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 NewEntr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跡越〕習慣有你

2008.01/16 *Wed*
  王子生日及聖誕賀文
  
  習慣有你
  
  
  冬雪如飛花,被風翻捲紛飛,延綿了整片天空。
  
  今年紐約的冬天似特別寒冷,即使身穿著保暖的羽絨,頸圍著羊毛圍巾,手戴同樣是羊毛製的手套,理應是很溫暖的裝扮,但仍能感到冬天的寒意肆無忌憚地竄入保暖的衣料,沁入膚骨,尤其偶然寒風撲面,更忍不住打從骨子裡結結實實打了個哆嗦。
  
  ──真是冷得可以。
  
  呵出一團白濛濛的暖氣,試圖令藏在手套裡仍有點僵冷的手更暖,然而這不過是徒勞無功。龍馬改將雙手插進衣袋中,微攏起眉,抬起瞇起的金瞳,望著那飄飛著連綿不斷的雪花的墨天際,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爛天氣呢?
  
  即使他曾在這片土地生活了十二年,在同樣會下雪、冬天冷得怕人的日本住了四年,十六年的生命也活在冬天嚴寒的國度裡,然而他還是無法習慣這樣的天氣。
  
  恐怕他這輩子也無法習慣。
  
  曾經有人說過,他像一隻畏寒的貓咪,一到冬天,原來就只在自己有興趣時活絡筋骨,更變得毫無活力,只愛在暖爐前蜷作一團,懶洋洋的,動也不想動──

  
  停!
  
  龍馬搖搖頭,他為何在這種時候也會想起那傢伙呢?
  
  「龍馬,你真的不去嗎?」
  
  適巧一道少年嗓音在耳邊響起,一切因為過冷的天氣所致的雜思即消散,他將目光移往身側的少年,金髮白膚,身型高挑纖長,一如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西方美少年,加上一身酷帥的色裝扮,耀眼閃亮得如明星。少年正揚眉等待他的答案,身後是三五個身型高大的西方少年,還有兩個縱然在嚴寒裡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西方少女,顯然也是在等龍馬的答覆。
  
  那位金髮少年算是龍馬美國裡少數的朋友,凱賓.史密斯。大家最早的淵源可追溯至父親間的恩怨,大家最早的交雜是在大家十二歲時,日本國中網球青年選拔成員與凱賓隸屬的球隊的比賽,現在則是同校同班的同窗,並共同朝著職業網球員的方向前進。種種的瓜葛淵源巧合下,龍馬不得不承認和這當初看不順眼的金髮小子很有緣,在遠親不如近鄰這個道理下,也只得交下這個朋友。
  
  大家平日會約出來打網球,有時亦會約班上較熟絡又有興趣的人一同出來打,就像今天,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前往球場,廝殺了整個上午和下午後,大家都筋疲力竭。回程之際,不知是誰首先提議趁今天是平安夜去狂歡一晚,兩個女生隨即同意並提議順道替他慶祝生日,然後大家便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聖誕節是西方國家的重大節日,不管有沒有宗教信仰,不管是否在商人的催化下,大家都喜孜孜地以不同方式來迎接慶祝歡渡聖誕,縱使今天只是平安夜,七彩繽紛的燈光點亮了整條街,兩旁商店點妝得極具聖誕色彩的大街上仍擠滿人群,洋溢著喜氣洋洋的歡樂熱鬧,加上白雪紛飛,幻夢得恍若夢中的白色聖誕,充滿歡笑聲,沒有任何悲傷與邪惡。
  
  這的確是一個很適合狂歡的晚上。
  
  尤其這個日子還是他的生日。
  
  只是──
  
  眼前燈光人群有點模糊,耳裡的人聲車聲似有些飄忽遙遠,自己就似無法融入這片歡愉熱鬧之中,龍馬毫無慶祝的心情,更甚心底還有種不知如何形容的沈重與無力,他最想的,反而是家中那個暖爐。
  
  不是那種僅能提供暖意卻毫無溫暖感覺的電暖爐,而是那種既能提供暖意,且還會火燒得熊熊烈烈、柴薪劈啪作響的壁爐,即便只是看著那些火光,亦會感到一股暖流在身體流動。這才是龍馬心目中的暖爐,所以在日本的時候,冬天裡只能用電暖爐,龍馬便格外想念美國的家,還有──
  
  ──真是一隻不但畏寒,而且難以伺候的貓咪,一個暖爐也那麼挑剔,不過本大爺財雄勢大,區區一個壁爐,本大爺家裡就有個,你喜歡就在本大爺家裡待過夠──
  
  停停停!
  
  腦海再次浮現那傢伙的模樣,耳邊似聽到那傢伙自戀到不行的慵懶而傲慢的嗓音,有著個火燒得正熊的壁爐、地上鋪著豔麗的波斯地氈、四周的擺設呈現中古歐洲情調的華美房間浮現在眼前,被火光映得一身橘黃的傢伙咧開一排白齒,自戀倨傲得欠揍的笑容,竟似有絲疼寵與溫柔,在跳躍的火光下,蠱惑著他,翻遍自己所知道的形容詞形容這種感覺,他只挖到他經常掛在嘴邊對他說的「誘人」、「性感」等他只覺不正經、油腔滑舌的詞語──
  
  夠了!
  
  這一切也停下來!
  
  龍馬在心裡吶喊,喝止那些總趁他不留神便湧上來的片段。那些片段清晰得如昨天發生,半點時間沖刷的痕跡也沒有,一股恐懼霍地攫住了他的心,他不敢再想下去,怕只要開啟了那動記憶的閘門,所有關於那傢伙的回憶便會如泉水般湧現,清晰得如剛才一樣,將他淹沒其中,讓他意識到一樣他不願也不敢去承認的事──
  
  總之,全都不要再想下去!
  
  他咬了咬牙,表面上不動聲色,仍舊一臉淡漠,淡淡應道:「嗯,不去了,我想回家休息。」
  
  凱賓只是聳聳肩,顯然習慣了龍馬那不合群的個性,「隨便你吧。」轉個身就想與其他夥伴溝通,似想起什麼東西,回頭對龍馬笑道:「對,祝你生日快樂,還有聖誕節快樂!」
  
  「謝了。」
  
  龍馬壓了壓帽簷,語畢,轉身離開。
  
  「那傢伙還真是那麼囂張。哼,球壇超級新星就很了不起嗎?」
  
  「不就是?跩得二五八萬的,我們還想去替他慶祝生日呢!」
  
  同伴們不滿他這種態度的話語紛紛響起,其中夾雜著女生維護他的話和凱賓的調停,不過全都吞沒於吵鬧的街道裡,一句也沒傳入龍馬耳中。他只是招了輛計程車,回到父母在美國的家裡。
  
  除了自己的愛貓卡魯賓外,家裡空無一人。
  
  這是當然的。龍馬初中最後一年的暑假裡便決定要回美國,以便他成為職業網球員鋪路。這決定除了他的意願外,亦經父母師長長時間的商量分析,所以並沒有太大異議。當時他只帶了自己需要帶的行李與證件及自己的愛貓外,便無其他人和他一起來美國。母親表姐曾因他獨自在異地生活而不放心,但十六歲了,也不是事事要依長輩的孩子,這個年紀被送往外國留學獨自生活亦不稀奇,所以母親表姐最後也沒再說什麼,而一向採取放牛吃草政策管教兒子的父親更是從頭到尾也沒反對過,依然是那副為老不尊的吊兒郎噹。
  
  所以,除了每天回來,都只有愛貓迎接,今年的生日、聖誕也只有幾份遠洋而至的生日禮物和聖誕禮物,附帶道賀問候的電話。
  
  柔和溫暖的黃色燈光霎時盈滿整個客廳,壁爐裡的火種亦越燒越旺盛,火舌跳躍,並將壁爐附近映成一片比燈光更和暖的橘黃,嚴冬的寒意似完全隔絕於屋外,屋裡只有令人慵懶不想動的暖洋洋,雖然屋裡少了往常的吵吵鬧鬧,但只要再在外叫些外賣,與愛貓分享,而後一起看電視、一起睡──
  
  ──真是沒情趣的小鬼,什麼都是卡魯賓卡魯賓,你就不能想想和自己的情人一起吃著美味的晚餐,一起聽著曼妙的音樂,然後彼此依偎在一起,情到濃時便忍不住互相接吻,互相退去彼此的衣服,互相探索,在寒冷的夜裡纏綿繾綣一番嗎?這不是只比和一隻什麼也不懂的貓兒一起更加有意思嗎?
  
  耳邊又再次響起那傢伙傲慢自戀慵懶混和而成的磁性嗓音,開始的抱怨漸漸變成一種誘惑,以最性感的語調勾勒出兩人相依相偎是何等纏綿甜蜜,挑撥得他的心蠢蠢欲動,原本想啐句不正經亦哽在喉間,反而在思索或許他說的也不錯──
  
  ──停停停停停!
  
  為什麼他又想起那傢伙的?
  
  龍馬感到一陣無力感,開始在心底呻吟著,為什麼他今天總是想著那傢伙的?他明明已勒令過自己不要再這樣,但那些關於那傢伙的記憶,只要逮到空隙就會蹦出來,耳邊聽到那傢伙的嗓音。
  
  ──他到底是做什麼?
  
  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偶然也會發生,只是次數絕不如現在那麼頻繁得令他無力。
  
  ──他絕不會承認這是他太想念那傢伙,或太渴望那傢伙現在身邊和他一起慶祝所致,從小到大,自己的生日在普天同慶的聖誕前夕,他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頂多自己又大了一歲,自己能收到禮物,而家人或學長會借此名目大肆狂歡一番,其他就如平日沒太大差異。
  
  所以,這是絕對──沒、可、能、的!
  
  ──寶貝,你就是嘴硬,永遠也那麼不老實,明明心裡是歡喜得很也要說不是,明明是思念得很也要裝沒事。
  
  ──住嘴!
  
  ──繼續嘴硬吧,反正你真正的心意我知道。
  
  「喵──」
  
  貓叫聲讓龍馬抽回思緒,只見卡魯賓用牠那雙又圓又大的藍眼睛,骨碌地望著他,彷彿在問主人沒事吧。他莫名地鬆了口氣,抱起愛貓,撫著牠柔順的毛,「沒事,卡魯賓。」
  
  「喵?」懷中的貓咪又是用那雙圓圓的藍眼睛瞅著牠的主人,似乎在問真的沒事?
  
  「沒事。」龍馬的語氣似種強調的味道。就算沒有那傢伙在,只有他和卡魯賓一人一貓,他一樣可以生活得好好,這個生日兼平安夜的特別日子一樣可以過得很溫馨快樂──他,並不是非他不可。
  
  是的,他並不是非他不可,他一樣可以和卡魯賓過得很快樂。
  
  彷彿是說服自己什麼般,龍馬在心底默唸好幾遍。
  
  ──真是的,小鬼,誠實點不是比較舒服?
  
  耳邊又聽到那欠揍的嗓音,不同平日的傲慢自負,似夾雜著一點喟嘆的無奈與溫柔,在龍馬的角度而言,似在嘲諷著他的逞強有多無謂與可笑,無論再多嘴硬地否認再否認,也無法真的否定了心裡真正的意向,並且變得更加強烈,顯得自己多言不由衷。
  
  ──閉嘴閉嘴!
  
  ──面對事實有那麼難嗎?越前。
  
  那欠揍的嗓音無可否認真是很磁性很性感很優雅很耳,尤其叫他的名字時,不過是個名字,大家都這麼喊,唯獨是他能將他的名字唸得有種獨特的韻味,慵懶而優雅,更甚有種溫柔,撩撥得他心生癢意,這種癢意感覺得到,卻難以說得上在哪兒,更別說是要搔癢,而這樣子卻令人最難耐。
  
  所以,老實一句,他滿喜歡聽他喚他的名字,不管是姓或名,甚至他覺得很肉麻很彆扭的寶貝、甜心等暱稱,其實也沒想像中那麼肉麻彆扭,嘴上抗拒,心裡卻悄悄油生一抺甜蜜。
  
  ──偶然的誠實、偶然的主動,沒你想像中的難,也沒你想像中的丟面吃虧,兩個人相處,總有主動與坦然的時候,你不會想要和我一起多久就嘴硬多久吧?
  
  ……夠了。
  
  ──龍馬寶貝,我都能做到,你還在顧慮什麼?我又不會取笑你。
  
  曾經那傢伙如此在他耳邊輕喃,沒有任何倨傲輕慢的成份在內,僅是完全純粹的溫柔。對於素來吃軟不吃硬的他來說,這種溫柔,絕對是致命的一擊,令他完全倒地不起地只能搖白旗投降。
  
  ──或許,真的和他所說的一樣,偶然的誠實、偶然的主動,可能比起老是嘴硬地否認自己的心意只顯得欲蓋彌彰來得要好。
  
  其實──自己習慣他的存在。
  
  一開始無法適應他的存在,只覺得他是個蠻無理的入侵者,狂妄跋扈地闖入他平淡甚或可稱為刻板的生活,並將之顛覆,完完全全地侵犯了他的主權,引起他嚴重的不,自然更沒需要和他客氣。
  
  然而,時間是會令一切也變得順利成章,成為一種習慣。交往了四年,從抗拒排斥到接受,更甚是承認了彼此的關係,默許了他一切親密的行為,默許了他佔據著他的某些時間,默許了他在他心裡劃地為王,默許了他在他的生命裡佔著一個不可抺殺的地位。
  
  這個分量,往往是在他不在時才會體會得到。自他決定來美國升學與發展後,大家分隔兩地,平日抱怨他老是霸佔著他的時間、抱怨著他有多霸道,現在他想也沒辦法,應該可以獲得清,卻又感到好像缺少了什麼,只要有什麼契機出現,便會令他不自覺地聯想起他、聯想起和他渡過的一些時光。
  
  是的,往往是沒有了,才會意識到其如何蠶食著自己的生命,才意識到沒有時會有多空虛,這種空虛是不管自己平日生活再多姿多采、再繁忙勞累也無法填滿。
  
  他卻不敢去承認,因為他總覺得承認了他對自己多重要,自己就會在感情上輸掉了,而輸向來他是最討厭的事,他的自尊與驕傲不容許他放下身段──
  
  真是多愚蠢的自己。
  
  龍馬不由得苦笑。
  
  那個總被他抱怨挑剔的傢伙,在這方面,顯然比他好太多了。
  
  掏出自己的手機,撥了個鍵,電話接通的嘟嘟嘟響聲在耳邊響起,不用幾下便被接通了,記憶裡的嗓音此刻確切不過地傳入耳中,「喂,越前?」
  
  「……」雖然意識到自己不應再那麼逞強,偶然應該要老實一些,承認自己真正的心意,卻在電話接通、聽到那傢伙的聲音時,他不知要如何開口,不知要和他說什麼,只有沈默。
  
  「越前?」
  
  還是沈默。
  
  「你該不是特別打來浪費彼此的電話費吧?」那嗓音多了點笑意,可以想像電話彼端的那人正笑著揚眉,帶點挑釁的意味。
  
  「……才不是。」倔強好勝的人最禁不起挑釁,就算明知對方是故意,也會不受控制地回應過去。龍馬總算找回自己的聲音,也找了話可以說,「沒什麼,只是想說句──聖誕快樂。」
  
  「你這句聖誕快樂好像說早了一點,而且你就是為了說句聖誕快樂而特意打給我?唔?越前。」
  
  面子有點撐不住的龍馬抿了抿唇,「不愛聽就算了,我要收線了。」
  
  「喂,等等。」
  
  「還有事嗎?」語氣有點不善,似是惱羞成怒。
  
  「真是沒良心的小鬼。」淺淺的低低的一聲輕嘆後,那人道:「快點來開門,外面冷死了。」
  
  「嗄?」
  
  「嗄什麼啊?還不點來開門?」
  
  龍馬將信將疑地放下愛貓走出客廳,來到玄關處,打開大門。白雪仍然翻捲紛飛著,陣陣寒意在開門的那刻便灌進來。龍馬瞪大了眼,望著站在門外的人,記憶裡的那個人不止是記憶裡的存在,是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手上還拿著一個西餅盒和一個大袋。
  
  ──他不是說過最近很忙很多事要處理,沒空來美國和他慶祝生日和聖誕,就連聲音也透著一份無法掩飾的疲倦嗎?
  
  那個聲稱自己很忙的傢伙為何又會出現在自己家大門口前?
  
  那人挑挑眉,「怎麼了?傻了?」
  
  「──才不是。」龍馬撇了撇唇,「你不是說來不到陪我嗎?」
  
  「哼,本大爺省得你太掛念著我,而且要孤伶伶地與貓為伴過應該甜蜜溫馨的生日及聖誕,唯有辛苦點,快點將手頭上煩人的事給擺平,再連夜坐飛機趕來,感恩吧?」
  
  「哼,說得多偉大,不如說你太掛我,太想和我過聖誕好了。」聽著那欠修理的恩賜口吻,剛才那種不知說什麼好的窘困拋諸腦後,龍馬不甘示弱地伶牙俐齒地反擊。
  
  「好好好,我省得在這個時候和你吵這個無聊的話題──說實話的那句,你真是一點想念也沒有?你真是一點渴望也沒有?你現在真是一點感動和快樂也沒有?」跡部用空的那隻手環抱著龍馬纖細的腰身,將他擁入懷中,咬著他白晢而形狀優美的耳廓輕聲問著,輕輕柔柔的低沈磁性嗓音,彷彿一首迷人的歌謠,令人恍神。
  
  那大的肩膊,那厚實的胸膛,那溫暖的懷抱,完全不是記憶中沒有實質感的影像可以比擬。龍馬將頭枕在跡部的肩上,難得揚起一抺柔和的微笑,「我又沒有否認過。」
  
  他更難得主動地回抱跡部,同樣輕聲地喃道:「我承認,我是掛念你,也希望可以和你一起過這個生日和聖誕。」
  
  跡部的眉頭挑得老高,「真難得可以從你的口中聽到這樣誠實的話,怎麼了?突然腦袋開竅嗎?」額抵著額,鼻尖抵著鼻尖,可以呼吸到彼此的氣息,形成一個極曖昧親暱的距離,大家的唇幾乎貼在一起。
  
  「不可以嗎?」
  
  「沒什麼不可以,老實一點怎樣也比嘴硬逞強可愛。」
  
  「不可愛你可以不要。」
  
  「哼,得寸進尺的小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愛慘了你。」
  
  「天曉得。」
  
  「越前──」
  
  「好了,進來才繼續吧,這樣站著談真夠冷。」
  
  「果然是隻畏冷的貓咪。」
  
  「哼。」不予置評。關上門,龍馬揚眉問:「假如今天我外出了,你不就白來了趟?」
  
  「證明我的運氣還不錯,沒有白來一趟。──如果我今天沒來,看你在家裡沒出外,又打算和那隻貓一起過嗎?」
  
  「別老是那隻貓那隻貓般喊好不好?牠叫卡魯賓。」沒好氣地再糾正一次,才聽到龍馬回答正題,「不是還可以怎樣?」
  
  「真是一點情趣也沒有,和一隻貓……」被瞪了眼,免得這種歡欣時節也惹惱情人的跡部識相地改口,「呃,卡魯賓真是那麼快樂嗎?」
  
  「也不錯啊,不過,」清而略為低啞的獨特嗓音帶著一絲笑意,「倒和人過生日和聖誕差了一點。」
  
  「龍馬寶貝,你終於開竅了。」
  
  「我有說那人是你嗎?」
  
  「真是個討打的小鬼。」
  
  然後,再沒有對話聲,僅有微喘或呻吟的輕細聲音。
  
  卡魯賓曾經因為主人說電話說到一半丟下自己出去太久也不回來,而走出客廳去玄關處找尋主人,然而牠見到的是主人和他的情人在擁吻。貓咪是一種很聰明的動物,牠記得主人的情人是個脾氣不好的傢伙,特別不喜歡牠和他爭主人,在他和主人親熱的時候,自己還是識趣迴避比較好。
  
  所以,聰明的卡魯賓很聰明地選擇回到客廳,乖乖等待主人記得自己的存在。
  
  
  END
  
  
  
  後記:
  遲來的生日賀文,及時的聖誕賀文。
  主要為慶祝龍馬殿生日而寫,但寫到某些部份卡住了,又跑去奇摩知識逛了幾圈,結果就是無法在平安夜寫完這篇文,就算是聖誕節,似乎也只餘下半小時(望天)
  曾說過寫逐夢的番外當賀文,但逐夢的時間線目前還是夏天,既然如此,也無謂打著逐夢的名義來寫這篇賀文,亦因為當初是想寫逐夢番外,所以今年的賀文配對是跡越。
  《習慣有你》,文如其題,不過似乎演繹得不太好,尤其後半部有點……混(默)而且有點像從前某篇叫《一剪梅》的不二越文(狂汗)但我就是很想寫習慣是很可怕,一但成為習慣了,平日抱怨再多的事,原來也已成不可或缺的部份。
  Anyway,就這樣吧,我不管了(毆!)
  在此祝龍馬殿生日快樂,祝各位聖誕快樂並預祝新年快樂!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Vagare la luna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HELIUM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百寶箱


淘金沙


門牌

  • 本部
  • 最佳瀏覽效果,請
  • 內有女性向內容,慎入。
  • 所有尺度超過的文章,一律鎖密。
  • 密碼是兩個大寫英文字母。


Actually, I'm here Orz


流沙在指縫偷溜

☆勤勞獎勵日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洛晴

Author:洛晴
我是對地球環境適應不良的兔星人。
直至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明確的方向。


新一頁千言萬語


博士的索引目錄

  • 花匣子


你與我剪燭西窗語


文字標記

女性向 BL 龍馬 網王 已經花開 十字路口的梔子花 手塚 跡部 不二 靈異 蝴蝶誌異 推理 2010春番 2010冬番 龍騎士 京極堂系列 海貓 偵探伽俐略 魍魎之匣 2010夏番 西澤保彥 化物語 言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MERO之家


停留的旅人腳步

現在の閲覧者数:


古跡上的杳渺足跡


フリーエリア


RSSフィード


門外世界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數據定向


フリーエリ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