會忘記。






每天放學後的固定社團訓練早已結束,只有校隊留著繼續練習多一會,然後也陸續離去。原來熱鬧的網球場也漸漸變得冷清,最後只餘下龍馬的身影。

看看天色,原來今天還風和日麗,但此刻卻變得陰陰沈沈,似醞釀著一場風雨。今天他並沒有帶到任何雨具,每天接送他的桃學長又走了,不想淋雨冷病,因此他決定今天到此為至,拿著球拍走去更衣室,趁還沒下雨回家。

手塚你又何必那麼執著?」

剛來到更衣室門的龍馬,聽到不二學長的嘆息聲。

那是從更衣室傳來。

更衣室的隔音設備並不怎樣好,只要稍微大聲點的也能傳到出去,而門也沒掩好,還餘下一點隙縫,可供人偷窺竊聽之用。

龍馬知道偷窺竊聽並不是君子之為,特別在這種情況之下,再笨的人也感到內裡的氣氛並不尋常,稍懂得動腦分析的人也知道,此刻最聰明的做法,便是立即離開,不然一定會有麻煩惹上身。

只是……

手塚部長和不二學長在更衣室裡。

一直讓他耿耿於懷的兩人,就在眼前這個更衣室,類似進行談判呢!

或許……

今天就能一解積壓在心頭很久的疑問。

這對龍馬來說,無疑是一種誘惑,讓他在走與不走間猶豫不決。走與不走本來就是很簡單的動作,任何人也做得到,但問題是走與不走之間背後到底選擇要什麼或捨棄了什麼,而這個才是真正讓人困惑的地方。

走與不走,滿足好奇心或忍下好奇心,理智與情感的掙扎,是該聽從理智的忠告,還是接受情感的慫恿。

幾番掙扎,龍馬決定忠於自己的欲望。

他們是背對自己的。

手塚,我的答案還是和從前一樣,我很喜歡你這個朋友、你這個一起在球場上奮鬥的同伴,但我不想將原來簡單的友情變成愛情。」

沈默了大約好幾秒,才聽到手塚的聲音,「不二,你真是這麼決絕?就連半點機會也不給我……不,什至是連考慮也不考慮便拒絕我?」

手塚……」不二向來柔和如春風的嗓音多了些無奈。「我不是沒有考慮過,從你第一次和我告白時,我就考慮得很清楚,我知道我自己的感覺,也想過給大家一次機會,或許我也會因此變成以男女之間的喜歡喜歡你,但這僅限於成功,要是失敗告終的話,我想我們是連朋友也做不成,我不想沒了你這個朋友。」

「你怎知道?」手塚向來冷淡的語調多了起伏,似不服氣。

「因為,我很清楚自己,也看得清你的個性。就感情來說,我們很相似──對不愛的可以很絕情,但要是動了情就是愛得又濃又烈且義無反顧,不成功便成仁,根本不容自己和對方有退路。」很一針見血,龍馬什至可以想像到不二學長說這番話時是笑著的,帶著那種透徹對方心底的笑意,讓對方看清楚自己時也狼狽萬分。

又是沈默。

「手塚,兩個同樣愛得那麼猛烈的人,不適合冒這種風險的。朋友,對我們來說才是最安全的距離和身份。」最後,也只聽到不二打破沈默的局面。讓人聽起來很舒服的低柔嗓音,此刻放得更輕更柔地勸解,「別再執著了,否則你會錯失更好更適合自己的選擇。」

手塚沒有回應,許是等得不耐煩,又或是想讓他靜靜地思索,不二開門走了──一道身影越來越接近更衣室的門口。

龍馬的心臟強烈悸動。

呯、呯、呯。

心跳聲清晰得自己也聽到,手心也出汗了。

神經亮起紅色警號,發出催促的指令要他趕快逃離現場、別被逮個正著,但不知是否一切來得太突然也太驚嚇,四肢百骸縱然接到指令也無法反應過來,雙腳似是生了根,想拔腿就逃卻只能繼續站著。

越來越近,心跳聲也越來越強。

正當他和不二面對面、四目交投時,一道白光極速閃過,伴隨而來的是震耳欲襲的雷響。

「越前?」

「呃……不二學長……」

看到越前臉上明顯的窘態,聰明如不二自然猜到是什麼一回事。收回原來對越前會出現在面前的意外,漂亮精緻的臉龐上展現如昔的溫和笑容,「唉呀,打雷呢,看來很快就會下雨了。越前是來拿回球袋回家吧?要我送你一程嗎?我有帶傘。」

明顯地就是幫自己解窘,而且還為他架了下臺的階梯,龍馬在感激不二的善解人意之餘,自然不忘接過人家的好意相助,「要是不二學長順路的話,那就謝了。」管得接下來要怎樣應對不二學長,現在逃離現場才是最要緊!

「那就快點吧,看天色,似乎這場雨不小。」

「啊。」

「越前留下來。」

冷淡嚴肅的聲音打住了龍馬的步伐。被人點名的龍馬心頭一驚,在旁等著的不二也為之一訝,兩人一致地望向沈默了許久的手塚。

「手塚?」

「越前留下來。」手塚冷淡地重覆一遍,帶著不可違抗的威嚴。

「現在時間不早了,又快要下雨,還要留著越前,似乎不太好吧?」不二並沒懾於手塚那不怒而威的帝王強勢,臉上還是從容不迫的淺笑,試圖為膽驚受怕的小學弟爭取最大權益。要是給越前留下來的話,肯定會死得很慘,愛護可愛學弟的學長自然要說點話呢!

「我會送越前回去,這樣你沒意見了吧?」

確實很難再有意見,不二只能對龍馬投以抱歉的笑容,他幫不了他了。

祝你好運了,越前。



龍馬知道不是學長不肯幫他,而是部長的態度太強硬罷了。看著不二離開,他稍作了個深呼吸,現在只能硬著頭皮頂硬上了。

「越前,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

部長的聲音向來也是冷冷淡淡,不知是否心虛作祟,還是部長今次真的很生氣,他居然感到寒意遍體。現在還是誠實點比較好,打哈哈蒙混過去會死的更慘。「看到不該看的東西,聽到不該聽的聲音。」

「那你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嗎?」

溫度好像又冷了點,好冷。「知道。」

「做錯事是不是應該接受懲罰?」

吞了吞口水,懲罰嗎?他可以答不需要嗎?只是,看手塚的神情就知道,根本不存有否定答案的可能,因此龍馬挑了最含糊不清的回答,「嗯。」

今次……

看怕他要創出網球部創立以來最高的跑圈次數了吧?

只是,出乎意料之外,他被部長壓在身下。

「部長?」

「這就是你好奇心太重的懲罰。」

緊接著冰冷的語句,是一個教龍馬更加意外的舌吻。

那是充滿侵略性與粗暴的吻,足以讓龍馬完全楞住,忘記反抗掙扎,任由手塚狠狠地蹂躪咬囓他的唇,什至還毫不客氣地長驅直進。口舌交纏,將他吻過徹底,半點喘息的機會也沒有,對於沒有接吻經驗的他來說太激烈,激烈得一切也忘了,天旋地轉。

「部…部長……」

唇被放開,好不容易才能呼吸,龍馬差點以為自己會窒息而死。他迷惑地看著似突然變了另一個人的部長,被那粗暴的吻嚇著了的他,思緒還是一片紊亂,只知道一個又一個的問號佔據了他的腦袋。

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他被強吻了?

對方還是手塚部長?

向來冷靜理智的部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

然,一切問題他也未來得及釐清,或是直接問手塚求得答案,他的唇又再次被手塚封住。而且,這次再不是吻那麼簡單,手塚什至動手扯開他的衣服,沿著再次被他吻得紅腫的唇往下伸延,粉嫩的頸、性感的鎖骨,以及……

那刻,打雷,雨勢一放不可收拾。

痛、無助、徬徨不安快速地擴散至全身,再漸漸被異樣的快感所佔去──多種感覺湧現交替,反反覆覆,痛苦與快樂的兩極拉扯,沈迷與保持清醒的掙扎,一切也是瘋狂,龍馬覺得自己快瘋了。

迷糊間,他只記得雷聲、雨聲、陰暗潮濕的更衣室,還有在身上肆虐的男人。







「越前,你在逃避我。」

冷淡的聲音,是這幾夜糾纏著他不放的惡夢源頭,龍馬不自覺地握得手中的芬達汽水更緊。深呼吸平定慌了的心跳,勉強維持鎮靜,才鼓起起勇氣面對造成他夜夜惡夢的元兇。

「我不該嗎?」

被施暴的恐懼仍殘留在身上,他怎樣也忘不了那天,那不單是身體無法反抗地被強佔了,還將他一直以來對他的信完全毀去,那種痛比身體上的更來得錐心刺骨。要不是因為社團的關係,他根本不想再見到他!

「原來你是這樣膽小。」

「這個激將法是沒效的,這和膽小無關,任誰人也不想和曾對自己施暴的人有多少接觸吧?」知道手塚是挑釁自己,但龍馬並沒有理會,以堅定的眼神迎向他,「不知部長在休息時段來找我就是為了這種事嗎?」

「我不喜歡你這樣逃避我。」

「嗄?」著實為手塚的話嚇了一跳,一楞,龍馬不解的皺起秀眉,「我躲你沒礙著你什麼吧?而且,你不是應該將全副心神放在不二學長身上的嗎?」那又何必理會這種不痛不癢的事呢?

「男女之間的遊戲,不是只有和喜歡的人才能玩的,越前。」

再笨也聽得出他的意思,龍馬臉色一沈,這傢伙將他當成什麼?「很抱歉,我沒興趣也沒義務陪你玩這個遊戲,你喜歡就自己去找別人玩,別扯到我頭上。」被他強上了次當是教訓,還要他繼續陪他瘋?別開玩笑了!

「從你在外偷聽我和不二的對話開始,你就已經牽涉其中,在這件事結束之前,誰也沒權利喊退出的。」手塚向來予人沈靜睿智的眸子,變得很深沈,似要將眼前的人吞噬。

「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這傢伙真是當部長太久,以為誰也要依照他的話去做嗎?很抱歉,社團以外的事,他可沒興趣聽他一個指令一個動作。

「是嗎?」手塚挑高了眉,「這對你不是也滿好嗎?」

「你在說什麼?」

「你喜歡我。」

「嗄?」他該不會出現了幻聽吧?他居然聽出這樣驚嚇的事?

「你喜歡我。」手塚以堅定而不具情感的語調重覆。「我知道的,你喜歡我。」他是對那些追求者、仰慕者沒興趣,卻將他們的心思全看在眼底。自然,眼前這個小學弟的,他也毫無保留地看進眼裡。

一開始,越前是對他毫無興趣。

轉折點在於那場比賽,他為了要他成為下任的青學支柱,而和他對打的那場比賽。或許是從沒有輸過給同輩的人的關係,所以他對他產生了興趣,不自覺地追逐他的身影,原來學長與學弟間的普通感覺開始變了質。

恐怕就連本人也察覺不了吧?

但,他,手塚國光卻察覺到,只是對方又沒行動,他也不必理會。

「神經病的。」他居然說他喜歡他!他何時給他這個錯覺?不是過份自戀,就是腦筋或精神方面有問題。龍馬決定不再和瘋子浪費時間,反正瘋子聽不懂人話。

只是,手塚並不讓他走,一手捉住了他的手臂。

「你儘管不承認吧!反正你注定身在其中,逃不了,抽身不了。」

冰冷的語調,像判決囚犯死刑,龍馬還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唇又再次被攫奪,粗暴急迫的索取喚起了那個雨天惡夢般的記憶。

惡夢,再次活生生的重現。

一切,被吞噬。

沈淪在那由痛苦與快感構成的情慾世界,不知是置身天堂,還是墮落地獄。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還有接下來更多次,多得數不清,也懶得數,反正每次見到手塚,他總有辦法找機會要他。次數多了,漸漸也忘了懼恐徬徨,忘了所有矜持和道束縳,慢慢地學懂在強制式歡愛中尋找快樂。

他明白,自己沈淪了、墮落了。

他知道,永遠回不到最初,也失去回到最初的資格。

同時,他也摸清了為什麼被強暴依然默不作聲,而且還陪他繼續瘋下去。當初或許是覺得這種醜事不宜外揚,但,次數多了,自己無力應付,也該找外援來吧?可是他並沒有這樣做,唯一的答案就是被部長說中了──他喜歡他。

因為喜歡,所以他下意識縱容他的暴行。

因為喜歡,所以什至迷溺於這種荒謬之極的行徑。

感覺真是很差勁,喜歡一個人居然要這樣偷偷摸摸,活像見不得光似的,什至只能在這短暫歡愛間才覺得他是屬於自己……這真是他越前龍馬嗎?他越前龍馬何時變得那麼窩囊的?

「俊彥,求求你,別離開我!」

「由美,當初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們只是遊戲,遊戲!」

「我求求你,別走!我很愛你……我不能沒了你!只要你不走,我什麼也可以做!」

「別煩了!好不好?當初說好好聚好散的吧?別拉拉扯扯那麼難看。」

「我不放!我不能沒了你!你走,我死給你看!」

「就算妳要打,也和我沒關係,遊戲已經完了,我對妳膩了。」

「俊彥──」

「哈哈哈哈──這是什麼白爛劇情來的?標準肥劇得沒得再標準!那女又是的,又不是長得醜,找別的男人就行啦,又何必弄得自己如此毫無尊嚴呢?死要巴著一個沒心肝的男人呢?」邊看無聊八點檔的糟老頭坐姿不雅的邊大笑抨擊,評得此劇一無是處,卻又不轉台,看怕抨擊電視劇的白爛處就是他個人的嗜好吧?

老頭的話,像一枝針,直刺心底。

對啊,為什麼他會這麼笨?這樣也想不到的!他現在還小,來日方長,還怕找不到一個他喜歡對方又愛自己的人嗎?又何必苦苦追求一個根本不愛自己的人,一頭栽進一段除了短暫快感就別無其他回報的感情裡,弄得自己毫無尊嚴呢?

苦笑,自己真是很笨,這樣簡單的事也得要老頭無意間提醒自己。

他的生命裡還有其他事,情愛絕不是他人生的全部,更何況自己還太小,談情說愛對他來說還是太深奧了──那就不想吧!硬要自己想一些超越自己理解範圍的東西可會頭痛的。

喜歡就是喜歡,不必弄得那麼複雜,要放手時就該灑脫點放手,別自己讓自己難堪又教人瞧不起,好聚好散,一切順其自然好了──這才是他越前龍馬的作風。

有了這樣的結論,心頭一個死結頓時解開,龍馬喃喃道:「部長,你還是未夠水準呢!」

這一切,被他鎖在心底,成為一個不容別人窺探的秘密。

-待續-



後記:

算是回憶篇,交待前因。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