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Silent 上

2008.03/09 *Sun*
(越來越討厭冒險者天堂,開段隔四個格,word又消除不了,要人手逐段刪= =)

Silent

副題:Freeasabird

上、



『日本選手越前龍馬以6:4及7:5贏了美藉選手阿當肯尼,晉身溫布頓網球公開賽最後一輪的賽事──越前先生,請問你有什麼感覺呢?二十五歲的你自十六歲出道,一鳴驚人,九年以來的戰績都是輝煌驕人的,現在還差一戰,只要贏了,就能摘下桂冠,榮登冠軍寶座,世界排名也會升至第三,對此,越前先生,可以說一下自己的感想嗎?』

深夜凌晨一點,唯一的聲音源至那四十二吋液晶體螢幕電視,長相姣美棕髮藍瞳的女記者拿著麥克風,追問著前頭那個約莫一點七米多的纖瘦東方男子。偌大的客廳裡沒有太多的裝飾擺設,僅是日常起居必需要的傢俱放在它們應該在的位置,簡潔的風格,銀白兩色為主軸的冷色調,燈光昏昏沈沈,只有電視聲嘰嘰喳喳的偌大空間此時此刻好像放大得空曠空洞,同時靜得令人感到不安,播放節目的電視更形螢亮,一切看起來是冷冷清清,散發孤獨寂寞的味道。

咻。

電視頓時被遙控關掉。

萬籟俱靜,只聽到平穩均勻沈靜的淺淺呼吸聲。

躺在柔軟沙發裡的人放下那遙控機於前面的玻璃茶几,動作溫柔地摸撫著伏在腹上酣甜好睡的喜瑪拉雅貓的柔軟毛髮,眼睜睜地望著那白得單調的天花。


秀麗柔軟的墨髮絲,白晢的面孔纖細清秀而俊美,四肢體態纖瘦纖長,與電視裡的那個纖瘦東方男子恰恰一模一樣,唯獨那雙倨傲不群的淡漠金瞳現在只有百無聊的寂寥。他不自戀,那些報導自己事跡且說著千篇一律公式回答的新聞訪聞對他來說只是無聊無趣而且可笑,世界排行第幾、有什麼賽事他自己不清楚他的經理人也會在耳邊嘮叨,那些訪問裡的感想多半是應酬,真正的感受往往只是他享受比賽的經過及贏的那刻,什麼世界排名之類聽多了也覺得膩,純粹的喜像被這種數字給抹殺了那份純粹。

尤其這個他要好好休息的時候聽到這種新聞。

當然,聽到自己對世界頂峰距離越近,他多少也會高興與自豪,但過份的渲染與提醒只會讓他覺得很煩很煩很煩,又或許他從小到現在的球網生涯在對外賽事實在太平順,每每贏的比輸的多,一路贏下去,一路地平穩上揚,那種驚喜錯愕已然被沖淡不少,反倒更似有份理所當然。

突然有種生厭無趣的感覺。

當人的生活千篇一律一成不變地規範化後,重覆又重覆,呆板又單調,枯燥而乏味,在能夠在當中找到喘息機會時,或許就會有這樣的感覺,不管你是學生或已出來社會工作,不管你的生活是普通平凡或華麗絢爛。

在別人眼中,他越前龍馬是網球壇裡的寵兒,一出道就成績驕人並一直平步青雲,到達高峰時一直保持著這良好的狀態,比賽戰績彪炳,贊助商看中自己的名氣與外表氣質,在比賽外又做什麼廣告代言人等商業活動,年紀輕輕,所賺的錢足以現在他出什麼意外不能再打下去一輩子優渥生活,只要他不要有什麼不良嗜好,年少氣盛,才華洋溢,長相又俊美,迷倒不少女性,甚至有男性揚言要追求他,而這些不乏是有財有勢之輩,年少得志,桃花不斷,風光無比。

在他自己眼中,他越前龍馬就真是除了網球還是網球,一開始他沒有成為職業球員的打算,僅想打敗自家的臭老頭,但或許與網球有太多的糾纏牽絆,於是乎還是走大家所期待的這條路,他自己也無法想像自己朝九晚五的白領生活,他不適合,他有自知之明,所以他繼續與網球為伴,十六歲那年單獨遠赴重洋重來美國這兒,開始比賽比賽再比賽的生活──越前龍馬這個人除了網球外,還有什麼可取之處?他自己也想不到。

這不是重點,從來就不是,人總有一項技能格外特出,再多也只是寥寥幾項,人力有限,不可能多方面也能兼顧,或該說如果你相信上帝的話,上帝不會將人造得那麼完美全能,所以你有一種足以成為日後謀生技能並為你帶來名利雙收的話,其實就應該知足。

名利他得到了,但他仍感到不滿。

他不知足?

或許。

像此刻,他感到寂寞。

這棟房子位於高級住宅區中,佔地與同區的屋子中不算是大,裝潢風格於華麗高貴而言算是很簡單樸素,縱然如此仍能顯示其身價之高之貴,這是他用自己比賽贏來的獎金買下來,那年他十八歲,一個應該在讀高中忙著應付上大學的年紀。只是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房子,平日也不會有多少客人,風格行簡潔,色調還是非常地乖張任性地選擇用冷色系的銀白兩色為主,金屬的感覺,在自己單獨一人時總覺缺少了人類的氣息與溫暖度。

──或許某天他要將屋子的色調改成暖色系。

不過,這是自欺欺人的安慰,不能改變他孤身一人的事實,不能讓他那在夜裡獨處時越來越清晰濃烈的寂寞給完全地驅逐出去。

父母表姐堂哥學長什麼回答他:那就去找個伴吧,那麼你就不會感到寂寞。

他答:哪有這麼容易?

堂哥戲謔:有那麼女人倒追你,甚至有男人肯來追你,還挑不到?

他嗤道:有人追不等於我喜歡對方。

堂哥嘆:真挑剔,親愛的弟弟。

他懶得再回應,往後大家誰再提起這個話題,他也是這種散漫的態度。他不是挑剔,或許只是他心底裡還惦記著誰。

他十二歲那年跟父母轉校到青春學園,那個激發他的鬥志與熱忱的冷靜沈穩得老成的網球部部長,徹底地打敗沒讓他面對他時感到難堪挫敗,反而興趣十足地以視線留意著他,由最初只在意他那可怕得不像初中生的實力,漸漸地注意到實力以外的事,從一開始不意為然,漸漸地將他的一切記在心上,也漸漸地從一個以學弟對的學長、以隊員對部長的尊敬,延伸成一種越過以上身份的喜歡,隨著年紀越大,他越明瞭這份喜歡便是所謂的愛戀。

他尊敬他,也愛戀著他,他不知道他和自己是不是一樣,在注意到無法再移開視線,在這微妙變化間連同自己對對方的情感都跟著改變,所以他們似很理所當然地走在一起,開始了交往,漸是個很微妙也很可怕的過程,它會將一切看起來很不可思異的事合理化,讓人不感任可突兀地坦然接受,這也就是他們之間的寫照,應該是了,他想。

這個部長不是個什麼熱情外向的人,如同他的外表與氣質,冷靜沈穩,有時實在過於理性得近乎冷酷無情,而他也不是追求什麼熱情浪漫的人,因此他們之間沒有驚濤駭浪的轟烈愛情,他們的愛情與相處方式淡淡的如水流般,他以為這樣是能夠一直下去,不管他們將來會面對什麼,這個可靠得如天榻下來一樣能夠撐住的部長讓他有著這種莫名的信任,卻在他要升高中那年一切都瓦解了。

他是個理性到冷酷無情的人。

他怨著。

當年,他接到一個躍往世界舞台的很好機會,父母支持他去,師長也認為機不可失,他猶豫著,要成為職業球員那個時候他不排斥甚至認為這不無不可──不過就這樣去?那他就要拋下日本的一切,日本裡的那些學長隊友的情誼,還有那個他生平第一個愛戀也讓他相信可以繼續下去的人,他捨不得。

他卻沒挽留自己,在那個夕陽西下,橘紅絢麗從枝葉隙綘間灑落,蟬鳴不絕得吵耳嘈雜,他的話卻是那麼清晰而冷靜,讓他在盛夏炎熱的暑氣裡感到一絲寒涼。

他道:越前,你去吧,長大的鷹應該要飛往更高更遠更的天空,那才是最適合你的地方。

蟬鳴依舊。

沈默,無言地直視著對方那深邃的眸瞳,他也無言地回望著自己,坦然平靜得找不到一絲難過或不捨,他知道他是為自己好,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一個連自己左臂也不顧執意要啟發他的人,從那時到現在也沒有變過,他總是為自己切想,總是想讓自己得到最好,他知道,只是──

一句挽留也沒有。

真是個何等理智內斂的人,連這個時候也是──儘管這不是生離死別,他心底微微苦澀。

或許是基於一種賭氣的心態,他決定要去美國了──其實,最終結果想必也是如此,只是期間的猶豫與掙扎還是必需要經歷的,但此刻他多了的就是一份賭氣,你要我去,我就去,你可以表現得一點也不在乎,我也可以做得到。抱著這樣的心態,他孤身踏上飛機來到美國開始他的網球生涯。

他有打過電話來,問他近況,卻沒提過情愛──他們之間從不是將情愛掛在嘴上,他知道,但他忍不住地氣惱起來,語氣也冷淡下來,而他打來的次數越來越少,有時他自己想主動打過去又會僵住這個動作,於是乎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不止是實質的距離,還有心靈上的距離。

這些年,他有見過他,在昔日校隊聚會上。

大家的態度是冷淡的,分坐兩處,一東一西或一南一北,似故意地劃分彼此界線,各有各聊,各有各的互動,就是和對方沒有,不像以此冷淡中帶著只屬於彼此的親暱與瞭解──過去,就是過去,就是沙上的行跡被吹過就除了滿地沙外再沒別的東西──他們為何會變成這樣?這是誰的錯呢?

是他太冷靜太理智得令人生氣,還是自己太過任性太孩子氣呢?

或許,兩者皆然。

撫著貓毛的動作還是那麼溫柔,只是龍馬心裡的空虛,寂寞像一隻獸,往往在自己最空虛時侵襲自己,而回憶也是一隻獸,往往趁著這個時刻來襲,勾起開始泛黃卻珍惜的過往,甜又好,苦又好,酸又好,澀又好,在這個時刻只會教人感到一種微微的揪心疼痛,讓心底的寂寥更濃──一個惡性循環吧?

他苦笑,小心地抱起愛貓,關掉燈,回去睡房。

手塚國光。

無聲的嘆息隱沒於暗中。

  

-待續?-

後記:

短文,原本只打算是一篇過的短文,豈料打著要分上下。

下的部份明天再續,現在要趕著關機洗澡睡覺了,連帶一貫後記裡的碎碎念什麼也要搬到明天才一次過寫。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