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經花開〔BL〕9-3(補完)

2008.08/01 *Fri*
看過前半的人,請直接按繼續閱讀


9.3


「這是秦政,現在我並不家裡,有什麼請在嗶一聲後留下口訊,嗶──」

又是這樣。

凌晨六點十五分。

這個時候秦政通常也在家中,當然了,他已搬了出來,秦政下班後的行程他哪裡清楚。

雲遠清閉上眼睛,其實每天要交代的事都是大同小異,「秦政,記得起床,七點半約了馬總去打球的……要不要替你準備早餐?如果你有需要,就打電話給我吧。」

然後,他將手機隨手放回床頭櫃上,打算睡回籠覺;只是,他翻了兩次身,換了幾個姿態,終究還是得接受一個現實,他睡不著,明明不是沒有倦意,但他就是睡不著;拿過手機,手機上的時間顯示為六點三十分,蹭了枕頭最後兩下,他嘆了一口氣,一切只能說是習慣。

刷牙洗臉後,雲遠清替自己溫了一瓶牛奶。

要不要做個早餐呢?

真正自己家裡的廚房,自然比秦政家的小很多,大概兩個人也嫌略微擠迫;架上有不少調味料,從最普通的糖醋鹽醬,到比較花俏的肉桂、花椒、八角、檸檬葉、迷迭香、鼠尾草、百里香等,但怎樣也不夠秦政家裡的那麼豪華;記得他初到秦政那兒時,廚房裡便已擺了一排又一排的調味料,普遍到偏門的可謂應有盡有,簡直就是下廚人的天堂,教他登時呆掉,這個大少爺自己廚藝不甚精通,亦不常親自下廚,卻又喜歡吃家常菜,便造就了這樣揮霍的結果。

其實這男人是很想有個人每天都替他做飯吧?

所以,讓這男人逮到機會了,便天天差使他做飯,即使是離開溫暖柔軟的床舖總是痛苦的早晨,也不能例外,硬要他將原來可以多睡半個至一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拿來服侍這大少爺的五臟六腑。

你只是想找個萬能男佣吧?

他總是這様笑秦政。

知道了還不叫聲少爺來聽聽?

秦政擠眉弄眼,擺出一副惡少的模樣。

雲遠清不覺笑著搖頭,但如果問他呢,即使是有能力不挨肚餓以後發誓不再在食物上苛待自己,即使自己喜歡做飯做點心,其實他並沒什麼意欲大清早爬起來只為了做一頓早飯。

他望向廚房裡那一扇窗,小小的一塊天,灰灰白白混沌不明,以前他會有什麼機會見到呢?不是在歸家路上,就是趕著出門接客。夜晚當白天用,哪兒還有吃早飯的興致呢?直接把白天睡了去更實際呢。

到了他習慣了正常人的正常作息的現在──

他的視線落在廚房斜對面的那張小小的餐桌。

也沒了那個雖然會頤指氣使的點菜,雖然未必會感謝他人在廚房裡努力精心炮製的成果,但卻會準時就座陪著他將所有菜吃得乾乾淨淨的男人。

以前需要分兩餐才能吃完的份量,和那男人一起住後,必須煮得更多才足夠。

如果不是要上班的緣故,他想,秦政會連午飯這個差使他的機會都不放過;明明連喝個咖啡也要那麼講究,卻對這種平凡的家常菜情有獨鍾,他實在不明白這位大少爺的品味,而這位大少爺卻只是撇撇嘴,回了句總不可能每頓飯也在外解決吧?味精多得要命有什麼好?

雲遠清有些生硬的撇開眼,做一個人份量的早餐,還不如隨便買個麵包吃好了;把剩餘的牛奶喝光後,時間還很早,他決定到媽媽那兒吃早餐。

氣象局預計颱風在今晚會最接近台灣。

颱風還沒來到,天色卻早一步變得陰陰沉沉,就像會議室裡的抑壓氣氛。

他邊做會議紀錄邊瞟看一旁的秦政,那臉色是從這段日子的不穩定低氣壓,直接升級為十二級颱風天,會議上的大老無所謂的和秦政互瞪互放冷箭,最終成功聯手抵制了秦政一項政策上的改動,如同隻驕傲的開屏孔雀般志高氣揚地離去,這卻苦了一眾秉豐職員,大家都不想被颱風尾掃到,於是,要遞交的文件要做的匯報都以各種不同的理由紛紛來到他手上,甚至有些女職員用撒嬌的語氣而男職員則拍拍他肩膀,說反正總經理最不會向你發脾氣,你對他最有辦法。

反正最不會向他發脾氣?對秦政最有辦法?

他不覺苦笑,怎麼這麼多人也覺得他是秦政的滅火筒呢?這只是相較別人不分何時何地直接開罵,秦政通常也會關起房門才發他脾氣而成的錯覺而已。

何況,現在秦政是一點也不想見到他。

一點也不想。

將文件放在桌上時,雲遠清暗自留意秦政的臉色,大家也在猜忖這些天來到底是誰惹惱了秦政,不少人也猜是不是和藍大小姐鬧翻了,卻不知道惹惱秦政的正正是他們所以為的滅火筒;董事長則直截了當找他問個明白,當得知自己的寶貝兒子被拒絕了時,這強勢的老人也不覺一楞,大概優秀的兒子會被他這種人拒絕這個可能性,是從來沒在老人的預計中出現過,他笑著反問他一句,你不是該高興嗎?

你是因為這種原因才拒絕那小子嗎?

老人冷哼一聲。

拒絕的原因嗎?看到秦政那種像要下逐客令的神色,他想,這還重要嗎?收斂心神,立即進入狀態作匯報。

一項又項,秦政不知有聽還是沒聽的間中應一聲,直到最後一項,他如常等著秦政的指示,現在的秦政不是惡劣地立即叫他滾,就是像忘了他的存在般自顧自繼續工作,卻沒想到今天的秦政一直瞪著他,瞪了很久,久到足夠讓人覺得下一秒便會收到一句you're fire。

「即使我要你幫我預約Paradise Lost的紅牌?」

恍若幻聽,讓他一時反應不過來。

「即使我要你幫我預約Paradise Lost的紅牌,你也沒所謂?」

秦政清晰地重複一遍,他也聽得很明白,Paradise Lost,真是一個久違的熟悉字眼,他看到秦政那緊逼的視線,是真的煩了膩了需要新的刺激,還是這只是一個試探呢?看他會不會震撼難過?看他會不會去抱著他的腿不放?

雲遠清只是很平靜,像一個普通秘書徵詢他的上司,「那你需要嗎?」

秦政一副想要撕開他兩半的模樣,剛好背後打雷,配合那刺眼的白光,就如同驚悚片裡的典型駭人場面;根據一般驚悚片,接下來的發展,他應該是會被逐步逼近的狂人給殺害分屍,理應害怕,理應尖叫,理應逃命,但他卻有種愉到想要笑的衝動,其實對於要如何惹惱秦政,他是相當有心得才對;在他決定要拒絕秦政時,就已做好了一刀兩斷老死不相往來的心理準備,這男人還要期待什麼呢?所以,他現在也帶著看戲般的玩笑心態,看這男人會對自己做出些什麼。

當這張殺氣張狂的臉佔據了整個視野時,他實在很想作出挑釁,來,揍他吧,掐他吧,儘管行使暴力吧。

然而,他得到的是一個吻。

很輕很輕的一個吻。輕輕的吮。輕輕的咬。完完全全和秦政此刻表現的粗暴情緒的另一個極端。

那濡濕的纏綿。那比想像中還要熟悉的溫熱氣息。

一瞬間,他覺得所有在心中叫囂的異常愉快的情緒崩解。




氣象局最新報告,颱風將於凌晨抵達台灣。

時間不過才下午六點,在日長夜短的炎夏裡,天色卻已全,得不懷好意,密佈的烏雲正在蠢蠢欲動,相較於今天那斷斷續續忽大忽小的雨,真正的暴風雨稍後便會登場,雲遠清想起秦政那自行離去的身影。

今天秦政最後的行程是到藍氏開會,會後,他很酷地丟下一句沒事的話今天你可以先走便轉身離去,一句記得帶傘小心駕車已經溜到嘴邊,但唇上似乎還殘留著那個吻的餘溫,明明微薄得轉瞬便會消散於風中,卻依然在他心裡悶燒著,那麼簡單的言語也被火舌捲去,只能沉默的看著那高大的背影消失於視野之外。

畢竟,秦政並不是什麼少看一眼也不行的小孩子。

也畢竟,自己已經將秦政推得很遠很遠。

「你……你沒事吧?」

略微小心翼翼的聲音拉回他的注意力,看到有著一張神奇娃娃臉的男子擔憂的看著自己,他有點惱,自己現在在友人的店裡,理應開開心心的喝著水果茶吃著蛋糕聊著天,友人還興沖沖的跑到裡面把一堆護膚品攤到他面前熱切介紹,他到底在做什麼呢?

雲遠清笑了一笑,「我會有什麼事呢?剛才走了神,對不起。你真的只收我成本價就可以了?」

眼一眨,男子也跟著輕快的說:「那就當然了,一直以來你那樣照顧我,想想你這隻鐵公雞,竟然肯借一百萬給我耶。」

「借你之後其實我後悔得很,好難得我有這樣可觀的餘錢,還好你真的有還錢給我。」

「我才不是那種捲款潛逃的壞蛋耶。」

有些人就是打從骨子裡讓人覺得很可愛很令人窩心,比方是眼前這個大概穿校服裝高中生也可以的男子,一個皺眉,像極一隻圓滾滾的蘇格蘭摺耳貓,向著自己委屈的咪咪叫般,雲遠清覺得心情也歡快的跳躍起來,臉上的笑意也多了幾分。

然而,男子在眼裡,他的笑容一點也不快樂。

打從他進來店裡開始,他便頂著一張不快樂的臉。

一雙漂亮的眼睛硬撐著一種倔強的軟弱。

尤其是他剛才看向窗外的神情,根本就是難過得彷彿置身於滂沱大雨之中,孤伶伶的,既找不到避雨的地方,也找不到前行的方向,茫然的站在原地,任由自己深陷於一片泥沼的色裡。

像極失戀的自己──是非常嚴重的那種,男子在心裡暗嘆,臉上還是不動聲色,「天色變得很恐怖,看來還是快點打烊趕去超級巿場買菜,吶,你要不要呢?」

「嗯,雖然昨晚的燉牛肉弄多了,但還是再去買些吧,媽媽說今晚會回來吃。」

男子將貨物整理一下,狀似不經意問起,「咦?那男人呢?」

雲遠清跟著起身,「那男人?」

「姓秦的吧?總之就是一副大爺模樣的傢伙──真神奇,你來了快兩個小時了,卻還未聽見手機響起,也未見他人殺上來呢。」

雲遠清的身體明顯一僵,「別說得他好像那麼變態啦。」

隨著雷響,雨水漸漸變得又密又重,確定窗戶鎖好錢收好,男子將門推開,用斬釘截鐵的語氣道:「他就是那麼變態,你不在他看得見的地方好一段時間就好像你被人拐走般的,拜託,人口失蹤也要有二十四小時警方才受理,一整個跟監狂。」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把門鎖口,他問:「那現在他人呢?」

走進剛到的電梯裡,雲遠清按了「G」,沉默了一會,「大概在Paradise Lost吧?」

「什麼?」男子驚叫,電梯叮一聲打開門,看清了前方後,男子驚叫另一件事,「姓傳的?姓傳的你為什麼會在這兒的?」

簡直和見鬼沒兩樣的態度,那位與鬼非但沒半點關係,反倒西裝筆挺相貌堂堂的傳先生冷靜的回應,「首先這兒是公眾地方,誰都有權到來──我是來接你的,今天有駕車?」

「沒有──」

「那就上車吧,我順道送你的朋友,除非你覺得在這種撐不撐傘也沒分別的天氣下,弄得一身濕是件有趣的事。」

聽起來很有道理的話,讓男子一時之間找不到什麼理由來拒絕,只好悶著一張臉,抓著雲遠清上車,傅先生發動引問要去哪兒也賭氣不答,雲遠清只得代答說要到附近的超級市場。

「羊排好像不錯。」傳先生瞄著倒後鏡。

「哼,你吃泡麵就好了。」

「羊排配沙茶醬?」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做法!」

「反正我不會煮,會煮的那個又不煮給我吃。」

「你還真是說得很理所當然呢,我什麼非得連你的胃也餵啊?」

身為外人的雲遠清靜靜的看著那被雨水暈開的街景,聽著這和幼稚園生爭糖果搶玩具般的幼稚吵鬧,恍惚間,他似乎坐著秦政那輛Porsche,聽著他罵罵咧咧,從公事到私事,由冷酷幹練的商業鉅子變成一隻毛躁的大貓,自己偶然搭兩句話,惹得他瞪眼咪咪叫,嘴角不自覺地往上揚,卻又同時塌下來。

這種微妙而複雜的表情,到了超巿裡採購依然持續。

男子挑選肉類魚類蔬果時不斷抱怨傳先生要求多多,曾幾何時他也為了那個男人的諸多要求而沒好氣的搖頭?當他挑意大利麵,發現自己手上拿著某人最愛加在沙拉裡的貝殼粉時,他覺得自己的臉肯定有些扭曲,人人都將秦政和他扯到一塊,他覺得這樣實在是太跨張了,當他決心要將這男人割除於生活之外,但原來他的世界真的滿滿充斥著這男人的事,他自以為自己能夠狼心,事實證明,自己並不是真如想像般絕情。

在秦政辦公室那個吻後,他是怎樣回應呢?

他真正想要的,其實自己心裡明白是有多糟糕。

「清……」

他驀然回神,「嗄?」

男子那氣鼓鼓的神情換回了一片憂色,「你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出現第三者嗎?」

雲遠清把貝殼粉塞回架上,抿了一下唇。

「其實我很慕你的,即使每次失戀都那麼傷心,你還是有辦法再去展開新的感情,而且每次都是那樣義無反顧。」

他差點又選了一包那男人愛吃的闊條麵,眼色微微一惱,硬生生停了下來,改而將最普通的意大利麵塞進手推車裡,「明明跌得頭破血流,你還是有辦法爬起來,開開心心的過你的生活;只要決定了,即使所有人說那是錯那是不行的,你還是一樣朝著那個方向走。」

「呃、大概因為怎麼也好,我媽我哥依然不會真的丟下我吧……好吧,再加一個姓傅的。」男子搔搔頭,大概在他的表情和那種平時絕不會在他口中聽見的話,研究出了些什麼,於是道:「其實有時候也不用想那麼多,想做就放手去做吧,總好過以後會後悔。」

雲遠清像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話,用著疑慮又猶豫的眼神看著友人,男子只是道:「你的臉寫著悔恨,而且還是非常悔恨呢。」

他狼狽的撇過臉,「有些事不好好珍惜就不會再有的。」

「吶、亡羊補牢總比眼睜睜看著羊全部跑光強耶。機會可不只是要珍惜,還是爭取回來的,盡了最大的努力也爭不回來才去痛恨吧。沒盡過全力根本沒資格去痛恨什麼。」

雲遠清緊抿著唇。

「失敗了,了不起大醉一場,明天又是一條好漢,你來找我,我一定奉陪的!」

男子豪氣的保證過後,語調變得溫柔,「去做你最想做的事吧。」


-待續-



後記:
感覺比9.2還要漫長……
原本這節在我腦裡的構思,只有下半部份,但感覺不夠而不斷卡文;原本沒想過一場景兩個版本的寫作方式,但這樣寫反倒寫得很順暢,於是變成這個樣子
所以呢,其實秦政這個吻就是9.2那個,而沒有這個吻,反倒如雲遠清所想的話,雲遠清肯定不會像現在般後悔

其實下半部份串場的兩位是《羊救贖論》裡的兩位
通常我都會忍不住將我筆下的故事打通成一個世界……再加上白泠自身實在是很好身教
雲遠清和白泠已經認識了很久,交情就是好到雲遠清捨得忍痛借對方一百萬XD
不過要寫到這些……感覺上遙遙無期(羊我沒更很久很久了Orz)

原本打算在七月底完成9.3的
但結果還是1/8才寫完,好了,今晚要為我的子文奮鬥了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