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塚越)不一樣了

2008.01/21 *Mon*
  私心指定36題──NO 23. 不一樣了
  
  指定人/MAC
  
  
  ──是和手塚有關吧?
  
  望著眼前這張似什麼都看得透徹的笑顏,他就更覺得他不愧是大家口中的天才,連這點事也知道,找他來問果然是不錯的決定,遂像攪蒜般用力點點頭,希望他能指點迷津。
  
  ──那你也得要和我說說情況啊。

  
  
  
  ※
  
  
  
  《例子一》
  
  
  
  「越前,不可以喝那麼多垃圾飲料。」
  
  清的金色貓眼瞪著手裡被硬塞進來的礦泉水,秀眉隨之皺起來,摺疊成幾座小山丘,視線終從礦泉水往上移,與一雙藏在鏡片後的狹長鳳眼相遇。鏡片在陽光下逆光一閃,令人無法看清那雙鳳眼的底蘊,而這雙眸子的主人懸在半空的左手拿著一罐葡萄味的芬達,正是剛在自己手中正要放在嘴邊喝的那罐,而不是現在手中這淡而無味的礦泉水!
  
  龍馬不地抿了抿唇,沈著耳清的嗓音道:「部長,還來。」
  
  「不行。」鏡片再度逆光一閃,即使看不清其眼睛的底蘊,也能從其冷淡而具有威嚴的低沈嗓音聽得出不容動搖的堅持。「不是說過一天只可以喝三罐芬達嗎?這已經是第四罐了。」
  
  金瞳瞇細,眉間的摺痕更深更緊,龍馬越看越覺得這個年少老成的部長很礙眼,尤其那不苛言笑似誰都要聽他指令的嘴臉,就算他是部長,網球部僅次於顧問教練的重量級人馬,也沒道理對他諸多干涉吧?他不忿地道:「切──我父母也沒這樣管我。」
  
  「他們不管,我管。」手塚不為所動地應道,身上散發著強勢得無可阻擋的皇者威嚴,彷彿再無理的話出自他嘴巴也會立即變成大條道理,「這種垃圾飲料沒什麼營養,糖分還那麼高,喝得多容易患糖尿病等麻煩的疾病。」
  
  龍馬現在已氣得磨牙,瞪圓一雙金燦的貓眼,映在眼中的高大身影似要被眼底燃燒的怒焰吞噬,「還真多謝你的婆雞,我相信我的運動量足以抵銷這些糖分──快將我的芬達還來!」伸出手,攤開手掌,顯然是等待無恥地將芬罐搶去的傢伙將東西物歸原主。
  
  「沒收。」
  
  龍馬為之氣結,聲調忍不住上揚,「什麼?」
  
  「喝礦泉水吧。」
  
  手塚無視著龍馬的怒意,甚至更進一步地挑釁,將芬罐掉到附近的垃圾筒中,龍馬就算想搶救也搶救不來,只能眼睜睜地哀悼著剛買來的芬罐就此報銷。龍馬此時很心疼,心疼他的芬罐這樣就沒了,還因為心底那把怒火燒得更盛,燒得他的心疼痛不已!
  
  剛才目送芬達離逝的錯愕眼神倏地一轉,變得如正要撲殺敵人的豹子般尖銳凌而殺氣騰騰,直射向那謀殺芬達卻毫無懺悔之心的兇手,「你這傢伙以為自己是網球部的部長就可以亂來嗎?誰都得要聽你的指令嗎?你也不過是部長──部、長!不是我的父母!你無權來干涉我喝什麼!」雙拳緊握,指關發白,甚至微微顫抖,要非礦泉水不是一個十二歲小孩的力度可以捏破早就破裂了──不過,由此可知,龍馬著實氣得不氣。
  
  「隊員的健康與我們緊接下來的比賽、社團未來發展很有關係,作為網球部的部長,我有義務『關心』隊員的健康。」
  
  這、這、這傢伙──龍馬緊握的拳頭更顫抖,差點將手中的礦泉水甩往那可恨的嘴臉上。這是人話嗎?人話嗎?聽起來冠冕堂皇,實則氣到令人險些腦溢血──是的,身子虛一點,真是被他的話氣到腦溢血,昏過去了!
  
  龍馬決定不再理會這討厭的傢伙,轉身對著飲料自動販賣機,準備買另一罐芬達,卻又被一隻手指修長漂亮的大手阻止,他憤怒地瞪著這百般阻攔他的混帳部長,只見他仍是面無表情地冷淡說道:「你儘管買,我一樣丟了去。三罐就是三罐,我是很堅持這點的,越前。」那在逆光鏡片下的鳳眼還是看不清底蘊,但清晰明白的堅持令人不容錯認。
  
  「你──」
  
  怒火躍動的金瞳瞪著深不可測的鳳眼,對峙了很久很久,誰都不肯讓步,直至到休息時間快要完結,要回去繼續練習時,龍馬才忿忿地撂下話,「你真是個天殺的混帳部長!」
  
  「你想跑十個圈嗎?越前。」
  
  「濫用職權的小人!」
  
  「你真要跑十個圈嗎?」
  
  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小人──
  
  龍馬在心裡痛罵N次,並同時決定修正他向來尊敬的部長在心裡的地位。這傢伙根本和他家裡那個老頭沒兩樣,他當初是瞎了哪隻眼,覺得這傢伙有值得他尊敬的地方?
  
  
  
  ※
  
  
  
  ──老實說,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他最近老愛找我的碴。雖然一開始我也不覺得他多好相處,對我有多少好感,但不用等我進社這麼久才開始發作吧?……枉我之前還那麼尊敬他,連我家老頭也沒這樣尊敬過。
  
  看到小學弟忍不住碎碎念了兩句,天才學長明白今回小學弟真是氣得不輕,不過氣鼓鼓的模樣還真是很可愛,嘿嘿,事情還真有趣──害他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不行啊,這樣會連自己也被討厭的。
  
  ──那麼,還有例子嗎?
  
  拼命的點頭,當然有!

  
  
  
  ※
  
  
  
  《例子二》
  
  
  
  又是社團活動休息時段。
  
  又是芬達剛到手便給沒收的時候。
  
  龍馬用力地瞪住比自己高上二十八公分的混帳部長。天殺的!為什麼又是這樣?為什麼又是這傢伙?為什麼每次他正要享用芬達時就給這傢伙搶去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的?他和自己有仇嗎?得要如此對待他!
  
  什麼每天三罐?他有答應過嗎?明明就沒!是這傢伙自說自話而已!
  
  「還、來!」
  
  咬牙切齒的自齒縫間擠出這兩字,並攤開手掌明示他物歸原主,龍馬都數不清這到底是最近的第幾次了,最近每次想喝芬達就會遇到這傢伙的阻撓,不知多少管芬達被這傢伙給謀殺掉──嗚,想起他心裡就隱隱作痛,一股惱火忍不住自心底翻騰,如果用眼神可以殺人,他早就宰得他死無葬身之地!
  
  「不行。」一如既往,手塚都是相當堅持,渾身不怒自威的皇者氣勢,清冷深沉的眼底清楚可見堅定不移,恍若天崩地裂都無法撼動的巍峨山嶽矗立於龍馬面前,任由他如何瞪視,如何氣憤難當,都只是徒然。
  
  「還、來!」
  
  龍馬很氣,很氣很氣很氣很氣!他自出生、懂事以來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是可以如此生氣,生氣到有殺人的衝動,那看似正氣凜然到極點也無恥到極點的嘴臉卻撕成碎片──真是很想,很想很想很想,雖然殺人是犯法,傷人都是犯法,但……他真是克制不了心裡的欲望,克制不了欲望驅使到自己雙手蠢蠢欲動──
  
  「有本事自己來搶。」
  
  手塚扔下非常挑釁性的話詞,龍馬當下瞇起眼。
  
  「如果你夠高的話。」
  
  龍馬幾乎氣到倒地不起──人生攻擊,人生攻擊!人生攻擊啊!身高,這個年紀哪個男生不矮的?是這些變態特別長得高特別長得壯,一點都不像國中生而已!他還好意思嘲諷他矮?對!就是嘲諷!雖然語調還是那麼平淡,但,他就是聽到嘲諷!
  
  而且──素來不苟言笑的部長,素來面部肌肉壞死而致毫無表情的冰山部長大人,他剛才眼花嗎?他竟然見到他嘴角上揚,那,絕對是──嘲笑的弧度!
  
  可恨的臭冰山部長,他竟敢來笑他?不想想自己發育過度因而國中生有大人模樣誰都當他是顧問老師不是和他們年齡相若的部長,這種人有資格來笑還未開始發育的他嗎?
  
  龍馬感到氣血洶湧翻騰,梗在胸口那兒教人殺人欲望直線飆升,那罐在人家魔掌裡的芬達,美味且完封未動地引誘著他的芬達,在陽光底下,是如何地耀眼,也低泣著被敵人給擄獲的悲情與屈辱,讓他──氣血進一步地翻騰。
  
  「越前,你之所以長不高,就是喝得太多這種廢料。」
  
  很好,這是火上加油嗎?
  
  「青學的支柱長不高還像話?」
  
  好,很好,這傢伙根本是找死。
  
  「乖乖地去喝礦泉水、少喝芬達,這樣才能長高──二十八公分的距離,不是這麼容易給你跨越過去的。」
  
  龍馬怒極反笑,燦陽下,燦爛乖巧甜美得令人心裡打個突,「部長,你說二十八公分的距離很難跨越過去,對不?」
  
  「嗯。」
  
  「那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有心,二十八公分絕不算什麼。」
  
  倏地,甜美燦爛又乖巧的笑容如曇花一現,瞬間不著痕跡地變換成肅殺的凌兇狠,毫不留情地瞄準手塚的膝蓋一腳踹過去──
  
  「啊──」
  
  一切太突然,一切差落變化得太大,手塚防備不及,便吃了這一腳,就算平日再沉著冷靜也忍不住呼痛,一手揉著發疼的膝蓋,抬眼望向一副小人得志、喝著芬達滋味無比的模樣的龍馬,原來冷然的眸光頓時降至絕對零對,冰冷得足以將人瞬間凍結──
  
  不痛不癢,痛快至極。
  
  龍馬才不怕他,那一腳,他是豁出去了!被罵跑圈跑到虛脫跑到死,他也不要再屈服惡勢力之下──哼,什麼是可敬的部長?那根本是用來騙小孩騙女生騙師長騙老人家的虛偽表象,是他以前笨才會上當!唔,勝利的芬達是特別清涼甘美的,這是他自被搶芬達後最痛快的一回!
  
  「越、前、龍、馬──」
  
  森冷到如來自南極冬天的溫度的嗓音平緩卻飽含無比怒意,尋常人聽了,大概都會被嚇得不知如何是好,但龍馬就是不賣帳,極挑釁地回道:「怎樣?要跑多少個圈啊?反正你都公報私仇慣了,罰就罰,跑就跑,沒什麼大不了。」
  
  手塚無言地瞇起眼,眼神之冰冷絲毫不改,而且更為深沉。
  
  
  
  
  ※
  
  
  
  哼哼哼哼,如果不是不二學長你剛好來到,都不知那個混帳部長會做出什麼事。
  
  那麼你又去惹他?
  
  我、惹、他?到底是誰惹誰啊?我實在忍夠了!我不要再屈服惡勢力之下!憑什麼他是部長就能濫用權力去干涉社員的人權?喝芬達又關他事?Put away his stupid concern!我才不用他這樣來關心,還要將我的芬達當面丟進垃圾筒,還要嘲笑我的身高,不正常那個是他不是我,不過是個國三生,卻老成如大人,莫怪出街老常被誤當大人,哼!關心?關心?He is insane!
  
  冷靜冷靜。天才學長安撫著氣怒到理智全給拋到九霄雲外的小學弟。哎呀,傷腦筋了,這個小學弟真是氣瘋了,連英文也忍不住出口,銳利的貓牙貓爪正霍霍待宰他眼中可恨的敵──真可愛,喔,不能被小學弟知道的,要忍住,忍住。
  
  學長,你還沒答我,這到底是什麼回事?他真是瘋了?還是他本身就是如此惡劣,專門頂著一張正氣凜然的冰山臉無恥地欺負純良的學弟?
  
  不是,越前。
  
  那是為什麼?
  
  知道嗎?有些男孩子總愛捉弄女孩子──他們喜歡的女孩子,這不是他們品性惡劣,女孩子都不放過,而是他們太喜歡那個女孩子,喜歡到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只能採用欺負的手段來引起對方的注意──很笨也很容易引人反感的方法,但這卻是不少男孩子不善表達的彆扭的示愛方式。
  
  氣憤的小學弟稍為冷靜地沉吟半晌,眼底充滿了疑惑──吶,不二學長,這又和我被部長找碴有什麼關係呢?
  
  
  
  ──關係可大了,越前。因為,手塚正是這類不善表達的男人,只懂用如此笨拙的、扭彆的方式向自己喜歡的人示愛啊。──

  
  
  
  而這個答案,一直到龍馬與手塚交往了很久以後才發覺到。
  於是他對已成為自己的戀人,偶然也如此惡劣的戀人說:「部長,你真是很笨耶。」
  
  
  -完-
  
  
  
  
  
  後記:
  拖欠了很久的NO.23終於完成~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部長的行為乃為不善表達自己情意的男孩子常用的彆扭表達方式,可憐的龍馬殿不明就裡,只以為被找碴(笑)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