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跡越〕逐夢之旅.起程-2

2008.08/22 *Fri*
逐夢之旅

起程──年少輕狂時的初體驗

2.



「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你該不會飢不擇食得連一個小鬼也不放過吧?手塚。」回復冷靜的跡部以一貫慵懶語調質問。兔子吃窩邊草並不可恥,最可恥的是對方是一個小孩也照吃不誤!

他承認,越前這小鬼確實能稱得上可口的美食。

墨的柔軟髮絲,明亮有神的金色大眼,稚氣未脫的清秀臉蛋,纖細嬌小而勻稱的身段,加上小孩獨有的清純嬌嫩與絕對的自信驕傲混合而成的特殊氣質──在他跡部景吾嚴格得近乎苛刻的審美觀下,也不得不承認這小鬼除了精湛的球技外,更擁有迷倒眾生的本錢。

漂亮得擁有自己的味道,驕傲得耀眼,吸人的目光同時,又讓人矛盾地想馴服一身傲骨的他成為自己的私有品,如此一個越前確實得吸引人。

不過,他還是一個小孩。

對,一個十二歲小孩。

不管越前的魅力再大、再吸引人,還是改變不了他是一個十二歲小孩的事實。

美食當前,不吃絕對暴殄天物,他也秉持著「美食當前就不能浪費」這最合乎經濟效益的精明原則。

但要是那道美食還是小孩呢?

對一個身心也未發育完全、什麼也不懂的小孩出手?

不被人視為「戀童癖的大變態」,他也覺得自己在殘害荼毒國家未來的小幼苗呢!

「這還不輪到你插手管吧?」這不是心虛似要掩飾什麼,冷冷淡淡的是手塚一貫的態度,不予正面回答,只是賞了記釘子給他碰。「我相信你來青學找我,該不會只為了質問我和越前的事吧?」

「哼,別提了,現在本大爺什麼心情也沒有。」剛抵達青學的興奮心情,早被這意外又震撼的事給破壞殆盡,現在跡部只有滿肚悶氣無處發洩。

「那慢走,不送了。」手塚明確地下逐客令。

「哼,不必你說我也沒興趣留下來,本大爺沒情逸致去管別人的『家務事』。」各家掃門前雪,休理他人瓦上霜。不過,跡部臨走前,還是本著最後那絲良心給手塚一個忠告,「手塚,要玩也要挑對對象來玩,不然只會惹來一身腥。越前只是一個小鬼,你確定他玩得起這個遊戲嗎?」

小鬼不適合玩這種男歡女愛的遊戲。

小鬼就是小鬼,還有待成長,很多事也似懂非懂,還是單純得很,根本不適合這種只追求一時快感不談真心的遊戲,因為越單純的人就越容易將遊戲當真,把自己的感情也投注在內。結果,明確地只有一個,就是傷心。

現實不同故事,故事裡王子和公主最後會在一起,但現實卻不一定這樣走,很多時候不管再怎樣苦苦哀求,什至以死威脅,結果還是留不住對方的心,只落得失身又失心的悲涼下場。

「想不到這種話會出自熱衷這類遊戲的跡部口中。」依然是不起波瀾的冷淡,只是神經不遲鈍得無可救藥也能聽出箇中諷刺。

「哼,至少本大爺不會飢不擇食得連小孩也出手。」跡部不甘示弱地回擊過去。他有得是優秀獵人必備的無比耐心,慢慢等待果實成熟後才摘下來好好享用,絕對比某人連小孩也不放過來得有格調。

接下來,沈默,跡部也沒心情繼續磨下去,轉身離開。

「你覺得現在的小孩有你想得那麼純真嗎?」

最終,手塚還是開口,不是挽留,而是反問,似暗示越前不如他想像般單純。

聞言,離開的步伐還是沒停下來,跡部如是回答:「那越前在你之前就已是身經百戰的玩家,而你也被他騙了──要編也編得好點,編得這樣爛,可是連三歲小孩也不屑上當的。」







跡部不是傻子,而且他也是這種遊戲的箇中好手,他還不至連真假也分不清。

他雖然並不怎樣熟悉越前,和越前也不過見過幾次面,另外就是聽別人提起,但要問他為什麼那麼篤定越前就不是那種人,原因如下:

一,一個十二歲小孩就是身經百戰的玩家?外國的風氣還沒開放至此吧?他也不相信越前的家教那麼差。

二,越前給他的感覺就是很囂張,但再怎樣囂張也還是一個小鬼,不像那種善於遊戲的玩家。

三,他會聽到「越前」這名字除了各校情報外,便是從某位在青學讀的青梅竹馬聽來的。兒時玩伴,長大後雖不同校,但仍保持不淡不濃的交情,時也會聊聊近況,而這位仁兄的話題總少不了越前,從而更確定了他對越前的看法是對的,儘管再囂張,還是一個單純普通的小鬼,很孩子氣。

綜合以上各點,除非越前太會藏、演技太好,不然結論只有一個──

有待成長也讓人期待他成長的單純小鬼頭一名。



今天是星期六,晴。

假期,陽光普照,天氣又不是熱得似要烘乾萬物的水分,正是一個適合任何戶外活動的好日子。

這樣美好的一天,身為冰帝的萬人迷跡部沒有約會,沒有去高級場所消遣,也沒留在家裡享受悠的假期,又或進行其他切合他高貴又愛派頭性格的活動(例如在遊艇上照日光浴之類),反而不知怎地去到街頭網球場。

他是曾經去過幾次,純粹就是來體驗平民的生活。

街頭網球不愧是三教九流聚集營,什麼人也有,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同樣不堪一擊,無趣,而且這種平民玩意根本不配身份高貴又品味一流的他,他壓根兒不想再來。

但,為什麼今天他卻又會來呢?

跡部也不清楚,只當是心血來潮為之一次。

突然,他的視線被某道身影給吸引去。

一抹嬌小的身影在網球場中奔跑,揮拍,一一將球漂亮地回擊過去,並且讓對方無法反抗的輕易得分。白色帽子,白色球衣配上色短褲,紅色球拍,看似嬌小的身軀卻充滿爆發力,熟練漂亮的動作,再加上一雙帶著挑釁的金眸──

越前?

「六比零,越前勝。」

毫無懸念的結果,就算不懂網球的,也明顯看出兩者的差距。

剛打贏漂亮的一場的越前環視場外,對上跡部的眸子,那瞬間他有些詫異──那個自命不凡、使部長舊患復發、像極猴子山上偉大的大將的跡部居然來了?

「嗨,越前。」

跡部率先打招呼,優雅地撥了撥額前的髮,標準跡部氏特有打招呼方式。

基於禮貌,越前還是回了句,「你好。」

「今天你一個人來嗎?」對了,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個街頭網球場,那時他記得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頭髮向上沖卻能和樺地抗衡的小子。

「我不需要老是跟在學長背後吧?」

「確實不用。」

「你不是對街頭網球沒什麼興趣的嗎?又來踢館子嗎?」

「無聊過來看看的。」跡部的語氣很不屑,這兒的人在他眼中形同垃圾,根本不足以成為他的對手。略挑眉,看著比他矮一大截的龍馬,「看來,這兒有資格和本大爺交手的只有你吧?嗯?越前。」

「沒所謂。」帽簷掩去了龍馬的神情,語氣雖然仍是一貫沒所謂的冷淡,但有機會和部長實力相當的跡部交手,他的心情其實是如表面相反的興奮。



網球場上,跡部和龍馬的比賽正式展開。

一開始,他們並沒有拿出真憑本事,像熱身一樣,似乎大家對彼此也有多少顧忌,不敢貿然出手,還停留在互相摸索的階段。

「越前,你和手塚是何時開始的?」

「嗄?」對於跡部的提問,越前略微一怔,差點連球也忘了打回去。「啊?這好像和你沒什麼關係,知道了對你也沒什麼好處吧?」和往常無疑的挑釁語氣,他並不想正面回答,也不認為有這個必要。

這是他和部長之間的事,沒必要讓外人插手,不是嗎?

「就憑我想追求手塚,追求的第一步,就是要清楚所追求的對象的一切,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嗯?對吧?越前。」這也是他當天上青學找手塚的目的,要不然他真是吃得太撐著沒事做嗎?

「嗄?」險些兒又被跡部的語給嚇得反應不來,球也差點來不及回過去。龍馬很不高興的睨著另一半場的跡部,「喂,你到底是打球還是聊天?還是這是你故意讓我分心的方法?」

「我有這個需要嗎?」憑他的實力,根本不需這種下三濫手段才能獲勝。「反正著著,那就順道問我所需要的答案。」

「哼,你想要答案應該去找部長吧?」

「越前,要將問題推給別人,手段也得要高明一點,身為當事人之一的你,應該是除手塚外能提供我最詳細的答案吧?」

龍馬微蹙眉頭,這傢伙的口吻還真教人討厭,唯我獨尊,好像全天下人也要聽他指揮。「就算我知道答案又如何?我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嗎?」

「啊?」輕鬆將球打回去,跡部挑高眉頭,「該不會是因為我是你的情敵,所以你才不想回答我的問題吧?」似是想通似的點點頭,又道:「那又是,要不是喜歡手塚,沒多少人願意和自己的學長做出這樣背的行為吧?」

最後的語氣特別輕。

一切似是不經意說出口,沒什麼特別意思,但其實這全是一個試探。

跡部緊盯著龍馬的臉,彷彿最強勁的X光要透視對方的內心,每個微細的變動也絕不容錯過,絕不允許對方有一絲瞞過他的可能。

喜歡──

聞言,特別是「喜歡」這個字眼,龍馬握得球拍更緊,一揮。

「界外。」

跡部看了看那出界的球,這算不算不打自招?「越前,這不像你會犯下的過失,那即是證明了我說的話沒錯吧?」

「不是。」

「承認喜歡一個人並不可恥,即使那個是同性。」頓了頓,針對龍馬那不服輸的強烈好勝心,跡部作出挑釁,「你該不會是有膽做卻沒膽承認的無膽匪類吧?」

「不是。」

向來冷淡的語調,開始有點焦躁,再多的否認,也只是欲蓋彌張。

跡部決定放過他,畢竟自己已經知道答案,沒必要將一個小鬼迫至死角吧?但,有些話是不得不說的,起碼是為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越前,不管你承認又好,否認也好,這種遊戲並不適合你,趁還沒陷得那麼深就快點抽身了。」

秀氣的眉頭又皺起了,龍馬的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你究竟想怎樣?打球還是聊天說地?要是你不打球就早點說,我不想和你繼續浪費時間。」

「小鬼,你以為我很想說這些的嗎?要不是我還有那麼一絲良心,才懶得管你的死活。」哼,不知好歹的小鬼,做好人還得要受氣。跡部大人不計小人過,以懷的胸襟原諒小鬼頭的小心眼。「手塚不適合你,你也不適合玩男歡女愛的遊戲,乖乖的專注唸書和打球,不是更有益身心嗎?」

龍馬沒說話,只是打球。

「怎樣啊?現在不興沉默的羔羊這套的。」

這次,龍馬的耐性全數罄盡,他以全身的力氣將球擊回去。黃色的球速度又快又狠,直飛至跡部的面部,要不是跡部的反應夠敏捷,那張迷倒萬千女性的俊臉恐怕有幾天見不了人。

「夠了!你也說夠了吧?明明自己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卻又能和不喜歡的人翻雲覆雨,這樣的你們才是最沒資格來說我!也是最應該去自我檢討!你現在憑什麼來說我的不是?至少我沒有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也沒有想和做也是另一套!」

嘶力的一吼,將累積已久的不快全數發洩出來,龍馬頭也不回將球拍收回去,背起球袋,一聲再見也不說便轉身離開。

跡部覺得這次似乎做得過火了點。

越前對他歇力嘶吼時,那雙向來神采飛揚又倔強的金瞳,充滿了傷痛、戒備、不信任,就像一隻──

受了傷的小貓在捍衛牠最後那絲尊嚴。



-待續-





後記:

寫到現在,這個故事似乎也寫得蠻順利

希望這種流暢度能夠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由衷地希望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