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蝴蝶誌異StoryI.I 蜘蛛網裡的蝴蝶1

2008.08/06 *Wed*
雖然我有想過徵文過後才將它擺上BLOG
但我能夠在期限裡達最低限度的標準也沒什麼可能那就算了



我們只是蜘蛛網裡掙扎的一隻蝴蝶。


xxx


1.


人生處處都是不愉快的釘子。

倘若被其他人聽到我這樣的抱怨,大概會挖苦千金小姐的煩惱可真矜貴,但實際上,即使是食住無憂的千金小姐,也不是只會煩惱要買Prada還是YSL,要到牛津街裡購物或是到蘇格蘭騎馬感受大自然,人生來會有的高低苦樂還是一樣不少的,就這點而言,上帝倒是相當公平。

就比如現在。

我撐著臉,邊逗玩著長著兔耳朵的色毛球,邊看著前方那高談闊論的金髮少女。

「中古時期與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主要都是以聲樂為主,但卻有著兩個基本的差別,第一,中古時期的音樂家並不在意在音樂裡反映出歌詞的意義,而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則是越來越重視,他們會以各種音樂素材強調或提昇部份歌詞,把詞的意義用音『畫』出來,今天一般通稱為『音畫』或『情感表達』……」

即使捫心自問,麥萊先生也算懂得演繹一堆枯燥的史料,但老實說,西洋音樂史依然不是一門太有趣的科目,尤其是在理應不用上課的星期六早上,盤桓在演講室上方的那團霧似乎又壯大了一團,燈光也變得更黯淡──這並不是抽象而誇張的比喻,而是再平實不過的描述。

人類可以控制自己臉上的表情,但情緒卻是最直率的反應。

只是,人與人之間隔著一個無形卻絕對的距離,哪怕彼此再親密再熟悉,也很難真的百分之百感受到對方內心最真實的感受,就算能夠感受也沒可能是百分之百的體會。有人說,這是世上各種虛偽行為各種罪惡各種紛爭的起源,但如果這距離真是消失了呢?任何人任何情緒再不是可以遮掩的隱密,而是可以看可以觸摸可以感受的訊息呢?

「第二,就是音樂材料的一致性,中古音樂大部份是由三個音樂上沒有關連的旋律組合而成,其中部份聲部可以是樂器,而且各聲部的歌詞也常不同,但文藝復藝時期則講究完全一致,純聲樂單一歌詞,最重要是各聲部間以『完全模仿』連結在一起……」

只怕這是想想也會覺得恐怖。

無論是被偷窺的那個,抑或是被強迫接受的那個。

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來自四方八面未經處理混雜成一團,硬生生闖進腦海闖進感官裡頭,簡直就像被侵犯一樣噁心。

為什麼偏偏會是我這樣的問題,我也數不清自己到底問過多少遍,然而,在不斷的驚恐尖叫哭泣,以及旁人奇異不信任冷嘲熱諷的態度,甚至連家人也忍不住流露出的為難眼神磨難下,也再沒有和人辯駁抗爭的力氣,疲憊地學懂了去忍受,在盡可能不引起側目的情況下讓自己好過一點。

我調整了一下坐姿,儘量避開那擴散而來的霧。

只是,忍受和接受絕對是兩種不同的概念。我那位新室友總用著可愛又天真的嗓音,嘟嚷著為什麼妳這麼易怒易躁的呢──而且還要拉著長長的軟軟的嬌嗲的尾音,雞皮疙瘩一下子爬過全身──如果看得見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更甚能夠感受到那怪異的觸感,依然能夠笑口常開心平氣和,那個人不是奇人便是瘋子,而我自問只是個再正常不過的正常人。

「歌詞會被分成許多段落,在每一段適當的動機或旋律,然後依照模仿的原則讓所有──或大部分的聲部前後依序跑。這與中古的同節奏低音──一個無法聽到的一致的作曲規範,類似二十世紀的十二音音列一比較起來,完全模仿的原則在現代的總譜上清晰可見……」

當然了,人生要煩惱的事並不止這一樁。

我瞪著那已說了好幾分鐘的女人。

她到底說完了沒?

這種知識普及不是講師的職責才對嗎?

比起那些霧,這女人的嗡嗡叫更讓我心煩氣躁,又或者該說,無論是實質上那在霧映襯下更顯特立獨行的光芒,抑或是源於比喻上的刺眼也令人感到十分礙眼。我瞟看一旁的麥萊,他非但沒有被反客為主的惱怒,反而一臉欣賞的加以讚許,對啊,誰不知道這女人是他的第一愛將呢。

無論走到哪所學校,都總會遇上特別討厭的同學。

無論走到哪所學校,也總會遇上教師偏心的事情。

於是乎,原來已經討厭的學生被縱容得更討厭,驕傲的翹首,全程只與教師眉目交流,笑得快樂又嬌媚,簡直就像調情,在神聖而莊嚴的演講室裡,完全是不能容忍的罪惡;她頭一偏,一頭燦爛的柔軟金髮隨之晃動,我十指蠢動,如果一把扯下來肯定是件大快人心的樂事。

「很好,非常感謝艾尼亞小姐的完美解答。」

終於,麥萊滿意的點點頭。

然後那張性格卻尖酸刻薄的臉龐,恢復一貫傲慢而冷酷的表情,灰色的眼珠子緩慢而銳利,逐一審視在座每個學生,「今天就到此為止,下次測驗範圍是中古至文藝復興時期,我希望各位同學也能像艾尼亞小姐般用功,不要以為懂得演奏曲目、有著被人稱讚的技巧,就可以成為出色的音樂家演奏家,不熟悉音樂背後的演化,最多也只是個三流樂匠,請務必謹記。」

嘖,他和那女人那麼投緣,肯定是因為彼此屬性一樣,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

我無聊的把兔耳朵毛球彈得在桌上滾來滾去。

「另外,各位有份演出校慶表演的管弦樂團成員,請記得下午兩點半到東翼練習。」

麥萊一走,霧也跟著消散,就連氣場也跟著一鬆,雖然我們一般認為他是搞行政多於做教學工作,但他對他的課還是以嚴與刁鑽出名的,學生上課不熱切參與就得做個安靜的乖學生,絕不能擾亂課堂秩序,即使打個盹也會給他點名,當人絕不手軟,嘴上更不知留情為何物,承受力弱一點的學生,每次面對他總不免會有些胃痛。

死寂的演講室漸漸熱鬧起來,最熱鬧的莫過於那女人那邊。

女王黨。

一隻女王蜂再加上一群忙著繞在旁飛的工蜂。

「潔絲敏(Jasmine),聽說妳買了把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是真的嗎?」

我整理筆記,真諷刺,一隻毒辣的女王蜂竟以這樣清純文靜的小花當名字。

「斯特拉迪瓦里?真的是斯特拉迪瓦里?」

「這種三百多年歷史的傳說中的名琴,簡直就是每個學小提琴的人的夢想耶!」

「別作夢了,這樣的名琴全世球也沒剩多少把,在巿場流動的更加是少數,沒有幾十──不,幾百萬美金根本沒可能買到手!」

「哎呀,之前在維尼亞夫斯基國際小提琴賽裡,雖然只是得了第三名,但爸爸也答應我買一把好的小提琴替我慶祝,唉,殿堂級的小提琴就是殿堂級的小提琴,花了多少功夫和時間,才終於買到一把,剛好就趕上了這百二年校慶的演出。」

「也就只有潔絲敏才能有這樣的手筆呢。」

鋪天蓋地的嗡嗡聲,即使想關掉耳朵,還是在耳裡響得生疼。

人生裡處處都是這種痛苦的精神暴力。

即使沒有那種令人困擾的能力,只要一天還活在一個有自己以外的生物存在的世界裡,一天還會被強迫接受與自己的意願相悖的訊息;即使自己能夠忍住逞一時之快當小卒,將諸如這所學校哪個學生不是挾帶著什麼冠軍什麼優異獎進來的、各大國際獎項根本就是這間學校的標籤、非那種幾百萬美金的名琴不用不可是暴發戶所為的話吞回肚裡,情況亦不見得會有多大改善。

畢竟會真正去思索並實踐互相尊重的原則的人只是少數,自從提倡平等自由的人權主義成為現代主流後,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斷去揮霍及爭取不同名義的自由,卻完全沒想過自己這種自由或許已侵害到他人的自由。

即使有時只是一片好意,但也是打著好心的美名進行暴力。

身邊的人乃至報章雜誌電視電台網絡,各式各樣的媒介,無孔不入的滲透私人的生活裡,蠻地灌輸著不同派別的人所支持的理念,騷擾著個人的清靜,想躲也躲不開。

「瓦妮莎(Vanessa),妳說對吧?」

就說了,我嘆了一口氣,不過是慢了一步,便被叫住了。

想裝作聽不到繼續往門口前進不是不可,只是女王蜂的特性就是會將自己鎖定的獵物釘著不放,不想接下來有更多麻煩,依循從小培養出來的良好禮貌停下來會是比較明智。

只是,當想到自己雖然談不上體諒包容,但至少尊重個人意志,已經按捺著性子退至冷眼旁觀的一角,卻依然不得不被捲入無謂的風波裡,我就一個不爽了。

「曼特洛的百二年校慶,也可算是學界──甚至是這狹窄的古典音樂界裡的盛事,能夠在全校數百個學生中脫穎而出,擔任獨奏表現以及第一小提琴手,這份殊榮,也只有這種夢幻名琴能夠匹配吧?」

啪。

分明是惡意。

在那女人高傲的臉上,是勝利者對失敗者鄙視的嘲笑,閃爍著一份赤裸裸的惡意。

她憑什麼呢!

所謂不怒反笑就是我現在這個表現,明明心裡被一團爆發性的怒火燒得又熱又痛,但臉上卻是甜甜的笑著──對,就是那種經常在我那位新室友臉上見到,經常被我嗤之以鼻的可愛笑容──就連嗓音我也調得又甜又膩,「對啊,所以我都打算在校慶上用爸爸買給我的那把瓜奈里(Guarneri),雖然我覺得現在用這把琴太早了點,但妳說得對,這種大日子當然要以最好的狀態迎接──畢竟那天我也有獨奏表現。」

那女人的面容有些扭曲,「妳也有瓜奈里?我可沒見過妳用呢。」

「哎呀,這種名琴世界上還剩多少把呢?當然要好、好、保、管啦,隨隨便便拿出來,出了什麼意外,可只會讓自己心疼得要命。」我的聲音聽起來更甜更無辜,連我自己也受不了的唾棄自己一下,但看到那女人更加扭曲的臉,我的心情就變得暢快,小小噁心算得上是什麼?

她連語氣也有點咬牙切齒,「妳這算什麼意思?」

這下子,我偏著頭,眨眨眼,有多天真就裝多天真,「我會有什麼意思呢?」

終於,那自以為是女王陛下的女人氣炸了,「妳!」

啦啦啦啦啦,我哼著輕快的曲調,頭也不回地走出演講室。

被女王蜂螫到又怎樣?大不了就是到醫院醫治而已。

啦啦啦啦啦,現在是去飯堂吃飯好,還是索性出外用餐好呢?

──哎。

一個不注意,我撞上了誰。

那女生奇怪又困惑的看著我。

「對──」

「瓦妮莎,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飯呢?」

「是妳?」我有些意興闌珊的回過頭,一陣燦燦金光差點閃得讓我睜不開眼睛,果然是我那位無時無刻也散發著可愛光芒的新室友。

「吶、妳很討厭我嗎?別擺出這種模樣啦。」

然後,依照慣例,我總是被她越拖越遠,該死的!為什麼她的氣力可以這樣大的?



-TBC



後記:
設定兩位女主角唸音樂系絕對是自討苦吃Orz
畢竟我對古典音樂的知識可以說是零(大汗)
關於文中的中古音樂和文藝復興時期的知識,都是在網路上搜尋回來的,最後擷取至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的精華區,有什麼錯漏請指出m(_ _)m
關於文中提到那兩個小提琴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瓜奈里(Guarneri)基本上都是古董級的東西,出自名家,幾百年歷史,數量稀少,價錢高昂,如果那把琴恰好是被某個出名的音樂家用過,價錢就更可觀,而且不少也已經是有主人的了,兩個小女生還能買回來,這就是錢的力量

最後,瓦妮莎(Vanessa)是源自希臘語,意謂「蝴蝶」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